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予,林亦否原来,他很甜-言情小说阅读

原来,他很甜

原来,他很甜

作者:饭良臣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15 08:07:3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甜宠新书《原来,他很甜》由饭良臣倾心创作的一本现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江予林亦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的付出得到的只是一句“你变了”。于是她再也不信所有的温柔,觉得那些不过是装出来的。江予是她的老板。面对他的冷漠和嘲讽,林亦否胆小,退缩,懦弱。她是他的下属。面对她痛苦的过往,他忍受,承担,呵护。当时间终于要对她温柔相待时,他却给了她最致命的现实打击。他一直旁观着她的痛与泪,以为能逍遥任性这一生,却没想到她已左右了自己的心。...
节选

除去凌乱的纸稿,办公室相当整洁。林亦否把没有褶皱的纸稿叠好,放在茶杯旁,其余被揉成一团的便扔进垃圾桶。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一楼只有王琪在,她便去问了王琪的意见。

“这些纸稿,老板还要吗?”

王琪正在看中午更新的综艺,她轻轻扫了一眼,说:“皱成这样了,怎么会要?”说完,转头盯向屏幕。

林亦否“喔”了一声,随后把垃圾都丢在了楼梯间的大垃圾桶里。她舒了口气,拍拍手,回到座位上打算吃完饭就继续做图剪片子。

饭刚吃完,同事们就涌进来了,江予跟在背后,眼角堆满笑意,看不出半分生气冷漠。两天相处下来,林亦否发现江予对其他同事总是客客气气,尽到上司对下属的关怀,而对她却没有半点耐心。

正想着,江予怒气冲冲地冲下楼,抓住她的手就问:“我的稿子呢?!”

大伙都被江予的气势吓了一跳,林亦否更加不知所措。

“稿子?稿子?”她念着,“放在您桌上了。”

“其余的呢?”

“垃圾桶。”

听见这三个字,江予青筋暴起,怒吼道:“谁让你扔的?”

林亦否向王琪投去求救的眼神,对方却耸耸肩,说:“我没让你扔呀!”

“明明是——”想到高巧巧的经验传授,林亦否停了下来,嚅嗫不出半个字。

“捡回来!”江予命令道,“现在!立刻!马上!”

林亦否从小就没被人当众指责过。此时被江予这么一吼,她身体止不住哆嗦,慌忙低头答应,掩饰红了的眼眶。

赶去楼梯间的时候,清洁阿姨正在换新的垃圾袋。

“阿姨,刚才的垃圾呢?”林亦否着急地问。

“被拉到回收站去咯。”清洁阿姨回答。

“回收站在哪儿?”林亦否解释道,“我不小心丢错东西了。”

“你们现在的孩子就喜欢丢三落四!转角往下拐的打印店知道吧?就在它旁边的巷子里。”阿姨抱怨道。

林亦否连忙奔向回收站,穿过办公室的时候,周雯拦住她。

“你不用当真,他是在耍小脾气。”

“是我没经他同意,擅自将他的东西扔了。我要给他找回来。”

看她固执的模样,周雯也不再阻拦她,上了二楼,便看见江予坐在窗前悠悠然地喝着茶。

“你说你何必呢。”周雯说。

江予轻轻地扫了她一眼,“她乱扔我的手稿,难道不负责?”

周雯冷哼道:“我还不知道你?平常一有写作思路就会记在牛皮本子上。纸稿什么的根本就是胡写乱画。”

她说得没错,那纸稿上无非是他平时思考时画下的横线,但不知为何,每次看见林亦否就想要整蛊她一番。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左肩。难道是出于报复心理才会做出这般幼稚举动?将余下的茶一饮而尽。他不在乎,只要自己高兴就好。

正在此时,林亦否面对装得满满的垃圾车,无比惆怅。

收垃圾的大爷催道:“妹子,你还翻不翻?不翻,我拉走了啊!”

“翻翻翻!”林亦否连忙拦住大爷,然后翻起一个个垃圾袋。咖啡罐,吃剩的饭菜,什么都有,臭味熏天,苍蝇蚊子飞来飞去。她索性用纸堵住鼻子,埋头苦干她的“翻垃圾大业”。

大概找了半个小时,林亦否终于找到了一堆纸稿,她把它们如视珍宝般抱进怀里,乐呵呵地向大爷道谢,随即转身奔回工作室去找江予。

可江予并没有像她这般高兴。

“您的手稿!”她笑嘻嘻地捧起手稿,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沾满了臭味。

江予捂住鼻子,嫌弃地挥手说:“这么臭?谁还要。拿去丢掉。”

鼻尖一酸。

她好不容易在堆积如山的垃圾堆里找到这三团手稿。他说不要了?拿去丢掉?

望着江予满不在乎的脸,眼泪就要落下。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别污染了我办公间的空气。”江予冷眼看向她,语气不满。

他是老板,她只是一个随时都可以被顶替的小兵。再怎么委屈,也不能说半个不字。

机械地点点头,她转身就要离开。

忽然,江予叫住了她。

转身的瞬间,一个纸袋落进她怀里,是那个装卫衣的袋子。

“穿上这个。别影响到同事。”江予走回桌前坐下,翘起二郎腿,“你吐过的,我想你不介意吧?”

