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天尊湛蓝之火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武道天尊

武道天尊

作者:湛蓝之火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09:22:0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少年陈言 第2章太古传承 第3章林奇的阴谋 第4章生死契约 第5章武者之心 第6章恶魔瞳孔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武道天尊》的主人公是陈言洛灵,湛蓝之火是这本小说的作者,小说内容丰富,情节扣人心弦,引人入目,喜欢这本小说的书迷们快来阅读吧!
节选

“吼!”怪兽仰天嘶吼,踏足奔弛。庞大的兽躯如同一座钢铁堡垒,迅捷的移动。一片片漆黑的鳞甲闪烁着幽黑寒光,缭绕着丝丝黑色的气体。它身型巨大,奔跑起来大地都在震动。卷动起一道旋风,呼啸着冲来。陈言目光一凝,淡金色的灵气升腾而起,缭绕在指尖。双足一蹬,如一头猎豹般冲击出去。三口金色飞刀迅速在指尖成型,洞穿黑夜,直射向怪兽的吻部。三星连斩!飞刀刺破长空,发出呜呜的气爆声,眨眼间临近怪兽,轰隆隆的在其吻部爆开,一股强大的气爆声响彻四野。嘭!灵气炸响,绽放出浓烈的金光,一道道刀芒爆射出去,锋芒慑人,携着金之势,落在怪兽的身上。铿锵!铿锵!一道道金铁交戈的鸣响传出,无匹的刀芒在怪兽的鳞甲上留下一道道浅浅的划痕,传出清脆的响声。爆碎后涌出的强大的冲击波瞬间将怪兽掀翻在地,翻出几个跟头。观战的赵冲惊诧不已。刚才的他尽全力正面硬抗,结果那怪兽一发威就将他掀翻。此时见到陈言的实力,一时间庆幸不已。在深渊中,以现在的局势,一旦站错队伍,很可能就意味着被杀。陈言的身子在空中一旋,灵气奔腾而出,快速在掌心处凝聚出一道金色的刀芒。破气!他手掌拍击出去,空气嗡嗡爆鸣,绽放出的光辉将附近方圆百米都给照亮,一股股浓烈的灵气波动从其中散发出来,径直劈向怪兽的吻部。无比的锋芒顿时充斥着方圆数米,搅动狂风,爆发出强悍的攻势。所过之处,刀气纵横,将一根根黑树枝桠切割落地。这一路上赵冲将所知的一切都告诉给他,陈言丝毫不敢有所大意。深渊不同于外界的普通凶兽。眼前的这头凶兽一头足以与外界的四五头媲美,攻击力与防御力堪称完美。况且,眼前的这只巨兽还是一头四阶的凶兽。飞刀破空袭击,令得怪兽浑身的鳞片都腾升出道道幽黑色的气体,一双血红色的眼眸中闪烁着璀璨的血光,十分骇人。显然是感觉到了危机,全力防御。“吼吼!”怪兽仰头嘶吼,那声音中夹带着浓浓的怒意,震人耳膜。身后的长尾猛地向前一扫,布满鳞片的尾部有着一根根尖锐的倒刺,寒光四射。宛如一条毒辣的毒蛇般,向着飞刀击去。铿锵一声,两道攻击轰然相撞,竟传出声声精铁交鸣的声音。凶猛的力量余波四散而出,摧毁了四周坚硬的黑树。旋即,怪兽一声愤怒的吼叫,那条布满倒刺的长尾轰然一震,幽黑色的气流倒卷,一股巨大的力道从其尾部传来,闪烁着寒芒的倒刺爆射而出,散发出冰冷寒光,直射向陈言。陈言凌空一踏,传出一声闷响,宛如白鹤般腾起数米,倒刺擦着脚掌尖啸而过,刺入黑树中,骤然爆碎,冒出一大股浓稠的深渊魔气,迅速将黑树腐蚀成一滩黑水。紧接着,这头怪兽长啸,长尾如鞭,瞬间伸长了数米,在空中掠过一道凄寒的弧线,携带着刺耳的呼啸,横空扫过。一道道浓郁的深渊魔气如同厚重的寒雾,猛地自鳞片中散发出来,笼罩着这方天地。一股股极为刺鼻的古怪气味弥漫在空气中,如同玉清院后山四周的空气中弥漫的那股子焦臭味道般,令得陈言立即封闭口鼻,疾退出去。这种恐怖的深渊魔气可是具有腐蚀的性质,即便有护体灵光,陈言也不敢与它硬抗。在这未知的险地,一切都要以谨慎为主。陈言两三个连跳,身影翻飞,跃上一棵粗壮茂盛的黑树,目光凝重。“咕咕咕!”怪兽口中发出数道怪异的声音,那双如灯笼般的血红色眸子中闪过一道道漆黑的色泽,浑身布满鳞甲的躯体仿佛堡垒般移动过来。那敏捷的速度使得陈言十分错愕。怪兽嘶吼着奔腾而来,大地都在它的铁蹄下颤抖。如小山般庞大的兽躯缭绕着一团团深渊魔气,如同包裹在浓雾之中。沿途而过,所有包裹在魔气其中的黑树尽皆腐蚀成水,响起一声声微弱的嗤嗤声。