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桥8.7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朱雀桥

朱雀桥

作者:8.7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24:5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错(重生前) 第2章输 第3章忍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陈鸾是镇国公府唯一的嫡女,自小养在老太太膝下,被千娇百宠着娇气得不得了,年少情窦初开,跟在阴鸷狠戾的八皇子身后数年。最后听了姨娘庶女的蛊惑,十里红妆,嫁衣似火,入的却是东宫。太子纪萧有断袖之癖,与东宫幕僚成日饮酒作乐,昏聩无道,储君之位坐得摇摇欲坠,她整日疲于遮掩应付,被家族视为弃子。八皇子纪焕雷霆手段继位,太子被废当晚,她被送进新君的寝宫,已成九五至尊的男人面色阴鸷的不像话。一夜荒唐梦,她失了清白身。隔日,她喝下了庶妹的毒酒,魂归西天,身子冰冷之时,她躺在暴戾的君王怀中,觉出他手抖得厉害。一朝重生,她与太子婚约已定,迫不得已,她慌乱闯了皇子府,眼角缀着泪珠,男人手指修长,替她一点点抹干了泪,问:“嫁他还是嫁我?”纪焕皱着眉,漠着脸,有些生硬地诱哄,“皇子府清净,后院无人,你若进了府,就是你说了算。”陈鸾不知道,男人为了她那声又低又小的嫁你,日夜不休布署一月有余,在她出嫁前登上了那至高无上的位置,名正言顺抢了纪萧的这桩婚事。
节选

新年将将过去,树梢上的雪屑落在被风吹得打着卷儿的喜庆灯笼上,雪水沁湿了外头糊着的一层纸,里头的火芯就暗了些许。

皇城刚换了新主人,一场彻彻底底的血洗之后,寒宵瑟瑟,人人自危,冰冷冷寒彻彻的宫墙深巷子里,除了积落一层的洁白,便只有宫女太监小心翼翼踱步而过。

天牢里,陈鸾抱着膝头窝在角落,单薄破旧的衣裳并不能抵御牢里无孔不入的湿气与阴冷,更别提外头披着森寒盔甲佩戴着长剑的守卫,她眼也不抬,只是挪了挪身子,离一脸灰败的纪萧远了些。

寒夜漫漫,这天牢终归太过肃杀,陈鸾与纪萧这两个从来都养尊处优的人便怎么也合不上眼。

又是一声亘长颓废的叹息,陈鸾隐忍地蹙眉,稍稍动了动身子,朝着颓废不已的纪萧看过去。

做了十几年的储君,一朝被诬陷入狱,叫天不应叫地无门,这样的绝境,足以让这个一向没脑子的废太子长吁短叹许久。

“镇国公府的两颗明珠,最后竟是你命苦些。”

天牢死寂,纪萧艰难地扭头对着陈鸾出声,露出松垮衣襟下的纵横鞭笞红痕。

陈鸾讥讽地抿了抿唇,倒也没说什么。

她出生镇国公府,又是唯一的嫡女,满身富贵荣宠,及笄之后嫁的更是当朝太子,身份地位可见一斑。

而陈鸾的庶妹陈鸢,如今却成了那梧桐枝上的凤凰,早早的傍上了八皇子纪焕,如今身居妃位,荣宠不衰。

朝局动荡,人心惶惶,皇城新旧主交替之际,纪萧被废,作为太子妃的她自然也逃脱不去,落在这萧瑟天牢中,陈鸾心底竟奇异般的平和下来。

外头点着几盏晃晃悠悠的烛火,这便是牢里仅有的光亮了,有人提着灯笼开了牢门,将两人的饭菜送了进来。

今日的饭菜没有馊味,对比前几日,好上不知多少,甚至在菜叶子底下,还躺着几片不大不小的肉。

纪萧红了眼,又极快地别过身去,阴柔的面庞拢在深沉的黑暗里,恰到好处的融在一起。

陈鸾稍稍一愣,而后将饭菜挪到他的跟前,头一次出了声,声音有些哑却又带着一丝如释重负的解脱:“吃吧,最后一回了。”

