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小豆,宁檬妈妈对战婆婆大人-言情小说阅读

对战婆婆大人

对战婆婆大人

作者:禧诺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15 09:11:0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一种遇见改变路途 第二章 介绍人锦上添花 第三章 宁檬当了替死鬼 第四章 宁檬想过自杀 第五章 那个男孩的故事 第六章 初见未来婆婆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宁檬和毛小豆在结婚前,就在公司遭遇到人生中的两次低谷:一次,遭受陷害,名誉受创。第二次,公司机构改革,她可能会失去工作。宁檬必须从那些漩涡中挣脱出来,她得到了来自家庭亲人的支持,恋人毛小豆的关怀,以及陌生人李强的帮助。但宁檬未来的婆婆大人没有义务呵护宁檬的伤口,未来婆婆站在世俗的立场上,拒绝,冰冷的拒绝!无非是想让儿子找个优秀的女人。被公司处分过的女人她不要!即将失去工作的女人她不要!如此冰冷地将“坏女人”拒之门外,宁檬自己去流产掉了和毛小豆的孩子,也使毛小豆错过了一年一度的分房机会。即使接下来,宁檬和毛小豆能结婚了,也只有选择暂住婆婆家。至于为什么会被同意结婚,那是因为毛小豆的坚定,“爱和妥协”是天下母亲送给儿子的一种礼物。命运驱使,使两个不对路的女人住在了一个屋檐下,于是,该来的都来了。
节选

