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火狐追“妻”记-火狐追“妻”记在哪里看

火狐追“妻”记

火狐追“妻”记

作者:含沙射影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9-15 08:58:2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二章 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 楔子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十七年的北海,小蛟龙救下灵力尽失遇了海难的狐狸,狐狸带他游历人间,温情以待,不顾世俗眼光将小蛟龙带回火狐族,向他表白。小蛟龙以为自己是遇见了执爱,将一片真心付于了这只狐狸,却怎知狐狸终究是狡猾的。狐狸温柔待他,无非是因为他与狐狸那位,爱而不得的人族之人面容相似……他的逆鳞他的元单可助他的爱人脱胎换骨,易筋洗髓七年的时间,小蛟龙倾尽所有,却是未能换得个狐狸半点爱意,所以他走了……十年后的人界,蛟龙再次遇见了当年的狐狸,只是这一次狐狸,似乎已不是的当初的狐狸,而小蛟龙,亦不再是当初的小蛟龙了……
节选

墨羽同璟轩二人一路急行。“怎么办?小叔叔,那个人似乎一直跟在后面。”璟轩低头压低了声音问。墨羽偏过头,以余光扫了眼身后,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后,终是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过了身,语气平缓道。“这位公子,我想方才我已说的很明白了,我并不认识你,你莫要在跟着我。”裴逸辰眸色微暗,眸底似乎隐有失落,但很快他便不慌不慌的向墨羽叠手一拜,“这位公子怕是误会了,在下并非是在跟着公子你,只是在下回家,刚好要走这条路而已。”“你这分明……”墨羽一把拽住了想要发作的墨璟轩,抬眸对上裴逸辰的眼睛,皮笑肉不笑的道,“想来是在下误会。”他抬手做出了个请的手势,”既如此,就请公子先行吧。”裴逸辰因他这话当即愣在了那里,准备好的无赖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走吧,我忽然想起还有东西未买。”墨羽偏头看了眼墨璟轩,迈步往回走去。璟轩一听赶紧跟上去。未来得及反应的裴逸辰,看着那向自己迎面走来,却未曾在自己身旁停留半刻,与他擦肩而过的人,笑意就那么僵在了脸上。“不要脸的断袖,好色的登徒子!嘁!!”经过他身旁时,璟轩唇角一掀,丢了他一季白眼眼。裴逸辰微微侧身看向二人离去的方向。多年不见,他的墨羽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更加可爱更加睿智了。“公子,还跟吗?”一旁的欲成上前问。裴逸辰未曾理他,而是迅速跟向了墨羽离去的方向,并在行前后左右的看了看,确定周围的人不是忙于赶路,就是在买东西后,默念了隐身诀,隐去了自己的身形。转眼间,墨羽和璟轩已离开了市井来到了海岸边。璟轩抬手正准备换出海岸之门,谁知墨羽却一把按住了他的手。璟轩不解的回头看向他。谁知墨羽却一把按住了他的胳膊,“怎么了?”璟轩转头看向墨羽,正准备回头看向身后。“莫要回头。”墨羽声音一沉。璟轩一僵。“莫要唤海岸之门,直接走水路。”说罢,松开了他的胳膊。“哦哦哦!”看着那两个,凌身一跃,化作了一条蛟龙,遁入海中的人,裴逸辰忍不住的现身,本想趁着海岸之门关合的空隙,潜到他的住所,看看他到底住在北海何处,为何自己七年来,派了那么多人都未能找到他的踪迹。现在看来,他的小墨羽这是有所察觉,想要通过水路甩开他,啧啧,真是狡猾呀。不过,想甩开他?哪有那么容易!想着他凌身一跃跟着遁入了海中。入了海中后,他四下去搜寻好一会儿,才追到二人踪迹。