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江湖有点扯-本仙君,少妇这个江湖有点扯章节试读

这个江湖有点扯

这个江湖有点扯

作者:子夜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08:41:0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小子好狗命 第二章 老子才好命 第三章 藏头露尾好鼠辈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自古江湖多疯浪,不够疯不够浪,这个江湖怎么闯?啊不,我不是来闯江湖的,只想安安心心救个人而已,为什么总要逼我搞事情?硬要搞的话,搞个娘子行不行?啥?我身世太迷不能搞?咳咳……师傅说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可要真让我饶不了你的话,管你是人是鬼用刀用剑,把你扯稀碎信不信?
节选

业已深秋,夕阳西下。

料峭的寒风为这山谷带来了冬的凛冽。

如墨般的云层泰山压顶般沉沉的坠在半空中,一阵阵呼哨般的风声在狭窄的谷口席卷而过,绵密的雨丝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哇……”

淅沥沥的雨声中,一阵婴儿哭声隐隐传来,循声看去,只见路旁草丛中一个被土布包裹的婴儿正挣脱了布带的束缚,纤细的四肢在雨中冻得乌青。

用不了多久,这婴儿怕是就要被冰冷的雨水淹没,可这婴儿似乎命不该绝,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如风而来。

蹄声渐近,一团黑影冲破蒙蒙雨幕出现在曲折的小路上,马背上挺坐一名年约三旬的俊朗骑士。

风急雨骤,马蹄疾掠,骑士的身体随着马背的奔势起伏有致,然而背后一口样式古朴的长剑剑柄上悬着的淡黄色金穗却是纹丝不动。

骑士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水雾,一身皂色长袍在大雨中不见半分水渍,竟是不等雨水沾身便已被内功蒸干,可见这骑士功力深厚绝非凡俗。

希嘶嘶……

听到婴儿哭声,骑士一拉马缰,栗色大马人立而起,在原地转了两圈停住了步子。

“啊呸!辣块妈妈的,这鬼天气哪来的孩子哭声?”

骑士拧着眉头啐了一口,不耐烦的顺手将湿透的马鬃捋顺,四下看了一圈,发现了正在草丛里蠕动的婴儿。

“哟,没想到去送死的路上还能日行一善,也算不负我仙君之名。”

骑士翻身下马走到婴儿身边,剑眉轻轻一挑,饶有兴致的蹲下来伸手戳了戳婴儿软嘟嘟肉呼呼的小脸。

“小崽子,运气不错嘛,要不是碰上本仙君,怕是你得早死一会儿,要是平时,本仙君肯定送你找一户好人家吃香的喝辣的,不过今天老子赶着去送死,若是带上你,也难免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就把这件长袍送给你吧,这可是本仙君刚出道时的战袍,看看这包浆,这成色,保你多活几个时辰。”

骑士一边自语,一边将黑的发亮的皂色长袍脱下搭在了婴儿身上。

说来也怪,骑士的长袍刚盖在婴儿身上,那婴儿的哭声便戛然而止。

婴儿脸上那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骑士,菱角般的小嘴微微一咧,竟对着骑士笑了起来。

“这小崽子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倒是有本仙君的风范。”

骑士伸出食指轻轻在婴儿肉呼呼的小脸上用力捏了两下,转身上马正欲离开,那婴儿却又哭了起来。

“还哭?咋的你是看上本仙君了不成?”

骑士勒住马缰回头看去,却见那婴儿朝自己伸着小手不住地抓着,沾满水渍的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见骑士看着自己,那婴儿又安静下来,只是两只小手依然朝骑士伸着,似是想要骑士过来抱抱。

“还真看上老子了?真是辣块妈妈不开花,反正左右都是个死,又是这种破天气,恐怕不会有人再来,那本仙君便带上你,放心,本仙君肯定不能把你当童养媳使唤,若能度过此劫,也算是给我徐家留个血脉。”

骑士嘴角一扬,翻身下马将婴儿抱在了怀里一边自语着,一边揭开襁褓瞅了一眼,一双剑眉便又挑了起来。

“没想到老子瞎混十几年,姑娘没祸害一个倒是先捡了个儿子,缘分这东西,还真是有点跳跃性。”

