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男友超会飙车-我男友超会飙车在哪里看

我男友超会飙车

我男友超会飙车

作者:茴香饼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10-15 08:49:4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25章 第24章 第23章 第22章 第21章 第20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主角叫许愈颜晓色的小说叫《我男友超会飙车》,本小说的作者是茴香饼所编写的现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狼逗小羊玩,小羊高了兴,跳起来过了圈羊的篱笆,狼一口就把小羊给叼走了。”颜晓色第一次看到这个小故事的时候,觉得小羊很笨,没有一点防备心。从偏远山区到繁华都市,颜晓色从来小心翼翼。就怕得罪了许家那匹小狼,也更怕招惹到他。可是不曾想,她防备了那么久,还是叫那匹小狼把她给叼走了。.白茹把颜晓色带回家的第一天,碰上了狗脾气的儿子。“这什么人,是不是来和我抢妈的?”许久之后的某一天。她那个狗脾气的儿子把那个小姑娘牵到她跟前。“叫妈。”....
节选

十一月走了上旬,天气就急转直下,呼啸的北风登场之后,晋一中都已经允许**校服了。

于是学校里面各种五颜六色的棉袄就齐刷刷的登场了。

白茹在这方面还算细心,早早的就给颜晓色置办了不少冬天的衣服。

另外还嘱咐了她,不要再坐许愈的机车了。

晋城冬天风刺骨,吹在脸上就像刀刮一样,颜晓色的皮虽然瞧着营养不良的枯黄,可是到底是南方来的女孩子。

两边的水土不一样,天气一干下来,颜晓色就出现了明显的不适应。

集中表现在,就算开了加湿器也没用的整夜咳嗽。

脸如果不避开风的直吹就容易起皮。

嘴唇更是得得抹上厚厚的一层唇膏。

她娇嫩的就像一朵刚开的小花似得,得要人精心照顾。

于是颜晓色就更常坐白茹的车,或者是公交车上学了。

这一来二去,颜晓色和许愈单独相处的时间,几乎就没了。

快入冬了,天黑的早。

可是十二班里头还灯火通明的,大半个班的人都还在。

班主任布置的学习小组,竟然还真的就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张宕翡垂着眼看面前的题,平日里最是活泼的顾滢蔓也是抓着自己外套的下摆,好一会儿没敢说话。

她轻轻的咳了一声,又飞快的捂住嘴。

过了会儿她试探的看了眼颜晓色,又朝她眨眨眼睛。

颜晓色也低头,不敢直视这两个人的目光,明明已经是解释过一轮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她却还是有点心虚。

她转头看了眼坐在边上玩手机的许愈。

自他坐下来开始,四个人就莫名的呈现出一种尴尬的状态来。

颜晓色咳了声,“那个许愈,你的书呢?”

许愈的眉毛往里颦了颦,然后瞥了她一眼。

这一下叫顾滢蔓连忙去拉了拉颜晓色袖子,“哈哈没事没事,要不你看我的?”

颜晓色奇怪的看了他们俩一眼,又去盯许愈。

许愈从拉开凳子坐下之后说了第二句话,“没书不行?”

也不是不行吧……

颜晓色抿抿唇,刚要开口。

边上的张宕翡就把书合上,他嘴角带笑,一脸坦然的看着许愈,“如果你不是很想学习的话,其实没有必要过来的。”

许愈划手机的手一顿,然后抬眼看他。

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现在已经是在忍耐自己的脾气了。

但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凝着视线去看张宕翡。

一阵风刮了过来,把教室后门“砰”的一声给吹开了。

颜晓色猛地把自己的书扔到许愈面前,自己凑到顾滢蔓那边去,“先看吧先看吧。”

她声音柔软,此刻又带了点故意的调和,更让人觉得又娇又软。

张宕翡看了她一眼,莫名的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把书重新翻开。

而许愈也低头盯了一下颜晓色扔过来的书,那书的页码边上用红笔花了一朵小小的云。

他手插在口袋里,碰到了那天颜晓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是一个小小的钥匙圈,上面就是挂着这么个火红的云朵。

虽然不知道颜晓色的意思,可是这页码边上的小图案,分明就是那天她送过来的一模一样。

许愈的唇角忍不住向上勾了勾,他侧目去看颜晓色,见她低头看题,表情认真。

许愈从她的手里抽出那只笔,在手上随意的转了一圈,“我用一下。”

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反驳他的意思,颜晓色又从笔袋里拿出另一只。

晚上另加的晚修时间很快结束了。

许愈当然没能待到最后,他接了一个电话就急匆匆的走了。

他一走,顾滢蔓整个人就都松懈了下来,“**,我们是真的都要和他一起组小组吗?”