行刑前的最后一顿饭,又称断头饭。

终于落到了昔日风光无限的太子夫妇头上。

片刻的沉默过后,纪萧再提起头颅时,眼角还泛着浓烈的红色,脊背也不堪重负一般地稍稍弯了下去,他伸手将那饭菜打翻,里头的汤水和干米粒就骨碌碌滚了满地。

陈鸾也不去管他,只是自顾自地捧着自己的那份,将一粒粒的米送进干裂的唇边,橘色的微光泛起,恍惚间,眼前又似出现了一道欣长的身影。

一阵幽幽刺骨风穿过,陈鸾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她用手环着膝头,露出瘦削的侧脸。

她已经许久许久不敢去想那人了。

不敢想,也不能想,那是一道在时光里腐烂的伤疤,一触就是钻心的疼。

纪萧定定地望了她几眼,而后咧着嘴勾出缕意味不明的笑,似嘲似讥,“我早知他心若铁石全不顾兄弟之情,却不曾想连你都能割舍得下。”

陈鸾丝毫不为所动,整个人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澄澈的眸子印着纪萧如今狼狈的样子,反问:“我与他何来的干系?”

“罢了,说来说去是孤无能,既护不住爱人又护不住正妻,从前种种,倒是苦了你。”纪萧在她眼里寻不到什么端倪,片刻后自嘲地摊手发笑。

苦了她一个世家贵女大家闺秀,日日遮掩着他与幕僚的丑闻,嫁入东宫三年,尚是清白之身不说,也没过上一日舒心日子。

这一生,既无夫君宠爱,也无子嗣承欢膝下。

陈鸾垂眸想了想,倒也真的觉出一丝苦意来,悠悠绵绵空空荡荡的,她摇头,道:“怨我自己。”

识人不清,错把毒蛇当亲友,被花言巧语蒙蔽了双眼,这一切都是她自个的错,最后的结局,无论好坏,无论遗憾或是后悔,她都生受着。

夜深了,外头正下着雪,温度也是一降再降,陈鸾到底是娇贵惯了的,哪里受得住这般冻?还没挨到天亮就发起了高烧,浑身抖着缩成小小的一团。

她烧得迷糊,混沌与黑暗中许多零零碎碎的片段飘过,最后额上沁了一大片冰凉,才总算觉着好受一些。

陈鸾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晕乎,入目是一片明黄,头顶上垂下绣着精巧花样的流苏,床榻边的小几上放着一个金熏香炉,袅袅的烟中尽是清淡的甜味。

床边侯着两名浅碧色衣裳的宫女,见她醒了,忙不迭上前伺候,扶着她半坐起身,道:“姑娘可觉着好些了?”

陈鸾原本被宫女搭着的手微微缩了一下,视线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又收了回来,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轻轻点了点头。

已经有许久没听着人唤她一声姑娘了。

总从嫁入东宫之后,在国公府娇生惯养着长大天真不谙世事的大姑娘便成了高不可攀的太子妃娘娘。

身子尚还酸胀着提不起力气,陈鸾咽下递到嘴边的水,问:“我这是在何处?”

之前的记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阴暗幽深的天牢里成群结队的老鼠小虫,悬在头顶寒光闪闪的各种刑具,叫她一下子就想起了自身的处境。

断头饭都叫她吃了,现如今这又是在哪?

那两个宫女彼此对视几眼,而后默默低了头,对此避而不答,只是吩咐人将药与饭菜呈上来,便关了门出去了。

透过开门时的缝隙,陈鸾瞧见了站在门外头的侍卫,也看到了阳光下刀剑泛着的寒影。

无需多问,她心里已有了数。

送进屋的汤药十分管用,陈鸾的病好得快,除了不能出这小院子,日子倒也算得上一个清闲自在。

几日的晴天过后,温度突然急转直下,午膳过后便开始飘起了鹅毛大雪,很快就落白了整个皇城,填塞了曲曲折折的幽道曲巷。

陈鸾住着的小院子里大雪压弯了树梢头,她披着一件纯白的大氅,几片雪花裹挟着天地间的寒意落在她温热的唇瓣上,又温柔的化成了水。

她的身影太过单薄,这几日一直伺候着的巧云步子顿了顿,而后低声劝道:“姑娘,外头冷,您风寒才好,先进屋歇会吧,晚些尚衣局会送来衣裳。”

