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晓琪,易靳年谁许流年赋情深-短片小说阅读

谁许流年赋情深

谁许流年赋情深

作者:细雨听风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09:32:4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痛不欲生 “易靳年你混蛋!” 我不会放过你 冷的胆寒 “你哪里值得我爱?” 慌乱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主角叫易靳年蔚然的小说叫做《谁许流年赋情深》,它的作者是细雨听风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易靳年是蔚然的初恋,也是她的挚爱。可易靳年却亲手教会了蔚然,什么叫做恨……...
节选

蔚然被怒火烧的理智全无,下嘴更是狠,一咬上嘴巴立刻就被血腥充斥。

可,不够,根本不够,恨意在每个细胞里战栗,这瞬间,她甚至想咬死易靳年。

易靳年有种耳朵被咬掉了的错觉,他眉心微微抽了抽,没露出一丝痛意,或者说,他已经痛的麻木了……

他伸手一把捏住了蔚然的下颌,手上用力。

蔚然只觉得下颌一阵惨痛,不自觉松开了嘴。

易靳年耳畔鲜血淋漓,脸上的表情却阴鹜的如同来自地狱的阎罗:“蔚然,别挑战我底线!”

蔚然满嘴鲜血,血红的眸子里涌着疯狂,咬牙切齿的反问:“我都这样了,你还想要怎样对付我?”

易靳年被她这个视死如归的表情刺的心脏猛然一颤,窜上一股暴虐,他那么爱她,几乎要把心脏都掏给她了,她居然背叛他,害他至此!

想到她做的那些事,想到爸爸的惨状,易靳年再也控制不住那股肆虐的暴戾,他手上力道再次加重。

蔚然脸上仅余的一点儿血色登时褪了个干干净净,连嘴唇都青白一片。

“我说过,”易靳年咬牙道:“血债血偿,要你们蔚家也尝尝失去至亲的滋味!”

昨天,易靳年这么说,她还不信,可现在她信了,也慌了,她看着易靳年,挣扎着说:“你不准动我爸妈!要杀要剐我一个人担!”

易靳年嘴角溢出一抹邪恶冰冷的笑:“呵呵,暂时不动他们,不过,给蔚丰海看看他宝贝女儿的一些照片和视频,也挺刺激的不是吗?”

蔚然全身一僵,看怪物一样看着易靳年。

易靳年被她这个眼神看得更加暴虐,他狠狠把蔚然扔回床上。

蔚然全身都要散架了,被这么一摔,更是疼的连气都喘不上来,可她根本顾不上这些,她撑着身子起来扑到易靳年脚边恳求道:“靳年,你不能这么做,不要……”

眼泪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下来,爸爸妈妈那么爱她,看到那些照片和视频一定会疯的,尤其是妈妈,身体一直不好,绝对不能让易靳年这么做。

他恨,他想报仇,那就她一个人承受。

她哭着说:“都是我的错,你要恨就恨我,要报复就报复我,我不反抗,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就算要我现在去死,我都不会说一个不字,求你,不要去伤害我爸妈……靳年,我求你了……”

易靳年看着哭到抽噎的蔚然,脑子里肆虐咆哮的只有一句话:她承认了!

这一声咆哮如同一把带着倒刺的铁鞭,狠狠抽在他心脏上,一甩一扬,血肉翻飞。

可奇怪的是,他暴虐的情绪在这灵魂都在颤抖的剧痛中一点点平静了下来。

他冷冷的看着蔚然,伸手要把她扔到一边,蔚然却死不松手,还在哭着恳求:“靳年,看在我们相爱一场的份上,你不要伤害我爸爸妈妈……”

相爱?

这两个字眼让易靳年心中一阵抽痛,他正要说话……

“靳年哥哥……”

门口突然传来一声甜腻娇嗔的女声。

蔚然听到这个声音,哭声顿时止住,她抬眼就看到她的好闺蜜应晓琪正一脸深情的站在门口看着易靳年。

在看到易靳年脸上的血迹后,应晓琪脸色立刻就便了,着急忙慌的跑到易靳年面前,亲密的挽着他的胳膊,担心的问:“靳年哥哥,你这是怎么了?严不严重?”

看着易靳年原本森冷的脸瞬间温柔起来,蔚然只觉得呼吸都困难无比。

应晓琪转头满脸指责的看着蔚然:“小然,你怎么能这么对靳年哥哥!你害的他害的还不够吗,还要这么伤害他?”

蔚然扯了扯嘴角,难过的问道:“我做什么了?”

“你口口声声说你爱靳年哥哥,”应晓琪一脸为易靳年委屈不值的说:“既然爱他,你又为什么去偷易氏科技的机密文件呢?你害的靳年哥哥公司破产就算了,可你家里居然逼的易叔叔跳楼自杀……”

说到这里,应晓琪眼睛都红了。

蔚然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是你说,靳年要我帮他查几个客户订单,我才去了书房动了电脑,”她死死盯着应晓琪,冷声说:“应晓琪,是你陷害我!”

说到这里蔚然突然激动起来,就是应晓琪把她害成这样的!她站起来猛地朝应晓琪扑去,双手死死掐着应晓琪的脖子。

她还没来得及用力,小腹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她就被踹飞了。

她趴在地上,痛的连脑袋都抬不起来,就听到易靳年森冷的嗓音从头顶传来:“蔚氏抢先注册易氏科技最新研发成果专利版权,你爸收购易氏科技,也都是晓琪在陷害你吗?”

这森冷又沉着的语气,听的蔚然蓦然一寒。

她没见过易靳年这个样子,可他这个样子让她非常害怕。

好容易抬起头,就看到易靳年正冷冷看着她,语气平缓又冷冽的说:“蔚然,我不会放过你,更不会放过蔚家!”

蔚然:“……”

易靳年说完不再看她,揽着应晓琪的腰往外走。

走到门口,他脚步顿了顿,语气轻快的说:“对了,我现在是晓琪的男朋友,你再伤害她一下,我绝不饶你!”

应晓琪转头冲蔚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看着相携而去的两人,蔚然紧咬的牙关蓦然松了,眼眶裂开一般惨红,泪一滴滴砸在地板上……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