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若晨,霍靳言霍少独宠落跑妻-短片小说阅读

霍少独宠落跑妻

霍少独宠落跑妻

作者:橘子猫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10:22:3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献身的女人 第二章任务失败 第三章被人救了 第四章各取所需 第五章昏迷 第六章你的报酬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火爆新书《霍少独宠落跑妻》由橘子猫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若晨霍靳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陷害,让沈若晨身败名裂,失去了大小姐的名号,被无情赶出沈家,成了路人女主……...
节选

第十四章教训

“听说我目中无人?”

尾声轻轻上挑,似笑非笑的眸子紧锁沈若晨,她心里“咯噔”一声。

“而且还蛮不讲理?”

沈若晨羞愤的真想找个地缝赶紧遁走。

“从来没和我接触过?”

霍靳言每说一句,沈若晨的脖子就缩一分,到最后,她就像一条可怜巴巴的小狗,孤立无援。

这些话,都是之前沈若晨吐槽的,她实在没想到会传进霍靳言的耳朵里。

可这个时候,沈若晨已经没功夫想霍靳言是怎么知道的了。

“什么,沈若晨居然敢这样说霍总,她不想活了?!”

“天啊,她怎么这么大胆,看来霍总让她上台是想教训她一下了。”

不少人拍拍胸口,她们还以为沈若晨和霍靳言之间不清不楚呢,看来是多虑了。

可是下一句话,又立刻让她们的心提了起来。

“你从来没和我接触过,是吗?”

嗯哼?

这话怎么感觉怪怪的?

“你够了……”

沈若晨实在忍无可忍,这样的环境,她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

“这些话我的确说过,怎样?”

“怎样?”

霍靳言重复着她的话,嘴角依旧在笑,璀璨的一如外面夺目的阳光,眼底却又无尽冰冷。

“我给你一个机会。”他松开沈若晨的手,“重新梳理语言的机会。”

言外之意,霍靳言就是要让沈若晨在台上告诉大家,霍靳言不是目中无人,不是不讲道理,不是……和她没接触过。

前两个都可以,可最后一条……

沈若晨搓着手指。

想起那一百万,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扬起头来,“霍总这话什么意思,我的确不认识你,像您这么高贵的人,恐怕也记不住我们这种小老百姓吧!”

话音刚落,修长有力的手指猛地收紧!

沈若晨面色一苦,下意识的想把手抽回来,反而更加深了这种痛苦。

薄唇邪魅地上扬,霍靳言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带了几分嚣张恣意的嚣张感觉。

那冷酷的深眸,就像月光下的黑曜石般,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嘴角始终上扬,弧度愈发扩大,那样子笑的沈若晨有些心虚。

突然,他拉起沈若晨,大步朝台下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儿?校庆还没结束!”沈若晨大呼出声,霍靳言却仿若未闻,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这……”

大家都愣住了,还没回过神来,二人已经离开。

“天哪!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霍总怎么会认识她,这太不可思议了!”

一阵捶胸顿足的声音,场面再次达到了没法控制的地步。

不少人还想追出去,还好被保安快一步拦了回来。

沈若晨被霍靳言粗鲁的塞进车子里,力道之大,就像塞一块破塑料袋。

沈若晨十分不安的拍着窗户,“霍靳言,我要下车!”

霍靳言轻启薄唇,嘴角轻轻绽放出一个桀骜不驯的笑容,却未曾言语。

连个招呼都不打,他快速启动汽车,沈若晨还没来得及系安全带,整个人朝前扑去,差点撞上挡风玻璃。

沈若晨后悔了。

她低估了霍靳言的怒气值,真是嘴贱,明知道这人阴晴不定,干嘛还非得去招惹他!

微微一恍惚,却在下一个颠中回过神来。

“啊!”沈若晨捂着自己的额头,眼睛里的泪水都快掉出来了,可是却忍住。

只是她以为霍靳言至少像个男人,没想到他看到自己都这样了,竟然还是冷着一张脸。

紧抿的薄唇掀起一抹嘲讽的笑:“像你这么蠢的人,能够活到现在实在是一个奇迹。”

沈若晨想反驳,却找不出反驳的话语。

空气一阵凝固,好一会,沈若晨抬头小心翼翼的看向他完美的侧颜,“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霍靳言没理她。

他在生气,非常生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若晨看着四周的环境慢慢变得荒凉,建筑越来越少,心里有点慌。

她居然被霍靳言带到海边来了。

“次拉!”

一个急刹车,快速甩尾停下,还好她提前系好了安全带,否则脑袋又得嗑一下。

旁边的车门被打开了,霍靳言直接将她拉了下去。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海风湿咸,一阵风吹来,凉凉的,咸咸的。

沈若晨发现霍靳言好喜欢拽她,明明自己可以下车,非要强拉硬拽。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沈若晨很是疑惑,试探性地开口问霍靳言。

“好好享受就是了,问那么多干什么?”霍靳言的表情依旧是很冷漠,淡淡说道。

享受……

怕是没这福气吧?

沈若晨闭上了嘴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对着霍靳言这样的人,还是安安静静地度过了就好了。

不知道吹了多久的海风,沈若晨觉得有些冷了,不停地打着喷嚏。

霍靳言皱了一下眉头,脱下了自己的黑色西装,直接扔到了她的身上。

沈若晨有些愣住了,但是转念一想,就释怀了。

她不客气地将霍靳言的外套披到了自己的身上,过了一会儿,弱弱地开口:“这么晚了,该回去了,这里距离学校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怕……”

“怕什么?没地方睡?”她的话说到一半,就被霍靳言给打断了。

“不是,是孤男寡女,不合适。”沈若晨被曲解了意思,心里面倒是有几分无奈,对霍靳言解释道。

听到沈若晨的这句话,霍靳言却是笑了出来。

他性感的薄唇绽放出来的笑意带着几分轻蔑。

“出来卖的,还会觉得不好意思?沈小姐你真是颠覆了我的三观和认知。”

霍靳言的话就像一个利器深深地刺进了沈若晨的胸膛。

呼吸狠狠一滞,眸光微闪。

终究还是她自己高估了自己,以为自己能够承受的住那样的话。

好一会儿,沈若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从校服里拿出一张小小的卡,道:“这是霍总之前给我的一百万,我自认为卖不了这么高的价钱,这些,您还是拿回去吧!”

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就应该两不相欠。

漂亮的眸危险的眯起,霍靳言竭力克制着心里的冲动。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