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美清,陆如裳谋妃当道:皇上,请过招-言情小说阅读

谋妃当道:皇上,请过招

谋妃当道:皇上,请过招

作者:由间小美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15 08:43:5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这条道路 第二百五十六章:试探 楔子:我愿为帝 第一章:山茶花开 第二章:皇上驾崩 第三章:请安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精品小说《谋妃当道:皇上,请过招》由由间小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如裳韩宇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后宫,盘踞着名为女人的猛兽。在这些猛兽中,最终能存活下来的人,必须权倾天下。陆如裳身着龙凤红裙,发戴金饰,一步步走向名为皇位的宝座。在通向那宝座的路上,堆满了尸骸。公元418年1月,天耀国第一代女帝登基。陆如裳缓缓地停在金鸾宝座前,轻轻抚过盘龙扶手。历代以来,有多少人想得到这至高无上的权利?又有多少人,为此争得头破血流?陆如裳转身挥袖,袍尾在身后旋开。只听一声洪亮的呼喊:“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节选

第五章:自杀未遂

“娘娘……”凝香和雪儿进来时,陆如裳已经换好了衣裳,并梳妆好了。

凝香和雪儿看着屋内凌乱的一切,已经猜出了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陆如裳放下唇脂,神色恍惚的问着。

“娘娘,奴婢是来提醒娘娘的。日后,每日都需要去慈宁宫给太后娘娘请安。”

“什么时辰去?”陆如裳的语气没有起伏,宛若一个濒死之人。

“差不多这个时辰。”雪儿想了想,回答道。

陆如裳站起身,径自走出梧桐苑。

梧桐苑和慈宁宫相距有些远,步行需要半个时辰,一般出行是坐轿子去的。陆如裳原本也该坐轿子去,可无奈宫中的轿子和宫人都被姬芜歌收买了。陆如裳除了梧桐苑便只有凝香和雪儿这两个婢女。

“姬芜歌真是欺人太甚了!怎么能让我们家娘娘徒步走去慈宁宫!”凝香打抱不平的说着,而陆如裳似乎并没有在意有没有轿子,她顺着雪儿所指的方向前往慈宁宫。凝香见主子都没有说话,便也安静的跟随在后。

陆如裳来到慈宁宫的时候,太后杨美清正坐在炕上喝茶,她见陆如裳来了,只是轻轻瞟了一眼。

“如裳见过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安康。”陆如裳按照宫中的礼仪,给太后行了三跪九叩之礼。

“行了,下去吧,一脸死气沉沉的样子。”太后看着她柔柔弱弱死气沉沉的模样,觉得十分晦气,并没留她。

陆如裳离开慈宁宫时,抬头看了太后一眼。

太后着一湘做工精细的藏蓝霏缎宫袍,袍上的牡丹刺绣精美无比,细细的银线勾勒着袖边上的祥云。具有太后风范的护甲是用寒玉所造,护甲上镶嵌宝石,高贵绝艳。

那张没有老去迹象的脸上,抹着淡淡的胭脂水粉。厚重的发鬓上缀着金簪凤钗,横额的流苏金花和镶金的玉耳垂,更显得太后高贵。

陆如裳一身素色,和太后的打扮形成鲜明对比。

“陆贵妃,哀家好像还没给你送见面礼。”杨美清想起什么似得,她将茶杯放在炕桌上,招呼陆如裳过来一下。

正要退下的陆如裳又往前走去,在走到杨美清面前时,恭敬地微微蹲下。

杨美清摘下皓腕上的那只碧绿的翡翠镯子,并拉过陆如裳的手,将翡翠镯子戴上去:“这算是哀家送你的见面礼,退下吧。”

陆如裳有些受宠若惊,她行了个礼,退出了慈宁宫。

陆如裳走后不久,韩绍桓从门外进来。进来时,杨美清的贴身宫女正在给她点烟斗。

“参见太后。”走入慈宁宫的韩绍桓半跪在地上,给杨美清行礼。

半躺在炕上的杨美清正揉捏着黑色的烟丝,黑色的烟丝揉成团之后被安入烟斗内。一旁的宫女急忙用火折子将烟丝点燃,杨美清则享受的吮吸着黄金翡翠打造的烟斗。

白烟在她呼气时,弥漫了整个寝宫。杨美清抬头看了看跪在自己榻前的韩绍桓,问道:“都说说看,这几日都发生了什么。”