他就那么跟着二人一直走,这一次他未曾隐身,而是借着海底的礁石掩护身形。可惜他毕竟不是生于水中,水下功夫及不上那二人的。他跟着二人走了不知多久,眼看着那二人脚下速度越来越快,他就要跟不上了,于是他加快了脚步。可还未走出几步。“咔——,咔——,咔——”那些原本立于海底的礁石,竟快速的移动的起来,令人眼花缭乱,他几次欲冲出,却总被迅速移动的礁石拦住去路。不多时那移动的礁石,竟个个的脱离了海底,迅速窜浮而起,向他聚拢而来,将他圈禁其中。“嗖——”一块巨型礁石迅速向他砸了过来。他迅速一个侧身躲开了巨石。海中石阵?北海中唯有通往北海水宫的路上才会设有这样的石阵。他一边躲着那些不断向他砸来了的巨石,一边暗骂自己的愚蠢。他早该想到,七年来,他寻墨羽不到,是因为他在水宫中。可墨羽同他说过,他只是一只普通的水妖,又怎么会生活在北海水宫中。对,一定是他身边的那个人的长辈。他那年纪明明和墨羽差不多,要不是因为墨羽和他的长辈有什么,他做何要喊墨羽小叔叔?当初墨羽拖着那样的身子回北海,必是路上身体不支,被这水宫中的人给救了。而救他那人,必是贪图于他美色,迷惑哄骗于他,让他留在了身边,还洗去了他和自己的记忆。不然,墨羽那么爱自己,怎么可能对自己视而不见?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两块巨型的礁石同时向他砸了过来,他迅速换出了佩剑,划出一道气刃,将两块礁石击的粉碎,而后又迅速左右划了几剑,在击碎了几块礁石后,凌空一跃,跃出了石阵。他站在石阵外看着石阵。他现下虽有灵力护体,能于海下自有行走,可他毕竟不是生活在海中,不善对付这些水下阵法,且眼下墨羽对他已起了防备之心,在往前走,怕不只是石阵那么简单了。他需先回府邸,而后寻个由头,明正言顺去那北海水宫走一遭,带回他的墨羽。他是这样想的,便凌身一跃,离开了海底。…………“小叔叔,你说刚才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非得跟着你呀?会不会是……”璟轩想要问什么,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眸底微微流露出一丝担心,他抬手又食指按了按唇瓣,没有将话说下去。“会不会是什么?”墨羽看向他。“嗯……嗯,”璟轩双眸一转眸底的忧心,迅速被顽劣的笑意取代,他语调迅速道,“就是会不会是被你的美色迷惑,看上了你?”听此,墨羽脚下一顿,瞪着眼洋装怒气冲天的抬手狠措了他的脑袋一下,“你呀,还真是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说?再胡说,你信不信我打你!”“嘿嘿!”璟轩咧嘴一笑,“我这不是怕有人贪图小叔叔你的美色,把你给拐跑了吗。”墨羽脚下一顿,眯眸笑看着他,有那么点威胁的意味在里面。深深了解他的璟轩知道,他这么笑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果然下一刻,便听面前的人,幽幽开口,“你若在敢没大没小,不分辈分的拿小叔叔我寻开心,我便将你前两日毁了你母后画像的事,告诉……”“别,我错了!我闭嘴!”璟轩上前捂住了他嘴,而后做贼心虚的四处看了看,随后抬手立起了三根手指,做发誓状,压低声音“我发誓,绝对不再拿这件事开你的玩笑了。”那画可是父亲大人费了好大的给母亲画好的画像,本来是要给母亲做生辰礼物的,结果前两天他和璟煜去父亲书房,打闹时一个不小心打翻了墨。然后,他父亲因此,被母亲责怪,一连半个月都没能进他娘的房间,这要是让他爹知道了,非踹飞他不可。“轩儿乖!”墨羽唇角一弯,笑着摸了摸他的左半边脑袋,动作轻缓,看着就像是前辈在关怀晚辈。但璟轩却在那笑意盈盈的眸中,看出的算你识趣的,不然你就死定了的意思。墨羽放下了手转身进了水宫。看着那进了水宫的背影,璟轩沉叹了口气,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