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酒-(陆元,陆峥-阅读-破境(辞酒)

破境

破境

作者:辞酒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0-09-15 08:36: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始 第一章:丧钟长鸣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屹国的少年将军因被人出卖,惨死于一次秘密任务。三年后,却出现了一个极为相似的人。重新回到屹国的人究竟是真是假,而他的目的又为何?当初真心相对的人是否真心尤在?
节选

“陛下,外面落雪了。”身体微微发福的宫监名叫长庆,是当今陛下的贴身公公。本来还在批改奏折的年轻皇帝,抬起了头。屹国地处位置辽阔,他的都城凌沧城,位处于中部偏北的位置,依照气候变化,只有到了腊月的时候才有机会看到落雪,现在不过才十月的最后一日。实在是罕见。慕琛放下了手里的笔,起身站了起来。脸上虽还未完全蜕去少年的痕迹,却已然有了身为王者的气势。他伏在栏杆上望着远方,天空飘着大朵大朵的雪花,伸手触了一下,雪就化成了水。“长庆,今日是几日?”“回陛下,十月三十日。”“嗯,去把去年埋的那坛酒取出来吧。”“喏,但是陛下还尚有几日……”长庆说到“陛下今日便要挖出来吗?”“难得天公作美,去吧。”长庆见到陛下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笑着去后花园了,后花园有一处梅园,梅园里面有棵大梅花树,树下面是陛下埋酒的地方。一共埋了三坛。是前年陆元被任命为将军南下出征前与陛下一同埋下的,一年一坛,他们约定三年内平定西南的战乱,一起喝最后一坛酒。今年是第二年。长庆抱着刚挖出来的酒,还没走到长庚殿,就听到远方传来的钟声,声音冗长沉闷,一声接着一声。是丧钟的声音。是那种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丧钟声。慕琛远望着天地间的白雪,脚步却突然有一些虚浮,这个声音的节奏是军队里的丧钟声,是从边境一下接一下的传递过来的消息。有大将死了。会是陆元吗?如果不是陆元会是谁呢?他忽然有点喘不过气来,这个旧病明明早就好了,怎么如今又犯了呢?“陛下,陛下,您没事吧?”“无碍,旧病又犯了而已。”长庆却是担心的不得了,当年这旧病险些要了陛下的命,也亏得陆元将军救下了陛下,打那之后陛下就没怎么犯过了,以为彻底好了呢。刚挖出来的酒,最终也没有打开,放在了长庚殿的角落里了,慕琛也没有刚刚赏景的兴致,从一堆奏折底下翻找出来一张白纸,往上写字的时候才发现这右手在不停的抖。深吸了好几口气之后才好了些,至少能正常的写字了。子溪:凌沧城落雪了,都说瑞雪兆丰年,想必来年一定是个好年,不知在南疆的你是否安好?今年的酒提前挖了出来,不过朕还没有尝,再有一年就是你答应朕凯旋回来的时候了。朝堂上依旧是老样子,不过不用担心,朕已经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事情了。望你安好。就这么简简单单几句话,慕琛硬是写了半个时辰。这边刚刚写好,还没来得及封起来,就听到过长庆急匆匆的脚步声,鲜少见到他如此急乱的样子了。“陛下……”长庆气喘吁吁,手里还奉着一条白布个一封书信。这是刚刚从南疆送来的,想必是和之前的丧钟有所联系,长庆就直接给带了进来,隐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不用说了,直接呈上来吧。”