菱形的吻部如刀,裹着深渊魔气,闪烁着点点慑人的寒光,横切而来。“咔擦!”陈言所在的黑树在那锋芒的吻部下,脆弱不堪,直接破坏。它长尾一甩,速度极快,将空气都硬生生打爆,犀利无比。一大股浓郁的深渊魔气喷发出来,遮蔽了陈言的视线。急速的破空声不断接近,尖锐刺耳。“陈言,小心!”“不用管,我自有办法对付它!”陈言双臂一抖,一道道灵气缠绕在手臂上,丝丝锐利的金芒划过,如同一尊战神,不闪不避,双目中凝聚着一点点灵光,清晰地分辨出怪兽攻击的轨迹,双手一捞,将那条长尾生生握在手中。嘭嘭嘭!长尾拍击下来,激烈的气爆声仿佛是放鞭炮一般连绵炸响,庞大的巨力骤然从尾部传出,震得陈言的虎口都流淌出一丝丝鲜血。身下的地面纷纷塌裂开一条条裂缝如蛛网般蔓延出去,威力如斯。嗡嗡嗡!一道道深渊魔气如同雾霭一般从怪兽长尾上爆发开来,极为刺鼻的气味使得陈言急忙封闭六识,丹田中的灵气疯狂的游走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将陈言整个人都给包裹起来,牢牢地抵御着深渊魔气的侵蚀。陈言双臂再次一颤,磅礴的灵气波动涌出来,一道几乎凝为实质的飞刀幻化而出,在空中缓缓地旋转着,携带着金之锋芒,斩向怪兽的尾部,要把它斩断。“吼吼吼!”怪兽似乎是察觉到危机,长尾上爆发出猛烈地力量,更为浓郁的深渊弥漫而出,粘稠如墨汁,聚拢一团,如同是形成一张防护网,朝着飞刀笼去。咻咻!接连两道破空声传来,飞刀径直射入了深渊魔气之中。浓稠的魔气翻滚如云,耀眼的金芒猛的爆发开来,将魔气刺得前千疮百孔,余势不减,横空斩下。铿锵!飞刀直斩而下,锐利的刀芒直接是横切而过,将它的尾部切断,落在地上。一股股黑色的血液如喷泉般从其断裂处喷涌而出,怪兽仰天长吼,声音凄厉无比,传遍了整个黑森林。那黑色的血液滴落下来,将地面都腐蚀开一个个浅浅的坑洞。陈言目光凝重,掌心处金光绽发,冲向深渊怪兽。金色的刀芒纵横交错,将这片夜幕笼罩下的黑森林映照透亮,锋寒的气息如潮水澎湃。怪兽眼中乍现惊惧之色,张嘴一喷,吐出一股略有些稀薄的深渊魔气,裹向陈言。显然,经受重创之后,它的实力已经都是大不如前的了。双手一划,轻而易举的斩灭了深渊魔气。陈言目光冷漠,消瘦的身影硬生生拧转一圈,一道锋利的光芒沿着怪兽的吻部一绕,顿时黑血喷涌。怪兽呜呜数声,轰然倒地,烟尘四起。两颗血眸中的血光不断地黯淡下去,挣扎抽搐了几番,便彻底失去了生机。陈言双腿一软,倒在地上,气息弱了不少。长长的吁出一口浑浊的气息,感受着虎口处传来的丝丝剧烈的震痛,嘴角不由得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深渊果然是名不虚传,仅是一头四阶的凶兽便能让我竭尽全力,看来得尽快提升境界才行!”“没事吧?”赵冲飞奔过来,全神戒备。陈言摇摇头,脸色有些苍白。他握住紫晶石,一缕一缕的吸纳着其中的充裕的灵气,恢复体力。随着时间流逝,他的气息强大了几分,隐隐朝着武道四重攀越。“看来,唯有血战才能最快的提升境界。如此一来,深渊倒是我修炼的最佳之地。”“还有一个月时间,期间一定得突破武道四重才行!”陈言缓缓睁开双眸,暗自打算。“嗯,对了,还得将它的吻部带一部分回去,通过鉴定之后,便能成为内院学员!”陈言拾起怪兽锋锐的吻部,拿出一个布袋,将它放在里面。毕竟,来深渊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完成任务。至于其他的,倒显得次要。“赵冲,你拿着它!”陈言笑着将布袋递给赵冲。“陈言,你……”赵冲眼神十分炙热,怔怔的看着布袋。那里面可是一头深渊凶兽的吻部,是通过内院考核的必需之物。陈言二话不说就给他,使得他心中没来由的一热。正如在结界里赵晗所言,他不过是赵家旁支弟子,可有可无。在赵晗的眼里就是一只蝼蚁般。想要改变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就要进入内院,成为内院弟子。“陈言,今日的恩德,我赵冲没齿难忘!”接过布袋,赵冲深深地鞠了一躬。陈言笑了笑,摆摆手。便准备将怪兽的血肉剥离出来,享用一番。“啊……”突兀的,一道凄惨的哀嚎响起,声音微细,一不留神就消散风里。陈言神情一怔,赵冲依旧沉浸在巨大的惊喜中,不曾发觉。

