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想听你叫爸爸齐木,肖萧乐小说阅读

重生之想听你叫爸爸

重生之想听你叫爸爸

作者:不语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9-15 08:31:1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稀松平常的一天(1) 稀松平常的一天(2) 稀松平常的一天(3) 稀松平常的一天(4) 那些曾经发生的事(1) 那些曾经发生的事(2) 前路漫漫(1) 前路漫漫(2)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肖萧乐,在被恶毒后妈整蛊之后,过敏体质的他竟然一命呜呼了。看看重生之后他的生活会发生那些翻天覆地的变化吧。注意身体的母上大人居然比上一世活得久了。原来互相嫌弃后期变好友的齐木,现在重来之后就不得不叫他爸爸。本来就是隐藏学霸的他,现在可以熠熠生辉。重生真的是不要太爽了!
节选

今天,好像和昨天没什么区别,好像明天也应该和今天没什么区别。肖萧乐身为一个苦逼的高三狗,感觉自己的生活每天都是复制粘贴,没有新意,也没有趣味。但是有一个人不一样,仿佛和他在一起拌嘴成了每天最快乐的事情,他就是齐木。齐木和自己的成绩也差不多,不知道为什么盯上了自己,平时总来问问成绩,比一比班级排名年级排名,也算自己努力的动力。现在肖萧乐的生活恢复了平时的了无生趣,日子过得太丧了,每天都被数不完的试卷和习题充斥着,家里也没有什么人情味,自从母亲去世,父亲另找了一个快比自己小一轮的女性来当继母,日子还能更糟心吗?肖萧乐想着,然后他就在化学课上睡着了,等同桌把他戳醒的时候,教化学的老何已经站在他桌子旁边的位置两三分钟了。果然,今天也是一样的颓废,他暗自想着。好在老何看他醒了之后就淡淡的说了一句——清醒点,讲题呢。“嗯呢…好的”,他一边保证着,一边用右手摸了摸嘴角不存在的口水渍。等老何走远后,他开始戳自己的同桌李赟。“你刚刚怎么不叫醒我啊,迷迷糊糊一抬眼看见老何,我都吓醒了!真的是*了,这日子也太难熬了”“嗐!你还好意思说,自己睡得跟猪一样,我在老师快走过来的时候就戳你了,一直不醒,要不是老何站在这一直盯着你看,我觉得我之后戳你都不一定有效果”“我哪有睡那么沉?”“真的有啊,我的哥,你之前睡着还打呼呢你忘了,我让小白还给你录了一段来着”“往事不要再提,有损我英明神武的形象,你让别的班的小姑娘知道了多不好”“切,反正你也就这身皮囊能看”“那也比你强,不说了,老何讲到第几页了”“94,喏,10题第二问”“OK,我可以,我一定能清醒着听完这门课”“你要能清醒着听完,哥们儿给你买水,小卖铺随便挑”“嘿,那感情好,一言为定”一阵闲聊过后,还有被老何死亡凝视过,肖萧乐真的是睡不着了,当然不得不说李赟下课后即将贡献给自己的饮料也是一剂强心针,支撑自己努力听讲的动力。叮铃铃,下课铃声一响起,走廊里突然涌现了好多学生,自己在的11班可是不一样了,身为理科实验班之一的11班,秉持着学霸们很爱学习,学渣们懒得动的原则,基本都是懒洋洋的,有些人瘫在桌上想要眯一会,有些人呢还在奋笔疾书,还有那种热爱学习的存在,向其他同学请教刚刚化学课不懂的问题。“去吧,小赟子,一瓶农夫山泉的东方树叶,谢谢”“你要什么口味啊?”“我这人,不挑”“啧啧啧,你还不挑,等着吧”“好嘞”经过一番愉快的交谈,想想大课间一会还要做眼保健操,自己又开始犯懒了。“肖萧乐,有人找”坐在靠门口第一排的女生冲自己说,还在挤眉弄眼。嗐,真麻烦,心里腹诽着,面上却是不显露半点,“好的,来了”。出了班门看了半天没找到人,抬脚准备往回走,感觉衣角被人拉了一下,“那个…”说话的是一个看着就很柔弱的女生。“我是隔壁10班的张怡,我想知道这个周末能不能一起去图书馆啊,我知道你每周都会去的”“随缘吧,我是肯定会去,但你能不能找到我就是另一码事了”。“可是,我…”女孩话还没说完。往教室走的齐木看到了这一幕,“呦,不愧是乐哥,泡妞呢”“去去去,哪儿凉快哪儿呆着”“我就觉得这儿凉快”,齐木嘴里叼着旺旺碎碎冰,一脸严肃正经的站到他身旁,双眼打量着女孩,嘴里还发出吃冰的声音“嘶,有点凉啊,还是葡萄味的好吃”,肖萧乐不满地把齐木推开,又满怀歉意的对女孩说,“我确实会去图书馆,但是能不能碰到也是未知数,可以的话你还是约别人和你一起去吧,抱歉”,说完就拽着在旁边饶有兴趣听墙角的齐木回班里去了。齐木一脸的意犹未尽,贱贱的问“你不喜欢这款啊,刚刚那女孩长得多可爱啊,你还忍心sayno,男人啊,都是大猪蹄子”,最后那句话是模仿女孩子的语调语态,拿捏的恰到好处。“合着你不是男的啊,是不是傻”。“乐乐,你好凶哦,人家这不是想恶心你一下嘛”,“滚蛋,恶心别人去,别在这给lz添堵”,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坐到座位上等李赟回来了。齐木不死心的坐了过来,问他,“说点正经的,你最近复习的怎么样,马上不是月考了吗”,“恩,还行”。肖萧乐其实更偏文科,历史啊地理啊都不错,政治呢靠一张胡诌乱侃的嘴,成绩也还不错。可是自从母亲去世后,他就对学习提不起来兴趣,父亲说选理科未来好,那就顺他的意,随他的心。自己仿佛贯彻落实作为一个躯壳的方针,听爸爸的话,让他放心。事实呢,父亲也只有最近对自己上点心,会关心成绩啊,别的也就没什么。毕竟这些原来都是母亲在操心,父亲的角色更多像在指手画脚,让人心烦。“喂,你愣什么神啊”,李赟的声音让他清醒过来。“我的东方树叶呢?”“喏,在这,刚刚齐木过来说什么了,你俩不是关系不好吗?”“没什么,刚刚有人约我一起去图书馆,他看见了过来酸我两句”“这样啊,对了,既然你一直清醒,来给我讲讲化学题吧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这水不能白给,说吧,哪道啊,10题之前的别问我啊,我没听”“好嘞,那就……”,给李赟讲了一会题,可是学校的喇叭还没播眼保健操,有点奇怪,走到第一排靠墙的位置随手按了一下灯的开关,果然停电了。不一会,班主任走进来说了这件事。还有两节课就可以回家吃饭了,下午的课和晚自习又要熬了。想了想这些,肖萧乐又开心不起来了。坐在前排的马越扭头和肖萧乐搭讪,“乐哥你看,我开心消消乐都过300多关了,嘿嘿,厉害不?”,“哪天你手机小心被老师没收,天天就知道玩消消乐”,“还不是因为你好玩?”,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占便宜了,懒得搭理他,手做了一个要他转回去的手势就继续低头思考。高三的日子好累啊。肖萧乐想着想着又睡着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