小说南景北念-南景北念在哪里看

南景北念

南景北念

作者:不酸杨梅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9-15 07:49:5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祝你一切顺利 第二章·我找到你了 第三章·哥的无敌俊脸 第四章·可爱的李小朋友 第五章·鬼片 第六章·蹲点 第七章·隐瞒 第八章·吃火锅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陈景是程念的光,一个无法割舍的、耗尽一生守护的光。程念是陈景的影子,一个难以忘怀、烙印漫长岁月的影子。流年易逝,岁月难求,他们的记忆里难免有着悸动与不安。风过后,时间会将怀念封存。
节选

燥热的盛夏已经过去,空气中开始有了一丝凉意。C城晚上十点半,大部分街道已经变得空荡无声,市中心依旧灯火通明,街道上却没剩下几个人,偶尔听到的只有送夜宵的外卖员打电话的声音。程念坐在自己又旧又小的办公桌前,埋头打字。今天下午六点,程念收拾好东西正打算下班回家,负责带他的李姐拍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突然有个文案下来,你今天编辑一下,明天早上给我。还没等程念回答,挥挥手就离开了。程念无奈只好重新坐下来任劳任怨捉琢磨文案,就这样,一直到晚上十点半,同事们都走了,就剩下他和楼底下的保安大叔。晚上十一点四十五,文案终于编辑好了,程念仔细检查了两遍,确定无误后,保存,关机。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拿起手机准备点个附近的外卖,刚打开手机,程念突然呼吸急促起来。—明天早上七点机场,我要回来了,小念子。——陈景程念低头看着手机沉默了很久,轻笑了一声。“恩,终于知道回来了。”他用大拇指隔空摩挲着手机屏幕上陈景名字出现的那个地方。程念匆匆吃完点来的夜宵,将编辑好的文案发给了李姐,并且编了个请假的理由,小心翼翼地发过去。—李姐,文案我已经写好了,明天我家里有些事,能请假一天嘛?程念忐忑地等待着李姐的消息,又想到明天就能见到陈景,想象自己和陈景见面的场景,觉得格外兴奋。程念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估算了下如果现在回家休息,到家差不多凌晨两点,从城郊到C城国际飞机场要两个多小时车程,大概五点出发,可是,大清早还不一定有公交车或出租车。程念决定今天就留在公司里休息,正好他也带了一次性的洗漱用品。“滴滴”李姐回消息了。—恩,好的。程念呼了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因为兴奋得睡不着,也没心思玩手机,程念就靠在公司的沙发上开始想有关于陈景的事情。陈景原本和程念一起在C城大学读书,陈景读的是学校最好的专业建筑系,而程念是学校冷门专业文学系。虽然在同一所大学,由于他们的教学楼、寝室几乎在学校的对角线上,所以一年碰不上面都是有可能的。但是陈景常常去程念的寝室找他玩,一有空,就开着他在学校外租的小电驴,载程念四处溜达,带程念吃他最近发现的小吃。到后来,宿舍里的室友都知道程念有一个建筑系的钢铁兄弟。陈景在大学里很受欢迎,性格爽朗,个子高,爱运动,专业又一直保持前列,在大型活动中都有他的影子。陈景就像个时时刻刻发亮的发光体,不仅有许多女孩子明里暗里恋慕他,系里的大部分男生也都喜欢和他玩。而程念就不远不近跟着陈景,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默默注视着他,等到陈景想起他的时候,在原地微笑等陈景转身找他,听陈景吐槽学院里遇到的奇葩事、听到的八卦和学业上的苦恼等等,程念以为他和陈景会一直这样度过大学的四年。想到这里,程念苦涩一笑,回忆陈景说离开的那个晚上。到了大三,有一次周末,陈景和以前一样开着小电驴来程念的寝室找他。“小念子在吗?”“在在在,能不在吗,兄弟,日日夜夜等着你宠幸呢!”开门的是程念寝室里的张明,平时满嘴跑火车,与陈景熟了后,就喜欢拿陈景调戏程念。程念刚洗完澡出来,脸上还残留着一些红晕,三两步跑到张明旁边,将他推开,有些尴尬到:“就知道瞎说,你能不嘴欠一天吗?滚滚滚,玩你的去!”“难道不是嘛,阿念可是每天每夜都在我们面前陈景,陈景念叨。喔唷!脸红了,哈哈哈!”张明看着程念红到爆炸的脸,忍不住想再调戏一下。“你可别再逗小念子了,等会他暴躁起来,我可不帮你啊。”陈景将程念拉到自己旁边,笑着提醒张明。张明看着陈景,耸了耸肩,做了一个怕了怕了的动作,回到自己位子继续打游戏。“小念子,你今天有空吗?我们出去溜达一圈呀。”陈景看向旁边的程念。程念脸上的红晕还没完全淡下去,程念皮肤本身就白皙,但是平时因为缺少运动,也不怎么出去走动,带有了一点病态的白,而现在少些羸弱,添了些鲜活生动,像一个瘦弱的少年初次情动般。陈景有些稀奇这样的程念,直直盯着程念的脸瞧。“有,有空的,我们走吧。”程念被陈景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再在寝室呆下去自己就要尴尬到去世了,拉着陈景就跑出去了。