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仙人-大仙人在哪里看

大仙人

大仙人

作者:古怪先生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15 09:54:3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千年真仙饮酒去 第二章:假和尚偏门道士 第三章:叶君得传大道法 第四章:触长者叶君扫地 第五章:喜萧瑟一退峨眉 第六章:九长老详解道途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仙气腾腾,架着祥云的神仙高来高走。红尘万丈,无倚无恃的凡人苦苦挣扎。究竟什么是神仙?什么是凡人?圣人真的不死不灭?凡人真的无法打败圣人?九九八十一道雷劫是否是真仙的唯一道路,劫难背后又有什么?凡人一直以来膜拜的究竟是不是仙人?且看我们凡人如何成为真正的——大仙人!
节选

天空低沉着,整个世界都是昏暗的灰色,没有什么比这末日景象更恐怖,也没有什么比这一刻不停劈下来的电蛇更闪亮。一座孤峰,只斜斜生了几根败草,摇晃着半死不活的生息。孤峰周围,则是真正的荒凉,大地龟裂,千沟万壑,寸草不生。天上乌云之下,一个白衣男子跌坐在地上,他的长发被一根红绳扎住,手中玉盏中充盈着琥珀色的美酒,脸上带着深奥的笑容。轰!一道电蛇劈到男子的顶门上,男子连眉头也不皱,又是微微一笑,那道电蛇打在他头发上,滚了两下就顺着发梢滑到地上了,好像不是天雷,而是水滴。天降大雨,每一滴雨水都是一道威力无比的天雷,亮的发红,红的带青,青的发紫。男子束起的长发被万道惊雷劈散了,披头散发的样子没有平常人的落魄,反倒平添了几分狂放。“九九八十一道天劫雷,已近半数,难道就只有这点威力吗?”这挑衅般的话语好像给了天劫雷力量,一道紫得发黑的劫雷劈在他身上,马上变成了一团神火,把男子包裹住,熊熊燃烧。火焰中,男子发出了在人间最后的一声叹息:“从今以后,天下第一大派,当属昆仑!”叹息很微弱,却传遍了整个人间。男子掸了掸衣服,火焰就像开始的劫雷一样被他掸落在地上,慢慢熄灭。他的衣服还是白如霜雪,不惹一点尘垢,他的头发面孔,包括手中的酒杯还是那样晶莹剔透。男子不再理会天上还在不断落下的劫雷,驾着一片云光径自朝天上去了,待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天际,一首诗被他那清朗的声音吟咏而出,这已经不是人间的声音了:“炎浆烈火,滑喉而下,苦九寒天,纵歌等闲,金樽玉鼎,万钧酒满,男儿饮之,岂不快哉!”这首诗吟咏完毕,劫云散了,孤峰周围有了生机,只待播下种子,还有孤峰,连那几根杂草都没有了,被劫雷生生砸高了几十丈,傲然独立,就像男子离去时的背影。从这一天起,昆仑便是天下第一大派。……昆仑之巅,千年之后。一座大道观矗立在那里,就像座山。道观的周围也有一些屋舍,只是都没有它来得宏伟。道观大门足有丈许高,上书三个金底黑字——红尘观。白苍苍的玄桓真人高坐红尘观第八重云团之上,在他之上,面如少年的玄通真人无喜无悲,半天也不说一句话,良久才睁开了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起身朝玄桓真人拜了三拜,行了一大礼道:“师弟请去,此间事,全有师兄照管。”玄桓真人点了点头,转身朝外面走去,也是无喜无悲,衰老的脸麻木的吓人。望着玄桓真人的背影,早已太上忘情的玄通真人没有流泪,只是叹气。玄桓真人今日事若成,昆仑地位更加稳固,玄桓真人必留名史册,成为昆仑派近千年来第二个成仙得道之人,若失败……没人会记得他玄桓真人,至于他自己……玄桓真人大步走出红尘观,来到了千年前白衣男子渡劫的那座孤峰,祭起一把仙剑,目眦尽裂,瞪着劫云的眼睛里带着几丝悲壮。