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豪门:替嫁娇妻-郑秋萍,顾冬阳误入豪门:替嫁娇妻在线阅读

误入豪门:替嫁娇妻

误入豪门:替嫁娇妻

作者:花语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15 08:44:1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01 盛世婚礼 002 新婚之夜 003 少年的我 004 我不是你老婆 005 受伤 006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被前男友莫名抛弃的纪文清,二十年来父不详,初次见面就被要求替姐姐代嫁。都怪自己太年轻,是人是狗没分清。嫁就嫁!顾冬阳:顾太太,我们生猴子去吧。纪文清:……好。纪文静:顾冬阳,我才是你老婆!顾冬阳:滚。
节选

A市著名别墅区,一栋奢华的建筑内,一名男子正倚着身子,靠在窗前,目光散漫的望着窗外的繁星闪烁,挂在耳边的蓝牙耳机则表明了他此时正处于通话中。

“哦?这么说,纪文静已经跑了?”顾冬阳手举着一只酒杯,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前晚便已经搭乘了去往洛杉矶的班机。”一名低沉的男音在顾冬阳耳畔响起,“纪老似乎已经接回了另外一个女儿,叫纪文清。”

身旁茶几上,电脑上不断闪烁的消息,显然是关于纪文清的资料。

顾冬阳原本略显随意的目光顿时闪过一丝暗芒,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呵……打算骗婚?这件事你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行。”

“那婚礼呢?”

“婚礼照常准备。”

“是。”

顾冬阳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看也不看那资料一眼,转而踏入屋内。

A市的深夜总是格外的宁静悠远,仿佛这不是一个繁华热闹的大都市般,令人有一种坐落在僻静小镇般的美好错觉。

与顾冬阳别墅静谧的气氛不同,纪家在这时与往常不同,反倒是灯火通明,几乎人都聚集在了纪家的大厅中。

纪文清一身狼狈的站在大厅的正中央,望着自己的母亲郑秋萍正稍显局促的坐在沙发的一角,而她传说中的父亲,纪深还有纪家名正言顺的纪太太言俪潼正端坐在沙发的中央,这样的场面,她看着便觉一阵莫名的可笑。

这就是她的身世之谜么?

没有问候,也没有寒暄,纪父表情严肃,眼睛盯着纪文清,面无表情的说道:“回房间去好好待着,过两天就举行婚礼。”

婚礼?纪文清略带嘲弄的看着纪深,冷冷一哼,正要开口拒绝,却听见母亲喊了一句:“文,文清……”

纪文清原本已经脱口而出的嘲讽被打断。

她不明白,母亲觉得,这里可有她们母女的容身之处?,

然而秋母只是向她投来哀求的目光,仿佛,她一句话,就可以改变她的命运。

纪文清只觉得可笑,仿佛在笑自己天真,竟然觉得凭她自己,变可以改变母亲的心意。

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那显得卑微无比的母亲,纪文清眼睛里的情绪从倔强慢慢转变为波浪不惊。

良久,良久……面无表情的迎上她名义上的父亲的目光,吐出了一句:“好。”

纪深等了许久,听到了想要的回答后,略显浑浊的视线漠不关心的瞥了浑身几乎湿透的纪文清一眼,眼底的淡漠显而易见,仿佛她只是一个陌生的过路人一样,一点也看不出来这也是他亲生的女儿,只径自起身回了卧室。

反倒是坐在一旁的言俪潼,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纪文清,出声唤来了佣人:“没看见地板是湿的吗?赶紧将地板弄干净,真是晦气,老感觉这两天家里头总是脏兮兮的。”说完,又看了纪文清和自始自终都待在角落里的郑秋萍一眼,眼中的厌恶显而易见,像是看什么脏兮兮的垃圾似的,郑秋萍刚好与她的视线对上,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震,双手不自然的互相攥着。

言俪潼皱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挪开了视线,有些避之不及的起身回了房间。

一时间,本就空旷的大厅只剩下纪文清,郑秋萍还有埋首擦地的佣人,纪文清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也觉得十分滑稽,言俪潼的话再清楚不过,就是嘲讽她和母亲是这个家里突然出现的垃圾,把家里弄的乱糟糟的。

她朝母亲安抚性的笑了笑,便转身上楼,郑秋萍看着纪文清的背影,犹豫着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最终也只是沉默的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楼梯口,她向主卧紧闭的房门望了一眼,有些局促的呆站着,只是纪宅中并没有一人搭理她,半响,只能黯然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五日后,一场轰动A市的盛世婚礼在教堂正式举办,因为是两大集团联姻,新郎官还是无数女生一直青睐的梦中情人,顾氏集团的首席执行官顾冬阳,于是格外的吸引人,婚礼还没正式开始,门口便已经聚集了大批的记者,纷纷准备着能够抢下明天新闻的头条。

纪文清身穿一袭白色婚纱,独自坐在化妆室中,原本今天本该穿上这身婚纱的是纪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纪文静。

