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天下:江山尽入我怀小说-名字是华武峰,鲁赫

女尊天下:江山尽入我怀

女尊天下:江山尽入我怀

作者:小可艾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30 10:44:3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高考奇遇 命数使然 众臣朝拜 大典 丞相父子 动不动就跪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主角是宋沐云华武峰的小说叫做《女尊天下:江山尽入我怀》,本小说的作者是小可艾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醒来,她成了女扮男装的替身皇帝面对满朝文武,她头疼欲裂面对后宫佳丽,她有心无力而面对这位俊美的“辅政丞相”,她只想大喊:“奸相想睡皇帝,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节选

长孙玲珑睡的正香,却不知道外面早已天翻地覆,宋沐云下了全城搜查的命令,五城兵马司的兵马早已经开始了搜查。

东城兵马司搜索东城区,南城兵马司搜索南城,中城兵马司搜索中城,西城兵马司和北城兵马司一同搜索西城,因为西城,实在是太复杂了,而北城是皇宫所在地,又怎么能够去搜查呢?北城兵马司的地位一直很尴尬,毕竟皇城中有御林军负责,怎么也轮不到他们北城兵马司。

所以这才与西城兵马司一起查城西,一个个都卯足了劲想要大干一场。

我们北城兵马司憋屈了这么多年,这次,一定要有所建树,找到皇后娘娘,推翻我们在皇上心中的印象,我们不能只做一个无所事事的兵马司!明白了吗!”

“明白!”

而官宦世家中,更是热闹非凡,那些子弟一个个擦掌磨拳准备大展身手,好好表现一番了。

“你们都听好了,这是你们出头的好机会,如今皇上年幼,可野心却是不小,当你们找到皇后进入皇上的视野,我们整个家族就多了一份保障!家族是你们的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们在为父心中,都是有出息将有大作为的孩子,但是不要想着各自为战,抢夺功劳。所有找到的消息,都要上报的为父这里来,等找到皇后娘娘时,为父将会按你们的贡献度分配,将皇上的许诺,给贡献最多的人。你们都是父亲的的孩子,可不要做出相互打压,互相排挤的事情老!知道了吗!”

“是,父亲。”

几乎每个官宦世家中,都上演着这种对话,被告知真相的都是嫡子,庶子就是办隐瞒着,让他们做事就好了,至于皇上许诺的奖励?呵呵,那是给嫡子们留着的。

一场浩大的搜寻运动,就这样明里暗里的开展开来了。

“长孙将军,你说他们若是还在金陵,会将皇后藏在哪里?”将军府中,华武峰着一袭白袍,神情稍稍疲惫,眼底的乌青之色到底掩饰不住,听皇上回家睡觉?他喝多了才会睡觉。

长孙策坐在华武峰下首的太师椅上,清秀的眉毛轻轻皱着,他抿着唇,脸色凝重的思索着。

“依我看,燕人在金陵根茎不深,要想躲藏,定会躲到鱼龙混杂,不易搜查的地方。”他抬头,坚毅的眸子中闪过亮光。

华武峰点点头,将手边的茶送到自己嘴边,吃了一口才道:“鱼龙混杂,不易搜查啊。可我们想到的,对方又怎么会想不到?”

“丞相大人的意思是,他们会藏在我们想不到地方?不吵闹不杂乱,一眼就可以查清楚的地方?”他沉吟了一下:“可他们不怕暴露自己?”

华武峰抬起眼,淡淡的看了一眼长孙策,轻咳了一声语气薄凉:“万一他们是藏在那,我们没有搜查到呢?没有搜查到,之后也也不会想起再查一遍,因为一般反复查的人,都是那种喧闹杂乱不易查清楚的地方。”

长孙策想了想,站起来行礼道:“受教了。”

华武峰却是笑了笑:“哪里算教了,我们不是在讨论燕人可能将皇后娘娘藏到哪里去了吗,长孙将军你这样,可是让本官谈不下去了啊。”他悠悠叹道,声音就像那山涧流淌的清泉,清脆明亮。

长孙策一愣,咧开嘴笑了,棱角分明刚毅的脸上带着孩子般的笑容,倒也不违和:“是我鲁莽了。”实心实意的道歉,让人感不到任何虚与委蛇。

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可造之才啊。华武峰举这茶盏,心里轻轻叹道。

却又听见长孙策道:“可是丞相大人又怎么会知道燕人会看起来隐藏在闹事,实际隐匿在山林呢?”他是在做比喻。

还能坚持自己的立场,不为所动,却能虚心听取别人的意见,虚心求教,难得啊难得啊。

这可惜我们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这就得从这次的主事者,鲁赫说起了。我查过鲁赫这个人,不过是以前查的。他是北燕二皇子的心腹,也是其智多星。鲁赫这个人,武艺十分强悍,心思也极其缜密。北燕二皇子做的许多事情,都是由他出的主意,最后的结果就是二皇子深得北燕皇帝的喜爱。而这次将皇后娘娘掳走,怕是计划了好多年,一直在寻找着最好的机会。”

“以他的心思,绝对不会浅显的藏于闹市之中,而是会想尽办法归隐山林,好打我们个出其不意。”他淡淡的说着。

“丞相大人倒是了解这鲁赫。”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按理说,长孙将军应该更加熟悉才是。”

“大人缪赞了。”两人脸不红心不跳的相互拍着马屁:“那依丞相大人所言,我们该如何是好?”

