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时瑾,季云深薄荷味的夏天-短片小说阅读

薄荷味的夏天

薄荷味的夏天

作者:欲念浅殇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9-15 08:15:2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Chapter 1 Chapter2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文案: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以为能抓住夏天。十七岁的那年吻过他的脸,就以为和他能永远。他泼墨了墙角残缺的欲言,于是就渲染出一个没有跌宕的夏天。—————————此文祭奠我们将要逝去的校园青春[双洁][1v1][李时瑾x季云深]
节选

第1章Chapter1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季云深百无聊赖的躺在树下的石椅上,双手挡在脸上睡着。街道的少年骑着自行车在来来往往的路上喧嚣着,给炎热的夏日带来一丝鲜活的生机。一只带有凉意的手拍了拍季云深,拍了几下见他没有反应便用胳膊将他整个人抱了起来。一瞬间,季云深在来人的动作下睁开了双眼。“我才去了一会儿,你就睡着了”季云深不理他,整个人懒散的像没骨头一般坐在他怀中,用脸蹭了蹭他的胸膛。李时瑾见状,直接把人的双肩捏住,让其向怀中退去坐好。怎么一见到自己,就跟个软骨头一样。要是在别人面前也这样,那岂不是不好,如此一来这个恶习必须要改掉。这样想着,原本皱着的眉头,慢慢的平复下来。“你让我躺一下怎么了,我困死了”季云深蹙着眉头,被气的眼尾有些泛红。李时瑾安抚的摸了摸季云深的后背,“行了,你乖点,别闹。马上吃饭了,我们该走了”无奈之下,季云深只好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眼睛,让李时瑾把他拉了起来。看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就只好把人牵着走。一路上,季云深都把头压在李时瑾的肩膀上,闭着眼睛睡,整个人搂着他的胳膊,手牵的紧紧的。这次聚会的目的在于给李时瑾过17岁生日,镇里相好的兄弟朋友同学都过来给他庆生。来的人很多,所以定的地点是全镇最奢侈高档的饭店—芙蓉楼。这可是传承百年的老字号,平时外地的一些富豪权贵总喜欢来这里吃。一般人都订不到这个地方,都要预约半年以上。由此可见,能在这吃饭饭的人都并不简单。靠着李时瑾走了好一段路,终于快到芙蓉楼了。在临近的一个巷子的拐角,李时瑾把季云深拉了起来,无奈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头发。“好了祖宗,快起来了,已经要到了”说着便将人拉起抵着靠在了墙上。季云深睁着一双湿润的眼眸软软地看着他,眼里一片深沉。手一抬,便勾着李时瑾的后颈向自己袭来。双唇亲吻着李时瑾,软糯湿润的舌头在他口腔里扫荡着,缠着对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发出滋滋作响地水声。双唇分开之际,勾勒出一条绯糜的银丝。李时瑾抱着季云深靠在墙边,***着他洁白如玉的耳垂,向下***着白嫩的颈侧。用着被他引诱而低哑充满磁性地声音说道:“喜欢我?小坏蛋”季云深委屈极了,“你才是坏蛋,我当然喜欢你,谁让你对我总那么凶。咱俩恨不得天天干架,都那样了你喜欢我才怪呢”随即在李时瑾的喉结处***磨咬起来。李时瑾顿时一时失笑愣了片刻,手伸进少年的衣服里抚摸起他细嫩光滑的腰侧来。宠溺的亲了亲他的脸颊,“哪里不喜欢你宝宝,从小我就宠着你,去哪都带着你,明明都爱死你了。今天开始你季云深就是我李时瑾的人了,你以后要是敢离开我,我就把你的腿打断,让你哪都去不了。被我囚禁,这样你就能永远和我在一起了”说完温柔的将季云深额间被打湿的头发向后别了别。看着李时瑾充满阴骛的笑容,季云深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奇异地满足感。真好,从今以后,李时瑾就只是他一个人的了。李时瑾亲吻着季云深的肌肤,将他整个T恤脱了下来。一只手抚摸着后背,一只伸进裤子里揉捏着爱人饱满柔软的臀部。胸前的乳尖被李时瑾含在嘴里***着,惹的季云深嘴里泛起了呻吟声。过了好一会,两人渐渐平复了下来。李时瑾把T恤给季云深穿上,亲了亲他的嘴角,“我们要进去了,等今天活动搞完我在带你去开房”季云深乖巧的点点头,毕竟今天是李时瑾的生日,来的人又多,推不掉。就算推了也不好,还不如按照程序搞完算了。这样想着,两人便走进了芙蓉楼,到了早就预定好的包厢里。此时包厢里很热闹,里面的少男少女正在嬉笑喧闹着。门被打开了,众人看见李时瑾和季云深来了,顿时静了下来。潘玮柏紧忙起身,“瑾哥深哥,来快上坐”“瑾哥你们终于来了,大家就等你们呢”陈军端着服务员早就倒好的酒杯,恭敬的抬起手向李时瑾举杯,“瑾哥,今天你生日,这杯我代大家敬你”语尽便一口气将杯中的白酒喝完。李时瑾回敬了他一杯,“好了,让人上菜吧,我看大家都应该饿了”其实不然,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重要的是因为他怕季云深饿了。早上他都没吃早餐,现在估计一定饿了。穿着旗袍的服务员很快就将菜端了上来,全都是芙蓉楼的招牌菜。这一顿饭下来,在加上什么茅台红酒饮料这些,至少都有几万块钱了。季云深神情恹恹地靠在椅背上,他实在是没什么胃口。李时瑾的手又在桌底下摸着他的大腿内侧,扰的季云深有些难受。见自己阻止不了李时瑾,只好恶狠狠的在他的手臂上掐了一下。靠在李时瑾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别摸了,难受”委屈的和在巷子里拐角一样,眼尾泛红。看着季云深有些水雾的眼睛,李时瑾把手抬回了明面,安抚的捏了捏他敏感的后颈。桌上没人注意到李时瑾和季云深的小动作,都在一片喧嚣的谈笑着。“来,瑾哥,我和东子敬你一杯”说话的是东子刚订婚的老婆,前段时间李时瑾帮了东子一下。这不,每次看见他,他全家一副都对自己感恩戴德的。季云深不屑地撇了撇嘴,颇为不爽的看着李时瑾喝了一杯又一杯。“对了,深哥,我敬你一杯”李时瑾不动声色的挡在季云深面前,“他不能喝酒,我代他喝”说完,一杯白酒一口下肚。“好!瑾哥好酒量,来,我在敬你一杯”把整个桌上的人喝了个便,大伙儿这下才停下来吃着菜继续别的话题。这期间,李时瑾趁敬酒的空闲时间给季云深夹着他喜欢的几道菜,细心的给他剥着鱼刺然后将盘子放在了季云深的面前。包厢里一片喧闹,敬酒谈笑声在包厢外都可以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几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