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弯的甜陈菲,秦文玉小说阅读

弯弯的甜

弯弯的甜

作者:三月蜜糖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10-15 10:46:1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一章 第十章 第九章 第八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弯弯的甜》是三月蜜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非陈菲,内容主要讲述:她是所有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好,长得漂亮又文静。还乖巧听话,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一切乖巧听话都只是她装出来的。某一天他从楼上往下眺望的时候,正好看见小姑娘踮起脚尖,亲吻一个带着闪耀耳钉的男孩,主动而又从容。...
节选

随着运动会的进行,各种项目渐渐比赛完毕,只剩下几个集体项目。太阳高高地悬于正上方,焦灼炙热。

冯春一边吹哨子,一边组织最佳阵型,对面是六班,体委同样积极,一黄一绿,两个队伍看起来搭配完美。

秦文玉托了托眼镜,回头冲着陈菲鼓气,“你跟好我的节奏,前面喊得时候,容易听不清楚,去年我们班就输给了六班,冯春这次鼓着劲要赢他们。”

压绳的是班里体重最大的同学,早就缠了几圈,固定在腰上,陈菲点点头,她后面是文乔,旁边是陆冉,几个个高腿长力气大的,都在两端集中。

中央的小旗子随风飘扬,一声令下,两班指挥便开始奋力叫喊口号。冯春在前面,一边咬着牙拽,一边按照节奏往后晃,所有人都牟足了力气,脚底生根,绳子擦着手,如同磨破皮肉,没人松开,全都在奋力拼搏。

秦文玉的眼镜掉到衣服上,恰好被领子勾住,她也没停下来。陈菲压低了身子,只觉得浑身力气似乎就要被抽光。就在这时,对面不知道谁松了手,节奏稍稍不稳,五班乘胜追击,一把劲扯了过去。只是猛然拉空的力气太大,所有人齐齐往后倒去。

陈菲下意识的左手撑地,还是免不了撞到文乔。连锁反应一般,文乔压在陆非身上,五班的同学交叠倒下,场面乱作一团。

六班虽然输了,却都跟着起哄看热闹。

陈菲还没起身,一个男生已经蹲到她面前,他的长发稍长,遮住眉毛,一张脸上洋溢着肆意张扬的笑,大手一伸,陈菲被他拉了起来。

“你怎么不回我啊?”

男生见她没反应,接着提醒。

“我啊,就是我给你写的情书啊,塞你桌子里面,还有一袋子膨化食品。”

他笑起来有两颗虎牙,看上去无所顾虑,额头出了汗,他顺手抹了一把,擦在身上,又低头凑过去脸。

“我不认识你啊。”

陈菲有些尴尬,她想起来那天被化学老师罚站,还有那张纸条上的错字连篇,果真对不上这张好脸。

“我没署名吗?好像忘了,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潘思言,六班的。”他一直在笑,直到陈菲旁边窜出来一个人,冯春把陈菲往身后一拉,自己挺身挡了过去。

“潘思言,刚才就是你故意松手的吧。”

“对啊,让着你们,不就想赢吗,让你们赢,大将风度。”

他刚说完,六班有人便气鼓鼓的走了过去,跟看仇人一样看着潘思言,更有人已经开始出言指责。

“潘思言,你为了个人感情,竟然置班级荣誉不顾,故意放水,这是集体比赛,不是你讨好别人的把戏。”

“就是,太过分了,我们都那么努力......”

“有完没完,努力个屁,不就为了一张奖状吗,一群人跟大马猴似的拽着绳子玩,搞不搞笑。”

他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边说,一边晃,看起来真的很想让人踹他一脚。

气走了那群人,潘思言倒是丝毫没受到影响,刚想推开冯春,又有一个人上前,手里还捏着一个树脂跳高人。

陆非身上有股子冷气,过去的时候,还特意低头瞅了一眼陈菲,好像有着深仇大恨,眼睛里藏了几把刀子,刀刀割人心。

莫名其妙,陈菲趁他们注意力转移,连忙退到班级最后面,秦文玉拽了拽她的胳膊,小声说道。

“整个一中,潘思言谁都不怕,他根本不是来学习的,就是来谈恋爱的。他爸爸给学校捐了个图书馆,为的就是不要开除潘思言,让他混到高中毕业。”

“可我不认识他呀。”

陈菲很是无辜,至于那封情书,更是收的摸不清头绪。

“没事没事,这是他的惯例,只要哪个班有漂亮女生,他一定会去塞几封情书,不过他大脑库存量太低,过不了几天就把你忘了,所以别担心。”

听秦文云这么一讲,陈菲倒是真的安定不少,毕竟,她真不想惹这么大的麻烦。

陆非挽了袖子,潘思言愈发挑衅的围着他打转,许多看热闹的起哄怂恿,谁都没有事先劝架。

“体育老师来了。”

温思远轻飘飘吐出一句话,的同学立刻一哄而散,只留下包围其中的潘思言和陆非。

“咱俩放学后,学校外面小巷子见,谁怂谁不去。”

潘思言左顾右盼,说完这些话,赶紧溜回六班。他虽然谁都不怕,可是体育老师人高马大,做事不安套路,经常欺压他幼小的心灵。

陆非捏着树脂跳高人,后面的文巧脸上早就泛了白。

刚才倒下的时候,文乔口袋里的跳高人正好掉了出来,被陆非一眼看见,不由分说拿了回去,丝毫情面都不顾及。

运动会结束后,各班有序带回,陈菲跟秦文玉一前一后,还在讨论八百米跑步技巧,身后忽然跟上去一个人,吓得秦文玉一个哆嗦。

“陆非,你怎么走路没声,跟鬼一样。”

陆非亦步亦趋,也没反驳,“秦文玉,语文老师找你有事。”

“找我?什么事,马上要放学了。”秦文玉有些狐疑,回头看了下陆非,又觉得他不像在开玩笑。

“那我先走了。”

秦文玉跟陈菲打完招呼,那个人就想接着开溜,谁知道陆非似乎一早就摸透她的心理,三两步跟上,与她比肩而行。

“为什么把他送给别人?”

