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立正,特工总裁强势宠元家,程浩小说阅读

鲜妻立正,特工总裁强势宠

鲜妻立正,特工总裁强势宠

作者:妍妍妮子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15 10:03:2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谁派你来的 第二章你知道了什么 第三章你心里有鬼 第四章你别有居心 第五章怎么会是你 第六章咱们之间扯平了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鲜妻立正,特工总裁强势宠》由妍妍妮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恬元睿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想我楚恬一代天才医生,放下身段应聘一个小小的临时护工,还被你各种刁难,这位总裁,你以为你断了腿就改名叫龙傲天了吗?本小姐不伺候了!我要投奔特工哥哥宽厚结实的怀抱!哎,总裁,你怎么站起来了?哎,你就是把我宠上天的特工哥哥?等等,让我先冷静一下……我就是冷静一下,没说分手,总裁大人你......
节选

一道尖锐的刹车声骤然响起,楚恬狠狠向前冲了一下。慌乱之中抓住了车顶上的扶手,这才堪堪稳住了身形,不自觉朝"程浩"看了一眼。见他脸色似乎很难看,她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微妙。正想着怎么安慰对方比较好的时候,他已经率先开了口。"那个元睿明不是残疾了吗?"元睿明用力握着方向盘,一个凌厉的眼刀扫了过去,"还是说,你一直就是个嫌贫爱富又善变的女人?是我看错了你。"话音未落,他面色铁青地发动车子。车速飞快,两边的景物在不断倒退。转弯的时候,一块突出来的巨石横亘在前面,眼看着就要冲上去了。楚恬面色惊惶地闭紧双眼,手紧紧抓着座椅,脸绷得紧紧的。盛怒之下的元睿明咬紧牙关,快速切换着档位,修长的指节不断转动着方向盘。就在撞上去的前一秒,车头极速绕过石头,一个摆尾,迅速转过弯,一路向前直冲而行。丝丝凉风从窗缝中吹进来,出了一身冷汗的楚恬冷不丁打了一个哆嗦,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脸色苍白万分。她用余光向元睿明扫了一眼,见他脸色依然难看得厉害,迟疑了几秒,才下定决心。她微抬起下巴,用力吞了吞口水:"其实……我一心想嫁给元睿明,不只是为了钱……"""还有权势和地位吗?"一声冷嘲直接将她的话打断,"他拥有这些东西,却一直没机会真正享受到。你嫁给他,就能一步登天,享受到一切便利。""不是!我不稀罕这些东西,还请你不要妄自揣测!"楚恬被他激怒,厉声打断了他的话,目光瞥见他胳膊上的伤口,又硬生生放缓了语调:"谁都这么可以说我,但是你不可以。"她紧抿了一下唇角,面色严肃地凝望着他:"我可以把我的计划都告诉你,不求你能理解,但是希望你能对这些事情保密,尤其是涉及到元睿明的事情。可以吗?"就坐在她旁边的元睿明不以为意地冷嗤了一声,挑了一下嘴角。楚恬就当他默认了,挺直腰板儿,目光很是坚定地望向前方:"我怀疑元睿明的腿根本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受伤导致的瘫痪。"话音还没彻底落下,元睿明的脸色就变了一下,抬起眼帘扫了一眼后视镜,肃杀气息乍然闪现。"理由。"他紧咬着牙关,面容冷厉。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知道些什么。"根据元家老爷子所说,他是不小心从楼上坠下导致的瘫痪。要是这样的话,他的骨骼和神经一定会受损。可据我的观察,他的神经完好,肌肉也很结实,我怀疑是其他原因导致的瘫痪。""想不到你还有些本事。"楚恬因为这句意味不明的话皱了一下眉心,向他看了一眼,赫然在它脸上发现不屑和嘲弄的神情,隐约在哪里见到过。就在她试图回想的时候,元睿明向她瞥了一眼:"还有呢?"她这才轻抿了一下嘴角,抬起右手,轻轻动来了动食指,苦笑了一下:"很不巧,几个月前我受了点伤,伤口感染,好了之后食指就没有了知觉。唯一比元睿明好的一点,就是我的手还能动,可他就只能躺着床上。"说话间,那些酸涩的回忆就开始在脑海中来回翻搅,心脏也疼得厉害。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眨了一下眼睛,将泛起的泪光逼了回去,若无其事地向元睿明的扯了一下嘴角。"也是因为这件事,我告别了手术台。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干脆辞职。等什么时候手指好了,再继续去医院当我的医生。怎么样,我的打算是不是很好?"她毫不吝啬地向元睿明露出明媚的笑容,说话的声音却有些发紧。他们永远都不知道放弃自己的爱好有多痛苦,也不知道把这些痛处当成笑话来讲有多难。元睿明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幽潭似的眼眸里盛着让人看不通透的异样神色。楚恬似乎早已预料到他的反应,索性靠着椅背闭上双眼破罐破摔道:"其实,我之所以当他的护工,就是想找出我们之间互通的地方。但是要想把想法彻底落实,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所以你就要嫁进元家吗?""没错。"元睿明被她毫不犹豫的干脆答案狠狠冲击了一下,心口忽然涌上一股极为莫名的情绪。他冷眯着眼加快了车速:"可元家是大家族,即便元睿明残废了,他也是元家的接班人,你以为是你想嫁就能嫁的吗?你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一个护工!"最后一句话像是一把尖锐的刀,硬生生将楚恬的后路切断。她登时睁开了眼,语气坚决道:"我虽然现在是护工,可我多年的从医经验和积累下的知识,并不会因为我的身份而有任何缩水。况且……我有很大的把握治好他……"楚恬心脏忽然窒痛了一下,目光闪烁地看向他:"而且……我要的只是一个名头,并不妨碍他喜欢谁,也不会干涉他的生活。要是我治不好他的话,就伺候他一辈子。这样的条件………元家应该不会不答应……"话到最后,她的声音莫名发虚。到了最后,也不敢再看"程浩"的脸色。元睿明冷嗤了一声,意味不明道:"你还真是有胆有谋,是我小看你了。""不管你怎样看我,我都不会改变主意。我谢谢你这么多次救我,但这种感激不是喜欢。刚才是我说错了话,让你误会了。"就在她陷入无边内疚中时,放在包里的手机震动了几声,无意中将她从尴尬中解救出来。"楚小姐,我家少爷不见了。"佣人发颤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一字不差地落进元睿明的耳朵里。他皱了一下眉心,加快了车速。"好,我马上过来,你们先去附近找找。"楚恬神色慌张地挂断电话,向"程浩"看去。

