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若楠,叶泽铭阅读-越是深情越是伤小说

越是深情越是伤

越是深情越是伤

作者:紫云上仙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08:32:1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胜利桥上遇大总裁搭车 第二章暴力总裁手段狠 第三章龌龊行为 第四章父子初相遇 第五章家里的新成员 第六章同床共枕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火爆新书《越是深情越是伤》由紫云上仙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方若楠叶泽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堂堂总裁不给她乘车费就算了,竟然还诬蔑她烧了他的酒店!五年前?什么五年前,她不……...
节选

方若楠拼劲全身力气与叶泽铭争斗,叶泽铭本来就因为电话铃声的柔情歌曲所愤怒,此刻看到这丫头像是疯了一般与自己抵抗,叶泽铭索性随手把床单当绳索,将方若楠捆绑的结结实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方若楠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男人,她跟他无冤无仇,甚至她都不认识他,只是想要赚一点车费,只是想做一个好人送他一程,真的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绑了自己,真的恨透了自己爱多管闲事,爱钱如痴。

方若楠挣脱不过这个男人的残忍手段,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就像是要被五马分尸一样四肢被绑在了床角的幔帐杆上,这幔帐的杆子是铁质的,非常坚固结实,虽然是以床单做绳索,但方若楠拼劲全身力气也不能挣开一点点。

娇躯展现在这个男人的面前。

这是何等的羞辱……

“你最好是别让我活着离开这里,否则我方若楠发誓一定会千百倍的报复你。”

“我期待的很”

叶泽铭此刻看着眼前这具身体,修长的手指缓缓游走,直到她小腹那明晃晃的刀疤成现在他眼前时,他错愕。

该死的女人难道她这么小就已经为人母亲了吗?刚才只顾着与她争执,扒她的衣服,却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一道不太明显的刀疤?

不管她现在的生活是怎样的,只要他出现了,她就别想逃出他的手心。

无论用什么手段,他都要得到她。

方若楠不知道叶泽铭什么时候将自己的衣服脱掉的,男人饱满的胸肌成现在她的眼前,紧接着就是男人光裸的身躯,现于眼前。

“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敢胡来,我就咬舌自尽。”此刻的方若楠是真的慌乱了,她也意识到自己怕是要栽在这男人的手里。

咬舌自尽这恐怕是方若楠此刻唯一能想到保护自己的方法了。

“想死,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想死掉”

专横霸道的口吻,粗鲁的动作,一点温柔都体现不出来,他冰凉的薄唇附在她的唇上时,霸道的吻,让方若楠无从招架,他不许她咬舌自尽,他不许她反抗自己,他就是这样霸道无理由。

只要是他想要的女人,就别想逃走。

这甘甜的味道是他久违了五年时光的味道,他着迷贪恋五年前的那一夜。

那一夜,本来是他的好朋友穆一森与他打赌要为他找来一个女人,没有想到他回到酒店时,果然有一位美女躺在那,而且喝的醉醺醺的。

那一夜他不知道要了她多少次,直到趴在她身上睡去。

第二天醒来时,他仔仔细细的观察这张白静静的脸蛋,观察了好久好久,真是一个值得男人去爱的丫头。

把钱放在床头柜子上,他便离开了,回到公司总裁办公室,他给穆一森打电话询问昨夜之女的身份时,才知道穆一森确实为他准备了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因昨夜在去酒店的路上出了车祸,被送进了医院,并没有去。

叶泽铭即刻赶回酒店,但,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那个女孩,放在床头柜子上的钱还在,并没有拿走,这就足以证明她并不是那种女人,细细想来,那女孩确实不像是个应召女郎!

要不是美国父亲突然病逝,他也不会就这样放过这个女孩,只因叶氏整个企业都需要他打理,不然他早就回来亲自找她了。

如今五年后再次相遇,没有想到这女人还是如同五年前一般,让他贪婪的想要索要无度。

一次又一次的索取,方若楠已经筋疲力尽,再无半点力气去反抗他,辱骂他,剩下的只有羞辱的泪水。

直到她沉沉的睡过去,或者是因疼痛已经昏迷过去。

最后听到男人再一次的闷哼声,她便再也没了知觉。

叶泽铭起身去了卫浴间冲洗一番后,看着女人累的几乎快没有意识了,一时间心头却竟然涌上些许心疼。

解了绑住她的床单绳索,用被子将这具美体盖上,自己便静静的靠在床头,如同五年前一样再次仔仔细细的观察这张白静静的脸蛋。

她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成熟了一点。

但她小腹上的伤疤,分明就是生孩子剖腹产留下的,这说明她已经结婚生子了。

他要了解她的一切,即便是她生活中的一只苍蝇,他也要知道是公的还是母的。

拿出方若楠的手机,按下开机键,那个备注小鬼的电话立马就进来了,按下接听键,就听见里面有一个男孩哭泣的声音传来:“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呢?我和齐昊叔叔回家来找你,你也不再家里,妈妈,艺涵好害怕,你快点告诉艺涵你在哪里?艺涵以为妈妈出事了。”

艺涵吗?妈妈吗?听这孩子的声音似乎像四五岁的样子。

“你好,小朋友,我是你妈妈的朋友,你妈妈在我这边,她手机刚才没有电了,你不要担心,你妈妈没事的。”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我妈妈很少有男性朋友的。”

方艺涵听到妈妈的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立马止住了哭声,折腾一大上午,妈妈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不是说已经到了胜利大桥了吗?怎么手机突然打不通了,方艺涵是真的被吓到了。

“哦!是吗?你妈妈很少有男性朋友?那她这个人比较孤僻吧”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呢?要不你先告诉我你的地址,我去找你。”

方艺涵人小鬼大,并不回答这个陌生人的话,反倒是先询问地址。

“你一个人吗?我告诉你,你能找的到吗?”

“当然能”

“那好,我在天?大酒店,十九层2107套房。”

“不管你是谁?你要是敢欺负若楠,我绝饶不了你。”

齐昊接过电话,冲着电话里面一顿警告,只是叶泽铭不屑与这个男人说一句话,因为他意识到这个男人是那丫头身边的追求者。

索性直接将电话挂断。

本来就没有吃早饭的叶泽铭,又在这个女人身上用尽了力气,此刻他突然感觉很饿,便离开套房,去了酒店餐厅,享用午饭。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