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在上我在下鱼饼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冥王在上我在下

冥王在上我在下

作者:鱼饼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15 08:57:0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001 帮我们驱鬼 002 封印 003 今日你便嫁我 004你没有权利拒绝 005我不嫁 006欲拒还迎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冥王……不就是鬼吗?活见鬼了!?刘小林吓得直呼:妈呀!爷爷,你快来救我!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人卵用,冥王一言不合就动手!强行将她掳走做了压寨夫人!妈呀——别压我!!
节选

我,刘小林,秉承着“平凡就是美好”的准则一直平安地活到了现在。爷爷从小告诉我,人要活得低调才能成就美好生活,虽然我知道这多半是忽悠我的,但我还是很好地认真地执行了爷爷这一忠告,也由衷地相信这我的生活会变得美好,可是……

为什么我现在被五花大绑,蒙着了眼睛,扔在了后座?这是什么鬼啊?!!!!我一个大活人竟然在自家房子里被人捂着口鼻绑住手脚给掳走了?甚至周围的人完全不知情?

我他妈的是不是活得太低调了?!

我要冷静下来!冷静再冷静!身体的震动也大概能预知到车正在全速前进,正想着他们会带我去哪里,车子就停了。绑匪似乎打开了车门,接下来我就被拽了出来,果然是要被杀了吗?!

“唔唔唔……”

我极力挣扎,但于事无补,绑着脚的绳子被解开了,被硬拉着向前走。

看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周围只有我们三个人的脚步声,听得发慌,这里应该是荒郊野岭,是抛尸的好地方。

撕啦……

“妈呀!疼死我了!”我喊出来才意识到嘴上的封条被撕开了,“你们是谁?为什么绑我?劫财还是劫色?先说明,我什么都没有,平胸,还一脸麻豆子,月光族,你们劫我什么都不划算的!一定是亏本生意!”

情急说完,才发现自己眼罩也被取下来了,渐渐适应了周围的光感,发现对面的绑匪高郁风和绑匪B,月光下,长得还不赖……

喂喂喂!我这花痴也要有个限度吧?那可是绑匪,别看着长得帅就……

“刘小姐,我们没有其他意思,主要是要你帮个忙。”绑匪高郁风说话了,“帮我们驱鬼。”

驱鬼?!

卧槽!什么东西!

我这才反应过来,立马往周围看了一圈,一排排的墓碑竖立在这空旷的草地上,特别是晚上时分,平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息,还能听到时有时无的风声,一下子汗毛全站起来,直觉告诉我,这里不能呆。

“别唬我!什么驱鬼!从来没有听过,我不干!快放了我!”

“刘小姐的家族是世代传承的驱鬼师,传言只要一唱镇魂曲,什么灵魂都能被超度。”匪徒B皱着眉头,似乎很急切的样子,“我知道你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我们事前都调查了,可不管怎么样都掩盖不了你是驱鬼师的传人这一事实,只要你们帮我们超度了……”绑匪B指向了离我最近的大墓碑,“这个鬼,一定放你走。”

我循着绑匪B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个墓碑很大,被装扮得很干净,想来也是有钱人家,墓碑上写着“沐北之墓”,油漆很新,应该是最近有人来翻新过,只是为何旁边没有任何说明?生于何时,死于何时?虽然不太明白个中缘由,但单单墓碑散发出来的寒气,都能让周遭的人打好几个冷颤了。

此地不宜久留!

“好吧,我过去看看。”

我假装答应了,慢慢走向墓碑,身后的两个人也感觉也松懈了不少,只要距离拉开,逃跑机会总是有的。

越向前走,越是不安。这个墓碑的主人也太渗人了,这种发自骨子的寒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摇摇头,不让自己深想,逃跑才是上策。眼见距离越拉越大,我深吸了一口气,奋力朝另外一个方向跑了,“我才不懂什么驱鬼!”

“不好!”

绑匪高郁风和绑匪B果然追上来了,但好歹我也是田径队的,拉开的距离够我逃跑了。正乐着,没有看眼前,一头栽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不是这么背吧?还没有来得及抬头看,却听到后方两人喊了一声“老大”,最终boss出现了?!

我累个擦!逃个跑还能撞上boss?微眯双眼抬头看上去,肤白貌帅,灰色头发,灰色瞳仁,典型高帅美的存在,堪比时下流行的吴亦凡等等小鲜肉,帅呆了!

“刘小姐,你一定要这样一直看着我吗?”

这boss一开口,我才发现我的花痴病又犯了。明明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对!我要逃跑,远离这个阴森森的地方。转身要往另外一方向跑,却被那人紧紧抓住了胳膊,怎么也跑不动。

“刘小姐,只要你帮了我这个忙,日后一定重谢。”

“你现在放了我,我也日后必定重谢。”我泪眼婆娑,哀求着,“我真的不懂什么驱鬼,这里真的很可怕,好吗?真的求求你了!”

“你知道我不会放你走的。”boss望着我的眼神无比坚定,毫无商量的余地,“镇魂曲的词我已经带过来了,你照着念就好。虽然比吟唱的效果差,但也多少能镇住那只鬼了。”

说完,boss把手中的稿纸递到我面前,眼神示意我快点读出来。我看了看站在前面两旁的绑匪高郁风和绑匪B,再想想身后的boss,一个女人是对付不了这三人了,唯有硬着头皮上了。

我重重叹了口气,吸了吸因眼泪而落下的两行鼻涕,带着浓厚的鼻音开始朗读起boss手中的稿纸:“死了一个男子,一个没出息的男子,懒得动手把他埋在坟墓里。头滚落在床下,四肢散乱的在房间里……”

边念着,我感觉到周围的风向变了,起初只是轻轻徐风,紧接着风力渐长,慢慢以我们几个为中心形成一道龙卷风,树枝断裂的声音稀稀疏疏传到了我的耳中,这样念下去真的没有问题吗?下意识,我没有往下念,也就在我停口的那一秒,风停了!周围瞬间安静了!

“该死!”boss低吼一声,“吟唱一开始就不能停!”

我看着boss气急败坏的神色,预感自己是闯了大祸了,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大祸的矛头竟是我!只见远处一个阴影掠过,极速到了我的跟前,一双虚幻的利爪紧紧扣住我的颈脖,明明摸不到却让我窒息得喘不过气,这就是鬼吗?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