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不洗白-恶毒女配不洗白小说阅读

恶毒女配不洗白

恶毒女配不洗白

作者:道_非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15:1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母亲是长公主,舅舅是皇帝,未婚夫是太子,程彦穿越后的日子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直到某一日,府上来了位表小姐,程彦这才发现,她是在一本书里——表小姐是白莲花女主,她是嫉妒女主,下场凄惨的恶毒女配太子:你什么都有,蕴儿什么都没有,她那么可怜那么柔弱——程彦:我可去你的吧!程彦果断联合她妈,扶持了个被宫人欺凌,毫无存在感小可怜皇子。这任太子不行,那就换一个,恶毒女配洗什么白!日天日地的女配,也能风华绝代万人迷李斯年原是天家皇子,却因身份尴尬,成了禁忌恶劣环境养就了他谪仙面孔修罗心,一心想报复天下泄恨直到某一日,少女如霞光闯进他灰暗阴霾的人生他这才发现,原来蚀骨女人香,竟是这般滋味自此宫变夺嫡也好,共御外敌也罢他愿化身为剑,护她平安喜乐。
节选

程彦活了两辈子,第一次见活的盛世白莲花……慷他人之慨,来成全自己的圣母。

站在程彦面前的少女不过十四五岁,衣着素雅,身段窈窕,在程彦不耐烦的衬托下,越发显得她温柔娴静,善良柔弱:“妹妹,虽说你侍从的马没有撞到他们,可他们真的很可怜,这么大的风雪,若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又怎会做出拦路之举?”

“看你的装束,当是富家小姐出身,既然家底殷实,给他们一些银子也无妨。”

程彦挑了挑眉,道:“听姑娘这话,富人就应该无条件帮助穷人,对吧?”

谢诗蕴颔首:“自然。”

“既然如此,姑娘何不做个表率,拿出一百两银子助他们度过寒冬?”

“这……”

谢诗蕴一时语塞,手指搅着帕子。

她一个月的月钱才五百钱,一百两银子,足够让人吃喝不愁一辈子了。

程彦笑吟吟道:“姑娘自己都做不到,有甚么资格要求我?”

她也是倒霉,在钧山上的皇家离宫住的好好的,偏祖母派人递了信,说嫁去吴地多年的姑姑和表小姐来华京,请她回侯府认认亲。

她的母亲是长公主,因父亲前些年养了小妾,与父亲分居而住多年。

有这层恩怨在,程彦自然是不想回去的,耐不住外祖母丁太后有意缓和父母亲的关系,又哭又闹,非让她回侯府,她这才不情不愿上了路。

哪知还未走到华京城,便遇到拦路碰瓷的地痞流氓……她姑姑早年被打压,这次来华京没带几个人,丁太后怕她的翁主鸾轿让姑姑见了多心,便给她换成了普通马车,就连护送的卫士,穿的也是普通人家的衣服。

这才导致她被无赖挑中了,躺在地上非说她的人骑马撞到了他们。

带队护送她的人是李夜城,华京城骑术最好的人,莫说小心翼翼行路撞人了,哪怕是飞驰在官道上突然闯出来一个孩子,他也能完美闪避。

李夜城不欲惹事,想着随便给点银子继续赶路,哪曾想那批人不依不饶,又天降圣母,柔柔弱弱的声音让李夜城不好与之争执,程彦这才从马车上下来,与盛世白莲花理论一番。

程彦不吃白莲花对付男人的那一套,三两句话,便将她怼得说不出话,贝齿咬着唇,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像极了风雨中摇曳的小白花。

不明内情的行人见她这副楚楚可怜模样,再瞧瞧程彦的盛气凌人,开始指责程彦咄咄逼人。

谢诗蕴见这么多人为她出声,又鼓足了勇气,含着泪,对程彦道:“妹妹,我是偏远之地过来的,远比不了你家居华京富贵无极,我若有钱,不用妹妹提醒,也会给他们,可我家中实在没有多余钱财帮助他们。”

程彦整了整衣袖,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绝世圣母。

路人纷纷夸赞谢诗蕴善良。

谢诗蕴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片刻之后,又微微抬眉,颤着声音道:“不如这样吧,你先把这一百两银子给他们,这些钱就当我借你的,助他们度过今年寒冬。日后等我有了钱,必会加倍还你,你意下如何?”

程彦险些笑出声。

她若是同意,那就是谢诗蕴得了面子,而她哪怕出了钱,也是一个欺压“灾民”,在旁人百般劝说下才肯放别人一条生路的恶人。

程彦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长了一张人傻钱多速来的脸。

“同意。”

程彦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笑着点头,让贴身侍女取东西。

谢诗蕴看到侍女手里的银票,浅浅一笑,窈窕的身影在雪地中越发超脱:“妹妹果然良心未泯。”

顿了顿,她上前对程彦行礼:“妹妹肯拿出这么多钱,我替他们谢过妹妹了。”

谢诗蕴低头行礼,不曾看到后面走来的侍女搬着矮桌和笔墨纸砚。

程彦勾了勾嘴角,道:“谢什么,都是你自己的钱。”

说话间,砚在砚台里化开,程彦执笔,一边写字,一边问谢诗蕴:“姑娘准备何时还我银子?三个月?若是三个月,按照华京钱庄九出十三归的规矩,一百两,我给姑娘九十两,十三息的复月利息,三月之后,姑娘需要还我一百一十三两银子。”

谢诗蕴微微一惊,显然没有料到程彦来这一手。

程彦继续道:“只是我与姑娘萍水相逢,素不相识,这银子么,显然不能白白借给姑娘,姑娘准备拿什么做抵押?”

