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枳今天也要做好人-郑屠夫,晏寒江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今天也要做好人

今天也要做好人

作者:段枳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9-15 08:33:1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我只是感受人间 第二章赴招摇 第三章我也有师尊了 第四章我会活的好好的 第五章师尊 第六章噩梦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前期忠犬后期黑化一直都处在精分状态攻vs外表高贵冷艳实则不善言谈实力护攻人妻闷受晏寒江发誓,他从来没想过要去修仙,好吧,既然来了招摇山那就安安静静地做个二阶弟子混吃等死。不成想,捡了便宜入了温远知门下做了首阶弟子,从此跟着师尊行侠仗义,匡扶正道,受万人敬仰,前途一片光明。大错特错,一朝不慎,败露身份,昨日还是高高在上的刑戒堂尊主首阶弟子,今日却是卑贱的半妖怪物,成为众矢之的,受万人唾骂。老天,好,你够狠,众生皆处光明,而我却独处黑暗,凭什么?你以为给了我的东西还能拿回去,别做梦了。我既深陷黑暗,谁也别想独享光明。
节选

“砰”“砰”“砰”菜刀和砧板熟悉的碰撞声,晏寒江一整天支棱棱着耳朵就为了听这声音,镇上的郑屠夫又在剁肉,估计还是块大骨头。晏寒江别的本事没有,这洞察力倒是一流。每日酉时,这郑屠夫的菜刀砧板声准时响起,剁肉约莫半个时辰后必定会拿热腾腾的肉包子去喂进宝。进宝呢,是他拴在他肉铺门口的一条大黑狗,顾名思义:招财进宝。别看它只是被拴在那儿,实力可不容小觑,非进店买肉者,必汪之。用来威慑一些偷腥的小乞丐和毛贼别提多管用了。晏寒江就躲在墙后面,眼睛死死地盯着铺子心里暗数“十、九、八......三、二、一。”“噗”的一声把嘴里的草叶子吐掉,只见郑屠夫拿着三个冒着白烟的白面包子扔给进宝,其中一个包子骨碌碌滚到进宝后面,晏寒江偷偷挪过去,伸手去够包子,“汪”进宝扭头大吼,晏寒江连忙缩手回来。一人一狗就这样僵持不下,进宝吐着舌头一会儿低头看看地上的包子,接着又抬头看看他。“好进宝,乖乖地,你看你有三个包子,我拿一个不过分吧。”晏寒江一边谄媚地讨好,一边偷偷去拿包子,进宝立马站直了冲他大叫。“小畜生,一天到晚的叫什么叫。”郑屠夫暴躁的声音传来,进宝扭头看向铺子,晏寒江瞅准机会,眼疾手快拿了包子就跑,郑屠夫从屋里出来看到晏寒江拿了进宝的包子气急抓起地上的包子砸他,晏寒江接住包子狠狠地咬了一口,大声喊道:“今天的包子味道特别好,,谢了老板”“小兔崽子,别让老子逮到你,一定揍到你满地找牙,呸。”郑屠夫狠狠地啐了口唾沫,进宝一脸哀怨地看着他,“看什么看,今天就一个,多了没有。”虽然是喂狗的包子,但是晏寒江心里特别满足,这可是肉包子,要知道他这样的人,一年到头都不一定会见到一点肉沫子,“现在的人,居然拿这么好吃的包子去喂狗,真是可惜,可惜啊。”晏寒江把包子放怀里,向他的家跑去,与其说是家,倒不如说只不过是一间破庙,可像他以天为盖地为席,世间各处皆可息的性子,虽是破庙,也是他找了好久才找到的一个住处。狗不嫌家贫,那他也不嫌庙破,装他够了。平时这不下雨还好,也能住人,每到下雨天,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心满意足地回了破庙,刚踏进庙里,晏寒江立刻紧张起来了,凭他这么多年来东躲西藏的经验来看,庙里有人。于是随手拿了地上的棍子往里面走,想着素日里也没招谁惹谁,若说招惹了谁,那就是刚才的郑屠夫,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能找到这里来?一定有其他人。待看到屋里的景象时,晏寒江松了口气,原来不过是个老乞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腰间挂着个酒葫芦,晏寒江心里嗤笑,饭都要没得吃了,装什么酒中仙。那老乞丐似是察觉有人来了,翻个身子慢悠悠坐起来,迷迷糊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呦,这庙里的佛尊位可真够大的,竟然还有人来。”晏寒江没有理会他,随手扔下棍子,席地而坐,掏出怀里的微凉的包子,吃完包子睡觉。那老乞丐两眼放光,一骨碌从稻草床上下来蹲在晏寒江面前,“咕咕咕”晏寒江看了他,又看了包子,两个人铁定不够吃,可刚才自己吃了一个,还能顶顶,于是就把包子推搡给他:“拿到一边吃去。”“真给我了?”老乞丐不太相信。“爱吃不吃,不吃还我?”说着便伸手去抢。见状,老乞丐连忙拿着包子躲到一旁吃,末了还意犹未尽地砸吧嘴。然后小心地靠近晏寒江:“少年郎,我怎么看着你年纪不大,倒像是流浪十多年的样子?”哼,十多年,可不就是十多年晏寒江翻身过去,说道:“我这不是流浪,我只是感受人间。”老乞丐被逗笑了,略微正经地说道:“我看你这根骨不错,要不要修仙去?”晏寒江猛然睁开眼睛,坐起来警觉地看着他:“你说,修、修仙?难道你是修真人士?”下意识去摸手腕上的珠子,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它还在。