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访松,蓝衣青松媚朝辉在线看

青松媚朝辉

青松媚朝辉

作者:成唯识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15 10:45:3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甜宠新书《青松媚朝辉》是成唯识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修朝杜访松,内容主要讲述:十七岁以前,她的意中人是曾用生命护她周全的二师兄,为了嫁给她的盖世英雄,她用尽一切手段,纵使要在他原定的姻缘之中硬插一脚也在所不惜。直到她遇到秦修朝,一切都乱了套,云门石钥一步步将她推入这乱世的纷争之中,她却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他天之骄子,惊才绝艳,于乱世之中只手翻云覆雨。追寻云门石钥,让他与杜访松偶然交集,他冷眼旁观,看着她狡黠虚伪,自作聪明;还看着她一路翻天作地,自己给自己下套,哼哼,是不救她呢,还是不救她?就这么让她朝意中人身边奔去?可是居然心里有一丝不痛快?那就只好下手了……...
节选

长祁城距离临国国都湮都骑上快马起码都要走上三天两夜,相距南召倒是离得最近的一个大城镇,今天晚上在此歇息,再赶两天行程,就能进入南召境内了。

因相距南召不远,当下局势也略显动荡,所以近两年来长祁城一直有重兵囤守外城,就连街上不时有官兵来往巡逻。虽然仍旧热闹繁华,但因守城官兵盘查得严,比起以前来还是多了几分紧张的意味。

天色渐暗,沿街的商铺除了酒肆客栈都在张罗关门歇息,行人回家的回家,住店的住店,热闹的街道一下子显得冷清起来。杜访松随意走了两条街,颇有些遗憾到得太晚,不能好生转转这长祁城。

转过一条街,正准备打道回去,却瞥见街的尽头有一家挂着红灯笼的酒肆颇有些人气。正巧感觉腹中有些饥饿,抬脚便往酒肆走去。其实如果现在折回大德盛应该能赶上用膳,只是她不太想与那些掌柜师爷们应付,对秦修朝她又满肚子怨气,坐一天马车对着他都够憋屈了,连晚膳都还要对着他实在难受。倒不如一个人清静清静。

杜访松走进酒肆后,原本喧哗的店安静了片刻,无数双眼睛落在了她身上。她定了定,发现店里只有她一名单身的年轻姑娘,其他的都是成群结队的来往客商和行脚汉子,看起来的确显目。不过来都来了,她也不犹豫,捡了个不起眼的僻静处落座。

如今世道不甚太平,一般女儿家是不敢独身出门的,等不到天黑就已早早回家,迫不得已要赶路的,也不会大喇喇地钻酒肆这么坦然一坐,难怪会引人侧目。只是因为杜访松向来在安稳的青木镇呆惯了,也一直有师父师兄护着,自己还有些不深不浅的功夫傍身,所以不甚在意。

坐下没一会,小二满脸笑容地向前招呼:“客官,就您一位么?您瞧着吃点喝点什么?”

杜访松“嗯”了一声,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食谱招牌,随意点了两个菜,吃完好赶紧回去。她从大德盛出来只说自己随意逛逛,要是在外面晃荡时间太久,让他们鸡飞狗跳的找过来也不太好。没有拿到楼主掌信之前,加上临行前师父的交待,秦修朝自然不会放任她的不管。

等上菜的空当,她向酒肆里量环视一圈,正在晚饭点上,十来张桌子坐了大半,基本三三两两的坐成一桌,有些人用着说不出道不明的眼神一直往她这个方向打量。唯一和她一个人占了一张桌子的,是个背对她的蓝衣人,桌上放着一把剑。看不见样貌,身姿却挺拔俊逸,看样子是个年轻的剑客。

她恍惚觉得一阵眼熟,这背影好似过见,杜访松一怔,是了,这背影与二师兄竟有几分相似,而且还与二师兄一般着蓝衫、配长剑?

她皱着眉,思索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二师兄心心念念的?

大概是那一年,她正好十三岁。师兄们每次外出远行都能带回精彩有趣的逸事让她神往不已,她捺不住好奇,非要跟着二师兄下山去开开眼。一路往北而上,饱览了湖光山色,千里风光,的确很是愉快。不料祸从天降,偏偏遇到一队中了临国将士埋伏却幸存逃亡的祁国骑兵,见他们是临国人装束,不由分说便朝他们举刀砍来。一百多号训练有素、能够从滴水不漏的包围圈中死里逃生的悍骑,根本不管他们只是普通的过路百姓,那时二师兄也才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边拼了命护着她,一边挥舞长剑杀红了眼。一时间尸横遍野,一直杀了十几二十号人,剩下的那些骑兵才知道这几人并不好惹,和他们之前随手杀的普通百姓很不一样。久拿不下,流寇首领忌惮随时会出现的临国军士,也不恋战,一声令下,带着剩下的大部分人马恨恨撤离。

那天二师兄也穿了一身蓝衣,却被血染得通红,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直到剩下的流寇都撤离,二师兄才瘫坐在地上,然后搂着瑟瑟发抖的她,强打起精神好生安慰。等她终于平静下来,才发现二师兄背上被划破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

