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明珠之我娘是吕雉小说-名字是吕雉,郎君

大汉明珠之我娘是吕雉

大汉明珠之我娘是吕雉

作者:8.9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04:5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001章跑路啊跑路 002章自请入县牢 003章装模作样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对于鼎鼎大名的汉高祖刘邦,刘元只有两个字,渣男!可是,当有一天她成了刘邦的女儿,刘元只想对天竖中指,好在,她还有个靠谱的亲娘,吕雉。比起渣男亲爹,必须表示,为了儿女保命能无所不用其极的吕雉,绝对可信!但是,面对后面楚军追杀,眼看刘邦就要将他们姐弟二人踢下马车,刘元慷慨激昂地道:“阿爹让我们下车,我跟阿弟做饵,为阿爹争取时间离开。”已经伸腿要踢儿女的刘邦听到这一句顿住了,刘元拉着亲弟刘盈果断跳车,“我们的性命是阿爹给的,能保全阿爹,万死不辞!”实际上:与其追着求渣男在生死存亡时顾及他们,不如趁机刷好感,以待来日。信渣男救命,不如靠自己!
节选

“站住,站住!”黑夜中,一群官兵举着火把追着前面疯狂奔跑的人,一声一声的高喊想让前面的人站住。

怀抱着一个孩子的妇人看着越来越近的追兵,四处张望了破旧的茅屋,在看到一处草垛,连忙将怀中五六岁大的孩子放入其中,拿着草盖住她的脸。

“阿娘!”孩子捉住妇人的手唤着,她已经知道妇人的打算,心里只有担心。

“元儿,你藏在这里别出声,等他们走了你再去萧何伯父家,记住,不要回家,你阿爹犯下了大罪,我们谁都跑不了,你回去了也会被捉去的。”妇人与孩子轻声地叮嘱,让孩子一定记下。

“那阿娘你呢?”孩子心急母亲的安危,焦急地追问,女人抚过孩子的脸,“阿娘没事,你莫怕,一定藏好了!”

听着后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还有那一声声叫唤,“这边这边!”

妇人也顾不上许多,将草不断地盖在孩子的头上,将孩子完全盖住了,转身往另一边跑,官兵已经追了上来,看到妇人的身影急急地追了上去,“站住,站住。”

藏在草垛里的孩子眼睁睁看着官兵追着妇人而去,不禁唤了一声阿娘!忍住眼眶中的泪水,不让它落下。

等着官兵跑过去了,孩子才从草垛里出来。乡间的孩子,自小在此处长大,对四处十分熟悉,记着母亲刚刚的叮嘱,孩子没有往家里去,而是往平日与父亲交好的人家中走了去。

一路上还能看到四处捉人的官兵,四五岁的孩子不少,孩子有意躲闪着,也不叫人注意,这时一群官兵押着人走来,孩子一眼看了过去,刚要迈出一步,正好那被捉的妇人一眼看来已经瞧见了她,连忙摇摇头,这是从前在家里时,母亲不许她说话常做的动作。

孩子心里着急,却也知道她冲出去于事无补,不过多了一个人关进县牢罢了。

看到孩子没有出声,妇人是大松一口气,而他们那么一过,孩子立刻快跑往一家奔去,饶是大半夜的也顾不上地拍门,“萧伯伯,萧伯伯!”

这个时候人都已经睡了,拍门声惊醒了屋里的人,里面很快传来了询问声,“谁啊?”

“开门,萧伯伯快开门。”孩子没有说自己是谁,只催促着屋里的人开门,半夜敲门的,定是有要事,屋里的人也连忙走来,打开门看到门口的孩子甚是惊讶,“刘元。”

被唤刘元的孩子一路跑来满头都是汗,“我阿娘,阿翁都被捉了。”

出门来迎刘元的是个五十来岁的和善郎君,听到刘元的话立刻将刘元往家里拉,四下张望,刘元道:“没人跟着我,阿娘把我藏草垛里,我等他们走了才出来的。可是阿娘,阿娘被捉走了。”

说到这里也是心急,仰头看着郎君,面带哀求。郎君确定没人跟着,赶紧将人拉进来道:“有什么话,我们进去再说!”

进了屋里,家里人因着刘元拍门都被惊醒了,刚要问郎君是有什么事,郎君已经打发他们道:“没什么事,都回去睡吧!”

虽然郎君带了一个孩子回来,但家里做主的就是这位,他说什么,他们也都听着。

旁的人都好打发,可他家娘子就没那么好打发了,而且平日刘元也算是他们家的常客,这半夜三更的孩子跑了出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怎么了这是?”不解地询问着,刘元虽然心急如焚,却十分有规矩地问好,“萧伯母!”

