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长乐公主小说-名字是李丽质,萧锐

大唐长乐公主

大唐长乐公主

作者:泠泠弦月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10:1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重生 第2章 有悔 第3章 温情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重生前,李丽质深爱着长姐的驸马,最后被他们两人利用致死。临死前她才恍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形同陌路的夫君,在她将死之时,夫君竟然赶来救她了,然已追悔莫及。上天眷顾,重活一世。李丽质忽然觉得自己的夫君长孙冲还不错,品性端正,家世也还行,最主要的是长得还挺好看!能凑合着过过小日子。但是过着过着好像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李丽质这才发现,长孙冲这厮的高冷淡泊都是装的!深藏不露!“丽质,你莫不是从来不知,我从第一眼见你便喜欢你了?”“还真不知道!”“……”
节选

深夜时分,长安城内一片寂静,然而城外却不是那么太平了。

夜黑风高,乌云蔽月,漆黑的夜空中不见一丝光亮,犹如李丽质此时的心境。她与眼前的男人对视良久,看见他眼底丝毫不加掩饰的冷漠和得意,李丽质恍然明白过来,长姐与她说的都是真的。

他对她没有丝毫情意,一直以来,他都是在利用她!

这十余年的情深意重、矢志不渝,李丽质不顾世俗的眼光,不顾父皇母后的反对,与他生死相许情意绵绵。到现在,却成了她的一厢情愿。这一切,就像梦一样瞬间破碎,给了李丽质当头一棒。

李丽质狠狠地甩开他的手,一双美如画的眸子里充斥着凄凉哀伤,“萧锐,我真是看走了眼,才会喜欢你这么多年!”

他与她山盟海誓相濡以沫,不过是想用她来对付她的长兄和长孙家族。

终归是她太天真了,信了他说会带她远走高飞的话,即使自己已经嫁了他人,他也已娶了长姐,李丽质还痴痴的相信,只要他们彼此心意相通,最终一定会走到一起。

男人都擅长甜言蜜语,萧锐更甚!

被李丽质用力甩开,萧锐也不生气,反而抬手温柔地抚摸她的脸颊,悠然说道:“我确实喜欢你,丽质,只要你肯配合我,过了今晚,我就去恳求陛下将你赐给我,然后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你做梦!”

李丽质后退两步躲开他的手,她现在极其憎恨萧锐,这么多年,李丽质第一次如此绝望,第一次如此憎恨一个人,还是她曾深爱过的人。

“我父皇深知你和你父亲的为人,他是绝对不会让你们萧氏执掌大权的!”

李丽质忽想起父皇曾说过,萧锐此人太过深沉,心思太重,所以极力反对她和萧锐在一起。可当时她油米不进,谁的奉劝都不听,才会有今日的下场。

长姐说得很对,今日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下一刻,李丽质便感觉到脖颈处有个冰凉的东西抵着,她低眉一看,竟是一把明晃晃的利剑。而持剑的人,正是她面前的萧锐,“你乖一点,听话,否则刀剑无眼,若是伤了你,我可是会心疼的。”

心疼?可笑至极。

萧锐若是会心疼她,就不会利用她这么多年,就不会娶长姐为妻,他们之间不会像今日这般。

“你和长姐为什么要欺骗我,权利就真的如此重要?”虽然现在为时已晚,但李丽质还是想问个明白,他们两人凭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让她从一个嫡系公主,沦落到连寻常百姓都不如。

“阿颂的出身不如你,相貌不如你,她有很多地方都不如你。可是她比你沉稳,比你具有很深的城府,这样的女子才能做我萧锐的妻子。”萧锐面对李丽质的质问,他很是耐心地为李丽质解惑,“我是很喜欢你,若是你愿意留在我身边,我也一定会好好待你的,相信阿颂也不会介意你做我的妾室。至于权利……”

他稍作停顿,扬唇讥讽地笑了笑,眸中充满着不甘,“我兰陵萧氏也是皇族后裔,而今不仅要对李氏俯首称臣,在朝野之上还要遭受长孙氏的压迫。即使不能当这天下的主人,我萧氏也要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长孙氏必须覆灭!”

兰陵萧氏在南北朝时期,建立了南朝梁国,不过短短数十载便覆灭了。

想到此,李丽质忍不住冷笑道:“南梁早已不复存在,这天下是我李家的,绝不会落入你萧氏之手!”

“即使长孙氏将来要覆灭,也绝不会让你兰陵萧氏得逞!”

李丽质是萧锐用来对付长孙氏的把柄,虽然现在已是无可挽回的境地,但李丽质即使是死,也不会让萧氏如愿以偿。

面对李丽质讥讽的言辞,萧锐不怒反笑,只是眼眸中含有她从未见过的阴狠,“现在,由不得你说了算。你已然被我掌控,我说什么便是什么,不过你也不用慌张,我不会伤你分毫。”

昨日还在她面前说着甜言蜜语,现在就好似变了个人,不禁让李丽质深深意识到人性的可怕。

“萧锐,你放过她。”

朦胧的夜色中忽传来低沉有力的男声,李丽质扭头看去,说话之人却出乎她的意料。

萧锐好似并不意外,“长孙冲,你来得正好。”