人间一万年都没有几个人能渡劫成仙,自从千年前昆仑派大能上神祖师渡劫飞升之后,整个昆仑便再没有能成功度过天劫成仙的人了。不只是昆仑,其他门派也是一样,上神祖师留给了昆仑一个美丽的神话,让昆仑成为天下第一大派,可也断绝了后辈渡劫成仙的记录,昆仑派玄字辈本有九人,已有七人死在天劫下,今天这个数字可能会变成八。渡劫不过本来是可以兵解修炼散仙的,可昆仑中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宁可灰飞烟灭,哪有一个肯苟活于世,难做真仙?玄桓真人学着一千年前的上神祖师,跌坐在地上,用心感受着劫云中不断涌动的力量。轰!第一道劫雷下来了,水桶粗雷蛇瞬间将玄桓真人淹没了。玄通真人高坐九重云,好像已经隔绝了一切红尘杂念,可身在人间又哪能不染红尘?红尘观内又哪有清净之地?那座渡劫的孤峰名字就叫孤峰,跟红尘观一样,名字都是上神祖师渡劫前取的,历代掌教都说其中有大玄机,可又没有一个人能把它参悟出来,只好一辈传一辈用来哄骗后辈的弟子。孤峰是昆仑的一个斜支,与昆仑主脉相连,玄通真人坐在这里就能感受到劫雷轰击在孤峰发出的巨大震动。无论什么样的天劫,都是九九八十一道,因为九为数极,成仙本就是逆天,抢夺了天地的造化,所以需要挨过极点的劫雷才能成仙,这是天帝定下的规矩,绝不能违背。玄通真人细细数着劫雷的道数,一道,两道,三道……玄桓真人道行高深,一直数到了七十道,天雷还是在不断降下,这让玄通真人舒了一口气,也许他能挺过去。第八十道,他坚持到了第八十道,在第八十道劫雷落在地上那一刻,第八十一道劫雷连同劫云一块烟消云散。玄通真人叹了口气,呆呆地看着他下面从一层云到九层云的座次,随手一拂,八重云原本闪烁的光芒黯淡了。从此以后,这个古老而又庞大的门派就要靠他一个人支撑了,虽然玄通真人是昆仑千年以来诸门绝学的集大成者,炼丹、炼器,剑道、法术无一不通,可就算是这样,一个人又怎能运转起天下第一大派呢。玄通真人颓然在云床上,气息调匀,神游太虚又开始参悟那无上大道。他身为昆仑掌教,本就是人间第一人,就算是其他门派的宿老也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他只是在不断压抑法力的增长,暂缓雷劫。可是现在……原本清朗的天空突然变得阴翳,一种无形的压力从天上杀下来,就连玄通真人也不禁皱了皱眉。玄通真人摒除杂念,继续修行,心中叹着:该来的最终还是来了。两道金光从阴沉的天空降了下来,两个人带着腾腾的仙气,脚踏祥云往昆仑而来,这两人是真正的神仙中人。玄通真人似是早有先知,从入定中醒来,吩咐门下弟子道:“去把山门外的两位大仙迎进来吧。”不一会,两位仙人就被引进了红尘观中。玄通真人高坐九重云,整间殿中只有昆仑掌教和长老们的九片云床,并没有其他座位。玄通真人好像并没有起身的意思,也不打算让两位仙人坐下,只微阖双目,神游太虚。两位仙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悦之色。他们没有理会玄通真人的冷淡无礼,径自找了两片云床,刚要坐下,玄通真人动了。玄通真人随手一拂,好像赶苍蝇一样,一道奇大无比的玄力把两位仙人掸了出去,没有收束力量,也没有用什么特殊手段给两位仙人留什么面子,极霸道的把他们摔到了地上。两位仙人脸色一下就暗了下来,慢慢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冷冷道:“玄通掌教,你这是什么意思?”玄通真人睁开眼,他活了几百年,像他这样修为的修士他是最为年轻的。他的眼睛一直都是平和的,如同深潭,让人难以琢磨,可是今天,他们第一次这么精光四射,玄通真人也第一次表现得锋芒毕露。