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的小公主by阿叽-阿叽的小说世界第一的小公主

世界第一的小公主

世界第一的小公主

作者:阿叽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15 08:28:2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33追逐 32你智障吗 31网瘾少女言小阮(下) 31网瘾少女言小阮(上) 30她是小公主(下) 30她是小公主(上)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世界第一的小公主》由阿叽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连奕言阮,内容主要讲述:君临战队是世界第一这是整个电竞圈都知道的事情。言阮作为君临的老粉,在某一场赛事中与自己的偶像们之间的距离拉到了负数言阮只觉得人生圆满了,青春能有这样奇遇,还有什么好追求的呢。...
节选

“小妹妹,一个人吗?”

成熟婉转的女声突然传入耳膜,言阮反射性的抬头,嘴里还咬着一根薯条,看着周围摩肩擦踵的来往客人,礼貌的说:“没有人坐。”

女人挑了挑眉,言阮好像把她误会成来拼桌的了。不过这不碍事,她端着一个香芋派在言阮的对面坐下了。

“你是制杖吗?”女人低柔婉转的声音再次响起。

言阮愕然的盯着她,一脸懵逼:“……你干嘛骂人??”

女人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两人互相懵逼了一会儿她才想起自己刚刚的话有歧义,重新清晰的表达一遍:“你是剑侠天下电二长鸟那个叫制杖的长阳榭吗?”

言阮舀了一勺快融化了的圣代塞进嘴里,疑惑的问:“是,怎么了?”

女人笑得有些撩人,眯着一双凤眼将一张纸条递给了言阮:“我叫星月,加我的联系方式,我有些事想告诉你。”

言阮的蓬勃好奇心被撩拨起来,她立刻问道:“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号名字的?”

星月站起身,端起餐盘走了,她就像一个随意找座的普通人。行动得很快,很自然,只留下了言阮张望片刻后低头看着手机,对着那微信号一个一个数字的摁。

熙熙攘攘的人留穿涌而过,那有着成**性魅力的星月在人流中失去了踪影。

在街角的暗巷,那个笑得眼睛眯弯的男人隐藏在阴影之中。午后暖色灿烂的阳光照着他的背打下,泛着暗蓝的阴影让他向来温和的笑显得有些渗人。

“求求你,求求你……!嗬——”

那婉转的女声此刻因为恐惧完全扭曲,求生的本能使她想要尖叫,却被男人先一步掐住了脖子。

开明那温和微弯的笑眼此时半睁,琥珀色的瞳仁在蓝色的阴影中似乎微微散发着褐红的光芒。他整个人像极了出笼的野兽,爪下的猎物无助的挣扎,惹不得他半分同情:“有胆量……”

那女人苍白的面容因为缺氧而憋红,颤抖着发出细碎的悲鸣。

“知道为什么以前没有杀了你么?”开明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虚幻又缥缈,“以前那些都只是污沼里的泥鳅,她是深海的龙吐珠,深闺的小公主。”

她不是你这种肮脏的身份可以触碰的人。

泛着暗绿的液体从腹部注入到身体里,那女人仰着脖颈发出最后的,无声的哀鸣。五脏六腑都在融化,她的嘴角泛出白沫,肌肉痉挛抖动,她正在遭受着巨大的痛苦。

她不相信——

她不相信这些男人居然会……为了那个女孩,因为那个女孩而露出这么温柔的模样?

这些冷酷的,代表着暴戾,血腥,杀伐,虐待,薄情……在王座睥睨众生的男人,居然会那么温柔的,那样守护一个女孩。

在暗巷里,她倒在地上的身体已经冰凉。瞳孔发灰黯淡,她已经死了。

开明冷漠的踢了一脚那融成了一张皮包水的身体,脚下的身体发出几声汩汩晃荡。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滑落出来。

男人弯腰捡起,将home键放在女人僵硬的手指下解了锁,打开微信同意了言阮的好友申请。

他弯眯着眼,靠在墙边打字。随口胡诌了几个类似于“仰慕你很久了才知道你”“你奶人的样子真好看”“因为很喜欢一直关注你”的理由,疯狂吹彩虹屁,把言阮吹得高兴的又去买了一杯圣代。

从巷口来了一个带着口罩和墨镜,穿着运动裤的少年,看见巷内那胀气浮肿的尸体面部扭曲了一下:“开明你又用那个药?**自己收拾!融化成这样恶心死了!”

开明还在吹言阮的彩虹屁,笑得眼睛眯弯:“这个比较疼,这个女人我不想要她好过。”

回头看了看因为盛夏的温度和那沈恪调制的“化尸水”的功效,放置了几个小时而开始隐约出现巨人观的尸体,也后退了一步:“让它爆了吧,然后下场雨就没了。”

雷程野在墨镜下翻了个白眼,招了招手让几个手下前去搬运尸体,将巷内收拾得干干净净。

开明眯着眼笑得温和无害的,一点都看不出来刚刚用那么残忍的方式抹去了一条生命。他们的世界是这么肮脏又激烈,就像是沸腾的岩浆。

他们的小公主是那么干净透亮,在这样污团泥沼之中,他们会把她圈在那一小块彻亮的净地。他们不会让她知道他们的真实面目,至少现在还不会。即使是要告诉她,那也是由他们亲自带领……

这样随意出现,又自视甚高的女人,就想要打乱他们的计划,未免太天真了。

开明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比起虚无缥缈的直觉,他更相信的还是数据。就像是他十三岁时那一场比赛,那两道快速到模糊的身影迅速的穿越障碍的时候,他确实看见了跳跃高度不对等,但是仅仅肉眼所见,这并不能给他足以当众揭穿对面的理由。

当即将错失冠军时,那一众年少老成的孩子偷偷攥紧了双拳。那时候戴着大口罩和墨镜的小少年在一边低着头玩着诺基亚,一道道蓝白的代码在老式泛着暗光的玻璃屏上闪过,当看见那一行不对等的数据时,他才站出掀翻了键盘,将对面杀了个片甲不留。

他喜欢用温和笑眯眯的假面来掩盖自己自持冷漠的内里,开明是一个过分冷静的人。可是他在监听耳机里听见那个女人的声音时,他向来引以为傲的冷静被撕碎了。

——如果那时候,星月再和言阮多说两句话,再吐露出一些真实情况,即使开明在她说出更多之前狙杀了那个女人,言阮也会对他们起疑心。

这点不自然是要命的,现在在言阮的眼中,他们只是有过几夜之情,遥不可及的偶像。要是让言阮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这一切都只是抓捕言阮的大网的时候,她再见到他们的时候就不会只有纯粹的惊喜了。

依旧可以抓住她,但是她也会在挣扎之中头破血流。

好在那个女人还知道避害,没有敢在言阮面前停留太久,而是选择了更加回避的方式。

言阮被开明的彩虹屁吹得抱着手机嘿嘿笑,智商直线下降,在舔干净了第四杯圣代杯子后满足的踏上了回程。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