话还得从宁檬和她老公毛小豆认识说起。那天是个星期天,快中午了,宁檬正在和妈妈一起包饺子,电话铃声响起,宁檬妈妈用围裙擦擦手上的面粉,门开着,妈妈打电话的声音声声传到宁檬耳朵里来:“他家是哪儿的?人怎么样?文凭多高?”宁檬不用猜,这又是有人给她介绍对象来了,自从上段恋情结束,宁檬妈妈就加快了托人给她介绍对象的步伐,宁檬因为以前自由恋爱的失败,面对相亲这种事情没了抗拒心理,相反,她和妈妈想法惊人的一致,快快找个门当户对的家庭,结排场顺心的婚,过富裕省心的日子。近年是同学们结婚的高峰期,宁檬开始给同学当伴娘,当伴娘的过程中也有人不断介绍,相亲对象是见了又见,竟然没有一个被宁檬看得上的,有的不是看上去年龄显老,有的就是看上去举止过于流气,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搞的宁檬父母不由地着急起来。宁檬的小姨说话挺亲,亲切中带着口无遮拦:“檬檬你年龄不小了,你别挑的太狠了,过了这几年好男人都被挑走了,你再想找现在你看不上的那也没有了!”宁檬跟她说话才叫放肆:“你给我介绍的南京毕业那个大学生,来见面哪里有诚意?我说他学校不错,问他周围有什么好玩的,他竟然说不是坟墓就是陵园没啥好玩的!小姨,你也不给我介绍一个能看得起我,不故意腌?我的。”小姨哑然,她一定在想:高者太高,低者外甥女看不上,也真是难啊。这天中午,介绍人的电话又打来了,宁檬包着饺子心想:真不想再去跟陌生人见面了,那种感觉真是对人性的凌辱,人就跟奴隶市场上的一堆儿肉,任人挑挑捡捡,评头论足。前几次还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几次相亲失败之后,以前看待相亲很恶劣的想法又回来了。当妈妈把电话里听来的男方条件给宁檬说了之后,宁檬心想:这是最后一次。见面的时间被男方家里选在傍晚,地点就在宁檬妈妈以前工作单位的附近,介绍人可能觉得那个地方大家都比较熟悉,特别是宁檬妈妈比较熟悉,不至于找错见面的地方。宁檬妈妈陪着宁檬来的,这成了习惯,凡是通过妈妈介绍给宁檬的,妈妈一定会陪着也见见,宁檬觉得天经地义。母女两个正朝见面的银行门口走呢,宁檬妈妈突然给路边的一个年龄有五十来岁的叔叔打招呼:“老猫,你在这里凉快呢?”宁檬不由地往妈妈叫他老猫的人那边看。那个叔叔尴尬的脸色在薄薄夜雾里也显得很清楚,他连连晃手:“我随便走走,我随便走走。”宁檬还没有弄清情况,介绍人从叫老猫的叔叔后面出现了,他俩打了个招呼,显然认识。宁檬妈妈一下子明白了,两个人走过去悄声个告诉宁檬:“我知道了,这个老猫就是介绍人介绍的男孩子的爸爸,就是附近企业单位家属院的。”哦,原来要见面的对象的爸爸也站着看呢,不像宁檬妈妈一样直接出现,他可能不好意思,远远地躲着看,没想到结被宁檬妈妈发现,还打了个招呼,真让宁檬替那个叔叔窘。宁檬悄悄问妈妈:“老猫?你怎么认识那个老猫?”“不是猫,是毛。百家姓姓毛的毛。我没退休的时候,他去银行存取钱,知道他是附近住户,不是太熟。”妈妈以前在银行工作,对小客户都这么熟悉,宁檬不由地继续佩服她的妈妈,妈妈外交能力比宁檬强多了。但是宁檬不打算跟她妈妈学习,她还是觉得做一个少说话的宅女比较好。以前相亲见面,总是男方对象到得比较早,这次微微使人意外,介绍人、宁檬和宁檬妈妈在傍晚里站了一会儿,男方主角才出现。宁檬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只想着是他看错时间,或者磨蹭了一小会儿都可原谅。还是宁檬妈妈回家笑着说:“老毛精着呢,他先看,看不中的,他儿子就不会出现了。”宁檬恍然,吃了一惊,感觉相亲这事真挺卑劣的。“怎么样?”妈妈看着电视问宁檬。“不知道哇。”宁檬听刚才妈妈说毛家父子的那么有心眼的话,觉得毛小豆也不可靠了。“只要介绍人说的情况属实,你跟他说话能说到一起就行。”妈妈马上又这样说。“他们那么有心眼,我敢跟那个小毛发展吗嘛,再说吧。”宁檬换着衣服伸着脖子朝她妈妈说。“你这孩子,我不过是猜测也不一定完全是我说的那样,你可当真了。”妈妈朝宁檬卧室喊过来。“我觉得您说的挺有道理的,我开始就没有想到,您猜我怎么想的?我跟着他去喝茶的时候还在想,这个年轻人斯斯文文,头发洗得蓬松,裤子熨得笔直,不是在家打扮没个完才迟到的吧,妈妈你看,我喝茶的时候那样想,多傻。”宁檬拿着梳子去卫生间洗澡,路过妈妈面前,站住了说完这些话。“去吧去吧,去洗澡,你想得对,是我刚才说错的了。”妈妈挥手打发这个陷入纠结旋窝里的宁檬,回自己房间去了。温热的水从喷头里撒出来,在水中的宁檬想:毛小豆让她回忆起那些逝去的校园时代,也许在校园里,就应该遇到这么一个戴着眼睛,斯斯文文的男同学坐在同一张桌前。也许,毛小豆的表象带来的就是那些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青葱时光,已经上班成为社会一员的男人们,很少有像毛小豆这样带有书卷气的男子了。最主要的是,宁檬自己从学校走出来好多年了,仍然还是带有很重的学生气息,从文静的外形到简单的心灵,宁檬觉得自己跟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在社会见识了这么多年,跟以前校园比较起来,觉得还是学校好啊,可惜一切再也回不去了。这也难怪宁檬觉得落差大,她工作的地方,让别的去那里实习的学生说,也是那句评价:“这里的人真野。”宁檬因为是相同的感触,所以非常认可那个实习生的话,在那个市场做批发生意以此生存的人,是真的野。为了争夺批发上的生意,两个帮派竟然公然举刀在人群中火拼。还有可笑的事,帮派老大在宁檬市场场地租赁部打电话给括机台小姐,服务员小姐按常规问他贵姓名谁,他粗鲁地说:“二蛋!二蛋的二!二蛋的蛋!”那阵势,比在监狱里还豪放几分。宁檬撇嘴出去,留下几个男同事附和那个叫二蛋的哈哈大笑。世上万事冥冥之中都有注定,那老天让宁檬遇到毛小豆,是他们都看到对方身上有自己的影子。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