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反派病娇皇叔by8.8-8.8的小说嫁给反派病娇皇叔

嫁给反派病娇皇叔

嫁给反派病娇皇叔

作者:8.8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12:4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重生 重逢 试探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宁婉婉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嫁进东宫。被有名无实的丈夫害死后,她才知道她的恩人是皇叔。为了报恩,她的一缕残魂绕在皇叔司湛身边。她看见司湛干掉皇帝,干掉太子,干掉大臣,还差点葬送了整个祁宋王朝,最后成为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大佞臣。她还看见司湛死的时候,怀里竟然紧紧抱着她的牌位。当太子再次含情脉脉地望着她求娶时,宁婉婉转身投奔到了司湛怀里:“皇叔,我愿意嫁给你。”司湛一愣,解开自己的披风裹住了宁婉婉,紧紧拥入怀中,睨着太子道:“皇侄,谨言慎行,她可是你皇婶。
节选

“杀……”

“谁要是能砍了新帝的人头,封万户侯!”

以陈,燕二王为首的大军,浩浩荡荡地聚集在了紫金宫的正阳门外,一时间,旌旗遮天蔽日,铁甲声势浩大,喊杀声震地整个紫金宫都在跟着颤抖。

砰!砰!砰!

宁婉婉看着被御林军全力抵住的最后一道宫门即将被门外叛军攻破,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御前太监万顺跌跌撞撞地从殿外冲了进来,一步小心被高大的门槛绊倒在地上,万顺来不及起身,连滚带爬地来到司湛跟前跪下急声喊道:

“陛下!陛下!叛军已经攻破了正阳门,现在正在攻宣和门,陛下再不走就来不及啦!”

大殿玉阶上,披头散发的司湛穿着一身红底淡黄团龙窄衫席地而坐,左手拿着一个缠枝雕刻的千年沉香木牌位,右手拿着刻刀正在上面刻着什么,姿态闲适地竟如手持书卷临泉而坐的文人雅士。

那牌位比普通的牌位略宽,右边已经刻着“纯容皇后宁氏之显位。”

宁婉婉急忙飘回到司湛身边,连声附和道:“是啊,是啊,你还在这里抱着个灵位磨蹭……”

星眸蓦地放大定在牌位上。

“无德皇帝司湛之灵位。”

司湛竟然在牌位的左边刻下了这几个字!

他竟然连自己的灵位都刻好了?那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打算逃跑?

宁婉婉震惊地望着司湛,心跳如鼓擂。

司湛修长的玉指从身旁的红漆托盘中拿起了一块折叠齐整的绢布,慢条斯理地擦拭着牌位,精致的唇角竟然还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丝毫没有一点火烧屁股的焦躁与惶恐。

万顺见状,头重重地磕在金砖上,哭喊道:“陛下,奴才求您了,快从密道里逃吧。”

司湛没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玉阶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擦拭着。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太和门前,杀气激荡,喊声震天。

宫女太监们四下奔逃,那些无处可逃的宫女们瑟瑟缩缩地抱成一团,绝望哭声衬着门外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显得格外单薄无力。

“去吧,逃命去吧。”司湛宠溺地摩挲着牌位上的“宁氏”二字,头也不抬地对万顺说道。

“陛下!”万顺喊地嗓子都嘶哑了。

司湛置若罔闻。

万顺额头重重地砸在金砖上,再次磕了三个响头,泪流满面道:“奴才,拜别陛下,陛下……多保重。”

轰隆……

朱红大门应声而倒,宣和门破。

“婉婉,你的仇朕都替你报了,你在下面可以瞑目了。”司湛对着牌位温柔地说。

看着宣和广场上大批涌进而来的兵马,宁婉婉反倒不急了,她安静地坐在司湛的身旁,脑袋靠在司湛的肩膀上,可惜司湛根本感受不到,现在的她只不过是一缕残魂而已。

两年前,司湛将她从那个烈狱般的东宫救出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大概是因为救她的人是司湛,她感念其恩德,便强留了一缕残魂在世,一直紧随在司湛身边。

正因如此,她看见了司湛一把火烧尽了东宫满门,斩了太子司易的头颅,随后逼杀太后,活活气死了神宗皇帝司烁,登基为帝。

别人当了皇帝,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刀阔斧地整顿朝纲,改朝换代,他司湛倒好,当了皇帝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册封她的牌位为后。

此诏一出,当即引得天下哗然,本就动荡的朝廷更加的动荡,司湛全然置之不理。

只要谁敢闹就杀谁,谁敢谏就砍谁,封灵为后一事,终于在死了二十九个大臣之后,彻底地铁板钉钉了,却也彻底地激起了天下公愤。

宁婉婉实在不明白,司湛为何对她会如此一往情深,深地近乎偏执,不管是就寝,还是上朝,他都会带着她的牌位一起,这简直就是在给他原本动荡的朝廷雪上加霜。

果然,司湛登基一年后,陈燕二王联手,掀起一场浩浩荡荡“杀昏君,救苍生”的起义,起义一出,通往汴都的各路城门纷纷大开,陈燕大军几乎可以说长驱直入,没费一兵一卒,直接以雷霆之速杀到了皇城根下。

宁婉婉在想,如果她还活着,肯定就是那个被天下人喊打喊杀的祸国妖后。

“朕等了很久,就为了等今日,所有害过你的人都已经被朕杀死了,连祁宋王朝都被朕倾覆了,现在,朕终于可以解脱了,如果你地下有知,黄泉路上走慢点,等着朕来寻你,可好?”