骑士重新将被雨水打湿的皂色长袍穿在身上,将婴儿裹在前胸处,手掌自胸前拂过,只见水雾蒸腾,胸口已经湿透的衣服竟被蒸干了一块。

“走吧,黄泉路上咱爷俩也好做个伴。”

骑士伏低身子将婴儿遮在身下,双腿一夹马腹,栗色大马霎时间如电般向前疾驰而去。

没走多远,小路旁出现一座破败的小庙,围墙早已坍塌,就连主殿也已倒了一半,残破不堪的屋顶斜搭在地上,在身下留出了一块勉强能挡雨的空地。

骑士将马拴在庙门口,抱着婴儿坐在空地上,随手将布满蛛网的供桌劈成了碎块,用火石引燃了起来。

暖暖的火光舔舐着空气,为这凄凉的雨夜添了几分暖意。

“嘶……”

骑士忽然感觉胸前一凉,一阵奇痒难耐,低头一看,却是那婴儿正撅着小嘴在自己胸口吸允着。

“你这小兔崽子真以为有奶就是娘了?”

骑士一阵好笑,却又无可奈何,自己身上只有几块硬邦邦的干粮,哪有东西给这小家伙吃?

无奈的摇了摇头,骑士嘴角的笑意却是忽然消失,微皱着眉头竖耳倾听着什么。

远远地,骑士看到雨中有对撑着伞的人出现在山道坳口,互相扶持着朝破庙走来。

片刻之后,骑士已看清来人是一老一少两个女人,看样子是对母女,亦或婆媳,两人虽然撑着伞,但身上衣裙早已湿透,可见这场骤雨着实让两人吃了些苦头。

看到破庙的火光,两人脸上神色一喜,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脚步朝破庙走来。

“壮士,可否让我母女二人在此休息片刻?”

站在破庙之外,年轻少妇怯生生的开了口,目光却是偷偷地打量着徐君丞背后那口古朴的长剑。

“行啊,路边破庙又不是本仙君盖的,和尚都溜了我还能霸着当宝?不过……”

骑士揽着婴儿,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少妇,心中不由暗喜,这少妇明显是生产不久,身上那对粮草着实厚实,倒是可以豁出脸皮请这位少妇帮忙喂喂怀里这小家伙。

“不过什么?”

老妇不动声色的挡在了少妇身前,一脸警惕的盯着骑士。

“也没啥事,你们先进来吧,进来再说。”

骑士也觉得自己的目光侵略性貌似有点过分了,干笑两声,身子往后靠了靠,给两人让出一块地方。

少妇搀着老妇走进破庙,在距离火堆最远的角落坐下来,轻轻揉捏着酸痛的腿脚。

“妹子,有娃了吧?这当娘的都心善,你看我这小崽子饿的直叫唤,那个……嘿嘿……”

骑士双手笨拙的抱着婴儿,厚着脸皮打着哈哈道。

“饿了?我……我可以……”

少妇脸上飞起两团红云,臻首几乎要垂到地上,偷偷看了老妇一眼,声若蚊蝇般道。

“嗨,只是些许小事,恰好我女儿刚生了孩子,奶水倒是足够,分出些来为这娃娃救救急也没关系。”

老妇毕竟是过来人,没有那么多羞涩,大大方方的应了下来,朝徐君丞伸手接过了婴儿。

骑士很自觉的转身走出破庙,背对着这对母女,尽可能的减少尴尬,可那婴儿一被老妇接过便哭闹不止,几乎要背过气去。

骑士不确定少妇是否正在喂奶,不敢转过身,只是不自觉的搓着手,忽然骑士感觉身上一阵发冷,心头不由一紧。

疑惑之际,骑士恍然大悟,不见动作背后长剑业已出鞘,一抹寒光划破雨幕朝破庙中那母女二人横扫过去。

“呵呵……”

母女二人一阵娇笑,少妇甩手将婴儿朝骑士的剑刃扔了过来。

骑士身形一晃单手接住婴儿,剑势没有丝毫停顿,匹练般的剑光如灵蛇吐信,而那母女却没有半分犹豫,尤其是那老妇,向后翻掠之际哪有半分老态龙钟之像!

尽管母女俩反应极快,却依然快不过骑士手中的长剑!

仅仅一招,便在两个女人身上各添了两道伤口,涌出的鲜血在大雨的冲刷下顺着衣角淋漓滴落,将地面的积水染成了一汪鲜红。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