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王,皇子医妃惊华-短片小说阅读

医妃惊华

医妃惊华

作者:欧阳华兮(作者)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0:37:5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楔子 第一章 穿越 第二章 白莲花姐姐 第三章 贵妃有召 第四章 宁王楚逸 第五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她是二十一世纪资深医学专家,却穿越成落魄陪嫁公主。嫡姐伪善做作恨不能取她性命,便宜未婚夫温和谦厚暗藏野心,还有一大堆豺狼虎豹,一个个恨不能将她剥皮抽骨。在夹缝中生存的她开始了斗渣男斗朝堂斗江山的生活,好不容易把那所谓的婚姻摆脱掉,却又被那孱弱腹黑的妖孽太子给盯上了。从此又开始了斗心斗情斗天下的漫长道路。这是一群惊才绝艳的男女在乱世里谱写的一段爱情与江山的博弈。
节选

楔子

北周平朔二十二年秋,北周和天凤联姻。

同年十一月中旬,和亲队伍顺利来到溧水关,由北周与七公主联姻的宁王亲自相迎。

十二月初五,和亲队伍在盛都郊外遇刺。

楚皇震怒。

“简直无法无天,竟然敢在盛都郊外作乱。”楚皇难以抑制心中怒火,一手拍在龙椅的扶手上,虎目炯炯,锐利如刀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众大臣。

“京城守卫军呢?都去哪儿了?”他目光骤然如电,直直射向某个位置,厉喝一声:“老三,京畿守备军权在你手上。老四,骁骑营归你掌管。老八,京兆府尹听你调动。那么多精兵将领,重重护卫,如今人还没到京城,居然就遇刺?”

他骤然起身,声如洪钟,道:“你们给朕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点到的几个皇子依次出列,伏跪在地。

“父皇息怒。”三皇子道:“京畿守备军权的确在儿臣手上,可七公主的和亲队伍是在京外遇刺,这不在儿臣的管辖之中,儿臣不敢擅自越权,扰乱纲纪。”

八皇子也道:“京中兵马除却军机大营之外,就只有四哥手上的骁骑营可以调动,京兆尹也不敢越俎代庖触犯律法,请父皇明鉴。”

“你、你们…”

跪在旁边的四皇子对两人怒目而视,“你们休得在父皇面前挑拨是非推诿功过。”

他回头面向满面阴沉的楚皇,深深叩拜,铮铮道:“父皇请听儿臣一言。骁骑营虽为儿臣所掌,也确在城外。京外不安宁,儿臣责无旁贷。但骁骑营本为守护京城三大军力之一,若非万不得已,否则不可调动。且需要父皇御笔授旨,方可出兵,否则形同谋反。故而即便儿臣知晓京外有刺客出没,却不敢妄自出兵先斩后奏啊父皇。”

三皇子却轻哼一声,冷冷道:“四弟何苦说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骁骑营调动虽兹事体大不可擅自做决定,但事有轻重缓急。此番天凤国与我北周联姻乃外交大事,而如今因为你的漠视和放任,七公主遇刺受惊,若是有个好歹,他日天凤质问,我们该如何应对解释?”

八皇子也帮腔道:“只要四哥心中坦荡,又何惧他人非议?除非…四哥确有不臣之心,故而…心虚?”

“胡说八道。”

四皇子震怒,“你们这是无中生有血口喷人。”

“是无中生有还是你心里有鬼…”三皇子漫不经心道:“四弟心中应该最清楚不过。”

四皇子气得脸色铁青,楚皇却一拂袖打断了几人的争执,“都给朕闭嘴。”

几人立时噤声不语。

楚皇脸色铁青阴沉,双目愤怒充血,一把将袖中的奏章甩到四皇子脸上,“你自己好好看看,天凤和亲队伍尚且还在允城的时候京城外就有些不安分。你身为骁骑营总令,却私扣消息,隐瞒不报,包藏祸心,为虎作伥!你——”

他气得胸腹上下起伏,目疵欲裂,恨不得将四皇子碎尸万段。

四皇子大惊失色,惶然喊冤道:“儿臣没有,父皇,儿臣并未收到消息,这一定是有人陷害儿臣…”

楚皇却不待他们辩驳就又看向跪在地上的三皇子和八皇子,沉声道:“还有你们,朕已经明文诏令命你调动京畿守备军出城逮捕刺客,你却安然不动任其发展。”

他脸色越来越沉,“即便是时间紧急你还还未接到圣旨,但距离刺客作乱到现在已经足足半日,你进宫也不过一个时辰。即便朕派出传旨的太监是用爬的,此刻圣旨也应该在你手上了吧?而你却在此推诿他人颠倒是非,丝毫不曾有悔过之心。你…你可真是朕的好儿子啊。”

三皇子脸色一白,眼里涌出惶然失措之色,颤巍巍道:“父皇,儿臣…”

“老八。”

楚皇已经将怒气对准了汗水淋淋的八皇子,喝道:“京兆尹乃巡京中之要务,刺客刺杀天凤和亲队伍后躲藏于城内,你却毫无所觉,此乃失职。其次,刺客横行,我北周迎亲队伍死伤惨重,你身为京兆府尹,派人巡查街道护卫京中百姓安全总不需要朕来教你吧?可你做了什么?安之若素冷眼旁观,唯恐天下不乱!”

最后一句,他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八皇子战战兢兢,说不出一句话来。

楚皇咬牙瞪着脸色惨白面目惊恐的八皇子,沉痛而失望道:“你们身为皇子,我北周的栋梁,平时小打小闹也就罢了,此番北周天凤和亲是何等大事,也容得尔等以私揣度因利而衡之?”

“父皇…”

八皇子正准备说什么,宁王突然站了出来。

“父皇息怒,事情已经发生,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刺客安抚七公主。”他容色沉静语气沉稳,清晰道:“三哥四哥和八弟纵然有错,父皇教训也是应该。但此次刺客事件太过蹊跷,而且儿臣和那些刺客交过手,发现最起码是两拨人,各有来历。这一次刺杀七公主,只怕是为破坏两国联姻而来,当得慎重。”

楚皇微微一震,成功的被他引导而去。而跪在地上的三个皇子却面色愤懑,宁王这话虽然看似在引开话题免他们受天子震怒之责,却一句话坐实了他们的罪过。又不等他们辩驳便立即岔开话题,轻轻巧巧的就给他们定了罪自己还落得一个仁者的名称。

可恶!

宁王低眉敛目,继续道:“不过父皇请放心,儿臣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查出幕后主使,给天凤国一个交代,也可宽慰父皇之心。”

楚皇脸色和缓了些,又沉声问:“对了,七公主可曾受伤?”

“父皇且放心。”宁王温润微笑,“七公主只是受了些惊吓,并无大碍,倒是…”

他欲言又止。

楚皇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但说无妨。”

宁王低眉垂眼,道:“只是七公主的陪嫁九公主失足掉落山崖,其他还好,就是头部受了重创,如今还没醒来。”

楚皇皱眉,沉吟了半晌,道:“虽说只是一个陪嫁的媵妾,但好歹是一国公主,切不可怠慢。吩咐下去,让太医院多尽尽心,务必治好九公主。”

宁王恭敬道:“是。”

眼角瞥到跪在地上的三人,道:“父皇,三哥四哥和八哥确有失察,但请父皇念他们是初犯,还望宽宥之…”

正在此时,殿外有人高声道:“太子有本上奏——”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