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剂工坊学徒的手抄本-药剂工坊学徒的手抄本小说阅读

药剂工坊学徒的手抄本

药剂工坊学徒的手抄本

作者:无码撸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10:18:5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库鲁哈的狂欢与小野犬 第一章冒险者的协会与恶魔少女 第二章那流传于街头巷口的传说 第三章巴鲁尔家的巨大沙利达猫 第四章森林之中贪婪的沙利达猫 第五章这是清闲无事的冒险协会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卢克薇薇安的书名叫《药剂工坊学徒的手抄本》,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无码撸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那本破旧的手抄本之中,所记录的物语究竟为何?’静静的躺在书桌上的手抄本,所记录着的是关于药剂师的最后物语。...
节选

独自一人回到了原本属于两人的家,曾经觉得慢慢拥挤的床在现在看来略显宽敞了,心中有一种莫名的不适感,或许是因为与我朝夕相处的人不在身旁的缘故吧。

在床上辗转反侧,我久久无法入眠,明天就是神圣教堂的骑士选拔,心中焦躁不安,留给我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六天,而骑士考核的时间就长达整整三天,即便我通过了骑士的考核,留给我的时间也就只剩下了三天左右,如果在治愈姆菈玛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

【不要想太多了,姆特纽。】

抛弃掉那些无所谓的杂念,我用被子把整个头都盖住,让自己陷入彻底的黑暗中,放空了大脑,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早点睡觉,如果明天连选拔都没有赶上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当清晨的第一次鸟鸣响起,我迅速的起床,也不管那被我直接丢下床的被子,我穿上了鞋子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简单的洗漱后离开了家,对于我而言,早起并不是什么难事,我很快让自己进入了绝佳的状态。

王都的清晨我再熟悉不过了,只不过今天绝对不是什么好天气,沉闷的空气让人感到一阵胸闷。那些替贵族采购食材的女仆都已经进入到商业区了,我习惯性的拉高了自己的衣领,毕竟我闯入过太多次贵族的住所,我也不知道这些清早来采购一手食材的女仆会不会把我认出来,小心总会是好的。

骑士选拔的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我并不清楚,但是只要早点去就绝对不会错,我快步的朝着教堂的方向行进,顺手从卖早点面包的小商铺里拿了点吃的,当然我付了钱,只不过不知道够不够,赶时间的我没耐心去排队。

充满活力的王都即便这么早,街上的人还是那么多,真不愧是整个公国人口基数最大的城都,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就算我已经出发的很早了,但是神圣教堂的那足以容纳数百人的神圣广场还是聚满了人。

大家大概都是为了参加骑士选拔吧,毕竟成为了神圣教堂的骑士,就拥有了地位,即便是杂兵,在王都也算是有合法身份的人了。

在这里聚集的人,大多数都和我一样,没有真正在王都居住的权利,他们有的可能是偷偷溜进王都,然后和我一样找到商业区中便宜黑暗的出租房住下,靠做些杂活为生,在王都就算是一个酒馆中微不足道的酒保,赚取的钱也远比在王都以外的小镇里的普通人多得多。

教堂前巨大广场的附近早就已经安排了许多的教堂骑士把守,这样的活动神圣教堂果然还是会投入了大量的人力,毕竟这种级别的活动,一年只有四次。

大家都为了摆脱自己尴尬的身份而选择参加,我从这拥挤的人潮中挤到最前方的位置,站在教堂那高高台阶上的是圣子大人以及数个主教,圣子大人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臭小子别乱挤啊。】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作为你对我大吼大叫的补偿,我顺手偷走了这个大嗓门大叔腰间的钱袋,掂量了一下这个钱袋的重量,还算是收获颇丰呢,当然,我并不会做的太过分,只是从钱袋里取走了一部分钱,把大半神不知鬼不觉的还给了他。

圣子大人身边的主教对她耳语了一番后,圣子大人微微的点了点头,她身旁那带着洁白兜帽的主教轻轻的拍了拍掌,原本嘈杂的人群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位主教大人只是那样简单的拍了拍手,就能让这么多人在同一时间里闭嘴,看到周围人们的表情,他们似乎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闭上嘴巴。

