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by阿竺-阿竺的小说大人物

大人物

大人物

作者:阿竺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10-15 09:42:5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卷第1章代理市长半夜私会女下属 第2章拳打野男人 第3章陷入媒体危机 第4章市委书记刺探虚实 第5章惊弓之鸟 第6章两位主官公开宣战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彭长宜丁一的小说叫《大人物》,本小说的作者是阿竺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长辈之命难违抗,他不得不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给大小姐鞍前马后的当跟班..于是史上最牛跟班出现了,从此无人敌!...
节选

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彭长宜回到单位上班。

他早早来到了单位,除去值班的人,还没有比他更早来上班的。

两年前,彭长宜在岳母一手操办下,从一所乡中学调到组织部,开始就是给王家栋当秘书,后来他被任命为干部科科长,王家栋就再也没找新的秘书,彭长宜仍然干着部长秘书的工作。

早到的习惯,就是从那个时候养成的,他要赶在部长上班前,把办公室卫生收拾整洁,而部长和樊书记一样,也有早到的习惯。

彭长宜发现,往往是这个时候,部长和樊书记私下碰面,研究一些事情,等大家都来上班了,部长和樊书记的“小会”也就散了。亢州一天的工作,大都是这样开始的。

几天没给部长搞卫生了,他的办公室乱极了。部长有个洁癖,就是他的办公室从不交给彭长宜之外的打扫,尤其是纸篓里的废弃物,必须有彭长宜亲自烧毁。

彭长宜打开部长办公室的门,立刻就有一股不洁净的气味扑来,屋里乱糟糟的,纸篓里的废物冒了尖,他赶紧将两扇窗子打开通风,然后将从老家带回来的两条凤凰过滤嘴香烟塞进部长办公桌的抽屉里,这才挽起袖子,开始打扫卫生。

他将办公桌上散落的文件和报纸分门别类归纳到文件夹和报夹里,将办公室角角落落包括水泥地面擦拭干净后,又端起茶盘走进水房,将所有的茶杯洗干净,给两只暖水瓶住满开水后,才回到自己科室。

可是,当他打开办公室的门后,他一下子愣住了,以为自己走错了门,随后看了看门口上方挂的小木牌,没错,就是他们干部科的办公室。

但是,眼前的办公室已经跟从前大不一样了。几张办公室桌上没有了堆砌的旧报纸,烟灰缸里也没有了烟灰烟蒂,而是被洗得干干净净;原来各个桌边的纸篓早就冒了尖都不清理,现在不但没有了废物,而且纸篓也被擦拭干净,并且套上了垃圾袋。

再看彭长宜办公桌的对面,多了一张新桌子,桌上,放着一小盆飘逸淡雅的文竹。

再看四周的墙角,没有了蜘蛛网,没有了灰尘,角角落落被擦拭的干干净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清爽之气。

他忽然想起卢辉去他老家时,跟他说部里新来个女大学生,分到了他们干部科。想必这是那个女大学生的杰作。

女孩子爱好清洁,肯定无法忍受他们过去那种脏乱差的环境,才动手清理的。

彭长宜打量着办公室,很快,他又有了一个新发现。

只见他对面的新桌子上,三张写满了小字的白纸一字摆开,彭长宜这一看,又是吃惊不小。

这白纸不是普通的纸,而是书法专用的宣纸。那上面的小字也不是普通的钢笔字,而是用毛笔写的蝇头小楷!

书写人可能怕墨迹粘连,才这样摆开晾干的。

彭长宜走过去,弯腰低头仔细端详着这些蝇头小字,他惊奇的发现,这些字比黄豆粒还小,匀称工整,端庄秀丽,且排列整齐,尽管只有六、七毫米大,但每笔的笔锋都一丝不苟,笔画流畅纤细,提按分明,给人以平和恬静之感。

彭长宜不会书法,但喜欢欣赏,眼前这蝇头小字绝对吸引了他,比起樊书记他们写的那些大字来,不知要秀丽多少倍?

他不禁想起元代丁鹤年的《雨窗宴坐与表兄论作诗写字之法》诗里的一句话:“蝇头小楷写乌丝,字字钟王尽可师。”

正在细心打量着桌上的小字,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一个一头短发、上身穿灰色针织开衫、下身穿土黄色细纹灯芯绒长裤的年轻姑娘走了进来。

她两只手各拎着一只暖水瓶,腋下还夹着一个白毛巾包裹着的饭盒,进门后弯腰把左右两只暖水瓶放在地上,同时向后抬起一只脚就把门顶上,刚从腋下抽出那个饭盒,就听屋里有人说道:

“你好!”

年轻的姑娘根本就没想到屋里还有别人,吓的她一激灵,手中的饭盒“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了。

彭长宜赶紧过去帮他捡起饭盒,好在有毛巾包着,里面的东西才没有滚落出来。

他把饭盒递到姑娘手中,又把地上的两只暖水瓶拎起,直到他做完这一切时,发现姑娘还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彭长宜笑着说:“呵呵,看来吓得不轻。”

姑娘的脸窘的通红,她捂住自己的心口,说道:“您就是彭科长吧?”

彭长宜微笑着点点头。

姑娘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昨天小郝和老钱还说您今天可能来上班,没想到您这么早就到了。”

彭长宜发现这个姑娘长的很好看,脸型娇小五官精致。两只乌黑的不算太大的眼睛清澈明净,弯弯的眉毛似柳叶,长长的睫毛忽闪着,一直在打量着他。她脸上的皮肤凝白、细腻、无暇,渗着着青春的光泽。可能由于刚才的惊吓和窘态,脸上的红润还没完全褪去。

彭长宜笑了,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盯着一个姑娘看,这个姑娘的确太好看了,有一种书卷气质,他强行调开自己的目光,说道:“呵呵,习惯了。”

“我叫丁一,所有数字中最小的那个。”她伸出一根手指比划着,随后大方的冲彭长宜伸出自己的手。

彭长宜和她握了一下手,他感到这只小手温热而柔软,他平时握手的对象大都是男性的手,今天握这只手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彭长宜很想看看她的那只手,怎么写得如此清丽的小字,但没好意思,唯恐第一次见面就让自己失态,就及时松开了她的手,笑笑说道:“丁一,这个名字好,简单,易记。但却不是最小的,在亢州,你是最大的,在中央也是最大的。”

丁一“咯咯”地笑出声,她说道:“你们怎么都是这种思维呀?”

“哦,还谁这么说?”彭长宜对这个问题表现出了兴趣。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