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妻尚小by秦青词-秦青词的小说椒妻尚小

椒妻尚小

椒妻尚小

作者:秦青词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9-27 20:17:1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平地乍起一惊雷 第二章:稚女何辜毁清白 第三章:幸有祖母解心围 第四章:暗夜魅影惊心魂 第五章:姊妹本是同根生 第六章:沉眸一眼见先机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他们高傲,踩着众人的头颅,猖狂而贪婪,横眉怒眼,叫嚣着不可一世;他们卑贱,匍匐在脏水之中,舔舐着脚趾,巧言献媚,只为那丁点荣光。她贵为侯府嫡女,却步步维艰;庭院深深,到底何方才是归宿?软弱是嘲笑的把柄,无能是欺辱的源头——这世上唯一的抗争之道,便是迎难而上!与人斗,其乐无穷!"
节选

“青杏,你可知父亲唤我何事。”

永襄侯府后院的垂花门前,一名穿着月白袄裙的少女紧张的窥视着前方的来仪厅,不安的眸色中夹带着一丝欣喜。

上次见父亲还是在年节时,如今已是三月下旬,父亲乍然召见,心中既是欢喜,又有些不安。

“大小姐,奴婢也不知情,您还是快走吧,莫让侯爷等急了。”

贴身大丫鬟青杏催促说着,圆润的杏眸中闪过一丝怜悯。

“今日是娘亲的忌日,难道父亲是要陪晚儿一起去寺庙拜祭娘亲?肯定是,父亲已经好久未去看望娘亲了。”

少女脸上笑意陡然绽放,提着裙摆轻盈的跑进了来仪厅,却未见得身后丫鬟刹那间惊慌的脸色。

陈霜晚推开紧闭的六扇柳木镂花门走进厅内,心有惴惴。来仪厅是永襄侯府待人接客的正厅,平日里六扇柳木镂花门尽数敞开,尽显威严肃穆。

“晚儿见过父亲!”

少女清瘦的身形走进,低敛眉眼,随后盈盈一拜,宛若弱柳扶风,有不堪一握的虚弱之感。

高堂之上,坐着的三旬不到儒雅男子,正是永襄侯陈秋年。

不得不说,这永襄侯生得一副好皮相,面若白玉,目如点漆,俊秀面孔上带着文人特有的温和及些许深沉,身上穿着的是用上好锦缎制成的直缀,腰封玉带,头顶金冠,衬的是气宇轩昂,凭添几分尊贵。

此时皱眉怒目,眼色深沉若水,阴沉的盯着堂中人,一股压力直逼人胸口,不能不惧。

“孽女,还不跪下!”

一声怒斥,宛若惊雷,震得堂中的少女打了个寒颤。

陈霜晚惊愕抬眸,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惊骇迷茫,双膝顺从跪下,倏地与地砖相碰发出一声沉闷声响。

“父亲缘何动怒?可是晚儿做错何事?”

陈秋年呼吸一滞,眉间横纹又深了几分,眼中夹着三分厌恶六分不满,仅余的一丝也只不过是怜悯。

“孽女,昨日的事情本侯已知晓,侯府容不下失了清白的女子,这三尺白绫和这壶毒酒,你任选一样,以全清白!”

什么!

这三尺白绫和这壶毒酒,你任选一样,以全清白!

“父亲!”

陈霜晚哑着嗓子,惊骇懵然,无数的话语哽咽在喉咙中,鼻头酸涩,竟吐不出来。

“父亲可是在说笑?女儿做了何事竟令父亲如此动怒,若父亲真让晚儿去死,难道不让晚儿做个明白鬼吗?”

陈霜晚倔强的眸光看着陈秋年,满是执拗,然而心下却惶恐不安。

父亲缘何说昨日的事,还说她失了清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诬陷与她?

“孽女,到现在还敢嘴硬,好好好,为父就与你说个明白。”

陈秋年怒而振袖,因少女的狡辩而生怒。

“将那贱婢带上来。”

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一名少女被仆人粗暴的推攘进来,踉跄倒地,白皙手腕上一枚绿意通透的镯子与地砖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在寂静的来仪厅显得格外的刺耳。

“桃夭?你不是生病了吗?”

陈霜晚惊愣,晨起时她想着今日是母亲的忌日,便欲带桃夭一同前去拜祭母亲,却不想青杏回说,桃夭今日病了,便也作罢。

如今父亲突然召见,意欲赐死于她,如今桃夭也在此处,难道说此事与桃夭有关?

不对,桃夭是母亲留给她的丫鬟,自幼照顾她长大,忠心耿耿,怎么会陷害她呢。

“大小姐,是奴婢对不起您,奴婢也想为大小姐保守秘密的,可没想侯爷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审讯了奴婢,奴婢是逼不得已才说的。”

桃夭狼狈地爬向陈霜晚干嚎痛哭,面上两道热泪,死死的扯着陈霜晚的裙子,不住恳求着。

“桃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霜晚一时慌了,面色惊恐,她平日里紧守闺誉,便是小厮也不曾多见过一面,何来失了清白之说,如今桃夭竟如此言语,难道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心间慌乱不安。

“大小姐,奴婢知道奴婢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可如今侯爷都知晓了,大小姐您就认了吧!侯爷是您的父亲,肯定会体谅小姐的苦衷,可是奴婢,奴婢身薄命贱,不敢违背侯爷的。”

桃夭含着热泪,紧紧扯着陈霜晚的衣角道:“大小姐,昨日都怪奴婢没照顾好您,没想那崇莲寺佛教圣地,竟有贼僧,才让您在后山惨遭贼人之手,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

“崇莲寺,贼僧,桃夭你在胡说什么?”

“孽女,如今有你丫鬟作证,你还不承认吗?昨日是你娘亲忌日,你辰时出门,酉时方回,且弄得满身是血,还盖着男子衣袍,做出此等伤风败俗之事,竟然是我陈秋年的女儿,为父心中甚悔,当初你娘生你时为何不将你溺死,省得祸害我侯府清誉!”

“怎么,你不愿选,那为父便替你选!”

陈秋年厌恶至极这张同她娘亲相似的容颜,这些年对其不闻不问,也是眼不见心不烦,怎么会想到竟出了这样糟心的事情。

一挥手,托盘倒下,白绫尽数洒在陈霜晚身前。

“拿着这些,自我了结去,为父倒是能称你一声忠贞,在祖宗牌位前也好能有颜面替你说句好话,入了祖陵!”

这一句话宛若晴空霹雳,将陈霜晚的心海搅动得翻天覆地。

痛的是那颗柔软的心,酸涩的是喉咙,眼中有热意上涌,瞬间就凝结成了云雨,颗颗滴落在地,碾碎同尘。

她知道父亲自幼不喜她,不疼她,如今仅凭丫鬟一面之词,竟然让她选一杯毒酒,三尺白绫以全清白之身。

陈霜晚心下既是慌乱又是愤怒。

桃夭和父亲言之凿凿,昨日是母亲的忌日,可为何她记得是今日?

而且在她的记忆中,昨日根本未曾出过府,何来失去清白之说?

可两人斩钉截铁的话语,让陈霜晚不由质疑自己的记忆。可她又为父亲的薄凉而心疼,如若桃夭所说的属实,难道父亲不应该是为她讨回公道么?

为何,却只想要逼死她以全清白?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