“这儿是昆仑,只有昆仑长老才有资格高坐云床,你们算什么东西,也配坐在这?”两位仙人脸色阴沉的更厉害了,其中一位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手上法诀已经掐出来,正要动手。另一位看起来沉稳些的仙人按住他,朝玄通真人拱了拱手道:“真人,您应该清楚,您是在跟两位仙人说话。”玄通真人没有动,白了一眼,表达他对仙人的不屑。“好,敢请两位仙人尊号?”沉稳些的仙人忍下玄通真人的傲慢无礼,不卑不亢的答道:“我在人间时道号苦荣,这是师弟苦厄,现在在天庭日游神部下做游役仙官。”玄通真人点了点头,还是没把两位仙官当回事,又道:“那两位来我昆仑做什么?”苦荣仙官放开了师弟苦厄,强笑道:“如今人间世怨气日深,天降雷劫,威力日大,便是天下修士,满打满算,能度过天雷劫上达仙界逍遥的,几千年也不过一二人,实在堪怜。天帝悲悯地界众生辛苦,大放天恩,允许地下修士参与天庭选拔,合格者可以避过劫雷直接上天,入天庭为官,可以说是天大的好事。昆仑是天下第一大派,天帝还格外开恩,凡昆仑弟子,在修出元婴之后都可以上天为官,至于玄通掌教您,天帝特批,可以直接升做天师,掌教可要好好考虑了,机不可失啊!”玄通真人平静下来,静静的看着苦荣苦厄,笑道:“天帝果然慈悲,玄通还有一个问题,还想问问仙使。”苦荣见事有可为,态度极好,又拱了拱手:“掌教请问,相信天帝的答案会让掌教满意。”玄通真人苦笑一声,不知是在笑两位仙人还是在笑自己,叹道:“可得逍遥?”两位仙人不再说话,玄通真人又闭上了眼。“送客。”苦厄性情比他师兄来得急躁,掐了法诀喝道:“大胆凡人,胆敢对仙官不敬!”玄通真人一声冷哼,两位仙官倒退了一步,玄通真人举手投足威力如斯。“雷劫尚算勉强,不过沾了些仙气,也敢妄言仙官?滚出去吧,昆仑永远也不会答应你们的狗屁条件!”苦荣真人眯起了眼,眼睛变得狭长起来,冷冷道:“真人,我们兄弟修为低微不是您的对手,可是您别忘了,我们代表的是天帝!”玄通真人随手一抓,两位嚣张的仙人被他随手扔了出去,清净以后的大殿里,玄通真人极是颓然。天空因为少了两位仙人仙气的渲染又变得阴沉起来,千年无人能渡的天劫就是天帝对他的威胁,玄通真人又是一声冷哼,天空清朗了几分,依旧阴沉。“渡过如何,不渡又如何?”良久,一个小道士走进殿来,对玄通真人行了一个道家稽礼,拜道:“师尊,玄桓师叔已经去了,他手下那些教务该当如何处理,还请师尊安排。”玄通真人挺直的背驼了一些,叹道:“道天我徒,本门大道我已尽数整理在藏法洞中,进洞法门你也知晓,为师要出门云游七日,若七日后我回来自会处理教务,若是回不来……我另有安排,你就是这昆仑的掌教真人了!”……昆仑山红尘观玄通殿,道天真人高坐九重云,顶上虚顶三花,胸中交合六气,道法已经精深。在他之下,八位长老也都高坐云床,神游太虚。“长老们,你们说师尊当年究竟去了哪里,现在又是怎样。”一长老言:“天机不可泄露,掌教应当勤掌教务,努力修行,这样与玄通真人还有相见之日。”道天真人摇摇头,这样的话他已经听了太多次了,他不想再听了。“师尊当年就已经有了雷劫的先召,道行法力更是天下第一,如今已经过去五百年,以师尊的修为早就应该渡劫了,可是这五百年来人间所有渡劫的人我昆仑都有记录,无一人成功,也无一人是师尊,以师尊的心性,断不可能兵解修炼散仙的,所以……我猜想师尊很可能是转世重修了。”长老们想了想,眼中闪烁着狡猾的光芒,讨论了一下,齐声道:“掌教说的是,很有可能!”道天真人端正身姿,声如洪钟,响彻整个昆仑。“传我掌教法旨,昆仑大开山门,收世间聪慧凡人,诸弟子勤加修行,多整屋舍,以待同门!”又转身对排在第九云的长老道:“枢灵长老,您主管外联,寻找师尊转世一事就拜托您了。”长老拱了拱手,接下使命。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