不过我是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力量呢,当然我原本就没有说话,圣子大人身边的主教清了清自己的嗓子,脱下了自己的兜帽,陌生的脸庞,并不是昨天在教堂里遇到的那位。

【诸位,很高兴你们能够参加神圣教堂一年四度的骑士选拔,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抱着不同的想法,但是无论你们参加选拔的理由是什么,你们只用记住一点,当你们成为了教堂骑士的那一瞬间,你的生命就不在属于你自己,而是属于神圣教堂以及那些保守苦难的人民。】

我隐隐约约看到那带兜帽的主教那身长袍之下闪闪发光的盔甲,小时候父亲曾经教过我,骑士盔甲上铭刻的纹章代表着他们的地位与所属,那主教长袍下的盔甲上..似乎是圣盾十字,也就是神圣教堂的标志。

神圣教堂应该存在着很多的骑士团,每一个骑士团所拥有的纹章都不一样,能够使用神圣教堂的标徽的骑士团,整个公国只有一个,被称为公国最强的骑士团,当然名字我是不太清楚了,我只知道眼前这个披着长袍的骑士是神圣教堂最强骑士团的一员。

【不过你们也没有必要那么担心,毕竟很快在场的各位就会有半数将被淘汰,甚至更多。】

那个骑士一脸平静的说着,然而..他所说的根本就没有办法让我们安心下来,在场的将近有数百人,而且人数还在增加,淘汰半数以上,要怎么做?无论是什么比试,这种规模都要花上不少时间。

一直守候在一旁的教堂骑士慢慢聚拢,将我们在场的人他团团围住,而那些晚来的人却被阻拦在外,也就是意味着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算是进入了骑士选拔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站在教堂那高高台阶之上的骑士身上,他大概就是负责选拔的人了吧,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至关重要。【我想你们里面聪明的人会慢慢的发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了...好了,选拔开始了,顺带一提,很快就要下大暴雨了,诸位要注意身体,那么,好运了。】

【....选拔开始了?规则呢?还没有说啊!】

【主教大人,规则还没有说呢,是不是搞忘了。】

【..是啊,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啊,怎么就开始了?】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呆立在原地,选拔开始了?但是我们该做什么?没有任何的说明,那站在高处的骑士只是微微的笑了笑,转身走进了教堂,而圣子大人也一同走了进去,剩下的骑士将我们团团围住。

【....什么鬼意思?一句话都不说就走掉了?既然是骑士选拔赛的话,至少把规则说明白啊!可恶,怎么回事,完全搞不明白要做什么啊。】

【啧,我们会不会被耍了?】

【开什么玩笑啊...】

人们叽叽喳喳的吵闹着,宣泄着自己的不满,而我也是一样,完全没有头绪。有些人直接就放弃了,直接推开那些骑士离场了。

【还想着一下子就飞黄腾达的,没想到竟然给我来了这么一出,还是等下次好了。】

【是啊,这次的选拔实在太难了,我只是想随便加入一个最弱的骑士团混混时间啊。】

【..刚刚那位,似乎是神圣教堂最高级别骑士团的成员啊,啊,真是倒霉,没想到碰到了最难的了。】

现在状况正如那位骑士所说的那样,将近一半的人自觉的退场了,他们全部都放弃了思考,发现不寻常的东西,什么东西会是不寻常的?在这里除了人就是人,空旷的环境下想要发觉一些不寻常的东西应该很简单才对。

随着人越来越少,视野也慢慢的开阔了起来,洁净的地面什么都没有,那位骑士毫无疑问,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意义的,也就是有暗示意义,这种事情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能够想到,只不过这里大半的人都不愿意认真的思考,没有规则之后,便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暗示意义,排除掉之前那段我已经听过许多遍的说明以外,剩下的话语中,能够蕴含提示的或许就是宣布开始的那一段,发现不寻常的东西以及下暴雨?暗示,讯息越少,就越明确,如果有太多讯息的话,会对人造成不必要的干扰。