他知道她恨太子,恨皇室,恨天下悠悠之口,所以他便用尽手段,登上这九五至尊之位,以一人之力倾覆天下,只是为了替她报仇。

宁婉婉觉得眼睛又痛又涩,可惜她是一缕残魂,根本无泪可流,她抬起双手环住司湛的脖子抱住了他,脑袋搁在司湛的肩上,平静地看着叛军潮水似的涌进了大殿内,点了点头,道:“好,我等着你,活着的时候我瞎了眼嫁给了司易,死后我宁婉婉只做你司湛的鬼。”

“婉婉,朕来了。”

黑色的血从司湛的薄唇中奔涌而出,穿过宁婉婉透明的手臂,淅淅沥沥地跌落在他手中的牌位之上。司湛一边笑,一边慢慢地擦拭着血染的“宁氏”二字,他的脸色越来越白,白的近乎透明,气息急剧减弱。

与此同时,宁婉婉的心脏像是突然间被人捏死了似的,就在司湛抱着她的牌位倒下去的一瞬间,她的残魂紧跟着灰飞烟灭了……

热,好热!

宁婉婉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置在火炉之上似的,滚烫滚烫的,脑袋发胀,耳朵嗡嗡作响,胸口闷得像是压了块巨石,四肢又酸又痛,难受的要死。

滚烫的额头上蓦地一凉,灼热感顿时退了一些,她听见有人在说:“老太太,您别着急,郡主的高热看起来已经开始在退了。”

这是常嬷嬷的声音?

紧接着,她又听见了久违的祖母的声音。

“嗯,是在退热,方才太医开的药都捡了吗?”

“早就捡回来了,就在小厨房里熬着呢。”

高热?祖母和常嬷嬷在说什么呢?

宁婉婉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然后,她看见了眼前熟悉的祖母,正一脸慈爱地看着她,老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

“……祖母?”宁婉婉张了张干裂的小嘴,惊讶地喊了一声。

啪地一下,泪花滚落,“哎。”宁老太哽咽地应了一声,紧了紧手里的力道拉了拉宁婉婉的手,欣慰道,“你这小东西,可算是醒了。”

常嬷嬷在一边喜极而泣地说:“郡主姑娘,您可算是醒了啊,都快吓坏老太太了。”

看着常嬷嬷和祖母焦急的神色,宁婉婉呆住了,她怎么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轻轻地扭头四下看了一眼,紫檀雕百子图六柱架子床,红木四福捧寿顶箱柜,百宝嵌花鸟纹曲屏,莲花如意折叠镜台,佛厨香炉奉观音……

这里是……夙玉堂,祖母居住的寝室。

宁婉婉哗啦一下坐了起来,吓了宁老太和常嬷嬷一大跳。

宁老太摁住宁婉婉的手,慌忙问:“婉婉,你这是怎么了?”

宁婉婉撤回目光,落在宁老太摁住她的手上,她感受到了祖母的温暖的体温,目光顺着手向上,缓缓地爬到了宁老太的脸上。

眼前的这个老太额间戴着一条桃心如意蓝玛瑙抹额,鬓发如银,双目苍老,却炯炯有神,满面红光,体态雍容端庄,这就是她活着的祖母啊。

祖母,她还活着。

宁婉婉难以置信地抬起手去摸了摸宁老太的脸:“真好,我们都活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眼底盛满了惊喜。

宁老太闻言,怔了怔,看着宁婉婉白嫩迷惘的小脸蛋,心里蓦地一蹦,这孩子不会是烧傻了吧?

常嬷嬷也是一脸担忧地歪着头细细瞅了一眼宁婉婉,一边喃喃猜测道:“郡主姑娘在说什么呢?莫不是高热烧坏了郡主姑娘的脑子了?”

宁婉婉哭着哭着就笑了,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宁老太见状,吓慌神了,以为宁婉婉发魔障了,正要去拉宁婉婉,宁婉婉忽然一头扑进宁老太的怀里,哇哇地大哭道:“祖母,您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宁婉婉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重生了,重生在祖母还活着的时候。

这一次,她一定会保护好祖母,保护好她自己。

宁老太听了宁婉婉的话,心绪一荡,老泪纵横地拍了拍宁婉婉的背,安慰道:“好,好,祖母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宁婉婉虽然自小养她在身边,可是这孩子到底心底善良,玩心又大,经常和林玉彤那个爱耍心眼的形影不离地呆在一起,又有那何氏常在耳边挑拨离间,导致这孩子对她越来越疏远。

如今大病一场后,竟然心性大变,反而和她又亲近了起来,她心里终于宽慰了些。

这时,大丫头拂衣从外面走了进来,轻声对宁老太说:“老太太,春风阁的人来了,说是请老太太去前头主持大局。”

春风阁是何氏的院子。

宁老太一听,脸色立时沉了,哼道:“我看主持大局是假,借故让我饶了林玉彤那丫头是真。”

林玉彤?

前世害她惨死的罪魁祸首之一就是她这个曾经视如至亲的庶妹。

再次听见这个名字,宁婉婉的心咯噔一跳,她从宁老太怀里抬起脑袋,睁着一双水雾朦胧的杏眼,一脸迷茫地问:“祖母,二妹妹她怎么了?”

提起这个林玉彤,宁老太就是一肚子气。

她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一眼宁婉婉,痛心疾首道:“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林玉彤母女对你不怀好意,不能信,你偏不信。你看,今日本是你的及笄大礼,皇后娘娘欲带太子前来观礼,说是观礼,其实是为了定下你和太子的婚期。”

“偏生你在这当口落水了,还是和那丫头一起在桥上的时候落下去的,害得你昏迷了大半日,一直高热不退,险些烧坏了身子,好好的及笄大礼也就这么给毁了。这件事情发生的太巧了,那丫头肯定私藏了祸心,这次,说什么你都不能再护着那个臭丫头了。”

及笄大礼……

宁婉婉蓦地怔住。

这一次,她绝不再重蹈覆辙!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