“刘家出事了。定是刘季押解囚犯往骊山出了事,县令问罪,举家连坐,吕娘子好不容易才把孩子藏起来。”郎君听着刘元几句话已经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禁轻叹一声。

萧家娘子听着摇了摇头,“这世道果真是……刘季也真是的,这样的差事办不好,也该跟家里通个气才是,否则也不至于让一家子……”

抱怨孩子亲爹的话其实不好当着孩子的面说,萧家的郎君与刘元道:“刘元呐,你先在萧伯父家住着,你阿娘和你阿翁的事,我会找曹叔叔想办法,一定把你阿娘和阿翁救出来。”

不必孩子哀求已经答应想办法帮忙,这是有多难得,刘元满心感激,“萧伯父的恩情,刘元没齿难忘,将来一定报答。”

说着跪下与萧郎君叩首再叩首,一个五岁的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懂得这样的恩情,行此大礼,饶是本来不怎么赞同的萧家娘子也赶紧的将孩子扶起来,“傻孩子,不必行此大礼。”

“刘元你看着点,我这就去找敬伯。”此人办事从不拖拉,情况也十分紧急,不是拖拖的时候,穿上外衣立刻就出门去,萧家娘子牵着刘元道:“别怕,你萧伯父一定会想办法救出你阿翁和阿娘的。”

“多谢萧伯母宽慰。”谁都喜欢懂礼的孩子,萧家的娘子摸摸刘元的头,对这从小到大都极懂事的孩子越发喜欢。

萧家娘子很快将刘元安置好,这才回屋休息,躺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床上,刘元想着母亲身处牢狱,一下子坐了起来,都说秦法严厉,因着这个世道读书的人太少,饶是刘元削尖了脑袋想要多读点书,多知道点消息,那也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对,刘元并不是正常的孩子,哪怕她现在的身体仅仅是个五岁的女孩,芯里却是活过了一世,那还是科技发达,想要看书就不怕没书看的世道。

莫名奇妙不知怎么断了气,一出生就被人抱着怀里,朗声地给她取了名元,刘元。

彼时对于这个名字没什么感觉,上辈子结束了,重新来过,便重头再来就是。然而当她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妥妥没法淡定了。

刘邦、吕雉。刘邦是皇帝没错,那也是鼎鼎大名的渣男:而吕雉,也是有名的毒后!

人彘什么的了解下!刘元当时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是,刘邦一如传闻的不靠谱,整日游的和好闲,与一群猪朋狗友四处浪荡不假,眼下的吕雉,却没有一点毒妇的样子。

勤俭持家,孝敬公婆,与邻里交好,妯娌和睦,怎么看,都是一个好女人。

当然,对她这个亲生女儿,也是如珠如宝。这一回,更是直接以命相救,叫刘元只对刘邦越发咬牙切齿。

啊呸,先不管刘邦,反正他是真命天子,在外头怎么也都死不了,可是吕雉现在落入了县衙手里,秦律严谨,如刘邦这样押送囚犯往骊山却逾期,或者直接不去了,他们一家子都讨不了好。

历史上,这事是怎么解决了的?刘元挠秃了头想要想起来,架不住,她不是研究历史的,这段历史饶是她大致学过,那也只记住大事件,这些枝末小事,史书它也不会写。

刘元翻身坐了起来,巴望着刚刚所见的萧家郎君,也就是萧何,一定要想到办法救回吕雉。

不断地祈祷着,突然传来了开门声,刘元一下子就跳下炕,迎门跑了出去,看到刚刚出去的萧何回来了,刘元眼睛发亮地看着萧何道:“萧伯父。”

萧何的声音很轻,只是没想到刘元竟然还没睡,听到一唤立刻回过头,看到刘元颇是惊讶,“刘元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萧伯父,萧伯父和曹叔叔商量到救阿娘和阿翁的办法了吗?”刘元满怀期待地看着萧何,萧何道:“有办法,行与不行得过几天才知道。你还小,这些事不用你操心。快去睡,小心以后长不高。”

“我,我可以帮忙,萧伯父有用我帮忙的地方,我会帮忙的。”刘元一点都不想坐等消息,相反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帮忙,用最快的速度救回吕雉来!

萧何能够理解一个孩子在家人都被捉的情况下会有多不安,伸手拍拍刘元的头,“放心,很快就能把你阿翁和阿娘救出来。”

刘元知道萧何是不相信她一个孩子能帮上什么忙,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要论对律法的熟悉,萧何这样的小吏比她清楚太多:论人脉,县衙里刘元认得哪一个,而萧何虽为小吏,却能混得如鱼得水,自有他的门路。

越想,刘元越是萎了,她得承认自己的没用,而且是实实在在的没用!

“好了,快回去睡吧。”萧何也是奔波了一夜,刘元自不敢再打扰他,听话地退去。

活在这个世道,连私自藏书都是死罪,刘元到现在依然是个半文盲,一时半文盲可以,想想将来,要是一直都是半文盲,指望刘邦,呵呵,妥妥是死得渣都不剩。

刘元打定主意,这回吕雉被救出来之后,一定要往萧、曹两家去,最重要的是先识字!读书识字,了解大秦的律法,这样才能对症下药,再有这样的事发生,她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坐以待毙。

啊呸,这样的事可千万别再有,但是,就刘邦那样的,真不再有了?

越想,刘元头皮越是发麻,最后实在撑不住身体的本能睡了过去,等再醒来,那是被一连串拍门的声给惊醒的,要命的是,这声音昨晚听过。

刘元一个鲤鱼打滚,所有的嗑睡虫都跑了,抄起衣裳穿上,毫不犹豫地就翻窗跑。

开什么玩笑,眼下能救老刘家的人就萧何跟曹参的了,她是绝对不能连累萧何!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