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皇帝的反派妹妹-穿成皇帝的反派妹妹小说阅读

穿成皇帝的反派妹妹

穿成皇帝的反派妹妹

作者:浮生有鹿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18:0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书中记载,晋国公主肤白貌美胸大腰细,却是心如蛇蝎,水性杨花,甚至逼死驸马原配。最终,她差点被民众的唾沫淹死……沈葭穿越后,一心追求荣华富贵。她第一时间扔掉剧本,抱住眼前的大腿,“皇兄,我愿侍奉在你身侧,终生不嫁。”男人哑声低笑:“真乖。作为奖励,无论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答应你。”“我想要住不完的湖景海景河景豪宅,坐不完的高配版马车,数不完的金子,还有在全国各地高端成衣铺子、玉器铺子、美食铺子通用的皇室白金会员卡。”“没问题。”男人爽快地答应。“以及……年轻英俊的侍卫哥哥。”沈葭认真脸。“你说什么?”男人的目光骤冷,危险的气息朝她逼近。第二天,沈葭连连认错,哭唧唧地跑出去,从此不敢再提那句话。“我爱你胜过生命,天下人伤你,我让全天下陪葬。但你要是不爱我,我们就一起死。”
节选

被囚禁在伽蓝寺一年后,沈葭等来了那个男人。

其实,一年前,沈葭还有着令天下女子羡慕的身份,她是高高在上的侯府嫡千金,也是高宗皇帝亲封的公主。皇后命人将她接入宫里,让她在自己膝下承欢。

然而,在她刚被接入宫不久后,晋国就在短时间内,连着发生雪灾和地震。二月出生的她,成了所有人眼里的灾星。当今国师夜观天象后,有过断言:将来的沈葭,必将成为祸国妖姬。妖姬不除,晋国的根基难保。

于是,沈葭被送了过来。她要带发修行,终生陪伴在青灯古佛旁,不得踏出伽蓝寺一步。

沈葭之前也一直以为自己是灾星的命格,直到她昨晚做了一个梦。

她穿越过来已经有十几年了,可在昨晚的梦里,她被告知,她现在所处的世界,是一个小说世界。

在那本小说里,她是个将要黑化的女配,她的妹妹沈湘才是书中的女主角。

梦境过于模糊,她看得并不真切,起初,还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可翌日,当她将抄好的佛经送来给净安师太,在门外听到了师太和一名皇家侍卫的对话后,她的认知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只听那侍卫问道:“你说,这沈二小姐和她母亲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真的有办法,让沈家大小姐被所有人憎恨。要是哪天沈家大小姐知道真相,不得恨死她们?”

净安师太不屑道:“她要早就知道这事,也不会过了一年,还是一副傻样。她娘死后,沈二小姐的母亲就被扶正,如今,武安侯府的大小事务都是沈二小姐母女在管。落草的凤凰不如鸡,没人会记得沈家还有个大小姐,只知道沈家曾出了个灾星,我料她这辈子都没办法翻身了。”

侍卫听罢,又是唏嘘一阵:“可怜的沈大小姐,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她都不知道,自己过去最喜欢的那位书生,都已经移情她的妹妹了。不得不说,沈二小姐真是慧眼识珠,在薛公子还是区区一介寒门书生的时候,就对他不离不弃,让人多加关照。”

“沈二小姐不仅才情出众,连眼光都是极好的。她曾说过,她相信薛公子能成为人中之龙。结果,去年殿试放榜之后,薛公子就成了我朝第一个文武双科状元。在武安侯府的帮衬下,薛公子又是平步青云,在短短一年时间里,他就已经官居刑部左侍郎了。”

“沈小姐真是可惜了。在薛公子落魄时,她无怨无悔地帮着薛公子。如果她没来伽蓝寺,薛公子这会就应该去武安侯府,向她提亲了。”

“你可小点声吧。沈二小姐母女给我们塞了很多银两,让我多看着沈大小姐点,我可得小心些。我跟你是亲密无间的关系,才会对你说这些话。要是这秘密传到其它人耳里,我们两个都得玩完。”

……

每个字都清楚地落入沈葭的耳里,如刀子般,刺得她的耳膜生疼。

沈葭的双脚钉在原地,面色煞白,手里的佛经已经被她揉成团。

空气里仿佛充满了玻璃渣子,每呼吸一下,她都感觉肺部被戳出了伤口。

他们说的,都跟梦里的小说内容一模一样。

原来,梦境都是真实的。

她真的是穿书了。

原书的剧情如开了闸的洪水,一旦被打开,便再也挡不住。

那两人口中的寒门书生薛公子,就是小说的男主。

殊不知,男主还是当今高宗皇帝遗留在民间的皇子,在高中状元,刚走马上任时,男主就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芒。因为才干出众,吊打一众皇子,所以,他的身份被曝光后,高宗皇帝和新帝都颇为器重他。新帝膝下没有子嗣,登基没多久,就因病逝世。

一朝风云际会,化而为龙。男主顺理成章地继承了皇位。

而她,在男主落魄时,给男主送上温暖,在男主飞黄腾达之前,因为沈湘的掺和,男主误以为她嫌贫爱富,抛弃了他,从而不再相信爱情,与她断交,发愤图强。

沈湘早就知晓男主的真正身份。在沈葭自己被发配到伽蓝寺的这段时间里,沈湘为男主红袖添香,用她的小意温柔感化男主,让男主再次相信了爱情,与她一起走上了人生巅峰。

一想到他们两人最终蜜里调油,而她落得个凄凉的结局,沈葭就感觉胸中气血翻涌,手指颤抖不已。

这时,一只黑猫从她脚边蹿过,发出一声尖叫。

猫叫声立即引起了屋里人的注意,他们很快就觉察到门外有人。

“谁?”

