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坐看枫叶红纪念,夏忱生小说阅读

停车坐看枫叶红

停车坐看枫叶红

作者:四季言凉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9-15 08:17: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车祸 第二章 灵魂 第三章     灵魂管理师 第四章   灵魂世界的规则 第五章    程勤 第六章    触发点 第七章    自闭症 第八章    愿望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灵魂空间嘛,他们还有心愿想要实现,欢迎来到灵魂纪念馆,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小哥哥为您服务!作天作地戏精受夏忱生&傲娇精英美人攻纪停晚夏忱生从小不爱学习,天天逃课打架,是邻居口中出了名的坏小孩。十五岁时长临街上搬来一户新人家,那户人家的吃穿用度和街上的其他人都不一样,最重要的是,那个十九岁的长发小哥哥特别好看,可小哥哥身体不好不能上学,两个邻居眼中的怪胎相处的却异常融洽,而后在逐渐靠近的过程中情感滋生,可纪停晚没能度过二十二岁的生日,也没能等到夏日蝉鸣时一起去更远的地方。八年后夏忱生意外看见了自己的泥塑,制作者赫然是纪停晚,他决定从部队退役回到翠微小镇当一个普通管理员。一天下班后的见义勇为让他被撞进了ICU,在意识迷离之际他的灵魂被带入异度空间,在那里他又见到了自称是灵魂管理者的纪停晚,虽然纪停晚已经不记得他了,但没关系,只要还人还在就可以重新开始!在色诱追夫的漫漫长路上,夏忱生认识了自闭症儿童程勤,瘸子父亲老罗,风姿卓越的戏子苏韶音,他们是没有温度在世间飘荡的灵魂,虽然没有温度却有真挚的感情,在诙谐中重拾温馨与感动。如何实现灵魂愿望?来吧,一起cosplay!
节选