来人一身玄衣,手持长剑,挺拔的身姿屹立在这夜色中。此人是李丽质母后的侄子,李丽质的表兄,亦是与她成亲十年的夫君。

两人十年来都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

纵然同住在公主府,但是两人的寝居却隔得很远,平时井水不犯河水,素无交集。

十年之间,两人从未亲近过,生疏得就像陌生人一样。李丽质倾心着萧锐,而长孙冲身边有着她的三姐围绕,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

李丽质以为,长孙冲现在应该会很恨她。

不曾想,他竟然亲自来找她了,李丽质与他不像是兄妹,更无夫妻情分,他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长孙冲的目光很沉寂冷淡,眼眸如黑夜般幽深,他在距离李丽质十步之遥的地方站定,冷声道:“你萧家想要什么,我可以助你取得,但是莫要伤害长乐公主。”

“这样再好不过。”萧锐侧目瞧着李丽质,话却是对长孙冲说的,“只要你将那封密信交给皇帝,在皇帝面前指认你父亲与褚遂良意图谋反,事成之后,我就会放了你的夫人。我并不想要你性命,只希望你父亲能交出政权。”

长孙冲眸光一沉,“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对,别无选择。”

萧锐的口吻很坚定不可置否,他手中的利剑朝李丽质又贴近了几分,直到她白皙的脖子上露出一丝鲜红的血,他才止住动作。

萧锐的目光一直落在李丽质身上,故意用一种惋惜的口吻说道:“你要知道,权利没了,只要性命还在,依然可以安然度日。可若是这倾国佳人香消玉殒,世间就再找不出第二个,岂不可惜?你说是也不是?”

长孙冲没有回话,只是紧紧盯着李丽质和萧锐,他一身玄衣几乎与夜色合为一体,只有他手中的长剑格外显眼。

萧锐这是在要挟长孙冲,这种要求应该当即拒绝,毕竟李丽质手无政权,死了也就死了。但是长孙冲身后是整个长孙家族,在朝中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若是有何变故,将会影响朝中局势。

而长孙冲没有直接否决,这说明他在犹豫……

他……也看重自己的生死吗?李丽质不可置信,一直形同陌路的丈夫竟会为她而犹豫。

但是,她不想再连累长孙家族,以及名义上的丈夫长孙冲,“表兄,你不要听萧锐的话,他这人甚是虚伪狠毒,定然不会给长孙氏活路的。我父皇已不在乎我的生死,表兄也无需在意,切莫让兰陵萧氏得逞。”

李丽质知道她说完这番话,萧锐定会出言讥讽,她不给萧锐说话的机会,立即转眸看着他接着说道:“萧锐,你与长姐处心积虑算计这么多年,着实可恨!我定不会让你得偿所愿!”

“若有来生,我再也不要遇见你!”

话音未落,李丽质在萧锐还未反应过来时,一把抓住剑柄用力地划了下去。

一时鲜血四溅,随着脖子传来的剧烈疼痛,李丽质的意识逐渐模糊,她松开了剑柄,身体如飘零的落叶倒了下去。

“丽质……”

最后留在李丽质耳畔的,是萧锐不可思议的声音。

然而在她倒下去的瞬间,接住她身躯的人不是萧锐,而是长孙冲。李丽质隐约感觉到长孙冲怀里的温暖,竟让她有那么一丝眷恋,不想离开。

她最后看到的是长孙冲俊郎的面容,以及他眼底那一丝紧张……

紧张?

他……难道是在乎自己的吗?

可李丽质来不及多想,她的意识便已陷入一片混沌。

这样也好,总算得以解脱。

……

李丽质以为自己就这么死了,可是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她却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一点点汇聚,身体也有了一些知觉。

怎么回事?

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大脑昏沉沉的,身体也很乏力,她想动却动弹不得。

李丽质费力地睁开眼眸,视线从模糊逐渐转变成清晰,她这才看清楚那金色的床帐。自己这是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锦被,看来这是张很华丽的床榻。

不过……她不是死了吗?这又是在哪?

难道她被救下来了?

可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脖子的疼痛,就好像是没有受过伤一样,到底怎么回事?

下一刻,映入眼帘的人使李丽质大为震惊。

“公主您醒了?真是太好了!”来人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出头的少女,她身着粉色宫女装,手里端着一盆水,刚从外面进来便看见了李丽质。

少女将水盆放在桌上,兴奋地朝李丽质奔来。

“采……薇?”

李丽质怔怔地叫出少女的名字,心中已是万分诧异。

这小宫女李丽质是认识的,正是伺候她多年的婢女采薇,年纪与自己一般大小。只是……采薇在萧锐挟持李丽质之前,就已经意外惨死,而且那个时候采薇已经有二十来岁了。

而现在,采薇不但没死,模样还年轻了十余岁,李丽质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眼睛。

这就好似,时光倒流……

李丽质侧过头仔细瞧了瞧,发现这房间里的布置正是她未出嫁之前居住的闺房,太极宫立政殿的偏殿。

难道说……她没有死,反而还回到了过去?

怎么可能呢。

采薇来到床榻前蹲下身,关切地问道:“公主感觉如何?身体可有不适之处?”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李丽质关怀备至。

只是后来采薇的意外身死对李丽质造成了很大的打击,现在面对她久违的关怀,李丽质一时情绪难以自控。只不过李丽质没有表露出来,当下的情势她还不清楚,一言一行都须谨慎,“我怎么了?”

她要弄清楚现在的情况。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