规则已经很明确了,找到不寻常的东西就行了,乌云似乎慢慢的飘了过来,原本就沉闷的空气,现在又添上了一份潮湿。

稀稀落落的雨滴落在我的头上,剩下的一部分人似乎是因为不想被这场暴雨淋个透湿,也心有不甘的离开了,他们似乎的确是努力寻找过所谓不寻常的东西,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在场地中央的似乎只剩下数十人了,原本数以百计的人群只在着短短的半个多小时里锐减到了这个地步,我个人觉得这所谓的选拔赛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一切都已经那么明确了,草草的放弃还真是可惜呢。当暴雨彻底来临的时候,所谓不寻常之物就会出现,那家伙不已经那么明确的告诉我们了吗?

我观察着我身边还剩下的人,他们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为了有更宽广的视野去寻找那不寻常之物,而我也是一样,教堂的骑士形成的正方形的包围圈。

选择其中一角去观察是最好的,而站在中心是最愚蠢的,我挪着步子到了其中的一角中,等待着所谓不寻常之物的显现,雨滴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大滴的雨水砸在骑士的盔甲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我的四周安静无比,除了着一丝的杂音。粗略的数了一下,现在还在包围圈里的只有二十七个人,他们都低着头,寻找着什么,他们是认为这场暴雨会把这地面的某处洗刷干净,然后找到所谓不寻常之物吗?

的确这样的想法没有错,空旷的环境下想要隐藏一个东西只会是地面,但是这样能够被人轻易想到的事情,我想神圣教堂应该不会做吧。

我抱着肩膀,等待着,乌云的密度还很大,这场暴雨至少还会持续将近十分钟左右,我观察着那些仔细寻找地面的人。

【嗯?少了一个...】

之前我所数的人数应该是二十七个人没错,而现在却只有二十六个,对于这个数字我有绝对的自信没有记错,在正方形包围圈的四角里加上我有十一人,这十个人他们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为了获得最宽阔的视野,而选择在站在角落里。

另外中间的人有十六个,努力在地面上寻找着蛛丝马迹,就是在那中间部分的十六人中,一个人消失不见了。

【...其他人没有察觉到吗?】

我又看了看站在四角里的其他人,他们似乎并没有注意,老实说,那个人从什么时候消失的我也不知道,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就连距离那个人那么近的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

我紧张了起来,如果那个人消失不是意外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他找到了不寻常之物,四周的骑士都无动于衷,也就表示他们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寻常之物是能够让人消失的东西?

我集中着自己的神经,因为我不知道那所谓的不寻常之物到底有多少个,如果被其他人捷足先登的话,那一切都完蛋了。

【....嗯?】

巨大的雨幕以及四周雨水砸落在盔甲上的声音,我原本以为这些并不会是什么有意义的东西,但是...如果不寻常之物拥有着实体的话,那..也就意味着...我闭上了眼睛,雨滴落在盔甲的声音..落在地面上的声音,我都能够察觉到...有着不规则的频率。一瞬间的杂音,被我捕捉到了。

【那个声音..】

并不是雨滴砸在盔甲上发出的沉闷之声,也不是雨滴汇入水洼的滴答声,而是如同轻铃一般的脆响,我仔细的追寻那声音的源头。

【..在哪里...在哪里...】

暴雨即将过去,虽然规则没有提到,但是我明白,当暴雨结束之后,这场选拔就会宣告结束。

是左边吗?还是右边?我睁开了眼睛,雨水沾染在我的睫毛上,让我的视野略显模糊,我凭直觉的朝着我认为的方向看去。

【找到了!】

微妙的违和感,巨大的雨幕中有一处小小的地方显得与四周完全不同,雨水被某种东西阻隔开来,那就是不寻常之物的所在。

我迈出了步伐,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依旧在地面或者其他的地方寻找着目标,而我最擅长的就是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接近目标。

我伸出了手,朝着那代表着希望的违和处迈步,握住了!我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一丝坚硬的冰冷。

【这个是....?】

在那一刹那,我的双眼被灼眼的强光所覆盖。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