如果不是为了护着她,二师兄完全可以毫发无伤的全身而退;如果流寇再多坚持围攻一时半刻,可能他们也当场交代了。比起二师兄差点中剑身亡的惨状,她反倒没受多大的伤,并不是因为流寇们心存慈悲,从一开始,他们就想赶紧解决掉这个临国少年,然后轮番享用临国少女的美妙滋味。

最紧要的关头,二师兄用生命护住了她,这比说一千句一万句情话都令她心动,有哪个女子不爱这样的英雄?大约从那时候起,她开始对二师兄生起别样的情愫,也暗自决心绝不再成为别人的负累,回到巧珑山庄以后,她沉下心好好练了一顿功夫,尤其是保命的逃跑功夫。

其实仔细来看,二人的背影也不完全一样,只不过心上住着一个人的时候,随便相似的衣着,也会联想到他的模样。就在她叹了口气的功夫,跑堂的小二将两个小菜端上了桌,她举箸尝了一口——

味道着实一般,这白天为了赶路就没顿好吃的,晚上还吃不上一顿好的才是真正的憋屈。

她放下筷子,招呼小二来结账,却被突然传来“呯”的一声剧响吓了一跳。

一个半人高的酒坛子在店里砸开了花,顿时热辣的酒香扑鼻,几个彪形大汉从门外一拥而进,将店门口堵得不严严实实。原本正在店里喝酒的两桌客人也突然站起来,将那独自一人一桌的蓝衣剑客里应外合地团团围住。

一阵兵荒马乱,这一阵势,惊得食客们在原本就不大的酒肆里抱头鼠窜,纷纷往外挤出去。掌柜的急了,刚要上前劝说,却见这些闯入者个个提着刀满脸杀气,他跺跺脚哎哟一声赶紧钻进柜台下面抱头藏起来。心里叫苦不迭:哎哟老天爷,要在这乱世讨生活可真不容易,之前都是一言不合就开打,这回可好,还没说上一句话,就摔上家伙了。唉,这是造的什么孽哟!

江湖经验少得可怜的杜访松坐在酒肆的最里面,呆呆的眼见蓝衣剑客被围住,等反应过来要跑却错过了时机。她到处看了看,找个不显眼的角落的缩起来静观其变。

一串女子的笑声自门外响起,只见一抹炽烈如火的红色身影不徐不急地从这群大汉中间分花拂柳般穿了进来,她走到酒肆中央,恶狠狠地盯着仍然淡定坐着未动的蓝衣剑客。

如果不是表情凶狠得扭曲,倒也算是个美人,只见红色的衣裙映得她的肌肤欺霜赛雪,她在蓝衣剑客的对面缓缓坐下,冷笑道:“有本事你再跑!简逍,这回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去。”

大概这简逍欠了这个女子很多钱吧。杜访松缩在幽暗的角落被迫听墙角,她真的不关心这些,只琢磨着从哪个空隙处跑出去比较好。但因这些人本来就是来逮人的,已经把这小店围得水泄不通,想要找个空隙钻出去,还真不容易。

蓝衣男子岿然不动,只听他叹了口气道:“周小姐,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红衣女子一拍桌子,声音陡然提高道:“我逼你?你竟敢说我逼你?”

杜访松心道:让这么多人围堵一个人,可不是咄咄逼人么?

蓝衣男子举杯饮了一口酒,默不做声。

红衣女子不怒反笑,而后理了理鬓发,脸上的表情略微柔和了些,却语气森然道:“好,就算是我逼你,那又如何?你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跟我回去拜堂成亲。”

呃?杜访松懵住,这什么情况?敢情这个红衣女子大费周章的弄出这泼天声势,不为讨债也不为寻仇,就是为自己绑个夫婿回去成亲?她连忙仔细打量了一下红衣女子,褪去凶狠之色的那一张脸,当真是芙蓉如面柳如眉,好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杜访松感到一阵惶恐,莫非现在世道变了,女子嫁人竟成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就连如此美貌的女子都要花如此力气来绑夫婿,那长相普通或者丑一点的女子又当如何?为什么从来没听师兄们和其他人提起过,难道是怕她担心自己嫁不出去而感到难过?

哎,完了完了,大事不好,她自忖可能美貌程度不及这个周小姐,那她嫁人岂不是更难了?——可是,有没有可能,这个蓝衣人貌似潘安,令女人一见倾心?杜访松稍微提起了些兴趣,这么曲折起伏的事情就连在她看过的那么多话本子里都没有出现过。

蓝衣男子淡淡道:“能得不二门周大小姐垂青,在下受宠若惊。可惜在下早已心有所属,更无意高攀,还望周小姐另择佳婿。”

那周小姐冷笑道:“我好心救了你,也不嫌是你一个无名之辈,你却还挑三捡四,不识抬举!有本事,你把你那心上人叫来,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三头六臂,哪里比我好!”

蓝衣男子道:“她什么都好,你哪里都比不了。”

杜访松抿嘴一乐,这个叫简逍的真是噎死人不偿命。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