老乞丐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自然不是,不过看在你那个肉包子的份上,我可以让你去,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老乞丐狡黠地看着他。晏寒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轻松的样子,说:“我为什么要去,我对修仙不感兴趣。去去去,别烦我。”“怪哉怪哉,少年郎,这普天之下对修仙那可都是趋之若鹜,怎的到了你这里就是不感兴趣,难不成你还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晏寒江眼神一直躲闪,突然发狠道:“都说了不感兴趣就是不感兴趣,,哪有什么秘密,我这样挺好的,自由自在,天大地大,我还不是想去哪就去哪,哪里用的着什么修仙。倒是你,若是你真的有什么能耐让我这一个普通人去修仙,为何你又会沦落至此,少在这里痴人说梦了。”“有趣,有趣”老乞丐捋着下巴上的胡子笑道:“老夫在这世间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你这么奇怪又有趣的人。我说的修仙那可是此修仙非彼修仙,当真不考虑考虑?”晏寒江不解地道:“什么意思?”“你想啊,这凡人修仙必定绝七情断六欲,什么筑基,辟谷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来一遍,可你若仅仅只是以生存为主,修仙为辅,混吃混喝,这,还是修仙吗?”若真是只是去混吃混喝,这倒也不算是真正的修仙,那自己既不用整日东躲西藏无野狗争食,也可以有一个安身立命之处,这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你怎么帮我?”晏寒江问道。老乞丐得意地笑道:“明日巳时,你且去西城处翟府附近的告示栏中寻一手谕,趁机把它带回来,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西城?翟府?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晏寒江问道:“你真的只是乞丐吗?”那老乞丐反问道:“我若不是乞丐又怎会在这里,谁还没点关系了。”说完又哈欠连天,躺上唯一的稻草床,嘟囔道:“明日你只管去就行,万事有我呢。”晏寒江躺在地上的稻草垛上,想着这些年来自己如丧家犬般整日东躲西藏,对那些人明明避之如蛇蝎,但听了这老乞丐的话竟然愿意去修仙之处,究竟是自己疯了还是这老乞丐疯了。翌日卯时,晏寒江早早便去了西城翟府去寻告示栏。“别挤别挤”“哎哎哎,那谁你踩到我脚了,挪开挪开赶紧的”晏寒江倒是寻着了翟府,这城中唯一的大户,多么明显的府邸,可看到那边告示栏处乌泱泱的人群,顿时心生退意。但晏寒江还是卯足了劲儿往里挤,告示栏中只有一张布告别无其他,想必就是这个了吧,但上面的写的什么,晏寒江看不懂,也不知道,他只识得自己的名字,便问身旁一身着华服公子爷模样的人:“这位公子,请问这上面写的什么?”那人打量了他一眼,从下往上没有一处看着不像是一个乞丐,悠悠说道:“这告示上说,凡天下根骨奇佳,心怀正道,意欲修仙者,皆可赴往招摇山参与遴选大会。”晏寒江恍然大悟道:“这样啊,看来要我找的一定是它了。”那贵公子又瞥了眼晏寒江眼神中说不出的傲慢,接着又道:“这上面说的可是甄选根骨奇佳者,看你这身板只恐怕是有先天不足之处吧。”此话一出,惹得众人哗然大笑。晏寒江倒也不生气,看来这会儿人是不会少的了,他走上前去,“嘶”把布告撕下来塞在怀里,趁众人发愣掉头往会跑。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这小乞丐竟然这么大胆,待到他们反应过来晏寒江早已跑远了。从西城到镇上破庙往返要将近两个时辰。等到晏寒江回到破庙时,早已是巳时之后,那老乞丐对着半块像是被抹了浆糊的铜镜整理那嘬小胡子,看到晏寒江略带吃惊道:“呦,少年郎,速度还挺快的嘛。”“东西,我拿回来了。”晏寒江气喘吁吁地说,然后把东西从怀里拿出来递给他。老乞丐接过布告仔细端详着,捋着刚打理的胡子念念有词:“不错不错,是他亲笔。”看完后把布告扔给晏寒江,晏寒江问道:“这东西没用了吗?”“那是自然,我不过是确认一下是不是他亲发手谕。”“你要我去取手谕就只是为了看看是不是亲笔。”晏寒江感觉自己被戏耍了一般,强忍着怒气问道。“我若不看看是谁的手谕,怎么把你送过去,送哪去。”老乞丐取下酒葫芦喝了口酒不以为然地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我?”怎么可能会有人因为一个包子就会竭尽全力帮助另一个人。老乞丐又喝了口酒,略有醉意说道:“朱弦悄,知音少。少年郎,我念你是知音,过来过来”老乞丐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晏寒江附耳过去,老乞丐小声说道“你是第一个给我包子的人。”朱弦悄,知音少。哪里有朱弦,谁又是谁的知音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