“你还记得夏忱生嘛?哎呦,我就说他没什么大出息吧!当了八年的兵,非要回来当一个小破纪念馆的管理员,把他爹都气病了。”“什么纪念馆?”“就梦江街上那个看起来神神叨叨的灵魂纪念馆。”“啥?那家不是说闹鬼嘛?谁也不知道老板是谁。”“可不是,幸好老夏家还有个女儿,刚结婚,嫁的还不错,嫁给军官了呢!”“那个军官还是夏忱生那小子的朋友吧,哎呀,他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朋友既然这么厉害,干嘛回来做这种破工作?”“所以说他没出息,小时候横行霸道的,长大了还不是个龟儿子。”......夏忱生骑着电动车在长临街乱搭乱建的小棚子间灵活窜梭,把邻居大妈每天例行公事般的切切私语甩在身后,这般充耳不闻的洒脱模样,像极了影视作品中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江湖侠士。即使行进在如此艰难的路况中,夏忱生都能匀出功夫来抬头看看万里无云、碧波如洗的蓝天,内心不由为自己的超脱和大度点了个赞,果然军旅生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脾性,在棍棒下顶多打出来个百依百顺的孝子,但在枪林弹雨里绝对可以磨出个奉行和谐主义的新五好青年。灵魂纪念馆开在梦江街上,据说已经营业八年了,除了吃饱了撑的具有浪漫主义情怀的游手好闲小年轻偶尔光顾一次,十天八天的也不见得再有什么别的客人。老板只生存在电话里,是个声音很好听的男人,夏忱生没见过他,说是在国外也不打算回来,连劳务合同都是邮寄过来的,但这老板出手实在是阔绰,在翠微这种人均收入两千五的南方小镇工资能给到五千外带五险一金,夏忱生觉得这和天上掉馅饼实在没有区别。骑着电驴十五分钟就能到工作的地方。夏忱生把电动车停在路边,走到值班室窗口轻敲几下:“醒醒大爷。”那老头睡的正冒鼻涕泡,听见声音砸吧两下嘴,随手擦掉嘴边的哈喇子,才慢慢起身闭着眼睛走到窗边递了把钥匙出去,接着就听他迷迷糊糊说道:“今天吃什么啊?”夏忱生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窗口,露出个和天气一样晴朗的笑容:“土豆炖牛肉,玉米粒猪肉包。”老头挠着鸡窝头嘿嘿的笑着:“你小子,做饭还挺好吃,开家饭店好不好,何苦给人打工,这地儿放屁都蹦不出来个人,成天独守空房,不适合大小伙子。”夏忱生手上动作很快,说话间已经推开门进了屋,他边往里走边答道:“哈哈哈,我不觉得无聊啊,我还挺喜欢这的,神神秘秘的多带劲,还没有人管多自由!”老头咬着包子低头闷笑也没再说话。夏忱生是半年前来这的,每天的工作很简单,打扫卫生,清点物品,收收门票记记账本,偶尔接收几件新纪念品,日子过的快活又潇洒。唯一让他很不理解的是,跟随每个纪念品一同过来的还有大笔的汇款,恕他眼拙实在是看不出这些溜冰鞋、破滑板甚至是纸折的小飞机小青蛙小玫瑰有什么贵重的地方,但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就得负责,夏忱生还是按照流程把物品清理干净后恭恭敬敬外加小心翼翼的放进玻璃展览柜里。这个灵魂纪念馆有两层,每天的打扰工作都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大任务,等他把楼上楼下屋里屋外打扫了个干干净净后,才拿着小毛刷走向二楼最里面的中央展示台。那里放着一个等人高的石膏泥塑,是个一米八的男生投篮造型,从下往上看,运动鞋、大裤衩、白T恤,衣服的褶皱自然分布,肌肉的线条流畅健美,就连面部的表情都栩栩如生,是个俊朗清秀的少年模样。只是此刻有些诡异的是,这泥塑的相貌分明和拿着毛刷站在他面前的夏忱生一模一样,往吓人了说这泥塑生动形象的就像把活着的夏忱生直接糊进去了一样。说实话就是夏忱生本人第一次见到这泥塑也着实吓了一跳,吓得差点当场晕厥,但他认识制作者也认识捐赠人,他是跟着这泥塑一起回到的故乡翠微,如果不是这座泥塑他真的一辈子都不打算回到这座让他喘不上来气的闭塞小镇。夏忱生拿着小毛刷慢慢靠近泥塑想要扫清上面的薄尘,扫尘的动作小心翼翼,呼吸也放的又轻又慢,好像生怕一个不小心这泥塑就能碰坏碰碎了似的。这项工作足足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等夏忱生扫完最后一只脚的时候,额上已经覆了层汗,后背的衣物也被汗水殷湿,可他只是稍微喘了口气就又拿出片酒精棉,仔仔细细的擦拭着泥塑前的名牌,手指拂过每一个字时,目光都是说不出的温柔深情,像是要把纪停晚三个字刻在眼里、画在心上般的专注和认真。夏忱生觉得这三个字是他灵魂的寄托,所以他甘愿余生和这座泥塑为伴,什么前程什么理想和这三个字都不能相提并论,八年前他以为自己可以重新开始生活,但这两千九百二十二天都在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做不到,没有纪停晚存在过的地方,再多的车水马龙繁华鼎盛,都弥补不了他心中的沟壑,那沟壑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扩大,逐渐深不见底如同万丈深渊,而他就仿佛是附在那沟壑边不断挣扎的人,上不去也下不来。直到他看到了这座泥塑,心中的沟壑才被冰川冻平,尽管寒冷刺骨但却踏实心安,原来那迟来的醒悟并不是一厢情愿,他的晚哥在重病弥留之际悄悄的留下了感情的证明,把不曾宣之于口的深情化作实物,从此与世长存。晚班老头吃完了饭却没走,溜溜达达的上了楼,站在楼梯口看见夏忱生对着泥塑发呆,半晌后老头才低低的笑出声:“我说,你小子挺自恋啊,对着自己的雕像撒什么癔症呢?”夏忱生回过了神却没正面回答,只是问:“您吃完了?明天我做西红柿牛腩汤您吃吗?”老头眼珠子转了转说:“吃!我早就想问了,你和这雕塑的制作者什么关系,你看这栩栩如生的样子,你说不熟我都不信,老头我一打眼就能看出来,这蛋的尺寸都一样大。”夏忱生自觉眼皮堪比城墙厚,但听了这话还是有点顶不住,只能哭笑不得道:“那您老真厉害了!这是我竹马的作品。”老头扣了扣鼻子,随手一弹:“哦!原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情郎啊,我就说你这眼神含情脉脉依依不舍的呢,他知道你喜欢他嘛?”夏忱生沉默片刻:“不,他不知道,我没来得及告诉他,再也来不及告诉他了。”老头又挠了挠头皮,看了看手里的皮屑然后用力一吹:“逝者已逝,缘分若是断了,再怎么不舍也是无用,若是没断总会有相见的时候,我回家了啊,你别难过了。”老头说罢转身下了楼,再也没了动静。夏忱生在原地站了一会似是觉得有些累了,就习地支愣着一条腿坐了下来,他摸了摸裤兜掏出半盒烟抽出一只叼在嘴里,拿出打火机正要点燃的时候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余光里那泥塑笑得灿烂又阳光,那副不经事的模样明明应该是傻兮兮的,可在制造者的手中却捏出了天真单纯的气质。那支烟还是没被点燃,半晌后夏忱生压低声音似是喃喃自语道:“如果缘分没断,让我拿什么换都行啊......”今天又是没有客人的一天,没有客人就意味着可以早退,明天要给家里的老爹做西红柿牛腩汤,去晚了市场就该没有牛腩了。下午三点半,夏忱生毅然决然的骑着自己的小电动早退了,他平时都去长临街的市场买菜,但那家店老板最近不老实总是缺斤少两的。趁着今儿天气好,夏忱生决定勤快一点,去远些的清源市场逛一逛。清源市场那边马路宽,大车多,要说翠微这个小镇如果一年发生五起车祸的话,有四起都是发生在那边的路口。夏忱生骑着小电动刚停在那个路口等绿灯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男孩追着球跑到了马路中间,这会是人行道红灯,直行车道绿灯,那个小男孩跑的太快家长根本没拉住,等大家都看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货车鸣笛着踩下刹车,可距离实在太近,根本停不住,那笨重宽大的车头好象一头嗜血怪兽即将张开血盆大口吞噬掉男孩鲜活的生命,尖叫声、鸣笛声、嘶喊声霎时间响成一片。没人看清夏忱生是什么时候冲过去的,众人只见到一个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马路中间借着冲劲儿把男孩推开老远,紧接着砰的一声响彻云间。夏忱生飞起来的时候还能看见周围的慌乱,有人急急的冲了过来,有人在尖叫、有人吓哭了,下一秒他就和大地亲密相接在了一起,世界就此定格。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