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暴击:腹黑总裁心尖宠-沈汐暖,白若晨甜蜜暴击:腹黑总裁心尖宠章节试读

甜蜜暴击:腹黑总裁心尖宠

甜蜜暴击:腹黑总裁心尖宠

作者:姝颜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09:31:0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醉后遇见 第2章如此家人 第3章收留小白脸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沈汐暖以仗势欺人、狠毒小三的名声名扬阳城上流的圈子!
节选

阳城,夜幕刚刚降临,GClub内灯光闪烁,光线迷离间,舞池中的男女如同是一群群魔在乱舞。

而在这热闹的场合,有一个女孩分外的显眼。

她趴在高台,双眸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高脚杯,身穿着一身D家最新款的粉色长裙,一看就是乖乖女模样。

她垂眸看到手机上的照片,鼻头一酸,不知不觉眼泪都落了下来。

“白若晨,你就是个骗子。”

在女孩手边依旧亮着的手机上,闪着一张照片,一对俊男靓女,并肩站在一起,十分登对。

多可笑,下午自己刚刚亲眼看到的场面,现在在阳城大学已经传开了。

阳城大学校花刘茹雪与校草白若晨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她这个白若晨刚谈一个月的正牌女友现在在校内网上也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

何其可笑!

“来,再给本小姐来一杯。”

沈汐暖伸手,再要一杯酒。

她的心疼如针扎了一般,抽疼抽疼的。

她是沈家大小姐沈汐暖,当时在开学典礼上第一眼就认出了白若晨是记忆中的小哥哥,追了他两年,才成了他的女朋友。

眼看要毕业了,她想带着白若晨回家给爸爸妈妈看看。

今日专门打扮一番,只是没想到却看到了让她心痛的一幕——她的男朋友白若晨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眼中含着满满的深情:

“茹雪,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我一直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阳城大学的校花刘茹雪哭的梨花带雨的接过了白若晨的玫瑰:“好。”

在诺大的校园操场上,众人的喝好中,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沈汐暖明明看到了抱着她男朋友的校花刘茹雪看着自己眼底闪过的得意。

她气急败坏的上前,一把拉开那对狗男女。

谁知,白若晨抱着他新上任的女朋友,满怀歉意的说:

“沈同学,不好意思,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对我很好,可是我喜欢的是茹雪,希望你们祝福我们。”

周围的同学看着沈汐暖,说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她懵了!

不知怎么的,自己一个人就到了这家酒吧。

想到这里,她的酒越喝越凶,眼中的泪水也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他不要她了!

可是,明明小时候他说过会保护自己一辈子的!

……

伤情的女孩却没发现,在二楼的走廊处,男人深邃的双眼一直紧紧的盯着她的背影。

这男子身材颀长,如模特般的身材包裹在一身纯黑手工西装,有着如同雕琢般的五官,三百五十度无死角,薄薄的唇抿成一线,神情淡漠。

只有在女孩喝酒的时候,他的眉头才会皱一下。

眼看女孩趴在了吧台上,有一个油腻的中年男子摇晃着身子向女孩走去。

男人终于动了,冲下面角落里的两个保镖抬了一下手,只是一瞬间,那油腻中年男人就消失在了G.Club。

他俊美微皱,迈着修长的腿,大步走向了那个醉倒的女孩。

一楼的酒保、保镖看到迎面而来的俊毅男人,齐齐的躬身:“顾少!”

男人面无表情的直接打横抱起了嘴里还嘟噜着“骗子”的女孩,黑直的长发顺着肩膀滑落,散在了男子的臂弯处,他眼底闪过一丝的温情,很快转瞬不见。

跟在男人身后的助理杨浩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老板怎么也会在酒吧做这样的事情。

男人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古井无波,冷冷的开口:

“去跟沈平昌说一下,他女儿是我的了。还有你去把证办一下。”

“是……是,老板!”

杨浩话都说不清楚了。

办证!

是他想的那样吗!

老板这是来真的吗!

次日,清晨的阳光透过薄纱的窗帘照在了酒店偌大的圆床。

沈汐暖眉头微皱,长长的睫毛抖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正好看到了一盏巨大的水晶灯。

这不是她家!

她揉了一下太阳穴,直觉不对,侧脸看到了一张陌生的俊脸。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她喝多了,醉后那个什么了?

沈汐暖的脑子现在是一团浆糊,根本就想不起来昨夜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她屏住呼吸,挪开男人的大手,悄悄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那套粉色的长裙已经被撕成了两半。

没办法,发现地上还有一件男士的白色衬衣,眼珠一转,爬了下去,穿上了那男士衬衣,准备抓起自己的手机偷溜。

却没看到,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脸色寡淡,看着女孩穿着自己衬衣下面的白皙的长腿,眸子暗了一下,幽幽开口:

“睡了我就想走了吗?老婆!”

老婆!

沈汐暖本来走到了门口,听到这两个字眼,就跟一个雷劈到了她的头上一般。

猛地转身,杏眼瞪得老大,大喊:

“什么老婆,瞎喊什么呢,小白脸!”

她看到男人强劲有力的上身,真是比娱乐圈最火的影帝贺风的身材还要好,脸颊微微一红。

但是看到那个男人双眸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她心中的火气更大了一点。

男人也就是顾霆琛眸子眯起,抿着唇没有说话。

“本小姐没有告你,就是给你一条活路了。怎么,小白脸,还想要本小姐给你小费?”

真是丢人丢大了!

顾霆琛神色淡淡的,毫无波澜:

“好,我要你脖子上那尊玉观音。”

沈汐暖呼吸一滞,紧紧的抓住自己脖颈处的玉观音,火冒三丈:

“看来你这男人是知道本小姐的身份,想讹诈本小姐是吧,做梦!你要什么都可以,这块玉观音不行!”

这可是自己与白若晨之间唯一的回忆了,准确说是自己与小时候的小哥哥最后那点的纪念了。

顾霆琛见女孩如此的珍重那个色泽不怎么好的玉观音,眸子微闪,磁性的声音响起:

“不知道沈小姐能给我什么东西?”

沈汐暖随手摘下手腕处的一块镶钻的表,丢到了被子上:

“这个表是新的,也值个十万,我们之间两清了……”

她说完狠狠的瞪了一眼顾霆琛,转身就跑,生怕那个男人跟了上来。

房间里只剩下顾霆琛一人靠在圆床,低垂着头,根骨分明的手指握着那块女士石英表,看到自己指尖那抹已经愈合的伤痕,嘴角扬起一抹轻微不可见的笑容。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