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之凤惊华-隐隐,沐青曼庶女重生之凤惊华章节试读

庶女重生之凤惊华

庶女重生之凤惊华

作者:七月舞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9-15 09:47:2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血恨滔天 第2章:再续前尘 第3章:太皇太后 第4章:璟王毒舌 第5章:请你喝醋 第6章:让我选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主人公叫沐青曼辜风傲的小说叫做《庶女重生之凤惊华》,本小说的作者是七月舞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满腔柔情痴恋一人,却容颜尽毁一剑穿心,谋逆大罪加身,亲儿惨死眼前。重生一世,她心坚如冰,情难再起,却被前世枉死的他一次次舍命相救,热血柔情,当冰封的心再起波澜,命运却开起了玩笑。她的出身竟成了他至尊之路最大的阻碍……这一生,她终将重蹈覆辙吗?他吻着她的泪眼,“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既然如此,那么与天争、与人斗,又何妨?...
节选

迷蒙之间暖意然然,沐青曼桃花秀眼颤动两下,迷离睁开透着几分慵懒,入目红娟暖帐,身下锦被丝绒皆是上品,沐青曼唇畔浅淡一笑,翻了个身。

俨然将前日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当做了一场梦境,沐青曼小猫一般蹭了蹭面前“软枕”。

不对,今日琼兰殿的软枕怎么热热的还有点硬?

难道是碧阙瑶绢忘记了拿出去晾晒?

沐青曼睡得自在索性不想深究,往前继续挪了挪,自然伸手抱住“软枕”

这下猛地觉出不对,“软枕”怎么会粗了一圈儿。

沐青曼眨眨眼睛猛地抬头,面前一片素白肉色,紧致结实,块垒分明的四块腹肌刻在平坦之处,自己的双手正扣在某人腰间,那人身前衣物似是被自己蹭的四散开来,隐隐能看到那暗红长裤腰身处的人鱼线。

沐青曼惊得瞪大眼睛弹坐起来。

自己的床上怎么会有男人?

冷静下来一看周围布景,虽然也是装饰考究,但哪里是琼兰殿的布局。

满屋子皆是暗红色调的装点风格,清一水的百年红木,屋子中间放了一个一人高的熏香鼎炉,嗅着鼻尖香气也不难猜到,这该是市面上千金难求的芷罗香。

红木的大床雕花精致,朵朵海棠栩栩如生……

海棠!沐青曼一转头,果不其然,带着半阙海棠面具的男子,绛紫深红的广袖长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斜倚着躺在大床内侧,手中把玩着当日辜风傲所赠的雀霞珮,一双桃花剪水的眸子似笑非笑的望着沐青曼。

“正常人顶多也就昏睡六个时辰,你这丫头竟然直接睡了两天,可真是够能睡得了。”

面具美男素手微扬,雀霞珮在空中画了个弧线,正好落在沐青曼怀里。

沐青曼下意识伸手接住,这才发觉自己双臂攀爬岩壁的伤口已被处理,此时身上竟然一丝不挂,连忙扯了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实,满面诧异的看着侧卧大床内侧的人,一时倒有几分惊慌失措。

这人究竟是想做什么呀?

武功高强,衣着显贵,虽然隐去面容,但端看那鼻尖以下也不难猜测,除非毁容,不然定然也是位翩翩佳公子。

这样的人,既不缺钱也不缺女人,好好的把自己抓来究竟为了什么?

重生以后奇怪诡异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来,似乎有很多状况都已经脱离原有的轨迹,渐渐走向失控的边缘。

面具美男看着沐青曼的反应倒是更添几分兴味。

若是寻常女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浑身不着寸缕身边还躺了个男人,不说寻死觅活,大哭大闹总要是有的。

但面前这丫头不吵不闹,不曾叫嚷,也不多言。

一双桃花秀眼流转顾盼,透着几分惊慌,但却并无半分水雾,这样的女子,究竟是心智坚毅异于常人,还是举止轻浮沦落风尘。

面具美男唇边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倒是更愿意相信沐青曼是前者。

“丝纹玉寻常难见,用其精雕的雀霞珮更是世所罕有,说说吧,你和璟王辜风傲是什么关系?”

面具美男屈膝坐起,斜靠在床头,视线微偏显出几分轻挑,桃花水眸盯在沐青曼的秀眼之内,透着几许幽光,嘴角仍旧是那似笑非笑的浅痕。

沐青曼心中惊讶更甚,只凭借一个雀霞珮竟然能够知道出自辜风傲之手,看来这人对辜风傲很是了解。

沐青曼眉心微凝,后背冒出几分冷汗。

这人真的是只对辜风傲了解吗?还是对皇室众人皆有了解,又或者他更了解的是整个大沥。

沐青曼秀眼轻眯,颇带几分防备的对上面具美男的探究轻浮的视线,冰紫的瞳仁平静无波,让人无法窥伺分毫。

“你认识璟王?”

面具美男嘴角的笑意深了几分,带着几许不置可否,沐青曼莫名感觉若是没有那半阙面具遮掩,他此时一定在轻挑眉梢。

没有回答本身就等于一种默认,沐青曼心隐隐散发着几许寒意,凝神思索,思及前世辜彦清被封亲王之后参与夺嫡,多次和密蓼谋士行走市井之间,联络收买大沥朝臣,那时似乎曾经言语间提及过,在大沥朝的夜幕之下有着一个神秘组织,世间之事无一不知,谋刺之人无一能活。只要月泷天愿意扶他称帝,那他就能称帝……

沐青曼心头一跳,看着面具美男的秀眼中隐隐竟多了几丝犹豫与畏惧。

“你知道月泷天吗?”

沐青曼的声音极轻,似是自唇畔之间飘出来一般,细听之下甚至隐隐透着几分颤意。

轻飘飘的一句低语飘荡在寂静无声的屋子里,面具美男唇畔的笑意再次加深,蓦然间透出嗜杀之意。

沐青曼被那双冰紫水眸紧紧锁住,动弹不得,后背已经濡湿一片。她的大脑想要逃跑,但身子却难以挪动分毫,那双紫眸似是带着某种魔力让人骨中透风,心生惧意。

若说眸光能杀人,沐青曼自问辜风傲堪称世间第一,但辜风傲鹰眸微眯便是傲视天下的冷,可面前这人,一双紫瞳隐隐散发的却是骇人心魄的阴。

面具美男此时已然倾身而起,冰凉的玉指轻轻顺着沐青曼的鬓角抚摸着她娇俏柔滑的面颊,点绛朱唇微合轻启。

“一个小丫头,知道的还不少。”

下一秒,一阵天旋地转,沐青曼已然被面具美男压在身下,紫眸依旧阴凉,沐青曼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雀霞珮。

心底瞬间明了,原来与人对峙,最可怕的并不是直视双眸半分不让,而是已然溃不成军,却仍旧被对方压制逃无可逃……

面具美男自胸前垂下的墨发扫在沐青曼面颊之上,隐隐带着几许刺痒,沐青曼的胸膛急促的起伏着,哪怕有锦被遮掩,仍旧明显。

一道轻快爽朗的笑意,似是打破了束缚着沐青曼的魔咒,不禁让沐青曼浑身瘫软,已然流了一身的细汗。

面具美男笑的仰躺一边,轻快地笑意在空荡的屋内阵阵回响,让人分不明真假几分。

“扒衣服的时候手法利落,这会儿倒像是只吓破了胆的猫,我又不是吃人的恶鬼,就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小说《庶女重生之凤惊华》第17章:暗月泷天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