慕琛深吸一口气还是先把写好的书信用火漆封了起来,放在桌子上的一角,打算一会儿让长庆送走。白布送来的信必然是丧信。而直接送来皇帝面前嗯,必然是将军级别的人死了,无论是谁都是他屹国的重大损失,所以这封信无比沉重。“陛下,陛下,陛下!来人啊,传御医……”慕琛倒下的突然,吓坏了长庆,还没等御医过来,慕琛自己醒了过来,手里仅仅抓着那封信。长庆看了一眼信上内容,只有寥寥几行:辰熙四年十月十七日,陆元将军卒于敌营。军中出现内鬼,导致计划失败,陆将军身限敌营,被砍下头颅悬挂于敌营门外。众军愤慨冲入敌营,虽得胜,却未寻得陆将军尸身。别说是陛下了,长庆自己都有些接受不了这件事。陆元陆小将军是陆峥将军的儿子。虎父无犬子,哪怕不是亲生的。陆元是陆峥将军二十年前征战西南时捡来的,正巧陆峥将军无儿无女,就收做了儿子。可能是注定的缘分吧,陆元虽然不是陆峥的亲儿子,但是品相脾气都和陆峥有七八分像,也就注定了是个独来独往,融不进那群二世祖的人。这也是后来能和慕琛相识的前因之一。慕琛小时候并不是个受宠的皇子,倒也不是那种特别不受宠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皇子,平凡无奇。慕琛母妃是贺家的长女,贺家是当时的右丞,和左丞相一派不太对付,但也不是水火不容的地步,应当说贺家和谁家的关系都谈不上亲近。也导致了慕琛到了入学的年纪身边也没有个伴读。不知怎的陆峥脑子一热就把陆元塞了过去。要知道陆峥这人向来不喜欢朝堂上那些动嘴动笔的文官,他和贺家的关系是那种脱了官袍就不认识那种。那会儿长庆也才刚刚混出个小头来,总算从杂役处出来了,分配到了兰芷殿,也就是当时慕琛的宫殿。他还记得,陆元最初与陛下相处的并不愉快,两人隔三差五的要打上一架的,至于为何互相看不顺眼,这他就不知道了。两人关系开始改变是一次,两人打完架,各滚了一身的土。有个平时就看慕琛不顺眼的皇子,教唆和他关系好的一派人去嘲讽慕琛。慕琛虽是皇子,到底是个不受宠的,被欺负也是常有的事。陆元也是个不合群的,但是没人敢欺负陆元,因为整个书院没有一个打得过陆元的。陆元这个人,也许是天生的不喜欢与人扎堆,又或者这些人都和他的气场不和。面对慕琛也没有什么不同,或者说更不和,因为两人是同桌。慕琛虽然有被兄弟的一伙人欺负,但那也是暗地里的,到底顾及着他是个皇子,明面上也都要给他三分面子。两人起初因为溅落在身上的一点墨水,打起来了。陆元是个不会顾忌的人,所以打起来的时候从来不含糊。惊动了夫子,又惊动了宫里头,陆将军也知道了。听说陆元那天被训的很惨。大概就是这么结下了梁子。话说回来。那日两人打完架,陆元先走了,慕琛在后面一瘸一拐的走,就遇到了他名义上的四哥。慕琛又被打了。“四哥,你不怕我告诉父皇?”“谁看见我打你了?”四周都是四哥玩的好的,自然没有人会给慕琛作证。“我看见了。”连慕琛都觉得意外,陆元明明走了,而且陆元明明也看他不顺眼。陆元缓缓走到了慕琛面前,一把把慕琛拉了起来“喂,能不能走?”慕琛点了点头,只是刚站起来就又差点摔倒,脚崴了。“废物。”陆元的声音很小,眼神里带着不屑。但转身就把慕琛背了起来,凶狠狠的对着四皇子一众说“你们再欺负他,我就一个个的打你们,你们大可以去告状,反正我爹也不在京中。”小孩子的关系就是这么神奇,慕琛打那之后也不和陆元吵架了,也不动手打架了,反而成了朋友,哪怕是陆元一直叫他废物。一转眼就已经十三年过去了。慕琛成了一众皇子中的胜利者,继承了皇位,成了当今天子。陆元子承父业也成了少年将军,为国效力。“长庆,你说是真的吗?”“陛下,节哀。”“朕就知道,他是个大骗子。说什么保护我一辈子,这才几年,呵!”慕琛转手就把案台上的东西都打在了地上。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