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起居录-秦王,顾瑟太子妃起居录在线阅读

太子妃起居录

太子妃起居录

作者:绮里眠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11:5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楔子 第二章 第三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长姐被皇后赐死之后,顾瑟被点进东宫做了继太子妃,太子夙延川护她五年太平安稳,一朝惊变,太子身死边城,帝都血染,她宗族离散,父兄皆亡。烈火中翻然惊梦,回首十年,这一次她决定改变自己的人生,而只有后来的燕中宗夙延川自己知道,他一生的青史碧血、拓土开疆,都付与少年时她高楼回顾的那一眼,重生软妹太子妃×外骄内宠皇太子,半世君恩如海,两生美人如玉。我为郎君一梦,归来犹正当年。
节选

顾瑟也还记得那是个天高云淡的秋日。

皇孙谨到了知稼穑事的年纪,大清早来问过安,便跟着太傅到到京郊郁川的皇庄上去。

谁也不知道这一天会发生什么。

顾瑟起了个大早,丈夫和外甥都不在身边,她也不觉得闷,使宫女搬了美人靠在廊下,慵懒地倚在那里。

太子崩的密信八百里加急,千里迢迢地进了京,撞上秦王兵谏的消息,一块儿传进了东宫。

好像整个皇城都陷入了嘈杂和恐慌里。

顾瑟却不为所动地撕着花瓣细细碎碎地丢进池子里,看各色的鱼争先来水面上唼喋。

掌事宫女玉暖劝了她一回,无果,不再说话,规规矩矩地垂着手站在边上。

顾瑟却指着池水面下鲜妍明媚的鱼群,笑道:“你看这人呐,其实还不如鱼,年年岁岁,有人好吃好喝地供养着,外头天翻地覆的,自过他自己的小日子,管他是河山浩劫,还是社稷清明呢?”

玉暖默然。

顾瑟自顾自地笑了半晌。

她撕完了手里的花,回过头去,柔声道:“玉姑姑,太子信任您,也关怀我,您在我身边照顾我这么多年,我很感激的。可这原是我们家的家事,别的人我都放走了,也没有单留下您的道理。您就出宫去罢。”

玉暖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磕头:“太子妃娘娘三思。”她说,“来日方长,您还不到花信的年纪,殿下疼惜您,早早为您安排好了去路,娘娘何忍辜负殿下的一片苦心。”

顾瑟道:“我晓得玉姑姑衷心。”

她倚在美人靠上,抬头看着天。湛蓝而深邃的天空,连云彩都少,太阳明晃晃地挂着,洒过高大而轩伟的殿台楼阁,飞甍碧瓦,照着她身上正红缂丝的大袖衫,金线累绣的真凤,金红交映,像一团炽烈燃烧的火焰。

庆和二十二年四月,太子妃顾笙被皇后赐绫。八月,她被赐婚太子,顾氏女再度入主东宫。顾家的女儿从声名狼藉到重为世范,不过短短的四个月时间。

“我初次见到殿下,也是这样一个晴朗的秋日。”

她喃喃道:“那时我以为我快要死了,殿下却像天神一样提着弓出现,太阳那么烈,殿下弯弓射箭的样子啊,比太阳还要耀眼。”

玉暖深深地噤声。

继太子妃小顾氏入宫的时候,人人都以为她会悄无声息地凋零在深宫里。

太子元妃大顾氏做过的事,即使被封了口、扫清了首尾,但他们这些东宫的老人,都影影绰绰地有些了解。

连做吏部尚书的祖父、做天子近臣东台舍人的父亲都没有保下的人,乃至为她一人,传承数代、誉满士林的京城顾氏险些分崩离析。

顾氏旁支女中,因此大归、退婚的都不在少数。

这样情形下入宫的小顾妃,说一句四面楚歌也不为过。

可是太子夙延川对她的保护和照顾,却大大地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几年下来,连最憎恨顾氏女的皇后都退让和默认了。

虽然后来暗地里的流言就变成了小顾太子妃与太子早有相识,甚至当初求她为继妻的谕旨也是太子亲自求来,然而即使是一直在小顾妃身边侍奉的玉暖,也都是第一次在当事人口中听到一鳞半爪的往事。

顾瑟的目光悠远,忽而沉默,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嫁给殿下,也是这样一个秋日,也是在这上阳宫里。”

“我那个时候只是想着,总要代姐姐好好地照顾谨儿。”

那个时候,她尚且以为长姐固然有罪,稚子到底无辜。

“后来啊,我也想要好好地照顾殿下,与他凤凰于飞,白首共老。”

后来五年相伴,竟慰平生。

她话语间的不祥太过浓烈,让玉暖眼里滚下泪来,口不择言地道:“太子妃娘娘也说了要照顾谨皇孙的。”

——这话一出口,她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言。

她仓皇地抬起头来,看到顾瑟唇角一缕散漫而薄凉的笑容。

她神态平和,与玉暖的焦虑仿佛是鲜明的一双对比,淡声道:“姑姑也知道是秦王将要入主京城。那时姐姐的孩子总会有他自己的造化,何须我再多事。”

玉暖低泣道:“这都是造了什么孽!”

顾瑟微微闭上了眼,眼角被日光刺得沁出水意。

太子代天亲征,身边扈从无计,却一朝身死万里。秦王偏偏在这个时候发动宫变,若说这其中没有猫腻,恐怕要笑煞天下人。

可惜,她看不到秦王引狼入室、遗臭万年的那一天了。

可惜,母亲大归江南,祖父壮年病逝,父亲不愿附逆,宁死刀兵之下,她最终谁也没能救下来。

她道:“玉姑姑,你走罢。”

“这是我和殿下的事,殿下都不说我什么了,姑姑何不歇一歇。”

“我福薄至此,不能尽孝双亲膝前,不能与殿下终老,但我这一生……也不欲再跪旁人的河山。”

庆和二十七年秋,秦王庚勾连羌狄,陷太子川于平明关,太子川斩狼骑千余人,力战不退,万箭穿心而死。秦王宫变京师,登基为帝。

太子妃顾氏既闻此讯,乃自执炬焚于上阳宫,其时光映半天,三日不熄,京畿百里见之而泪下。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