陈景载着程念在校园里乱逛,陈景问程念最近过得怎么样,程念说还好,陈景就开始和程念吐槽最近听到的建筑系火爆八卦,说他们学院里一个大三的女生疯狂倒追大一七班的一个新生,那个女生为了向新生告白,将自己参加市里的模拟作品以那个新生的名字命名,最后得奖在校展览时,被全院的人看见,闹得人尽皆知。“挺好的,那女生很勇敢啊。”程念默默听完陈景的吐槽,笑了笑。“哪里好,后来那个新生当面拒绝了她,那个作品就被一直摆在教学楼的展示台上,成了全院的饭后笑话。”陈景撇撇嘴,“不过,那女生是挺惨的,最近好像打算选择出国交流了。”到了晚上,陈景带着程念到了新开的一家小吃店吃饭。“多吃点,你也太瘦了。”陈景将最大的鸡腿夹给程念。程念无奈地看着占了大半个碗的鸡腿,选择艰难把它一点点解决掉。正当程念埋头苦干时,陈景突然说到:“过几天我要去英国交流了,可能还会在那里实习一年。”程念吃鸡腿的动作顿住了,愣愣看着碗里的鸡腿。陈景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程念,咽了一口水,解释到:“这个机会很少见......恩,又正好是我最想去的学校,在那里可以学到很多国内没办法接触的东西。所以......程念,你会支持我的吧?我知道......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从小学到现在。但是,这个机会对我太重要了,程念......”“你去吧,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珍惜。”程念抬头笑着打断了陈景,“不用担心我,都多大的人了,又不是说离开你我就活不下去了。”陈景有些诧异,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哑然看着程念。程念从小就喜欢粘着陈景,陈景到哪他就到哪,一次陈景一家出国旅游,一个月回来,陈景再看到程念的样子,至今都难以忘怀。程念瘦了一大圈,露在外面的胳膊能够清晰看见骨头的样子,脸色苍白渗人,整个人跟疯魔了般,蜷缩在房间暗处的角落里,双手紧抱着自己的小脑袋,嘴里不停重复着六个字“陈景,不走,好冷”。程念的妈妈说,自从陈景一家旅游后过了一周,程念就开始不正常,一开始只是食欲不振,精神恍惚,经常半夜惊醒,后来严重了,开始发烧,总说自己冷。去医院看,医生只说他是情绪不稳定、精神极度紧绷导致的生理反应,问程念原因,程念就低头,什么也不说。后来,陈景一直陪着程念,细心照顾十几天程念才慢慢恢复正常。只是当陈景问程念为什么觉得冷时,程念反应总会很反常,什么也不说,将自己锁在房间里,陈景耐心劝了好久才愿意开门出来。之后,陈景也不敢再问他原因了,从那时起,陈景再也没有长时间离开过程念。陈景盯着程念的脸,和平常一样让人安心舒服的浅笑,没有任何情绪上波动,陈景迟疑了一下,试探性地问到:“好吧,可能要呆上两三年,你确定不挽留挽留我?”程念微微低头整理自己有些绷不住的表情,抬头翻个白眼:“大哥,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自闭小屁孩了,你安心去吧。”“嘁,小屁孩长大喽,有别人都不想大哥了。”陈景单手托腮直叹气,眼睛却一直盯着程念的脸。“又不是说不联系,你打电话给我就行。”“就不能你主动点,打电话给我嘛?”陈景不满地嘟囔。“行行行,快吃吧。”程念笑着给陈景夹了块肉。吃完饭后,陈景将程念送回寝室楼下,挥挥手便离开了。程念看着陈景慢慢消失在暮色之中,他知道这个机会对于陈景来说十分难得。陈景父母一直希望他出国学习,高考结束就由于这件事大吵了一架。陈景的父母不知道陈景为什么不愿意出国,明明英国的那所学校比起C城大学更好。程念知道,陈景在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跑到他家,兴奋地和他说自己和他多有缘分,连大学都在同一所。程念知道,陈景放心不下他,怕自己一离开程念就又变回原来的模样,但是程念不能成为陈景的负担,程念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离开陈景这么长时间,不过还好,没让陈景发觉。程念朝着陈景离开的方向,缓缓勾起嘴角,眼睛里翻滚着说不出的温柔:“陈景,祝你一切顺利。”陈景出国那天,程念没有出现,过来送陈景的朋友都劝他快点进安检,陈景不肯,他觉得他的小念子一定回来送他,到最后广播播出陈景坐的航班号,陈景妈妈急了,催促着将陈景推进安检入口。直到起飞前,才收到程念发来的短信,说今天有事情,没办法来送他,希望他能安全到达。陈景看到消息,刚刚憋闷的气随之消散,嘴角微微扬起,心情舒畅地关掉手机,闭眼休息。之后的两年里,陈景也和大学里一样,常常打电话和程念吐槽自己遇到的糗事或新鲜事,程念也在电话的另一边安静倾听,时不时答应几声表示自己在听。到了大学毕业,陈景打算在英国实习一年,程念则进入C城一家媒体公司工作。因为工作繁重,两人打电话的次数也不断减少,从一周三次到最后一周一次或者两周一次。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