他有些不高兴,可总算还是有耐心。

陈菲看着前面不断回头看热闹的同学,文乔时不时朝着自己怨愤的注视,不由得丧气。

“也不算别人,给她的时候,陆冉在旁边,她以后自然会告诉你,你的跳高人去了哪里。

再说,我没同意,你就把跳高人交给我来保管,其实丢了,我是不需要负责的。”

陈菲说的底气十足,陆非早就气得变了脸。

“那你的树脂跑步人呢,我们交换,好不好?”

他说的时候,嗓子进了空气,呛得他有些难受,却又不好意思当着陈菲的面剧烈咳嗽,只好憋红了脸,强忍了下去。

“可我不想跟你换,我很喜欢自己的跑步人,不好意思。”

陈菲出言拒绝,也没有给陆非再说话的机会。

她快步往前跟上队伍,唯恐再让陆非寻到机会胡搅蛮缠。

温思远正在收拾书包,这两天是周末,又是物理竞赛最后的冲刺时刻,脑子里的神经无时不都在紧绷着,抬眼看去,陈菲身后跟着的陆非,情绪低落,气势萎靡。

温思远放下书包,陈菲见他准备走,便赶紧回到桌旁,一边收拾,一边带了歉意。

“你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能收拾完。”

温思远没拒绝,单手挎着包,站在凳子旁,陈菲身量纤瘦,尤其是弯腰的时候,能透过那薄薄的衣料,看见肩膀上两条柔软的肩带,以及再往下一点,那条隐约可见的线条。

他迅速移开目光,以防自己胡思乱想。

陆非站在桌旁,恶狠狠的看着她,陈菲权当看不见,收拾完便跟在温思远身后,一同出了教室。

还没走到拐角,后面的人便飞快的跑了过去,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放弃的逼问。

“你为什么不跟我换,为什么?”

温思远不解,他与陈菲隔了段距离,以为他们两个有话说,便自觉地走出拐角,在门口等着陈菲。

“我为什么要跟你换?我很喜欢自己的跑步人,所以,不想跟你换,就这么简单,没有别的意思。”

陈菲越发觉得陆非无理取闹,他就跟个小孩一样,讨不到糖吃,便要怪别人没有善心。

“那你想跟谁换?温思远?”

陆非偏过脑袋,把掌心的跳高人捏起来,嘴角有些抽搐。

“这是我的自由。”

陈菲拉着两根书包带子,神情也渐渐变得冷淡起来。

不是她没有耐心解释,而是陆非实在冥顽不灵。

“你知不知道温思远为什么非要参加物理竞赛?”陆非忽然转了话题,压低嗓音,一脸神秘的看着陈菲。

“不想知道。”

陈菲用尽了最后的耐心,转身去找温思远,那人气急败坏一般,跺了跺脚,接着说道。

“我会拿到物理竞赛一等奖,把你们都踩在脚底下。”

简直不能再幼稚了。

袁宁晚上做了山药排骨汤,菌丝小炒,熘肝尖,爆炒圆白菜,小米清粥,陈菲多喝了一碗,吃完便觉得肚子坐不下,浑身难受。

她打开窗户,外面很安静,楼下有路过散步的老人,偶尔传来爽朗的笑声,桌上的课本翻到还没学习的章节,起来伸了伸懒腰,隔壁房间有凳子摩擦的响声。

陈菲看着那一页新章节,又想起白天陆非没说完的话,不由得有了好奇心,她拿起物理习题册,敲开了温思远的房门。

温思远只打开了台灯,房间里是黑的,那一个光圈好像是个单独的领域,只有他的气息存在。

“有事吗?”

温思远看起来很累,说话的时候音调是下滑的。

“我有道题想问你,总是解不出来,很着急。”

陈菲若无其事的胡说八道,她外套没拉拉链,敞着领口,露出里面单薄的衬衣,锁骨处的红绳隐隐露出,头发挽了个发髻,顶在头上,像个小小的花苞,格外可爱。

温思远连忙接过习题册,眼睛再也不敢乱看。

“其实这道题已经超纲了,这次竞赛不一定会考,他运用的理论知识,不是初中范围。”

温思远看了一眼,又把习题册放下,他解不出这道题,更不想在这个夜里逞强。

“哦,那就好,我以为你会,温思远,谢谢你啊。”

陈菲弯下身子,细碎的发丝散在耳边,她的肩膀滑过温思远的右臂,很快捡起来习题册,转身的时候,那个软软的发髻擦着温思远的脸颊,俏皮的跳了过去。

他有些晃神,陈菲的小脸挡在门后,“晚安,温思远。”

说完,门咔擦一声关闭,温思远的心里,就跟撕开了一道口子,空牢牢的,怎么都无法填满。

他吁了口气,又闭上眼睛,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开始幻想这个既漂亮又成绩优秀的女孩。她离自己这样近,伸手可及,那头发丝如同鬼魅的海藻,留在皮肤上的温热,如梦似幻。

睁开眼,桌上依旧摆着没有算完的大题,温思远摇摇头,陈菲笑着跟自己说晚安,再摇头,陈菲的掌心,托着两个一模一样的树脂跑步人,笑靥如花。

这夜,温思远第一次失眠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