一道尖锐的刹车声骤然响起,楚恬狠狠向前冲了一下。慌乱之中抓住了车顶上的扶手,这才堪堪稳住了身形,不自觉朝"程浩"看了一眼。

见他脸色似乎很难看,她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微妙。

正想着怎么安慰对方比较好的时候,他已经率先开了口。

"那个元睿明不是残疾了吗?"元睿明用力握着方向盘,一个凌厉的眼刀扫了过去,"还是说,你一直就是个嫌贫爱富又善变的女人?是我看错了你。"

话音未落,他面色铁青地发动车子。车速飞快,两边的景物在不断倒退。

转弯的时候,一块突出来的巨石横亘在前面,眼看着就要冲上去了。

楚恬面色惊惶地闭紧双眼,手紧紧抓着座椅,脸绷得紧紧的。

盛怒之下的元睿明咬紧牙关,快速切换着档位,修长的指节不断转动着方向盘。

就在撞上去的前一秒,车头极速绕过石头,一个摆尾,迅速转过弯,一路向前直冲而行。

丝丝凉风从窗缝中吹进来,出了一身冷汗的楚恬冷不丁打了一个哆嗦,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脸色苍白万分。

她用余光向元睿明扫了一眼,见他脸色依然难看得厉害,迟疑了几秒,才下定决心。

她微抬起下巴,用力吞了吞口水:"其实……我一心想嫁给元睿明,不只是为了钱……""

"还有权势和地位吗?"一声冷嘲直接将她的话打断,"他拥有这些东西,却一直没机会真正享受到。你嫁给他,就能一步登天,享受到一切便利。"

"不是!我不稀罕这些东西,还请你不要妄自揣测!"