“吼!”怪兽仰天嘶吼,踏足奔弛。

庞大的兽躯如同一座钢铁堡垒,迅捷的移动。一片片漆黑的鳞甲闪烁着幽黑寒光,缭绕着丝丝黑色的气体。它身型巨大,奔跑起来大地都在震动。卷动起一道旋风,呼啸着冲来。

陈言目光一凝,淡金色的灵气升腾而起,缭绕在指尖。双足一蹬,如一头猎豹般冲击出去。

三口金色飞刀迅速在指尖成型,洞穿黑夜,直射向怪兽的吻部。

三星连斩!

飞刀刺破长空,发出呜呜的气爆声,眨眼间临近怪兽,轰隆隆的在其吻部爆开,一股强大的气爆声响彻四野。

嘭!

灵气炸响,绽放出浓烈的金光,一道道刀芒爆射出去,锋芒慑人,携着金之势,落在怪兽的身上。

铿锵!铿锵!

一道道金铁交戈的鸣响传出,无匹的刀芒在怪兽的鳞甲上留下一道道浅浅的划痕,传出清脆的响声。爆碎后涌出的强大的冲击波瞬间将怪兽掀翻在地,翻出几个跟头。

观战的赵冲惊诧不已。刚才的他尽全力正面硬抗,结果那怪兽一发威就将他掀翻。此时见到陈言的实力,一时间庆幸不已。

在深渊中,以现在的局势,一旦站错队伍,很可能就意味着被杀。

陈言的身子在空中一旋,灵气奔腾而出,快速在掌心处凝聚出一道金色的刀芒。

破气!

