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男友收割记by蛋凰-蛋凰的小说多肉男友收割记

多肉男友收割记

多肉男友收割记

作者:蛋凰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27 20:14:4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作品正文卷第一章好奇 作品正文卷第二章鬼? 作品正文卷第三章搅局 作品正文卷第四章霸王餐 作品正文卷第五章新邻居 作品正文卷第六章和赢奇一起逛街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完整版小说《多肉男友收割记》是蛋凰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鹿早川赢奇,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次见面惊魂,第二次见面壁咚,第三次见面鹿早川决定她要缠着这个小哥哥!于是,她撒娇卖萌装可怜轮番上阵,终于把这个一院子都是多肉的暖男小哥哥给拿下了~某日,看着小哥哥温润的侧颜,她忍不住了!凑上去就“啵~”迎着小哥哥温润的目光,她笑嘻嘻:“奖励你的。”怎知小哥哥邪气一挑眉,欺身过来:“是吗?这个奖励不合格。”“呜~呜~”她抗议的呜咽只能被他封在双唇间……...
节选

按照赢奇的指引,居然一路走到了城郊的别墅区。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鹿早川凭借微弱的光线看了一下四周,除了精心修剪过的草坪和花坛,周围的几栋稀疏分布的别墅里的灯都是关着的,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鹿早川心里纳闷,她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二十二年,居然从未来过这个地方。赢奇家的灯似乎是感应的,才进门走到玄关处,就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从黑暗到光明,一片片展露出赢奇家整体的面貌。简约大气的装修风格,整洁的木质地板配上简单的纯米色沙发。桌椅家具的整体布局很整齐,可以看出主人是一个干净干练的人。客厅一旁的架子上,整齐的摆着各种样式的瓶罐,有中国古风青花瓷一类,也有些和风的,林林总总一共分为六层,看起来应该是他很珍惜的收藏。唯一与这个简约又高档的房间风格不相符的,是在客厅中央的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花坛,花坛是用透明玻璃一类的材质堆砌的,玻璃上雕刻着各式各样的花纹,繁复华丽。外层包裹着一圈环形水槽。而花坛里,种植的不是兰花一类的高雅植物,而是一片看起来五颜六色,肉嘟嘟的可爱多肉植物。“看够了没有?”赢奇疏离的声音在耳侧响起,鹿早川才回过神来,悻悻地收回目光。都让她送他回家了,有什么不能看的?鹿早川两只胳膊叉在胸前,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赢奇没有理会她,径自去厨房拿了一瓶矿泉水,又从落地窗前的玻璃鱼缸里盛了一杯水。鹿早川对他奇怪的行为很不解,以为他伤口中毒神志不清了,有些关切的问道:“你还好吧?手没事吗?”赢奇不理。“你倒是说话呀!”鹿早川嘟着嘴,气冲冲的跑到赢奇面前质问。赢奇仍旧不理。鹿早川生气了,睁圆了眼睛瞪着赢奇刀刻般俊朗的脸,正准备打开话匣子吐槽一番。“哗啦!”赢奇把从鱼缸里盛的水倒进了客厅的多肉花坛里。鹿早川愣了一下,正要开口说话,赢奇又拧开了矿泉水,咕咚咕咚全部倒进花坛。她这才注意到,这些可怜的多肉似乎很久没人照顾了,很多叶子已经水化掉了,蔫蔫的耷拉着。鹿早川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但想到自己与赢奇并不熟悉,又默默摇了摇头。不过,受了伤还不忘第一时间给那些多肉浇水,这一花坛的植物对他,一定有什么非同寻常的意义吧。赢奇给多肉浇完水,像是解决了一大心病的样子,修长的手指扣住领带往下拉了拉,长舒一口气,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今晚追杀我们的,是什么人啊?”鹿早川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询问着一直没有理会她的赢奇。这个问题在她脑子里循环了一晚上,她已经自己脑补出几百个答案了,要是在不问个所以然,她估计是要疯掉。赢奇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扇在眼底打出一片阴影,精致的像油画里的人物。“和我有些恩怨而已,你不用在意。”终于,有些发白的薄唇微微动了动。“你肯说话了!”鹿早川一时间居然有些欣喜,嘴角微扬,小鹿般圆圆的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严肃了下来:“那你可以告诉我是什么恩怨吗?她怎么可以开枪啊!这也太危险了!”“还有,你是怎么带我跳到天台的啊?”“难道你是……鬼!”鹿早川想到这里,忍不住捂了嘴巴,那也太可怕了!沙发上的男人抿了唇,眉头微皱,不耐烦的吸一口气。很明显,赢奇后悔接鹿早川的话了,这个表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实际上是一个想象力超丰富的话痨,要是和她絮叨这么一晚上,不光会耗干口水估计还能被聒噪死,他必须要想个办法让她闭嘴才行。灵机一动,赢奇坐起身来,拿过桌上便利袋里还没来得及放进冰箱的盒装牛奶,拿出吸管,拉直又掰弯。“过来告诉你。”赢奇伸手做出一个让鹿早川过来的手势。“好啊。”鹿早川信以为真,点点头,乖乖的走到沙发前蹲下,“你说吧。”这时,赢奇拿出之前的吸管,把打弯的地方挂在自己修长的食指尖,然后左右摇晃。吸管跟着赢奇的手左右摇摆起来。“你困了……必须马上休息……睡吧……睡吧……”赢奇故意把语速放的很轻很慢,利用吸管对鹿早川进行催眠。鹿早川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皮很重,忍不住想要合上眼睛,脑子也混混沌沌,越发不清醒。是啊,那么多的事情像事先约好了一样都发生在今天。妈妈永远地离开了自己,紧接着又被继父赶出家门,碰到赢奇,险中逃生,又莫名其妙来到了他的家……今天发生的这些事转折太大,让她一时难以接受,她实在太累了。“你睡着了……”赢奇的声音极富磁性,带着一种让人绝对服从的力量,将鹿早川极速带入,“3……2……1。”话音刚落,鹿早川就闭上眼睛,熟睡过去。紧接着失去重心,摇摇晃晃地向前倾倒在赢奇怀里。一瞬间,鹿早川身上的清香气息溢满赢奇的鼻尖。赢奇有些不适应的憋住气,潜意识里拒绝的想拿手推开她。修长的大手触及到鹿早川光洁滑嫩的脸颊时,一股莫名的感觉从指尖流到心房,酥酥麻麻像触电一样。赢奇不自觉的减小力度,轻轻扳住女孩的肩膀把她放在地毯上。鹿早川平稳的呼吸声在安静的大厅里显得格外清晰。她不再说话,耳朵总算可以清净了。赢奇看着鹿早川安稳的睡颜,小巧立体的五官,额头发际线两侧还有些细碎的绒毛,整个人精致又可爱。哼,还真和醒着不是一个人呢!赢奇感慨的摇摇头,嘴角弯起一个无意识的弧度。意识到自己失常后,赢奇又懊恼的转身,随手把沙发上的小被子丢在鹿早川身上。