颜晓色心虚点头,“于老师说的——说让我们多帮帮他。”

张宕翡整理了东西,转过来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花,我去和于老师说。没事的。”

颜晓色摇头,“主要是感觉拖累了你们——”

她是愿意的。

张宕翡看的清清楚楚,她的眼底有担忧的情绪,也有不好意思的神情。

唯独就是没有抗拒和拒绝。

他们坐的这么近,她的情绪他或多或少可以感觉的到。

前段时间,她和许愈之间好像升起了一道冰墙,他甚至都可以感觉得到。

可是现在,又是发生了什么。

张宕翡笑了笑,“多一个人也没关系,今晚讲的内容你都听懂了吗?”

顾滢蔓还要再说,可是看张宕翡瞟过来的眼神,她嘴里的话突然哽住。

算了算了,既然大家都愿意的话,那她不能当唯一的那个怂包。

颜晓色晚上是自己坐公车回家的,只是时间稍微晚了点,张宕翡就说还是送她们回去。

刚好顾滢蔓家里人来接了,他就说送颜晓色回去。

颜晓色推拒了半天,一是觉得没必要,二是也不想叫他知道自己住在城南别墅那边。

张宕翡想了想,“那我就陪你坐一段公交车,最近出了特别多的社会新闻,你一个女孩子我是不太放心的。”

他这样体贴,颜晓色也就不好再说,只能勉强答应了。

车上颜晓色觉得有点累,低着头摇摇晃晃的几乎睡着。

突然耳朵被塞进来一个耳机,里面的英文歌低沉舒缓,像是催眠的曲调。

颜晓色转头看他。

张宕翡笑起来,“好听吗?”

颜晓色点点头。

“我很喜欢坐公交车的时候听歌,这个时候心情特别的平静。”

颜晓色转头看窗外,外头无数的轿车疾驰而过,都在奔赴自己的路。

张宕翡的声音混着音乐声传过来,“晓色,你这段时间,开心吗?”

颜晓色笑了笑,手指在车窗玻璃上画出一个云朵的样式,“开心的。”

和身边的人似乎都相处的非常愉快。

可以好好的学跳舞。

一日三餐温饱不愁。

只除了少了阿婆以外。

她很开心。

张宕翡盯着她的侧脸,快两个月了。

她变化的这么大,只恐怕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而助推这一切的人,却似乎不是他。

张宕翡的声音轻的不能再轻,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嗯,那就好。”

高中的课业不少,就算是在教室里多上了一节自修,回到家还得继续写。

颜晓色翻开刚才那本书,刚才张宕翡给她讲的那题其实她还没有特别理解,打算回来的时候自己再看看。

目光被页码边上的涂鸦给吸引过去。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在那里画了一朵火红的云。

红笔鲜艳,热烈的就像是许愈的那簇火烧云。

而这会儿,这朵火红的云边上,又出现了另一株黑漆漆的花来。

那人三两笔画出的花,虽然凌乱,但花的样子别致特殊。

又是颜晓色看惯了的,她一眼就瞧出来了。

是朵黑色的山丹丹。

颜晓色的脸一下就变得绯红,她当然知道是谁看到了这里。

也知道是谁在这儿另外涂鸦。

她关上书,深呼吸了两下,想要缓解下脸上的温度。

突然听到楼下似乎有关门的声音。

今天白茹飞了青城,晚上谢阿姨也回去了,是谁?

颜晓色突然就紧张起来,她小心翼翼的开门出去,走到楼梯口。

只能看见玄关处有一盏灯点着,小偷进门还点灯?

她左顾右盼在想着找个什么称手的武器,心里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有人在光的另一面露头了,火红的头发还能有谁。

颜晓色松了一大口气,她几乎是要滑坐在楼梯上。

可许愈半天没动,只是在客厅悉悉索索的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颜晓色有些奇怪,皱着眉慢慢的往下走去。

她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那是叫人无法忽视的血腥味。

她更是有点着急了,三两步的朝人走去。

许愈蹲在电视柜前头,低着头,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她到了。

颜晓色轻声叫他,“许愈。”

许愈的肩膀一抖,然后整个人僵住,他皱着眉转过头来看她。

看去除了嘴唇苍白点别的倒好像都还好,颜晓色松了口气。

她蹲下来,突然就瞧见他的左臂落在身侧,指尖还在往下滴血。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脚边已经集聚了一小摊的血了。

颜晓色眼前突然一花,漫天的血朝她扑来,她似乎是被拽到了什么恐怖的世界当中。

她几乎是失声,“许愈,你流血了!”

他猛地扑过来把她的嘴捂住,他或许根本不知道今晚家里根本没有第三个人,还怕惊动别人。

他低声哑道,“别叫。”

许愈皱眉,突然感觉到他手心里有一簇又软又热的东西,他猛地收回手,背在身后捏成拳。

可是那手心里的温度和触感,就好像刻在了他脑袋里一样。

怎么都挥散不去。

他扑的那一下,两人现在离得很近。

近的他可以清晰的数出她的睫毛有多少根,她眼底的水光有多少的刺眼。

还有近在咫尺的她的嘴唇。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那嘴唇就像一颗甜甜的果冻,晶莹剔透,红似丹霞。

许愈的喉结滚了一滚。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