只是现在,她却只能代替她坐在这里,跟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在天主面前宣誓,携手相伴此生,想想还是觉得荒唐。

她不明白今天这场荒诞的婚礼到底算什么,然而更令她失望的还是自己的母亲郑秋萍,纪深虽说是她的亲生父亲,可是两人在前二十年从未见过面,纪文清对他并没有多少期待,可是郑秋萍,她们不是相依为命了二十年吗,为什么,她还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纪家,即便牺牲自己的婚姻也在所不惜,那个华丽的牢笼真有那么好吗?好的可以用她的自由和婚姻去替换,好到连她的幸福都可以弃之不顾。

纪文清冷冷的看着玻璃外面的场面,纪深与言俪潼衣着华丽,光鲜亮丽的站在大厅门口喜笑与前来的客人寒暄客套,一脸春风得意,洋溢的笑容和欣慰仿佛待嫁的正是她的亲生女儿纪文静,而不是她这个半路出现的冒牌货一样……

别开目光,不想再看那对令人恶心的虚伪面孔,她视线在场中扫视了一圈,才发现自己的母亲,正暗自躲在巨幅照片墙的后面,眼神幽暗,有些痴痴的望着纪深与言俪潼的方向。

纪文清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母亲这是在遗憾自己不能光明正大的出息自己的婚礼呢,还是在遗憾不能和言俪潼一样,光明正大的站在纪深的旁边?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纪深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表情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脸上早已没了在外面那满面春风的笑意,声线冷硬而平静的说道:“时间到了,出去吧。”

纪文清虽无期待,却还是被他这样视若无睹的态度刺痛了心,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挽着纪深的手踏上红毯。

无数粉红色花瓣铺就的长长红毯,淡淡的花香萦绕,随处可见的细致浪漫,还有专门从法国定制的婚纱,意大利大师亲自操刀设计的婚戒,浩大的宾客云集,都可以看出这场婚礼的盛世景象。

缓缓的走近,纪文清也能清楚的看到今天即将成为她丈夫的人,英俊挺拔的身姿在白色礼服的衬托下更显修长夺目,精致的脸庞在灯光下十分耀眼,一双幽黑的眸子此时正紧紧锁在她的身上,就那么随意的站在那里,纪文清还是可以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危险而冷冽的气场。

即便只是穿着简单的白色礼服,顾冬阳却不似其他人那样,举手投足间皆可看出他与别人与众不同的卓然气质,像是被众人拥护者的王者,正静静等待着新娘的到来。

就是这么一个矜贵无比的男人,即将成为她的丈夫吗?

纪文清突然隐隐有落荒而逃的冲动,只是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纪深已将她的手递给了顾冬阳,顾冬阳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纪文清,暗自用了力道,纪文清挣脱不开,整个人都有些僵住,惊诧的抬眸,就这样撞上他微微含笑的黑眸,危险而深邃,仿佛可以洞悉一切。

纪文清顿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男人……他知道自己不是他的新娘!

被自己闪过的念头吓倒,以至于纪文清接下来的仪式都在恍恍惚惚中进行……

宣讲誓词,交换戒指,亲吻新娘……

亲吻?纪文清顿白了脸,微微瞪大了美眸看着顾冬阳,却见他忽而邪魅的一笑,将手伸到她的脑后固定住后,下一秒,头已经慢慢靠近,纪文清紧张的呼吸都摒住,警惕的看着逐渐在她面前放大的脸,原本垂放在身侧的手此刻也是紧紧的攥着婚纱,用力之大,显得指尖已微微泛白,只是她所有的注意都被眼前的精致脸庞所吸引,并未顾及到。

她与纪文静长的一点也不相像,既然顾冬阳原本是要与纪文静结婚的,那么他应该知道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根本不是纪文静才对,纪文清心早已悬在喉咙口,有些担忧的想着顾冬阳会不会亲吻她,应该不会的吧。

顾冬阳单臂揽着纪文清,盈盈一握的纤腰被他轻而易举的扣在怀中,动弹不得,他清晰的感觉到怀中的身躯趋渐僵硬,心下好笑,眼神也微微柔和,视线牢牢的锁住纪文清的眼睛,忽而唇瓣微启:“你好,我的新娘!”

低喃的话语在纪文清耳畔响起,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看见自己的脸在顾冬阳的眼中越发清晰,下一秒,微湿的唇瓣已经压了下来。

“唔……”纪文清头皮发麻,满脑子霎时间只剩下唇瓣处那湿软的触感,正欲抬手推开他时,顾冬阳却似事先知道一般,扣住了纪文清的下巴,趁着她微讶的时候,舌头灵活的滑了进去……

纪文清觉得脑子已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该作何反应,而婚礼仪式过后的酒宴更将她的精力消耗殆尽,直到深夜,她才能够从这一切中摆脱出来,瘫坐在床上,放松心神,稍稍休息片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