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老公别乱来by半盒胭脂(作者)-半盒胭脂(作者)的小说冥婚老公别乱来

冥婚老公别乱来

冥婚老公别乱来

作者:半盒胭脂(作者)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0:35:1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睡棺材的男人 第二章 恶灵缠身 第三章 滚弹珠的小男孩 第四章 躲不掉的恶灵 第五章 受鬼之托 第六章 冤鬼缠身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就只因为接受了一个小小的礼物,一个自称我夫君的霸道家伙就闯入了我的生活,在他霸道地让我做了他的女人之后,一夜之间就怀上了孩子。从此之后我的生活全乱了套。死去的人重新出现在我的眼前,不知是什么的鬼东西都要来对付我,吸我的血,更要命的是那个霸道的男人时不时的要把我‘霸占’,以宣示他身为夫君的地位。甚至,肚子里边的也不时的‘造反’,以表示他的存在。老天,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会是一个头?看看,那个自认是我夫君的混蛋又来了,我闪!
节选

第一章睡棺材的男人

从左到右是一百二十步,从右到左还是一百二十步,我不是在背课文,我只是在计数。

我穿着一套旧时的喜服,站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心中不断的计着数,来来回回,走了无数次。

这是一座无门也无窗的宫殿,大殿中,亮起无数儿臂粗的红烛,一张丈许的大红双喜挂在殿墙的正中央。而在这大殿之上,除了一口巨大的黄金棺椁之外,再无其他的摆设!

“还不快进来?”

金棺的棺盖突然间被推开,随着一声冷喝,一只苍白的手伸出了棺外。我一声尖叫,转身想要逃走,只不过,双脚刚刚迈动,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将我的双腿束缚。

下一刻,在我的惊惶叫声中,身子轻飘飘的移到了棺材之前,棺中是那一张陌生的面孔,长发,苍白,却五官清秀俊朗。他的身上,是一身和我身上同色的旧时喜服。没有多余的语言,他伸出双手轻轻一拉,在我的惨叫声中被拽入棺中。他双手轻动,解下我穿上的旧时喜服,露出我自认傲人的身材。

“不要!”一声惊呼,我想要将他推开,他喉间发出一声低沉闷哼,双手抓住我,躺到了棺中。

风停雨消,我又羞又怒,伸手就要去扇他耳光。他冷哼一声,右手伸出,霸道地将我拥入怀中,将整个脑袋埋于我的发丝之间,贪婪的呼吸着。

我浑身颤抖,急怒之间,反过手来,就要再次去扇他的耳光。只不过,这一次我却重复了刚才的命运,被他再次捉住了我的手。

“看来,你是想要再来一次啊!”冷哼一声,男子沉声开口,埋头就朝着我张嘴亲来。

“啊!”

拼尽全部的力气,我一声尖叫,而随着这一声尖叫声,我全力一挣,身子一下子坐了起来。入眼处,一片黑暗,眼前的一切,完全消失,双手接触处,是护士站的办公桌,之前的一切,是一场梦?

“护士,护士你醒一醒啊。”一个声音将我唤醒,在我的眼前,一个身穿病号服的女子微笑着望着我冲我轻轻一笑。

“啊,你好,有什么事吗?”我抹去额际的冷汗,眼前的女子似曾相识,但我却怎么也记不起她是哪一床的病人。

“302床的药水完了,麻烦你一下。”女子说完话,又冲着我微微一笑,转身就走了。

我赶紧拿起一应用具,朝着302床走去。可是,当我走到302床的时候,我才发现,不仅是302床空无一人,这有着四张病床的房间里边都是空荡荡的,甚至有着一些灰尘了。

我往外走的时候,突然间,由这间病房的洗手间里边传出来一阵水滴声,滴答滴答的响个不停。皱着眉头走进了洗手间,这洗手间里边也是到处都是灰尘,分明已经是好久没有使用了。但是洗手池处的水龙头却并没有关严,水滴正不断的滴落。

我走了过去将水龙头关紧,刚刚转身,但那水滴声却又一次的响了起来。回过头来,我看到水龙头紧紧关闭着,并没有水滴流出。疑惑间,洗手间里边的灯突然急剧的闪烁起来,我伸出手去按墙壁上的开关,刚刚接触到开关,啪的一声响,灯泡炸裂了。

尖叫声中,我想要往外跑,一阵风声起,洗手间的门窗就随之关闭。摇晃着房门把手,却毫无反应,捶打着房门,大声呼救,可是,没有任何人回应。我的嗓子都叫哑了,没有任何人理我,与我一同值班的人没有发现我的失踪,连隔壁病房的病人,也都没有被我吵醒。

惊惶间,那滴答的水声却越来响,我拧亮了夜间查房用的应急灯,昏黄的灯光下,水龙头的依然是紧闭着的。就在我疑惑间,两滴液体掉落到了我的手背上,定眼一看,手背上是鲜红的液体!正在我看着手背的时候,又有两滴液体掉落。抬头朝着上方望去,在洗手间的上方,一个身穿病号服的女子悬挂在那里,一双手腕都被割开,露出娃娃嘴一般的伤口,而鲜血正不断的由此滴落下来。

惶恐间,我又是一声尖叫,转身冲向房门,疯狂的敲打起来。手中的东西全都掉落到了地上,应急灯所发出来的光芒照着地面,鲜血依然不断掉落到洗手池前,聚大那里,形成一汪血水,散发着腥臭的血腥味道。

“救命啊!”

沙哑着嗓子发出一声呼唤,惊惶的我听着自己声音在这洗手间里边回荡,无助之极。

这时候,地面上的血滴居然朝着我这边挪来,几滴鲜血掉落到我的脸颊上,血腥的气息更加浓郁,惊恐间,我不断挪着身子,想要避开头顶的尸体。可是,不论我如何闪避,那鲜血依然是滴落到我的身上,我跑,血滴追,我就似一只狼狈的无头苍蝇,就在这洗手间里边被一只悬在空中的女尸用鲜血追逐着。

“啊!”终于,我无法承受这样的惶恐,嘴边发出一声尖叫,蹲了下来,双手抱住脑袋,大声叫嚷,“冤有头债有主,你干嘛老是缠着我啊?”

进医院之前,就听人说过,这类地方有很多冤魂鬼怪之类的,总是会缠着人找替身之类的,我还不愿意相信,但现在,怎么就被我给遇到了呢?

“是你们这些医生护士害死了我,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把你们全都杀光,都杀光!”我的话音刚落,女尸居然就凑到了我的身前来,头下脚上,一张惨白的脸颊就与我的脸几乎贴到了一起。怒吼声中,她举起双手,掐住我的脖子。那双手上的鲜血,不再只是滴落,而是汹涌的喷出,溅得我一头一脸都是。

“不,不是我,与我无关,我刚到这医院才一个月,真的不是我害的你!”颤声哀求着,我的眼睛都快被血液给完全糊住,只能模糊看到那张惨白中带着几点血滴的面孔。

“只要是医生护士,都该死!”女尸恶狠狠的嚷嚷着,张开嘴,就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