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酷小王子-(秦氏,秦廷夜-阅读-替嫁后总裁看上了我(超酷小王子)

替嫁后总裁看上了我

替嫁后总裁看上了我

作者:超酷小王子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9-15 08:21:0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逼婚 第二章 妥协 第三章 初入庄园 第四章 领证 第五章 衣服脱了 第六章 衣服不是给他的 第七章 我可是你老公 第八章 你是真的喜欢他吗?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大婚当夜,他看到他酷似那个人的脸,勃然大怒“你算什么?也敢像他?不知廉耻”,秦廷夜将床上的人掀翻在地他极致厌恶苏御像那人,又情不自禁地着迷他喜欢欺负他,却又不准别人欺负他他带他虐苏家,打人渣,拿学位,找工作,苏御绑在身边秦廷夜曾说过,“苏御,你就是死也要葬在我旁边”后来白月光回来了,苏御觉得是时候该离开了然而秦廷夜一把抓住它将他扑倒在床:“我什么时候说过放你走了?乖乖留在我身边”然而那时候的苏御已经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白兔了,他勾唇一笑,指着白月光说“秦大混蛋,正室回来了,我也该退位了”这是一个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故事霸道腹黑偏执杀千刀老攻×柔弱勇敢逆袭有点拽小受
节选

昏暗的房间里,一位少年双手抱膝坐在地。脸上的表情是死一般的沉寂,面颊上还有刚刚落过泪的痕迹。他本就皮肤生的白皙,因为愤怒更是嘴唇发白一直颤抖,整个人像是被倾盆大雨大过的花,花瓣凋零在了地上。苏御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逃出去?还是同意那个人的要求?明明他也叫他一声爸爸,这个家里却从来都容不下他。秦氏集团是龙城的天,龙城的法律,当年秦老爷子秦志勇可以说是叱咤风云。商战上的你来我往尔虞我诈,不见血,但输了就很难再翻身。龙城的商界传说就是从秦氏集团开始的,秦志勇一个人白手起家,到后来的辉煌强大,付出了大半辈子的心血。如今六十岁的高龄,也早就把家业交给了家里的大儿子,秦廷夜。对于秦廷夜这个人,非常神秘,各大媒体里几乎没有他的身影。有的媒体仗着在行业里业绩还不错,刚刚站稳脚跟就想爆一些惊天猛料,当然上进心嘛,哪个行业的人都要有,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心思动到秦廷夜头上。据说一次出席私人活动,一个狗仔蹲在会所门口草丛里蹲了大半个晚上,忍受了好几个小时的蚊虫叮咬,终于拍到秦廷夜的身影。仅仅一个背影而已,第二天,那家小媒体公司被强制收购,偷拍狗仔人间蒸发。从始至终,秦廷夜都没有露面,事情却都在他的掌控里。有人传他是暗夜魔鬼,手段了得,脾气诡谲,甚至能不顾法律随意掌控他人生死,因为他就是龙城的天。这个城市的经济命脉掌握在他手里,就连市长见了都要点头哈腰敬他三分,当然这都是传说,苏御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他只想好好上完大学,找一份工作努力赚钱,带他妈妈离开这里。苏御是苏家的私生子,是苏正刚和梁雪梅生的。梁雪梅当年是苏家的佣人,性格软弱,乡下来的,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苏太太见她可怜就收留她让她做个保姆。可没想到有一天苏正刚夜里喝完酒回来,走错房间,阴差阳错把梁雪梅当成了苏太太,一夜荒唐,有了苏御苏老太太非常想要个孙子,偏偏那时苏太太身体不好,体弱多病,不易受孕已经好几年了,苏老太太就想让梁雪梅把孩子生下来交给苏家抚养,这样苏家也能有后了。苏正刚软磨硬泡终于说服了苏太太把那个孩子留下,就在苏御出生那天,苏太太居然也查出来怀孕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梁雪梅一个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苏御被苏老太太抱走了,没有人去关心这个苦命的女人。没过几天就出院了,苏正刚给了她一笔钱打算把她赶走,可那也是个倔强的女人,自己的孩子生下来一眼还没看到,她怎么忍心离开。人心都是肉长的,当了妈妈就更不忍心了。梁雪梅没什么文化,没上过几天学,比不上那些城里姑娘懂很多道理。她只知道,她要守在她的孩子的身边,死也要守,哪怕他一辈子都不认她。她也要拼尽全力护着他。有时候血缘关系就是这么奇妙,把两个个体的命运至死都拴在一起。苏臻的名字是苏正刚四处找人拜访大师花了不少钱求来的名字,说是有大富大贵之意。而苏御上户口那天,赶上苏太太生产,苏家所有人都去了医院,只有梁雪梅抱着苏御,孩子一直哭,她就一直哄。填名字那一栏时,她根本不知道要叫什么,苏正刚也从来没说过,好像家里的人都不在乎,就连苏太太的猫都有名字叫欢欢。要不就叫防御的御吧,梁雪梅说。就这样,苏御有了他的名字。梁雪梅希望他平平安安哪怕一生平凡,有什么灾祸都能防御,她一辈子没文化,却在起名这件事上在心里自豪了许多年。苏御这二十年,过得并不快乐。秦廷夜需要一个应付家里的挡箭牌,而特助给他找的那些人里,他随手抽了一张个人资料,看都没看就吩咐下去,让特助通知对方准备签字。秦廷夜抽到的人正是苏臻。龙城大大小小的集团都在这里,苏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自然没有胆量拒绝秦氏,谁都想攀个高枝儿,飞上枝头变凤凰。然而回家后,苏正刚跟小儿子苏臻说了此事,苏臻十九岁刚刚上大一,听了立马就一脸嫌弃不同意。“爸,我不同意!秦廷夜都三十了,那么老,听说好像身体有什么隐疾,不然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他的花边新闻,说不定还是个暴虐狂,我才不要去送死”苏臻一听就不愿意了。“小臻,这个爸爸也很为难呀,秦氏咱得罪不起,现在指明要你去不好拒绝啊,而且对方给的诚意不少,前几天公司资金周转不开,秦氏直接入股撑起来大部分股份”“那我也不去,我有喜欢的人了”,苏臻腿搭在实木桌子上,吊儿郎当的样子。“唉……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啊,秦氏得罪不起,唉”,苏正刚不停地捶胸顿足,俨然一副愁到家的样子。“哎?爸,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听听?”,苏臻计上心头,脸上堆起不怀好意的笑。“什么主意?”,苏正刚一听也疑惑了,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好主意是既不得罪秦廷夜也不用宝贝儿子去受罪的。“让那小子代替我去”“你是说苏御?”“当然,多合适啊,是吧?爸,你就同意吧,反正秦廷夜只是找一个挡箭牌,不会太追究的,只要那小子不说也没人会发现”“这……倒也是个办法,只要他守口如瓶什么都不说,秦家那边也不会追究的,反正只是要个人而已”“对啊,爸,那你跟他说,我晚上还有事,我先走了,别让他去我房间,我怕他偷我东西”“瞧你这孩子,张口闭口就是偷,那不是你哥哥嘛”“哼,他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有什么资格和我相提并论!”“好好好,那你晚上出去注意安全,钱不够了跟爸爸说”“哎呀,行了,知道了,别啰嗦”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