“这几日并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倒是姬芜歌在处处针对新来的贵妃。还有,听宫女们说,皇上昨夜宠幸了陆贵妃。”韩绍桓禀报着这些时日宫内的动态。

杨美清每每抽大烟都会想起陈年往事,至今,她仍记得年轻时遭人陷害再无子嗣的一幕幕。为了保命和麻醉自己,她开始吸大烟。可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死了,这大烟却也没能戒掉。

“这陆如裳长得倒是非惹人怜爱,就是性子懦弱了些,在这宫中怕是要吃亏。”杨美清轻轻放下手中的烟斗,“陆如裳是陆将军之女,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名门望族,这血统自然比皇上那些不成气候的妻妾们高贵得多。你多看着点,免得后宫出什么乱子。不需要刻意保护陆如裳,但不能让她比姬芜歌先死。”

“是,太后。”韩绍桓抱拳点头,杨美清见没什么事情了,便让他退下。

陆如裳走到荷花池时,停在了石拱桥上。

“凝香,我的手绢好像落在太后那儿了,你去帮我找找吧。”陆如裳寂静的凝视着水中游动的锦鲤,脑海里是昨夜挥之不去的耻辱画面。

“是娘娘。”凝香点点头便折回去帮主子找手绢。

“雪儿,我今日有些头痛。你去御膳房煮一碗姜茶给我吧。”陆如裳也找理由支开了雪儿。

“是,娘娘。”雪儿点点头,也走开了。

陆如裳站在水桥上,凝视着水中自己的倒影。恍惚间,她想起了自己的娘亲,想起娘亲惨死在自己面前的场景。

心中有什么碎裂开,有什么刺痛五脏六腑。

“娘亲,你最疼爱女儿了,可如今你却留下女儿一人。娘亲,女儿很快就会来陪你了,你等等女儿。”陆如裳落了一滴泪水,闭眼纵身一跃,跳入冰冷的荷花池中。

彻骨的冰水侵入五脏六腑,陆如裳睁着眼睛看着水面之外的白色天空,红色的锦鲤从她身边游过。她渐渐沉入池中,在无法呼吸之后缓缓地闭上双眼。

陆如裳本以为很快便可以见到娘亲,可突然探入水中的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她被一股力量包裹着,跃出了水面。

将她从水中救上来的男人捡起地上的狐裘,狐裘在风中抖开,披在了陆如裳身上。

还未失去意识的陆如裳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他眉如墨画,鬓如刀裁。他脸上没有喜怒哀乐,而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却像经过精雕细琢般。

“娘娘为何要自寻短见?”男子开口道,他的声音像幽谷中最明亮的灯火,摇曳在陆如裳的脑海里。

“士可杀,不可辱。”这是陆如裳的爹爹经常在她耳边说的一句话。她爹是将军,驰骋杀敌,可杀不可辱。

而如今,她的爹因为她而被羞辱。她活在这个世上,根本没有半点价值。

“还有一句话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男子顺势地将狐裘的带子绑上。

“娘娘。”并没有找到手绢的凝香折回来找娘娘,她看到娘娘浑身是水,不由得小跑而至,“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娘娘不慎落水,现在已无大碍,你送娘娘回去休息吧。四月天虽已不那么冷,却也还是会受凉的。”男子将自己的狐裘留给了陆如裳,确定她有人陪伴之后便离开了。

陆如裳回到梧桐苑后,凝香和雪儿为她烧了一桶热水沐浴更衣。陆如裳不喜欢别人伺候自己沐浴,便让她们在屏风外候着。

水汽袅袅升起,氤氲着门窗关闭的寝宫。陆如裳看着自己满身的伤痕,不由得想起方才那男子对自己的忠告。

但他是谁?

小说《谋妃当道:皇上,请过招》第五章:自杀未遂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