他手掌拍击出去,空气嗡嗡爆鸣,绽放出的光辉将附近方圆百米都给照亮,一股股浓烈的灵气波动从其中散发出来,径直劈向怪兽的吻部。

无比的锋芒顿时充斥着方圆数米,搅动狂风,爆发出强悍的攻势。所过之处,刀气纵横,将一根根黑树枝桠切割落地。

这一路上赵冲将所知的一切都告诉给他,陈言丝毫不敢有所大意。

深渊不同于外界的普通凶兽。眼前的这头凶兽一头足以与外界的四五头媲美,攻击力与防御力堪称完美。

况且,眼前的这只巨兽还是一头四阶的凶兽。

飞刀破空袭击,令得怪兽浑身的鳞片都腾升出道道幽黑色的气体,一双血红色的眼眸中闪烁着璀璨的血光,十分骇人。显然是感觉到了危机,全力防御。

“吼吼!”

怪兽仰头嘶吼,那声音中夹带着浓浓的怒意,震人耳膜。身后的长尾猛地向前一扫,布满鳞片的尾部有着一根根尖锐的倒刺,寒光四射。宛如一条毒辣的毒蛇般,向着飞刀击去。

铿锵一声,两道攻击轰然相撞,竟传出声声精铁交鸣的声音。凶猛的力量余波四散而出,摧毁了四周坚硬的黑树。

旋即,怪兽一声愤怒的吼叫,那条布满倒刺的长尾轰然一震,幽黑色的气流倒卷,一股巨大的力道从其尾部传来,闪烁着寒芒的倒刺爆射而出,散发出冰冷寒光,直射向陈言。

陈言凌空一踏,传出一声闷响,宛如白鹤般腾起数米,倒刺擦着脚掌尖啸而过,刺入黑树中,骤然爆碎,冒出一大股浓稠的深渊魔气,迅速将黑树腐蚀成一滩黑水。

紧接着,这头怪兽长啸,长尾如鞭,瞬间伸长了数米,在空中掠过一道凄寒的弧线,携带着刺耳的呼啸,横空扫过。

一道道浓郁的深渊魔气如同厚重的寒雾,猛地自鳞片中散发出来,笼罩着这方天地。一股股极为刺鼻的古怪气味弥漫在空气中,如同玉清院后山四周的空气中弥漫的那股子焦臭味道般,令得陈言立即封闭口鼻,疾退出去。

这种恐怖的深渊魔气可是具有腐蚀的性质,即便有护体灵光,陈言也不敢与它硬抗。

在这未知的险地,一切都要以谨慎为主。

陈言两三个连跳,身影翻飞,跃上一棵粗壮茂盛的黑树,目光凝重。

“咕咕咕!”

怪兽口中发出数道怪异的声音,那双如灯笼般的血红色眸子中闪过一道道漆黑的色泽,浑身布满鳞甲的躯体仿佛堡垒般移动过来。

那敏捷的速度使得陈言十分错愕。

怪兽嘶吼着奔腾而来,大地都在它的铁蹄下颤抖。如小山般庞大的兽躯缭绕着一团团深渊魔气,如同包裹在浓雾之中。沿途而过,所有包裹在魔气其中的黑树尽皆腐蚀成水,响起一声声微弱的嗤嗤声。

菱形的吻部如刀,裹着深渊魔气,闪烁着点点慑人的寒光,横切而来。

“咔擦!”

陈言所在的黑树在那锋芒的吻部下,脆弱不堪,直接破坏。它长尾一甩,速度极快,将空气都硬生生打爆,犀利无比。一大股浓郁的深渊魔气喷发出来,遮蔽了陈言的视线。

急速的破空声不断接近,尖锐刺耳。

“陈言,小心!”

“不用管,我自有办法对付它!”陈言双臂一抖,一道道灵气缠绕在手臂上,丝丝锐利的金芒划过,如同一尊战神,不闪不避,双目中凝聚着一点点灵光,清晰地分辨出怪兽攻击的轨迹,双手一捞,将那条长尾生生握在手中。

嘭嘭嘭!

长尾拍击下来,激烈的气爆声仿佛是放鞭炮一般连绵炸响,庞大的巨力骤然从尾部传出,震得陈言的虎口都流淌出一丝丝鲜血。身下的地面纷纷塌裂开一条条裂缝如蛛网般蔓延出去,威力如斯。

嗡嗡嗡!