按照赢奇的指引,居然一路走到了城郊的别墅区。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鹿早川凭借微弱的光线看了一下四周,除了精心修剪过的草坪和花坛,周围的几栋稀疏分布的别墅里的灯都是关着的,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

鹿早川心里纳闷,她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二十二年,居然从未来过这个地方。

赢奇家的灯似乎是感应的,才进门走到玄关处,就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

从黑暗到光明,一片片展露出赢奇家整体的面貌。

简约大气的装修风格,整洁的木质地板配上简单的纯米色沙发。桌椅家具的整体布局很整齐,可以看出主人是一个干净干练的人。

客厅一旁的架子上,整齐的摆着各种样式的瓶罐,有中国古风青花瓷一类,也有些和风的,林林总总一共分为六层,看起来应该是他很珍惜的收藏。

唯一与这个简约又高档的房间风格不相符的,是在客厅中央的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花坛,花坛是用透明玻璃一类的材质堆砌的,玻璃上雕刻着各式各样的花纹,繁复华丽。外层包裹着一圈环形水槽。而花坛里,种植的不是兰花一类的高雅植物,而是一片看起来五颜六色,肉嘟嘟的可爱多肉植物。

“看够了没有?”

赢奇疏离的声音在耳侧响起,鹿早川才回过神来,悻悻地收回目光。

都让她送他回家了,有什么不能看的?

鹿早川两只胳膊叉在胸前,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

赢奇没有理会她,径自去厨房拿了一瓶矿泉水,又从落地窗前的玻璃鱼缸里盛了一杯水。

鹿早川对他奇怪的行为很不解,以为他伤口中毒神志不清了,有些关切的问道:“

你还好吧?手没事吗?”

赢奇不理。

“你倒是说话呀!”

