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成瘾:偏执总裁很暖心小说-名字是吴助理,倪笑笑

宠妻成瘾:偏执总裁很暖心

宠妻成瘾:偏执总裁很暖心

作者:凉然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15 10:23:1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宴会被辱 第二章:尴尬重逢 第三章:成为弟妹 第四章:被他威胁 第五章:见面家长 第六章:欧阳薇薇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主人公叫倪笑笑宿靳煜的小说是《宠妻成瘾:偏执总裁很暖心》,它的作者是凉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与他,心属彼此,终于她害羞又雀跃的把自己交给了他,连同纯洁的身体一起的还有一颗赤诚的爱着他的心。这本是她最幸福的时刻,但是一道晴天霹雳却彻底地摧毁了她当下拥有的一切。她居然在失去童贞后,才发现与她在一起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爱她,只是在利用她!他亲手摧毁了她的家庭,害死了她的家人……跟她在一起只是因为她太蠢!他只是想看到当真相全部被撕开的时候,她到底要如何面对她的愚蠢的行为还有她自以为是的爱情!她虽恨虽怨,却也只能忍下所有的脾气,平淡的跟他提分手。她离开三年,本以为再也不用跟他有任何交集,但却在回来的第一天就发现,他居然是她现在男朋友的哥哥……...
节选

倪笑笑躺在床上,脑海里不受控制地一直冒着这些可怕的念头,战战兢兢地等待天明。

倪笑笑本以为,以宿靳煜这几年在生意场上雷厉风行,残酷无情的做法,等明天天一亮,或许她会从报纸,上看到宿氏集团即将吞并倪氏企业的坏消息,又或许倪氏企业因得罪了宿氏集团导致无法拉到任何投资,最终只能宣布破产,更有甚者,或许她会被秘密掳走,从此绕无音讯,消失不见。

没想到,第二天宿靳煜无丝毫动静,甚至第三天,第四天,一个星期过去了,仍旧悄无声息。

那一晚他说的那些话,仿佛只是倪笑笑一个人的臆想。

倪笑笑百思不得其解,宿靳煜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只是故意吓唬她的?还是看在了以琛的面子上,不为难她?又或者……他忽然间良心发现?

倪笑笑想了许久都没能想明白,她干脆不想了。

宿靳煜不来找她麻烦,那是最好不过了,她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明明应该松口气的,却很奇怪的,倪笑笑的心口处莫名地浮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挥之不散。

宿靳煜因紧急公务出了国,一个星期都在国外出差,处理完工作,他并未停留休息,而是让助理订了最早一班航班回国。

吴助理早已经在出口处等候,见着他出来,连忙迎了上去,接过他的行李箱。

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宿靳煜眉宇间染着些许疲惫,他揉了揉眉心,一边朝着机场大门走,一边淡淡开口,“这个星期有什么事发生吗?”

吴助理以为他询问公司的事情,当即有条不紊的一一汇报。宿靳煜点头,“还有呢?”

吴助理想了想,以为他要询问家里的事情,忙又将宿家的情况说了一下。

“嗯,还有呢?”

“还……?”

吴助理脚步微滞,不由疑惑地蹙了蹙眉,这公司和家里的情况都已经说完了,还能有什么啊?

此时,宿靳煜已走至车旁,司机拉开车门,他弯腰坐入,掏出手机开机。

吴助理半天没回话,宿靳煜抬眸,淡淡扫了他一眼,助理不自觉缩了缩脑袋,但还是硬着头皮出声,“宿总,不知道您……指的哪一方面?”

宿靳煜顿了一下,慢慢启唇,“比较轰动的新闻,或者,花边新闻。”吴助理怔了怔,他跟在宿总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有八卦的一面,好奇归好奇,他还是迅速地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这个星期的新闻,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于是他如实地摇了摇头,“没有。”

没有。

吴助理的两个字入耳,宿靳煜眸底的光芒沉了沉,浑身的气息骤然一冷,车厢里的温度都随之下降了好几度。

吴助理看着宿靳煜的表情,俊脸阴沉,薄唇抿得紧紧的,眸底仿佛有暗涌流动。

吴助理被他这样的表情吓得心口猛地一个咯噔,连忙垂下眼,呼吸都放轻了。

他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刚才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不妥当的话,宿总怎么忽然间心情就不好了呢?

宿靳煜回了一趟宿宅,宿母正在和几个富家太太搓着麻将,一边玩一边闲聊,其中一位太太忽地冲着旁边的霍太太道:“听说你家以琛的好事近了?”

霍太太丢出一张二饼,笑道:“是啊,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早点定下来好,明天啊,我和他爸要去和那边家长见个面,顺便商量商量他们的婚事。”

"喜事近呢,难怪今天手气这么顺,看来未来媳妇很旺你啊。”霍太太笑的越发开心了。

宿母看了霍太太一眼,摸了一张牌,随手又打出去-张,才道:“就是倪震华那个小孙女吗?”

“是啊,虽说倪家现在大不如前了,但笑笑那个姑娘还是不错的,长得好,人品也好,重点是我家那臭小子喜欢,之前给他介绍了那么多对象,没一个能成,就唯独这个看对眼了,之前我们着急他结婚的事情,现在他自个儿着急,我和他爸啊,也就只能随他了。”霍太太说着无奈,眉宇间却尽是宠溺。

宿母不禁有些羡慕,“挺好的,我家靳煜也是这样,介绍什么女人给他都不上心,我是被他折腾得没脾气了,他要是愿意结婚,就算是家世差一点,我也都认了。”

“靳煜何必着急呢?想要嫁给他的姑娘,可是能把咱们L市绕好几个圈呢。”

“那又如何?他就是没能和以琛一样,能和哪个姑娘看对眼了。”宿母说着说着,忍不住都有点郁闷了,“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见到他结婚了。”

“表姐,听你这么说,好像是有点不对劲,这么久以来,还真没有见到靳煜喜欢过哪个姑娘,你说这会不会他有什么问题啊?”

“胡说,我家靳煜正常得很,我知道他大学那会是有个喜欢的女孩子,我见过他接电话的时候,那表情可温柔了,还说要带回来给我瞧瞧呢,就是不知道后来怎么了,这事情就没影了,我当时,就应该问问他那个姑娘是谁……”

几个太太说说笑笑的,谁也没注意到宿靳煜,他站在那儿,听着她们的话,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神,然后,转身离开。

霍以琛在皇朝酒店订了一间大包厢,约了晚上八点。

倪笑笑与倪爷爷到的时候,霍以琛与霍父霍母已经在包厢内了,双方互相寒暄一番后,一一落座。

倪笑笑坐下后,看了旁边的空位一一眼,疑惑道:“以琛,怎么还有人来吗?”

霍以琛为大家倒完茶后,笑着点头,“嗯,还有一个人要来。倪笑笑轻蹙了蹙秀眉,"谁呀?”

霍家的家长,不就只有霍父霍母两个人么?

“是……”

霍以琛正要回答,包厢的门忽地被推开,男人迈着长腿,缓缓走入,身姿挺拔,步履优雅。

俊美的脸庞上略带着一丝歉意的微笑,淡淡启唇,“抱歉,我来迟了。”

倪笑笑背对着大门坐的,她并没有看到来人的样子,但仅仅听到这个声音,她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全部凝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