谢诗蕴有些不知所措:“我……”

程彦上下打量一番谢诗蕴后,摇了摇头:“姑娘身上的首饰,似乎远远不值九十两。”

说着,程彦把目光转向她身后的马车和侍从,这才点头道:“全部算在一起,这还差不多。”

谢诗蕴脸色煞白,程彦微笑道:“看你随从的品相,顶天在华京的人牙子处能卖三五两银子,姑娘生得好看,丫鬟们也眉清目秀,好看的人在我这有特权,我给姑娘算十两银子可好?”

“两个丫鬟二十,四个随从也二十。马车么,用料虽好,却不是时兴的,我给姑娘算做十五,至于马,我不太懂,哥,你帮我瞧两眼,当开个什么价?”

程彦笑着问李夜城,李夜城瞥了一眼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谢诗蕴,淡淡道:“年老无力,二十两足以。”

“这样算下来一共七十五两银子,还差十五两。”

马车上有人影晃动,程彦笑了起来:“车上还有人?让她下来我瞧瞧,若是生得好,我给十五两银子也使得。”

谢诗蕴羞得满面通红。

周围原本替她抱不平的声音,慢慢随着程彦核算银钱的话静了下来。

不明内情时,保护弱者的习性让行人天然会站在谢诗蕴这一边,可当程彦把话掰扯清楚后,自然不会再充当冤大头攻击程彦了。

往来华京的人都不是傻子,看谢诗蕴的模样,显然是话说得漂亮,但并未打算还钱的。对于这种人,他们还替她说什么?

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拿着旁人的钱充大方算什么好汉?

行人议论纷纷,谢诗蕴终于支持不住,捂着帕子低低哭了起来。

雪地莹白,她柔弱无骨的肩膀一颤一颤的,让人心生怜惜,再也不愿苛责她半分,更有那等爱慕美色的,还温声安慰她别难过,身上没带值钱东西,不借旁人的钱也就罢了,何苦把自己作难到这种程度。

谢诗蕴抽抽搭搭道:“可是,可是这些灾民实在可怜。”

绿萝看她这幅作态,险些把肺气炸。

她家翁主好不容易把事情说清,这个女人假模假式掉两滴泪,又成了她家翁主的错了?

绿萝道:“姑娘既然可怜灾民,那就拿钱给他们,别一口一个心疼可怜,却不做任何实事。”

谢诗蕴眼泪汪汪,绿萝越发不耐:“哦,我差点忘了,姑娘远道而来,身上没那么多银子,全部家当,也值不了一百两。姑娘自己都不出钱,又哪来的资格让我家小主人充当姑娘的金口袋?”

“也就是我家小主人心善,愿意拿钱给姑娘,让姑娘去行善。我家姑娘出了钱,姑娘得了良善的名,本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姑娘又哭哭啼啼委屈个什么?”

“莫不是姑娘不想行这个善,不过是想让我充当姑娘的冤大头,而姑娘落个路见不平不畏强权的名声?”

绿萝的话句句诛心,谢诗蕴不好再哭,哽咽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可怜他们……”

“既然如此,那便按了这个字据,领了钱行善便是。”

绿萝把程彦写好的字据递到谢诗蕴面前,谢诗蕴缩了缩手,没敢接,绿萝硬塞在她手里,又对马车上的人说道:“车里的人可以下来,让我先瞧瞧品相如何。”

“我家小主人一向大方,若是模样不错,莫说十五两,就是二十两,我家小主人也出得起。”

程彦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四个大侍女,数绿萝心直口快,性子一上来,说出来的话像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字字都能戳人心口上。

有绿萝在身旁,她自己也牙尖嘴利,两人相伴,与京中贵女们争锋斗气数次从未落过下风。

今日也是如此,轻轻巧巧撕下圣母的遮羞布。

只是不知道,这位柔柔弱弱的盛世白莲花会如何相对。

程彦正这般想着,马车上突然飞出一碟茶杯,直向她而来。

李夜城眼疾手快,抬臂挡在程彦面前。

破碎的瓷片划过李夜城的手背,殷红的鲜血顷刻间便冒了出来。

点点血迹滴在雪地上,程彦倒吸一口冷气。

侍女们忙不迭去拿伤药,李夜城将手藏在袖子里,碧色的瞳孔看着程彦:“没吓到你吧?”

程彦摇头,心疼李夜城无妄之灾的同时,又后知后觉想起,这东西若是砸在她脸上,她怕是要就此破相。

程彦目光转冷,抬头看向马车。

马车上厚厚的轿帘早已被挑开,貌美的妇人半倚在引枕上,理了理衣袖,颇为不屑看着她,道:“我兄长是承恩侯,嫂嫂是大夏长公主,侄女更是天子亲封的安宁翁主,别说只是伤了你一个纵马行凶的侍从,就算打伤了你这个私放印子钱剥削行人的无知幼儿,我也担当得起。”

程彦嘴角微抽,绿萝等一干侍从的神色也颇为复杂。

妇人以为自己的话吓到了她们,斯条慢理道:“你的侍从伤了人,赔这些人银钱也使得,你不知错也就罢了,偏还敢在这攀扯我的女儿?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也配与翁主的姐妹说话?”

寒风呼啸,程彦看着自己多年未见以至于没有认出来的姑姑,轻咳一声,诚恳道:“呃,那什么,我就是安宁翁主,长公主是我母亲,承恩侯是我父亲。”

“当今天子,是我的亲舅舅。”

沉默。

沉默。

程彦看着自己姑姑呆滞的脸,忽而觉得,今天的风,怎么就这么喧嚣。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