一道道深渊魔气如同雾霭一般从怪兽长尾上爆发开来,极为刺鼻的气味使得陈言急忙封闭六识,丹田中的灵气疯狂的游走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将陈言整个人都给包裹起来,牢牢地抵御着深渊魔气的侵蚀。

陈言双臂再次一颤,磅礴的灵气波动涌出来,一道几乎凝为实质的飞刀幻化而出,在空中缓缓地旋转着,携带着金之锋芒,斩向怪兽的尾部,要把它斩断。

“吼吼吼!”

怪兽似乎是察觉到危机,长尾上爆发出猛烈地力量,更为浓郁的深渊弥漫而出,粘稠如墨汁,聚拢一团,如同是形成一张防护网,朝着飞刀笼去。

咻咻!

接连两道破空声传来,飞刀径直射入了深渊魔气之中。

浓稠的魔气翻滚如云,耀眼的金芒猛的爆发开来,将魔气刺得前千疮百孔,余势不减,横空斩下。

铿锵!

飞刀直斩而下,锐利的刀芒直接是横切而过,将它的尾部切断,落在地上。

一股股黑色的血液如喷泉般从其断裂处喷涌而出,怪兽仰天长吼,声音凄厉无比,传遍了整个黑森林。

那黑色的血液滴落下来,将地面都腐蚀开一个个浅浅的坑洞。

陈言目光凝重,掌心处金光绽发,冲向深渊怪兽。

金色的刀芒纵横交错,将这片夜幕笼罩下的黑森林映照透亮,锋寒的气息如潮水澎湃。

怪兽眼中乍现惊惧之色,张嘴一喷,吐出一股略有些稀薄的深渊魔气,裹向陈言。显然,经受重创之后,它的实力已经都是大不如前的了。

双手一划,轻而易举的斩灭了深渊魔气。

陈言目光冷漠,消瘦的身影硬生生拧转一圈,一道锋利的光芒沿着怪兽的吻部一绕,顿时黑血喷涌。

怪兽呜呜数声,轰然倒地,烟尘四起。两颗血眸中的血光不断地黯淡下去,挣扎抽搐了几番,便彻底失去了生机。

陈言双腿一软,倒在地上,气息弱了不少。长长的吁出一口浑浊的气息,感受着虎口处传来的丝丝剧烈的震痛,嘴角不由得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深渊果然是名不虚传,仅是一头四阶的凶兽便能让我竭尽全力,看来得尽快提升境界才行!”

“没事吧?”赵冲飞奔过来,全神戒备。

陈言摇摇头,脸色有些苍白。他握住紫晶石,一缕一缕的吸纳着其中的充裕的灵气,恢复体力。

随着时间流逝,他的气息强大了几分,隐隐朝着武道四重攀越。

“看来,唯有血战才能最快的提升境界。如此一来,深渊倒是我修炼的最佳之地。”

“还有一个月时间,期间一定得突破武道四重才行!”

陈言缓缓睁开双眸,暗自打算。

“嗯,对了,还得将它的吻部带一部分回去,通过鉴定之后,便能成为内院学员!”陈言拾起怪兽锋锐的吻部,拿出一个布袋,将它放在里面。

毕竟,来深渊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完成任务。至于其他的,倒显得次要。

“赵冲,你拿着它!”陈言笑着将布袋递给赵冲。

“陈言,你……”赵冲眼神十分炙热,怔怔的看着布袋。那里面可是一头深渊凶兽的吻部,是通过内院考核的必需之物。陈言二话不说就给他,使得他心中没来由的一热。

正如在结界里赵晗所言,他不过是赵家旁支弟子,可有可无。在赵晗的眼里就是一只蝼蚁般。想要改变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就要进入内院,成为内院弟子。

“陈言,今日的恩德,我赵冲没齿难忘!”接过布袋,赵冲深深地鞠了一躬。

陈言笑了笑,摆摆手。便准备将怪兽的血肉剥离出来,享用一番。

“啊……”

突兀的,一道凄惨的哀嚎响起,声音微细,一不留神就消散风里。

陈言神情一怔,赵冲依旧沉浸在巨大的惊喜中,不曾发觉。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