心口如受针扎。

进了洗手间,林亦否嗅了嗅身上,一股恶臭令她顿时反胃,只好换上江予的卫衣。灰色的简单款男士上衣穿在她身上就像是一条裙子,袖子也长出了大半截。

同事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

杨姣打趣说:“好运啊,亦否!居然还穿上了老板的衣服。上次覃浩抽了他车上两张纸都被训了一顿。”她俯下身,低声道,“予哥该不会看上你了吧?”

林亦否瘪嘴摇头,否认说:“这是他不要的衣服。”

“你怎么知道?”

林亦否转过头不回答。她把这件衣服弄脏了,他让她手洗,这下还让她穿上,再加上那句颇具嘲讽意味的话,答案显而易见——他是在借此羞辱她。

林亦否总结道:江予是一个小肚鸡肠、极其腹黑、爱报复的人。她难以相信这种恶魔怎么会写出那般干净纯粹的文字。

由于白天耽误了太多时间,做好图整理好宣传片素材,已经到了22:00。末班车十点发出,若现在出门应该赶得上。

林亦否利索地收拾好东西,奔下山。就在她快要到达车站的时候,公交车刚好到达。她立刻加速,距离车门仅有几步之遥,然而无论她怎么大叫“等等”,公交车“啪”地一下关上门,林亦否吃了满嘴的尾气。

雲山地处偏僻,除了例行的大巴,少有的士经过。夜已深,一想到最近频发的网约车司机性侵事件,点开网约车app的手不自觉地缩了回去。她选择等的士。

深夜山风微凉,她身体一抖,将手揣进卫衣口袋里取暖。约莫过了二十分钟,还是不见出租车的影子。

一束光从右侧照来,异常刺眼,是江予开着车经过公交车站。

她急得直跺脚,大叫道:“江予!”不抓住他,她真没办法回家了。

驾驶位的人微微一愣,冷看她一眼,继续开车向前。

真不是个好人!林亦否丧气地垂下头,心里就开始默默咒骂起来。

忽然,那辆车缓缓倒退。

江予按下车窗,说:“可怜你。快上来!”

林亦否高兴得直点头,暗中将刚才的咒骂全部取消,一蹦一跳的就要上后门。

“副驾驶!你当我是你的司机?”

手一缩,她立马乖乖地绕过车身,上了副驾驶,解释道:“平常习惯了。不好意思。”

说完,她埋下头不说话。车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可车依旧没有启动。他要做什么?怎么还不出发?想着,手上便渗出冷汗。

“安全带。”

头顶传来一句冷漠的话语。

“对不起。”她立刻系好安全带,仰脸笑说,“可以出发了!”

“你当我瞎,看不见你系好了?”

“对不起。”

车缓缓启动的同时,再次陷入另一种尴尬,只有FM在播放轻音乐。

林亦否极难以适应两个人在狭窄的空间里沉默不语。她觉得应该找些话题,说不定还能拉近和老板的距离,江予就不会再针对她。

“我读过您的书,很喜欢你的文字。有一句话是怎么写的来着?‘爱是相互治愈。若有一天你再也无法从我身上找到温暖,那么就离开我吧。’”

听见有人夸他,江予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可——”林亦否忽然停住了。

“可是什么?”江予脸色顿时暗了下来。

下意识就要抱怨,林亦否慌忙拍了拍嘴,摇头不回答。

江予威胁道:“不说是吧?明天别来上班了。”

“可现实中的你却很凶,没事就挑刺。和你的清新温柔的文字完全不一样。”说完,林亦否心里七上八下,手握紧安全带。“是你要我说的。”她心虚地补了一句。

江予冷笑,说:“你看我骂过苛责过其他同事没?”

“没有。”

“那是因为他们工作做得好,我没理由批评他们。如果你做得好,我会凶你?”

“不会。”

江予循循善诱:“如果你没有打脏我的衣服,做图之前考虑好我的脸型情况,扔纸稿前问问我的意见,我还会骂你吗?”

越听越有理。林亦否跟被洗脑了似的,点头附和:“不会。”

“那对了!你的错总不能怪在我头上吧?”

难道是她把自己犯的错冤枉到了他的头上?一时心里的怨气化为了愧疚。

“对不起。”

江予挥手止住她,两眼笑眯成月牙,忍不住鼓腮包住笑容。这女人,怎么这么好忽悠?

“听友们,你们曾与别人有过难忘的约定吗?接下来,我们为大家播放Eason陈奕迅live版《约定》,一起来欣赏下。”电台主持人话音一落,缓缓的钢琴声伴随eason沙哑磁性的声音流露而出。

林亦否身体一抖。

《约定》?季凌?

歌声一起,眼眶开始泛酸。她伸手想要换台,江予拦住。

“不准换。”

林亦否乞求道:“能不能换一下。就一下,这首歌完了就换回来。”

“忘掉天地仿佛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

就算会与你分离凄绝的戏”

曾和她一起听这首歌的人,已经不在了。

记忆汹涌,她想起了他的笑,他对她唱歌的模样,他说:只要牵着你的手,不论走到哪儿,都足够了。

泪水决堤。她仰脸,哽咽道:“求求你了!”

江予吓了一跳,“好好好!你哭什么?”说完,便调了台。

他实在受不了女人哭。倒不是因为怜惜,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着就让他不知所措。

江予乱了神,抽出一张纸,“啪”地一下平摊在她脸上。

一瞬间,鼻子都被纸堵住了,林亦否哭到岔气,一手抓开纸,说:“你干嘛呀!”

眼好不容易睁开,一张纸又糊了上来。

只听他说:“不要打脏我的衣服。”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