“等。”

“等?”长孙策一愣,突然反应过来,跳起来连声叫好:“是了,我们都进入了误区,与其我们在这里猜测他们会藏在哪里,不如让他们自己蹦出来,大人安排五城兵马司挨家挨户搜查,只是为了将他们架在火架上烤吧?若是被逮到了,后果不堪设想,还不如早点跳出来,办了事全身而退。”他目光闪烁着,冒着丝丝精芒:“这样一来,他们精神上遭遇挣扎,而我们却是以逸待劳岿然不动。此消彼长之下,自然是我们占上风。”

他朝华武峰眨了眨眼睛:“丞相大人你可真是……唉,”他叹口气继续说:“这样一来,丞相大人你还让皇上的许诺变成了空谈,他们自己跳出来的,自然算不上是别人发现的。丞相如此,来时要让那些世家子弟空忙一场了。”

“你不也是世家弟子?”华武峰吹了吹茶:“说这些有的没的也就能打发一下时间了,他们能不能找到皇后娘娘的线索那是他们事。能找到,那说明他们该得这份赏赐。我们也省了好多事不是?若是找不到,就等他们自己蹦出来吧,本官懒得费这个心思了。”

纵然长孙策救妹心切,却也不得不承认华武峰说的言之有理。

“该死该死该死!他们疯了不成,这样搜查下去,金陵的百姓还要不要正常生活??”城西边缘的一个屋子里,男人气急败坏。

“嗤,这不正合我们心意?金陵继续封城下去,全城搜索,定会引起动乱,百姓们愈发不满,自然会推翻他的统治,到时候就是我北燕铁骑南下的时候了。”一旁立着的男子,笑了笑,他皮肤黝黑,面如刀削,神情坚毅,耳鬓下长着刺刺的胡子茬。他鼻梁高挺,浓眉大眼,眉眼深邃,穿了一身最最普通的黑色葛布麻衣,身材魁梧,衣衫下的肌肉,潜藏着不可小觑的爆发力,正是鲁赫。

他踱着步子,腰上的皮鞭极为惹眼。

“……”男人突然顿住声音,既然老大说对自己有利,那就有利,可他还是有些担忧,欲言又止道:“可是若我们被发现了怎么办?”

“扎莫!不要畏手畏脚的!就像平常一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若是现在心事重重导致被发现异样,那你可成了我北燕的罪人!”鲁赫冷喝道,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若是我们这般小心,都被华武峰发现的话,那到死得其所了。”

他双鬓已经微白,眼角的皱纹诉说他这些年经历的仓沧桑。

扎莫嘴角嗡嗡,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沉寂了半响,他骤然开口:“大哥,二哥他……”

这问的是被华武峰等人抓住的达可。

鲁赫眉眼间也多了几分阴霾,他摆了摆手:“达可应该不会有事。”他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森然道:“若是达可出了事,我要让华武峰陪葬!”

而鲁赫等人担忧的达可正在丞相府,被好吃好喝的待着。

达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神情傲然,不肯低头。

华武峰和长孙策一起审问达可。

达可被安排在一个小院落,以锁链缚住手脚,却能够自由活动。完全颠覆了达可对阶下囚的印象,没有阴暗潮湿的地牢,没有馊了很久连狗都不会吃的馊冷饭菜。

取而代之的是宽敞明亮的一个小院子,他不能踏出院子,手上和脚上都带着铁球链子,每日有人送来饭菜,虽不说饭菜有多么奢华,但也算丰盛了。

和身为西芬皇后的长孙玲珑在燕人手中的待遇,孑然不同,成鲜明对比。

达可看着锦衣华服的两人,黝黑的脸上咧开笑。

“我真的不知道,丞相大人要是真想知道的话,送信去问问头领就好了。”他语气真诚,却藏着一丝奚落。

华武峰双手负在背后,神情冷漠不为所动:“那你说说,这信该要送到哪里?”

达可闭了嘴。

长孙策却是哼了一声,低头一手拂这衣袍上的皱子,慢条斯理语气冷漠道:“看样子是被惯坏了啊。”他眼神环顾四周,打量着这个小院。

小院不大,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院前是是一个小花园,正中轴道两边,种了一排排小树,院墙脚下的是月季玉簪等花色,正厅厢房小别墅,应有尽有。

他眼中闪过一丝冷冽之色:“看来是这个地方太大了,没有牢中那样舒坦。”

达可冷笑,他晃着锁链发出咔咔的声响,眼中不屑:“那可能倒是,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西芬的大牢呢。不知道长孙将军……”他眼中藏着恨色,在眼底波涛汹涌,难以释怀:“不知道将军是要把自己送到天牢呢还是刑部的大狱?或者……”他转头看向华武峰,自嘲道:“还是丞相府中的私牢?”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