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斜横王妃快逃:王爷,别撩!-云洛兮,宫女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王妃快逃:王爷,别撩!

王妃快逃:王爷,别撩!

作者:疏影斜横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30 11:14: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墙上明月光 第二章:你就是本王的人了 第三章:小气王 第四章:欲擒故纵 第五章:进宫 第六章:被发现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主人公叫云洛兮风临渊的小说是《王妃快逃:王爷,别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疏影斜横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在拜完天地的洞房里,还是抢了姐姐丈夫的的绿茶?这是什么设定?云洛兮表示狗命重要,先逃为快。只是逃着逃着,发现剧情不太对?云洛兮目瞪口呆看着目光灼灼、步步紧逼的某王,你这样是很犯规的!!!...
节选

风临渊都没意识到,他现在和云洛兮是没道理可讲。

“我现在名义上是你的人啊,我丢人证明你眼光差。”云洛兮理直气壮的说。

风临渊被她堵住了:“你要是敢丢本王的人,本王就让安乐候一家不能好好过。”

“正好,他们家没一个好人。”

风临渊还是第一次听到做儿女的敢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就算安乐候家没一个好人,你做人家女儿也不能这样说。”

“不要那么虚伪啦。”云洛兮听到外面有声音,转即掀开窗帘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非常热闹。

“放下。”风临渊感觉自己被忽略了。

“又不是看你家的。”

风临渊按了一下窗帘让云洛兮松手,云洛兮抓着不松手。

“松手。”风临渊就不信治不了她了。

“你松,你不松我就叫非礼。”云洛兮瞪着风临渊,丝毫不退让。

“呵!我堂堂宝王要非礼你,你觉得可能吗?”

“不可能。”

风临渊一脸得意,算她识相。

“所以,我叫非礼的时候,关注的人肯定很多,发生了不可能发生的事儿,这属于爆炸性新闻,不管谁对谁错,真相是什么,你都会被人议论,千夫所指无病自死。”

风临渊听的似懂非懂:“你说的是什么?”

云洛兮感觉和老古董说话真费劲儿:“大概意思就是,只要我叫非礼,你就会被很多人盯着,从而影响到你的声誉。”

“你知道公然议论皇族之人是什么罪吗?”

云洛兮想了想摇头。

“严重者,割舌!”

云洛兮直接把窗帘给松开了,小声嘀咕到:“不看就不看。”

风临渊这算是赢了,挑衅一般看着云洛兮,和他斗还太嫩了点儿。

云洛兮看他表情就是他在想什么,生气的转身给他一个背。

两个人就这样赌气到宫门口,云洛兮看着巍峨的宫墙,一阵感慨。

风临渊怎么觉得她看什么都新鲜呢,拉了她一下几分威胁的说:“不许丢人。”

“这有十米高吧?”云洛兮根本不在意风临渊的威胁,这个要算旅游的话挺划算的。

“三丈。”风临渊白了她一眼就进宫了。

云洛兮眼睛有点不够用,虽然这天幽国不知道是哪儿蹦出来的,建筑风格倒是不错。

到了一个巨大的雕像面前,风临渊停下虔诚的行礼。

云洛兮直接愣在那里了:“这是……女娲?”

“不得对娲祖不敬,。”风临渊瞪了她一眼让她行礼。

云洛兮行礼,心里却一阵翻腾,虽然不是他们的历史,可是为什么会有女娲啊?

行礼之后两个人往后宫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云洛兮突然捂着自己的肚子,一脸痛苦的样子。

“又怎么了”风临渊看着云洛兮那痛苦的样子。

“肚子疼,特别疼,我得去……”云洛兮把洗手间、厕所、toilet、washroom的想了一遍,然后很艰难的说“茅房!”

风临渊算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对一边的宫女到:“带她去。”

“是。”宫女行礼带着云洛兮过去了。

云洛兮回头看着那个女娲像,回头只要能找到女娲相就能找到出宫的路了,宝王肯定想不到自己敢在这个时候逃走吧。

突然她扶着腰靠着假山,一副疼的走不了的样子。

“王妃怎么了?”一边的小宫女吓的慌忙扶着她。

“我觉得我这不是一般疼,得吃药,药在宝王身上,你帮我去取一下。”云洛兮一脸痛苦的看着那小宫女,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演技都可以挑战奥斯卡了。

“这……”小宫女为难了。

“哎呦!”云洛兮疼的顺着假山往下滑。

“王妃忍一下,奴婢这就去。”那宫女也怕摊上事儿,转身就跑。

云洛兮看着那小宫女跑远,立马站了起来,挑一条小路就往外跑,现在时间就是自由,只要在宝王找到她之前离开京城就行。

“嘶……啊……”云洛兮正跑的欢,一个转弯就撞到一个姑姑身上了。

皇贵妃也被撞的头冒金星,竟然有比她的头还硬的人,她揉着额头看着撞她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这个给你。”云洛兮拔了一支簪子塞到对方手里,然后转身就要跑。

皇贵妃一愣立马抓着云洛兮的手腕:“你在宫里鬼鬼祟祟的干嘛?”

“我怎么鬼鬼祟祟了?”云洛兮试图挣脱对方的手,结果对方的手像钳子一样牢牢的抓住她“大姐,我没有在宫里鬼鬼祟祟的,我今天第一次进宫,迷路了,撞到你十分抱歉,这个簪子赔罪,你先松开我。”

皇贵妃打量着她,现在这样的装束的应该只有一个人才对,可是她怎么会在这里?

“大姐。”云洛兮都快哭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吧?”

皇贵妃被云洛兮一口子一个大姐叫的开心了:“你告诉我你要干嘛我就放开你。”

“真的?”云洛兮一本正经的看着对方。

皇贵妃点头。

“这个好说吗?你先松开我。”云洛兮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皇贵妃量她也耍不了什么花招,这才松开了她。

云洛兮转身就跑:“大姐,那簪子就是赔罪,我们江湖不见啊。”

皇贵妃没想到她还敢跑,直接追了过去,只是她没跑两步,云洛兮竟然又跑回来了,她正好奇为什么就听到宫人找人的声音,然后跟着云洛兮就跑。

“你换个地方跑啊?”云洛兮捏着身上叮叮当当响的环佩跑的辛苦,谁知道那大姐竟然也跟过来了,还和她并排跑。

“是不是你惹什么祸了?”

“我觉得是你惹了。”云洛兮觉得自己这是把点背发挥到极致了。

“你没惹祸你跑什么?”

“你跑的比我还快好不好。”

皇贵妃把云洛兮一拉两个人藏在假山下面了,这假山下面竟然很深。

云洛兮做了几个深呼吸:“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惹了祸准备逃出皇宫?”

“怎么可能。”皇贵妃说着脸扭到一边。

“那你跑什么跑?”

“那你呢?”皇贵妃转即反问云洛兮。

“我?”云洛兮想了想“这个说来话长了,一时间给你说不清楚,你不想在皇宫待也是正常,来这里玩玩还行,要是天天住在这里,还那么多规矩,烦都烦死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