沈葭听见刀剑出鞘的声音后,没有任何犹豫,拔腿就跑。

此时,正值寒冬腊月,白雪将道路、古树、屋舍全然覆盖,让整座古寺呈现出银装素裹的一面。

地面上铺就着厚厚的三尺白雪。沈葭的脚陷入雪地里,又抬出,艰难地在雪地里前行,躲避后头的追杀。

而雪地湿滑,她一不留神,就栽倒在一株菩提树下。

寒风冷冽,寸寸割过她的肌肤,让衣着单薄的她,止不住地发颤。

沈葭的手往身侧一放,想支撑着身子起来。

可是,掌心所触及的是柔软的鹤氅。随着她手的动作,鹤氅的一角被她摁到了雪地上。

她的心一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鹤氅已从她手心抽离。

耳边就传来一阵凌碎的脚步声,其中,混杂着轮椅与地面相摩擦的声音。

不多时,轮椅在沈葭身前停下,一双一尘不染的白靴映入了沈葭的眼中。

那位侍卫也很快赶到了。

只是,似乎是因为有其他人在场,他并不敢对沈葭动手。

过不了多久,沈葭就听到他向来人禀报:“启禀太子殿下,属下方才见这位姑娘行为鬼鬼祟祟,很是可疑。属下这就带她前去审问,不让她碍了殿下的道。”

话音落,多柄利剑出鞘的声音蓦然响起,太子的人似乎已将她当成图谋不轨的人对待。

太子?沈葭在听到了这个称呼时,怔了会。

她表示,自己真不是有意要碰瓷的。

她单手支撑在地面上,利索地爬起来,朝太子投去了视线。

只见白靴上,由银丝线绣制成的暗龙纹透着灼目的光芒。往上看,则是一片月白色的袍裾。纯净的白似乎已与茫茫白雪融为一体,可涤荡尽世间的尘埃。

即使未看清容貌,她也能感受到一股华贵清然的气息扑面而来。

回忆起小说中的情节,她记得,这位太子,是她那位庶妹沈湘一生都求而不得的白月光朱砂痣,也是将来原书里那位早逝的新帝。

他从未正式出场过,一直都活在其他人的回忆杀里。

传闻,太子少时便已是惊才绝艳,闻名于诸国。他曾在军中历练,曾多次领兵出征,可在一次战役过后,他掉下深渊,伤及五脏六腑,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导致大部分时间只能用轮椅代步。

这次,他是前来伽蓝寺祈福的。等回去后,他会回光返照,接替高宗皇帝的帝位,并在不久后逝世,为男主的成功上位铺路。

片刻后,沈葭敛了心神,不敢再多看,只得先乖乖地屈膝行礼。

在其他人的回忆里,太子自从伤了腿之后,性情愈发乖戾,喜怒无常,经常动不动就喜欢对囚犯剥皮抽筋。

她生怕自己跟那刺客一样,一言不合,他就命人剜她的心。

“武安侯长女沈葭,参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少女的声音清脆而细弱,却足以让人听清楚。

当年,皇后跟众多命妇前往护国寺烧香时,遇到它国的刺客。沈葭的母亲替皇后挡了一剑,使皇后活了下来,沈夫人自己却香消玉殒。

此事过后,皇后对沈夫人有愧,就去高宗皇帝面前,为沈葭求来公主的封号,想要补偿沈夫人的女儿。

若不是因为祸国妖姬的论断,沈葭现在恐怕还在皇后膝前享福。

正是因为沈夫人的救命之恩,皇后也曾极力维护过沈葭。最后,皇后保住了沈葭的性命和封号,没有让高宗皇帝直接将沈葭处死。

沈葭自报家门,是希望太子能念在沈夫人舍命救过皇后的份上,放她一马。

论辈分,她还要称太子一声皇兄。

“雪天路滑,罪女不慎跌倒,无意阻挡太子殿下的道,还请殿下恕罪。”

说完,她的手心已是渗出细密的薄汗。

可她等了一会,等到膝盖发麻,也没有等到太子的答复。

寒风灌入她的衣襟,让她纤弱的身子再抖了抖。

忽然间,那件厚实的大氅被丢到她的身上,为她挡去了寒气。

沈葭只感觉周围的世界只剩下铺天盖地的白。

“脏了。”简单的两个字,如雨打青瓷般,直击她的心底,却是让她的心微微发颤。

鹤氅上似乎还带着淡淡的雪松气息,沈葭嗅着,脸颊有点发烫。

眼看着太子转身,就要带人离开,先前那名孙侍卫又开始蠢蠢欲动,手已经搭在腰际的佩剑上。

沈葭见状,急中生智,冲着太子的背影喊道:“太子哥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