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傅先生情深不待-傅先生情深不待在哪里看

傅先生情深不待

傅先生情深不待

作者:荞麦青青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08:56:2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每一个六岁 第二章疯女人 第三章那一年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六岁的时候,方仪被妈妈的同学傅太太收养了她,从此,她不再是孤儿,跟傅行简同住一个屋檐。那一年,她六岁,十五岁。十二岁的时候,学校组织夏令营,傅妈妈没空,让傅行简当家长,车到中途,方仪突然身上来潮,傅行简面红耳赤地脱下外套盖住座位上的血渍,还主动跑到班主任那里帮方仪请假,最后背着她到车站。十八岁的时候,傅行简跟中意的女孩结婚了,方仪哭得梨花带雨:我不是说过我总会长大吗?然后,她出国留学了,顺便疗伤。学成归来,傅行简已经离婚,她在长辈的支持下嫁给了他,换来的却是五年的独守空房。时光流逝,方仪最后只能这样总结他们的一生:我们都不是天使!
节选

茶几上放着傅老太太七十大寿的请柬,方仪拿起又扔下,仿佛那请柬烫手,起身去了卧室换衣服。

对着镜子解扣子的时候,镜子里的秀丽脸孔是恍惚的:呵,皇帝陛下终于要回来了!

方仪只得六岁的时候,认识了十五岁的傅行简。

但那是一个不平凡的六岁。

傅太太牵着她的手向傅行简介绍:“这是方仪,以后住咱们家,你们要好好相处。”

十五岁的傅行简背着黑色书包刚从楼上下来,停在拐角处,傲慢地瞥了方仪一眼,青涩却不失英俊的脸孔满是嫌弃:“哪里来的脏小孩?”

然后,匆匆出门去了学校。

方仪鼓着两只水融融的眼睛,脸上有着不合年龄的成熟与惶恐。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方仪是个孤儿,已故的方母跟傅太太是同学,因乳腺癌,英年早逝,傅太太毫不犹豫地将方仪接到了傅家抚养。

傅家的当家祖母——傅老太太,见过乖巧文静的方仪后,非常中意,应允收养。

老太太考虑到财产纠纷问题,一直未让方仪成为真正的傅家人,她不过是寄住在傅家而已。

从此,方仪便跟傅老太太一起生活,衣食得到保障,成了别人羡慕的“大小姐。”

靠着傅家的提携跟培养,她受到良好教育,还去国外留了学,现在是一家出版社的外文编辑。

傅老太太跟傅太太都很中意方仪,有意将她培养成将来的孙媳妇或者儿媳妇。

但傅行简第一次结婚的对象并非方仪。

她从小喜欢傅行简,因为这件事,她整整哭了三天,带着伤痛去国外上大学,回来后,傅行简已经离婚了。

彼时,距离傅行简离婚已经过了两个年头,除了远在海外忙工作的傅爸爸,一家人全部围坐在餐桌前,迎接学成归来的方仪。

美味佳肴面前,傅老太太放下茶杯,咳嗽两声宣布:“行简,选个日子,跟方仪结婚吧!”

方仪垂着头,满脸绯红,不时偷瞄着傅行简的反应。

傅行简如遭棒喝,瞪大眼睛,扫向方仪,又望向傅老太太:“结什么婚?谁同意了?”

“谁要你同意?离过一次婚的人,有人愿意嫁你,就该偷着乐了!”

傅老太太毫不客气地数落自己的孙子。

傅行简忌惮老太太,当然不敢出声,他可不想老大不小了,还被拉到祠堂去跪着。

转而瞪向方仪,一字一句:“我━不━娶━她!”

方仪委屈地抬眼,接收到他眼里的厌恶时,整个人似被人当众脱了衣服扔到舞台上又被掴了一掌那般狼狈,泪水不值钱地就往下掉。

傅行简厌恶地开口:“你真倒胃口!”

“不娶?谁还能强迫你不成?”

傅老太太接过佣人递来的燕窝,动作优雅地抿了一小口道。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在场的,除了方仪,都明白。

傅母赶紧打圆场:“妈,您别激动,行简不是这个意思,他跟方仪不是从小没住一块吗,再说了,方仪成年后,俩个孩子一直也没见过面,先让他们培养培养感情,再谈结婚的事,也是不晚的!”

傅行简瞪妈妈一眼,站起身:“别妄想操作我,我说不娶就不会娶。”

方仪吓得哭出声,追着傅行简到楼梯口:“你去哪里?”

傅行简一把挥开她:“别碰我!”

脸上嫌弃的表情,至今还记得,方仪对着镜子苦笑。

没到三个月,傅行简就娶了她,原因方仪不是很清楚,反正,傅老太太肯定是用了什么手段把傅行简给吓住了。

结婚当日,没有高朋满座,没有婚纱,没有婚戒,只傅家所有亲戚到场,吃个便饭。

但也算举家欢喜,连久未回家的公公傅国良也是笑呵呵的,除了新郎。

对于这简陋的婚礼,傅妈妈是这样安慰方仪的:你是傅家的人,排场并不重要,这傅家的一切,将来还都是你的。

其实她清楚得很,这是傅行简故意刁难自己,目的是想她知难而退,毕竟,哪里有不穿婚纱,不戴婚戒的新娘呢?

但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洞房花烛夜,傅行简喝得酩酊大醉,连她的手指头都没有碰一下。

第二天,他就去了海滨市。

傅家在那边有新公司成立,他要忙公务,借口很足。

之后,一年回来一次。

方仪成为傅少奶奶后,一个人留在云城,工作,生活,已经持续了五年,且会继续持续。

傅家上下对方仪恩重如山,她有任何的想法,在她四十岁之前,怕是实现不了的。

想到这里,她还是只能苦笑,人生很多时候,是只能向现实低头的。

扣好最后一粒扣子,她转身去了浴室。

三日后,傅老太太的七十大寿在傅家的老宅子里举行,宾客盈门,管弦悠悠,方仪直到中午才见到傅行简。

傅行简见到方仪,连个眼神交汇都没有,忙着自己的应酬,她只能躲在角落充当一只会喝香槟的摆设。

这些年,傅行简一年回来一次,连方仪的手都不碰一下,呆在书房到天亮,第二天又动身去海滨市,或者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

按理说,方仪早该死心了,但她就是爱得这样卑微,即使傅行简一年只回来一次,她还是期待着这一次。

三十七岁的傅行简,并没有因为已经结婚而削弱市场价值,不管男女,都渴望得到他的青睐。

就像现在,围在他四周的,除了莺莺燕燕,还有无数的所谓社会精英们,作为妻子,她却只能远远地望着。

没人知道她是傅少奶奶,傅行简未曾在任何公开场合介绍过她,所以,才会有女人敢当着她的面频频对傅行简各种献媚。

她想得出神,一只手臂缠到她的臂弯上:“瞧瞧,老公都快被别人勾走了,你还有心情看戏?”

方仪转头,是傅行简的姐姐傅芸,轻轻推开她:“你要是想数落我,一边呆着去!”

这大姑子,只比傅行简大一岁,却已经离了三次婚了。

“哟,对我倒是厉害得很,有本事对行简厉害,你看那女人,巴不得整个挂在你老公身上,我要是你,肯定过去给她一巴掌。”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