楚恬被他激怒,厉声打断了他的话,目光瞥见他胳膊上的伤口,又硬生生放缓了语调:"谁都这么可以说我,但是你不可以。"

她紧抿了一下唇角,面色严肃地凝望着他:"我可以把我的计划都告诉你,不求你能理解,但是希望你能对这些事情保密,尤其是涉及到元睿明的事情。可以吗?"

就坐在她旁边的元睿明不以为意地冷嗤了一声,挑了一下嘴角。

楚恬就当他默认了,挺直腰板儿,目光很是坚定地望向前方:"我怀疑元睿明的腿根本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受伤导致的瘫痪。"

话音还没彻底落下,元睿明的脸色就变了一下,抬起眼帘扫了一眼后视镜,肃杀气息乍然闪现。

"理由。"

他紧咬着牙关,面容冷厉。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知道些什么。

"根据元家老爷子所说,他是不小心从楼上坠下导致的瘫痪。要是这样的话,他的骨骼和神经一定会受损。可据我的观察,他的神经完好,肌肉也很结实,我怀疑是其他原因导致的瘫痪。"

"想不到你还有些本事。"

楚恬因为这句意味不明的话皱了一下眉心,向他看了一眼,赫然在它脸上发现不屑和嘲弄的神情,隐约在哪里见到过。

就在她试图回想的时候,元睿明向她瞥了一眼:"还有呢?"

她这才轻抿了一下嘴角,抬起右手,轻轻动来了动食指,苦笑了一下:"很不巧,几个月前我受了点伤,伤口感染,好了之后食指就没有了知觉。唯一比元睿明好的一点,就是我的手还能动,可他就只能躺着床上。"

说话间,那些酸涩的回忆就开始在脑海中来回翻搅,心脏也疼得厉害。

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眨了一下眼睛,将泛起的泪光逼了回去,若无其事地向元睿明的扯了一下嘴角。

"也是因为这件事,我告别了手术台。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干脆辞职。等什么时候手指好了,再继续去医院当我的医生。怎么样,我的打算是不是很好?"

她毫不吝啬地向元睿明露出明媚的笑容,说话的声音却有些发紧。

他们永远都不知道放弃自己的爱好有多痛苦,也不知道把这些痛处当成笑话来讲有多难。

元睿明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幽潭似的眼眸里盛着让人看不通透的异样神色。

楚恬似乎早已预料到他的反应,索性靠着椅背闭上双眼破罐破摔道:"其实,我之所以当他的护工,就是想找出我们之间互通的地方。但是要想把想法彻底落实,还需要大量的资金。"

"所以你就要嫁进元家吗?"

"没错。"

元睿明被她毫不犹豫的干脆答案狠狠冲击了一下,心口忽然涌上一股极为莫名的情绪。

他冷眯着眼加快了车速:"可元家是大家族,即便元睿明残废了,他也是元家的接班人,你以为是你想嫁就能嫁的吗?你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一个护工!"

最后一句话像是一把尖锐的刀,硬生生将楚恬的后路切断。

她登时睁开了眼,语气坚决道:"我虽然现在是护工,可我多年的从医经验和积累下的知识,并不会因为我的身份而有任何缩水。况且……我有很大的把握治好他……"

楚恬心脏忽然窒痛了一下,目光闪烁地看向他:"而且……我要的只是一个名头,并不妨碍他喜欢谁,也不会干涉他的生活。要是我治不好他的话,就伺候他一辈子。这样的条件………元家应该不会不答应……"

话到最后,她的声音莫名发虚。到了最后,也不敢再看"程浩"的脸色。

元睿明冷嗤了一声,意味不明道:"你还真是有胆有谋,是我小看你了。"

"不管你怎样看我,我都不会改变主意。我谢谢你这么多次救我,但这种感激不是喜欢。刚才是我说错了话,让你误会了。"

就在她陷入无边内疚中时,放在包里的手机震动了几声,无意中将她从尴尬中解救出来。

"楚小姐,我家少爷不见了。"

佣人发颤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一字不差地落进元睿明的耳朵里。

他皱了一下眉心,加快了车速。

"好,我马上过来,你们先去附近找找。"

楚恬神色慌张地挂断电话,向"程浩"看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