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斗嫡妻:庶子请走开-韩氏,慕锦宅斗嫡妻:庶子请走开在线阅读

宅斗嫡妻:庶子请走开

宅斗嫡妻:庶子请走开

作者:桔子皮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15 07:48:2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卷重生卷 001请安 002姐妹情深 003皇太孙 004前世夫君 005韩行睿 006韩父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上一世错信他人,导致母亲惨死,而她被丈夫和嫡姐联手陷害、被废下堂。重生回来,她发誓,绝不放过欺她辱她者!春府庶女,惩嫡姐,斗前夫,灭财狼小人!她身份逆转变公主,艳丽无双让众多男人竞相追捧。只是,韩家的纨绔庶子,麻烦你走开点,不要靠我太近……
节选

雨后初霁。

早春初绿的绿枝头上,点点水渍成串落下,在明媚阳光地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春慕锦身穿浅绿色长裙和海棠红夹袄走在春府院内的小道上,虽然只有十二岁的年纪,却显得格外沉静,丝毫没有孩子气。

“二小姐,表少爷对您可真好,送了那么多礼物给您!”不远处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一个丫鬟讨好地对她身旁一个身穿宝蓝色百褶裙的少女笑着。

“是啊,是啊,表少爷今年也有十六岁了,二小姐也有十三岁了,可真是……”另一个丫鬟也笑嘻嘻地恭维。

那二小姐听出这丫鬟话中的含义,嘟囔了几句“臭丫头”,眉眼之间却泛着红晕和羞涩。

春慕锦的脚步微微一顿,她不想和她们嘴里的“二小姐”遇上,哪怕只是这短短一截路。

奈何,那边的主仆三人已经快步走了过来,二小姐春慕月扬着骄傲的下巴,眼神倨傲地看着春慕锦,冷声嘲讽,“死丫头,怎么?病好了?哼,告诉你,表哥可不会被你这副死样子勾*引,你胆敢装模作样,小心我娘打死你!”

春慕锦微微拢眉,春慕月只比她大了几个月,一个是前一年的年末,一个是后一年的年初,因为是春夫人的嫡女,自小受宠,养成了这种骄横跋扈的脾气。

“怎么?你还不服气了?”春慕月见她不吭气,更没有像过去那样唯唯诺诺地求饶,不由怒火中烧,瞪大了眼,怒视着她。

春慕锦眨了眨眼,眼眸之中的清冷甚浓,静静地落在春慕月脸上,“二姐姐,父亲今日可还在家里呢,这若是被父亲听到了,可就不好了!”

春慕月惊愕,这哪儿是平日里的春慕锦?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尤其是被她那双清冷幽沉的眼眸盯着,竟然让她打心底觉得战栗。

“好你个小贱人,以为爹爹在家就可以不听我的了是吧?我告诉你,爹爹才不会听你的,你不过就是个贱人生的小贱人!”春慕月暗自恼恨,她竟然会被春慕锦的一个眼神吓到,简直可恶到了极点的死丫头。不承认自己被吓到的春慕月自然是更加张狂地破口大骂,声音尖锐的丝毫没有一个十三岁女子的软糯轻柔。

春慕锦暗自叹息,冷漠地盯着春慕月,“二姐姐,韩大人一家恐怕就要到了,你若是想要他们听到你这些话,那就尽管说!”

说完,春慕锦丢给春慕月一个嘲讽的冷笑,似乎像是诡计得逞的嘲弄。

春慕月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确定四周没人,指着春慕锦的鼻子就骂,“死丫头,你休想被表哥看到,可恶!”

狠狠跺了跺脚,春慕月对身后两个丫鬟厉声道了句“我们走”,就匆匆朝着春夫人韩氏的院子走去,留下春慕锦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院里。

春慕锦口中的“韩大人”韩启华是韩氏的哥哥,户部一个从四品官员,在洛阳城内官职不大,可他却是太子幕僚,自然巴结的人很多,这些年来可以说是混得风生水起。

春老爷春泽海不过一介商人,缺的就是那点势力,娶了韩氏以后才水涨船高,在洛阳城内也算是一号人物。

今日,韩启华将带着他最钟爱的儿子韩正峰前来春府,春慕月早早就打扮得娇艳如花,想给表哥留下一个最完美的印象。

这韩正峰虽然是春慕月的嫡亲表哥,可自小跟着师傅外出学习,也就五岁之前来过春府,之后还未曾见过。

春慕锦脑中闪过这些信息,狠狠摇了摇头,快步朝韩氏的院子走去,再不快点,只怕又要挨骂了。

匆匆到了韩氏的房外,丫鬟彩蝶不悦地瞪了她一眼,嘴里不断嘟囔,“三小姐,您来得可真是早啊!二小姐这都来了那么久了!”

春慕锦懒得理会这仗势欺人的丫鬟,掀开帘子就进了屋子,朝屋内的韩氏福了福身,恭敬地打招呼,“母亲早!”

韩氏坐在美人榻上,右手轻搂着春慕月,一旁还坐着春府大小姐春慕橙。

她不悦地瞪了春慕锦一眼,这个丫头自小最笨,请安也从来没有一句像样的话,不由冷哼一声,“哼,平日里叫你跟着慕橙和月儿学一学,你就是不听,出去可还不是给春府丢人!”

说完,很是不满地瞪了春慕锦一眼。

春慕锦垂下眸,掩去眼中的冷笑和嘲讽,语气呆滞,“母亲,女儿知错!”

“你……”韩氏气得恨不能直接把春慕锦赶出去,可想着老爷一会儿就要过来,又不好发作,只得恨恨瞪着春慕锦,见她乖觉地坐在那儿,也不好再说什么。

“你们几个都听着,等会儿你们舅舅和表哥就要到了,可不能像平时那么任性胡闹!”韩氏见三个女儿还算老实,沉声警告。

春慕锦坐在原处,微微垂着头,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韩氏这一辈子的风光都是韩家给的,自然要好好巴结韩家了。

那韩正峰听说长得面冠如玉、玉树临风,文采卓绝、气度不凡,自然是韩氏心目中的乘龙快婿,她这是在给自己女儿春慕月做打算,也是在警告春慕橙和春慕锦。

春慕橙十四岁的年纪,自然早就弄明白了韩氏的想法,故而她有些担忧地朝春慕锦望来,就怕这个懵懂的妹妹还真当韩氏是真的为她们好。

春慕锦感受到春慕橙的目光,抬头朝她微微一笑,眼眸狡黠而灵动,在看到春慕橙那明显错愕的表情时,不由笑得眉眼弯弯。

春慕橙更加错愕不已,但是她很快收敛心绪,露出一如往常和煦的微笑,淑女地坐在原处。

韩氏絮絮叨叨好一阵,最后将目光落在春慕月身上,沉声问,“你们可都明白了?”

“是,女儿明白!”春慕橙和春慕锦慌忙福身。

唯独春慕月拖着她的手撒娇,“娘啊,表哥喜欢什么?我给他准备礼物,我还要……”

春慕橙和春慕锦对视一眼,这里已经没有她们两个留下来的必要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