鹿早川嘟着嘴,气冲冲的跑到赢奇面前质问。

赢奇仍旧不理。

鹿早川生气了,睁圆了眼睛瞪着赢奇刀刻般俊朗的脸,正准备打开话匣子吐槽一番。

“哗啦!”

赢奇把从鱼缸里盛的水倒进了客厅的多肉花坛里。

鹿早川愣了一下,正要开口说话,赢奇又拧开了矿泉水,咕咚咕咚全部倒进花坛。

她这才注意到,这些可怜的多肉似乎很久没人照顾了,

很多叶子已经水化掉了,蔫蔫的耷拉着。

鹿早川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但想到自己与赢奇并不熟悉,又默默摇了摇头。

不过,受了伤还不忘第一时间给那些多肉浇水,这一花坛的植物对他,一定有什么非同寻常的意义吧。

赢奇给多肉浇完水,像是解决了一大心病的样子,修长的手指扣住领带往下拉了拉,长舒一口气,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今晚追杀我们的,是什么人啊?”鹿早川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询问着一直没有理会她的赢奇。这个问题在她脑子里循环了一晚上,她已经自己脑补出几百个答案了,要是在不问个所以然,她估计是要疯掉。

赢奇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扇在眼底打出一片阴影,精致的像油画里的人物。

“和我有些恩怨而已,你不用在意。”

终于,有些发白的薄唇微微动了动。

“你肯说话了!”鹿早川一时间居然有些欣喜,嘴角微扬,小鹿般圆圆的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严肃了下来:“那你可以告诉我是什么恩怨吗?她怎么可以开枪啊!这也太危险了!”

“还有,你是怎么带我跳到天台的啊?”

“难道你是……鬼!”

鹿早川想到这里,忍不住捂了嘴巴,那也太可怕了!

沙发上的男人抿了唇,眉头微皱,不耐烦的吸一口气。

很明显,赢奇后悔接鹿早川的话了,这个表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实际上是一个想象力超丰富的话痨,要是和她絮叨这么一晚上,不光会耗干口水估计还能被聒噪死,他必须要想个办法让她闭嘴才行。

灵机一动,赢奇坐起身来,拿过桌上便利袋里还没来得及放进冰箱的盒装牛奶,拿出吸管,拉直又掰弯。

“过来告诉你。”

赢奇伸手做出一个让鹿早川过来的手势。

“好啊。”

鹿早川信以为真,点点头,乖乖的走到沙发前蹲下,“你说吧。”

这时,赢奇拿出之前的吸管,把打弯的地方挂在自己修长的食指尖,然后左右摇晃。

吸管跟着赢奇的手左右摇摆起来。

“你困了……必须马上休息……睡吧……睡吧……”赢奇故意把语速放的很轻很慢,利用吸管对鹿早川进行催眠。

鹿早川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皮很重

,忍不住想要合上眼睛,脑子也混混沌沌,越发不清醒。

是啊,那么多的事情像事先约好了一样都发生在今天。妈妈永远地离开了自己,紧接着又被继父赶出家门,碰到赢奇,险中逃生,又莫名其妙来到了他的家……今天发生的这些事转折太大,让她一时难以接受,她实在太累了。

“你睡着了……”

赢奇的声音极富磁性,带着一种让人绝对服从的力量,将鹿早川极速带入,“3……2……1。”

话音刚落,鹿早川就闭上眼睛,熟睡过去。紧接着失去重心,摇摇晃晃地向前倾倒在赢奇怀里。

一瞬间,鹿早川身上的清香气息溢满赢奇的鼻尖。赢奇有些不适应的憋住气,潜意识里拒绝的想拿手推开她。

修长的大手触及到鹿早川光洁滑嫩的脸颊时,一股莫名的感觉从指尖流到心房,酥酥麻麻像触电一样。

赢奇不自觉的减小力度,轻轻扳住女孩的肩膀把她放在地毯上。

鹿早川平稳的呼吸声在安静的大厅里显得格外清晰。

她不再说话,耳朵总算可以清净了。

赢奇看着鹿早川安稳的睡颜,小巧立体的五官,额头发际线两侧还有些细碎的绒毛,整个人精致又可爱。

哼,还真和醒着不是一个人呢!

赢奇感慨的摇摇头,嘴角弯起一个无意识的弧度。意识到自己失常后,赢奇又懊恼的转身,随手把沙发上的小被子丢在鹿早川身上。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