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医品狂妃倾天下-医品狂妃倾天下在哪里看

医品狂妃倾天下

医品狂妃倾天下

作者:捌月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08:14:1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穿越,我讨厌撒谎的人 第2章 喂药,攻其下盘 第3章 暗器,倒是别致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医学药学双料博士意外穿越来到了古代成了爹不疼,祖母不爱的废材。渣妹找事,没关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知道谁才是废材。渣爹逼她冲喜,没关系,遇上她是那病入膏肓倒霉王爷的福气。岂料他竟然好端端的坐在榻上,对她勾了勾手指:“过来。从今往后你便是本王的王妃,只有本王才能够欺负你。”最后发现自己所有的不幸都只是那人布下的好大的一盘棋。顾若云将她踩在脚下,冷眸道:“我就是你最大的BUG!”
节选

京城西郊。

荒郊野外,杂草丛生,已经进入了渺无人烟的地方,一个男子将肩膀上扛着的女子放到地上。那女子额上微微沁血,陷入昏迷,虽然脸上长着红点,有点到胃口,但是这曼妙的身姿和柔嫩的肌肤却十分诱人。

男子戳着双手,露出一脸垂涎之色:“官家小姐果然不同凡响,哥哥这就来好好的安慰安慰你!”

顾若云悠悠转醒,感觉到头很疼,好像被人打了一棒子。

记得,方才她所在的研究院发生了意外的爆炸,按理她正处于爆炸的中心点,活不了,可现在……

就在她思索间,一个狰狞的笑声在上空想起:“呦,醒了?更好,我就喜欢刺激的。”

那男子越发粗鲁的撕扯着她的衣裳,猛的一下撕开了胸口的遮挡,欺身而下。

顾若云不傻,当然知道这个男子要做什么。她眸光一冷,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拔下头上的发簪,直接戳在了那男子的后脊腰的骨缝中。他只需要轻轻一动,便可以轻易的挑断了男子的中枢神经。

动作快、准、狠。

“你若是再敢妄动,我保证下辈子再也站不起来。”

男子只觉得腰间一痛,腰部冰冷无比,但是却不知道厉害:“妈的,你这个小贱人……”

他话未说完,顾若云直接动手了。

男子瘫倒在地,整个身体丧失了行动能力。

顾若云一脚将男子踢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是你自找的。”

当她吃素的?自己找死就别怪她。

医者仁心,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信念,但是总有一些人,配不上人这个词。这般侮辱女子的畜生,留她一命,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她是谁?二十一世纪医学和药学双料女博士,中西医结合,无所不能,被人誉为未来医疗的启明星。学医之人,对于人体的脆弱点清楚无比,在如此近的距离想要置对方于死命再简单不过,更不要说是废了他。

男子看着高高在上,冷冷站在她面前的顾若云傻眼了,现在的他丧失了所有的行动力,连忙求饶:“小姐,小姐饶命,我,我只是拿钱办事,求求你饶了我。”

小姐?

顾若云皱眉,然后看向穿着古装的男子,以及手中的簪子,脑中微微发胀,一些破碎的记忆如同飞天而过的蝴蝶穿梭过她的眼前。

西岳国太医院院首次女,废材无用,空有一身美艳外貌,不折不扣的草包花瓶。数月前,突然染上了恶疾,脸上长满了痘痘,就连唯一可以仰仗的容貌都没有了,越发的受人鄙夷。

她这是穿越了吗?

想到这些,顾若云的脑袋更疼了,有些眩晕,身体不由自主的晃动了一下。

地上躺着的男子还在哀求:“小姐,求求你,饶了我。”

顾若云终于回过神来,冷冷的看这个地上的男子道:“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你方才说你是受人指使,到底是何人指使你的?让你做什么?”

男子丝毫没有做反派的气节,顾若云只是问一句,他便忙不迭的道:“是顾家三小姐,让我侵犯你,将你变成残花败柳。”

顾若云皱眉。

顾家三小姐,顾惜柳听名字柔弱温和,但是性格却有些张扬跋扈。她平日便看自己不顺眼,处处挤兑自己,今日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简直可恶。

男子小心翼翼的看着顾清浅的脸色问道:“姑娘,你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吗?”

顾若云站在他面前,忽然就笑了:“如果,方才我醒来向你求饶,你会放过我吗?”

男子躺在地上,看着顾若云的脸。那张脸上明明满是红点,看上去十分难看,眼睛却光彩夺目,甚至堪比深夜的星辰,照耀人心。

他被那双眼睛蛊惑了几秒,回过神来,立刻讨好的说道:“我,我,会。”

顾若云手中的发簪再次狠狠的插在了男子的手上,男子发出杀猪一般的凄厉叫声。她扬眉道:“我讨厌撒谎的人。”

霸气的拔掉了簪子,转身丢进了一边的草丛,潇洒的离开了。

走了一段路,顾若云越发觉得自己昏的厉害,只能坐在一颗大树下,准备修整一下再走,舔了一下因为失血变得微干的唇道:“现在要是有云南白药和纱布就好了。”

继而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闭上眼睛的一瞬间,眼前出现了自己常用的药箱。药箱随着自己的心念打开,里面竟然摆着云南白药和纱布。

继而睁开眼,外面还是绿树环绕,什么都没有。

这,是她太想要这些东西,所以产生了幻觉?不,这感觉十分的真实。

她再次闭上眼睛,下意识的伸手去拿,拿到之后。再睁眼,竟然发纱布和云南白药喷雾都在自己的手中了:“见鬼了?”

顾若云看着手中的东西楞了一下。

然后,又试了一下。

“人参,雪莲。”

闭上眼睛,药箱里空空如也。

这,应该不是她想什么就有什么,而是她需要什么才有什么的意思吧?

顾若云开始给自己喷云南白药喷雾,一边包扎,伤口不算很重,只是失血过多。刚要缠好最后的绷带,一个男子便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男子浑身是伤,一身黑色的衣裳都快要被鲜血染透了。他长得十分好看,面如玉冠,棱角分明,即便此刻满脸血污,也没有影响他的容貌。此刻,他就像是一只骄傲的狼王,战胜了敌人之后,带着一身荣耀伤痕,仰头而嚎。

顾若云看着男子,男子也看着她,两人对视了片刻。

男子忽然单膝跪下,以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眼睛泛着寒光,但是眼瞳明显开始涣散:“将你手中的药交出来。”

顾若云看着眼前的男子,刚想开口,那男子就倒在了地上:“……”

她上前,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男子身上的伤口,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刀枪棍棒,斧钺钩叉,你能撑到这里来,也算是不容易。既然你一心求生,我便救你,不过只靠我手里的药,估计无法救下你。”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