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露露,闫晨哥哥天狼江湖游在线看

天狼江湖游

天狼江湖游

作者:风残月下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15 09:39:3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际遇幼狼 第二章 幼狼遇险 第三章 疗伤 第四章 日月神教 第五章 日月神教 四护法 第六章 交手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闫晨父母相识结缘后,因共同早已厌倦了江湖打打杀杀、争名夺利的生活而退隐江湖,无奈人生弄人,隐退后闫晨父亲闫龙海反而被人杀害森林中,闫晨母亲为了让闫晨儿女过一个无忧无虑的平常百姓人的生活而隐瞒真相,却一次闫晨和闫露露上山采药中际遇幼狼,兄妹俩因可怜幼狼被杀而出手相救……从此,闫晨一人一狼而浪迹江湖,走向了寻母复仇的道路……本文纯为古代武侠小说,第一次来风起中文网,请高手多多照顾指教,如有错别字什么的请多多批评指点!
节选

“露露,小心点,这山路陡翘奇曲,周边杂草众多,很容易摔胶的”,走了近两个时辰,闫晨已是累的气喘嘘嘘地对闫露露说道。“闫晨哥哥,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闫露露此时更是香汗漓漓,上接不接下气似的说道,似乎走出每一步都很吃力,必竟他们兄妹俩都还小,闫晨今年不过才16岁,闫露露才12岁,闫晨走在前面,妹妹跟在后面,这一前一后的爬了近两个时辰的奇曲山路,都是累的气喘嘘嘘的,而她为了不让哥哥但心,还是一直咬牙坚持着。“咔嚓……”突然闫露露一只脚踩到了一个松的石头上,脚一滑立马摔倒在地,不惊“哎呀……”一声传来。听到响声,闫晨当即转过身看到妹妹摔倒在地下,立马转过身去将妹妹扶起来,移动她坐在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不无心疼的说道,“你脚摔倒了没有,你看手撑都摔破皮了,痛吗?我本来是不带你来的,你非要求娘亲让我带你来,现在可好,下次说什么也不带你来了”。此时,闫晨从身上拿出一个瓶子,把止血药洒到妹妹的手上,并从身上扯上一破布小心翼翼地给伤口包上,并用手绣擦了擦妹妹清秀沾满灰尘的脸。虽然他这个妹妹是他父亲一次去山中采药时捡回来的,但闫晨的父母甚是疼爱,而闫晨也非常疼爱她,现在别看她才12岁,长得小巧灵珑,一副大大的眼睛,扎着两尾羊辨,甚是可爱。此时闫晨也不过16岁,但身体格外强健,本来闫晨母亲是坚持不让闫露露去的,但闫露露一直在母亲身边哀求地也要和闫晨哥哥一起去采药,闫晨母亲幼不过她,权衡再三,才决定让她也一起去的。他们兄妹俩出门时,母亲一而再的强调要闫晨照顾好妹妹,不能爬到莲山森林的顶上去了,不然遇到野兽就很危险了,在莲山周边采些药材就行了。“闫晨哥哥,我没事,脚没有摔着,一点皮外伤而已,不疼的”,闫露露生怕闫晨担心,立马站了起来,走动了几下,“闫晨哥哥,你看,我说没事的吧”,然后对着闫晨笑嘻嘻地说道。闫晨看到妹妹没事,心情也放松了下来,看到妹妹这么懂事,摔一了胶其实让他也是很心疼的。如果是跟她同年龄的人早就疼地哇哇的哭起来了,闫晨必然知道妹妹肯定是忍着疼痛,怕让他担心而已。“露露,你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们已爬了莲山的半山腰了,我就在这附近找找有没有药采就行了,我到那边去看看,有事就喊我”,闫晨朝着妹妹说道。“知道了,闫晨哥哥,你去吧,有事我就喊你,”闫露露淡淡地答道。闫露露心里清楚,此时她要说去采药的话,闫晨哥哥会不放心她的,等他走后,她再自己去采药,要让他知道,她也现在长大了,也可以帮闫晨哥哥或家里做些事了。当闫晨转身走后,背影消失看不到了,她才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此时的闫晨已走到一处石壁旁,发现了一些清热、解毒和活血的药材,立马用准备好的小锄头开始挖了起来,把采集到的药材放进后背的竹笼上,不一会儿功夫就把这里采集完了,正当他准备转身去其他地方找药材时,发现对面树丛中潜伏着一条三尺来长的五步蛇,毒性很强,一旦沾上,一个时辰内无解药,必死无疑,正好五步蛇也发现了他,正吐着蛇丝,感觉随时都要向他发出攻击,如果常人看见必会惶恐万分,必会立马逃之夭夭,而这时的闫晨发现了他,高兴都来不及呢,因为五步蛇也是很好的药材,毒性越强,药性越好,如此蛇做成药材甚比野人生了。不能让它跑了,闫晨寻思到,立马把随身携带的药粉洒在了手上,此时五步蛇像感觉到了危险一样,立刻向森林深处逃去。闫晨也是跟随母亲习武多年,瞬间反过来,说时快,立刻跳跃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抓住蛇尾,猛?e两下,蛇闻到花粉后身体一软,闫晨再左手一把卡住蛇咽喉,“呵呵,不错,是五步蛇,如果今天降不了你,那就亏我白习武这么多年了,今天看来收获还真不少,”闫晨自乐道,此时的蛇不安分的使劲扭动着身子,但怎么也是扭不起来。正当他把蛇扔进蛇袋时,“啊……”,此时露露的喊叫声传来“不好,露露遇到了危险”,闫晨即刻朝着露露传来声音的方向冲去,一会儿就看到了露露惊悚,恐慌的神情,兢兢立立的站在那里。“露露,你怎么了……我叫你在一旁休息的呢?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闫晨来到了闫露露的身边,并没有责怪她,而是寻问道。“闫晨哥哥,我只是想帮你多采点药而已”,闫露露像犯的姑娘一样,低低的说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没事吧”,闫晨赶紧问道,生怕妹妹有什么不测。“闫晨哥哥,我没事,你看那里……”闫露露手指向了一处离他们有二十来米的茂密的树丛里,看到了一坛血迹。“唉?……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方向一条线的树丛都有血迹,好像是从那里过来的,我过去看看”,闫晨说道。“我怕,看的阴森森的,还是不去了,我们回去吧,不然娘亲又要担心我们了?”闫露露不无担忧地说道。“你看,那里有动静,树草丛在晃动……”,闫晨说道。“嗯,是的,我也看到了,你看越来越晃得历害了……啊,是一只成年的狼……闫晨哥哥,我们快跑吧?”闫露露惊恐地说着,手抓着闫晨的手,正欲想拉着他准备跑走。闫晨也是紧张起来,正转身想拉着露露跑时,“等等,你看狼好像是受伤了,身上有一个很可怕很长的刀痕,像是被刀砍的一样,肠子都露出来了,倒在了地下”,闫晨说道。此时狼也传出了低低的痛苦的呻吟声。闫晨看到此情景,顿时心情放松了不少,虽然他们兄妹俩从小跟随母亲习武多年,但远没有达到像武林高手一样一掌就能把狼劈死的境界,要说对付一只狼,还是会吃力不少。“看……,他嘴里含着一只幼狼崽,眼睛还没有睁开,像刚生出不久才是,”闫露露惊讶地说道。“不好,好像有人向我们这边跑来了,估计是他们把这狼砍成了这样,这只狼和幼狼肯定有危险了……”闫晨淡淡地说道。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