送来衣裳后便要面圣。

无端端的,陈鸾的心绪便有些乱了。

一个是如今万人之上的君王,一个是穷途末路的阶下囚,他们两人之间,走到如今这般局面,倒也真没什么好说的了。

在沐浴更衣的时候,巧云想起这位以前的脾性,仍是忍不住劝上几句,提及时自然是小心翼翼的,“皇上对姑娘念着旧情的,如今姑娘处境算不上好,留在宫中步步为营才算上策。”

言下之意,便是叫她抓住今晚这大好的机会。

如今世人皆以为前太子妃和太子都已受刑死去,而叫人捉摸不透的新君却大费周章将陈鸾捞了出来,脱胎换骨变了个身份留在宫中,她们这些贴身伺候的人自然会想起前些年两者间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

可退一万步来说,她已为人妇,这般见面,本就不合常理。

陈鸾倏地睁开了眸子,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好半晌都没有吭声,反而问起了时间:“今日是二十六了吧?”

巧云点头道了声是。

纪萧已经死了,死在前天,一个难得的太阳天,与他一同命赴黄泉的,是那个在东宫作威作福引万人非议的幕僚。

陈鸾阖着眼眸便没有再说话了。

这两人的死在她心底泛不起一丝涟漪,只是唇寒齿亡这个道理,古来如此,她自个的结局,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天一点点暗下来,淡淡的青黛色汇聚在一处,接着才是铺天盖地浓得化不开的幽深暗黑,雪仍在下,于是黑中便还透着些银光。

竹扫帚上也积了一层雪,巧云拿去角落里敲落,回来时正好瞧见一个面生的小宫女,手里头捧着一个酒壶。

“姑娘,这是皇上命奴婢送来的温酒,请姑娘尝尝。”那小宫女行了一个半礼,也不多说什么,将手中的酒壶放下便走出了小院子。

巧云深深皱眉,总觉得这小宫女长得面熟,可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陈鸾为自己倒了一碗,澄亮的酒液醇香温热,她盯着瞧了一会,什么也没说,连着喝了几口,呛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又辛又辣。

那酒的后劲有些大,陈鸾很快就觉得脑子有些发热,但被夜路上的冷风一吹,便又清醒了个彻底。

纪焕还在处理政务,陈鸾便被引到偏殿之中,静等了片刻,她觉着有些热,也觉出些许紧张来,便打开窗子瞧着外头的雪景出神。

直到门外成串脚步声传来,陈鸾才恍惚回神,青葱般的指甲嵌入嫩肉里,生疼生疼,迫使自己面色如常地朝着为首的人行了个礼。

男人仍是一身清凌凌的黑色,与昔日不同的是黑色缎面上盘旋着的活龙活现的祥龙,凌厉,威严,高高在上。

偏殿里的香炉里熏着松香,碾着空气一丝丝一缕缕逸散出来,缠绕在那人身上,也不知是殿中的地龙烧得太旺,还是因为陈鸾眼里骤然而起的一层水汽,她竟一时瞧不清楚那人的面容。

香气催动着体内的热意,陈鸾意识却还清醒着,她甚至可以十分清楚的感觉到凌厉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一寸寸的往下挪,若凌迟一般。

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令她僵直了脊背,坐立难安。

好在纪焕的目光并没有在她身上停留许久,他大刀阔斧地坐在黄梨木椅上,手掌下的椅手是一条腾云驾雾的祥龙,神情阴鸷,淡漠肃杀。

死一样的寂静里,她定了定心神,行了个大礼,低声道:“陈鸾谢皇上不杀之恩。”

居高位的男人轻而又轻地嗤笑一声,并没有开口说话,他修长瘦削的手指把玩着手里的玉串,一双眸子不带丁点温度。

陈鸾胸膛处却燃起了一团烈火,莫名的悸动传到四肢百骸,叫她一口气也匀不上来,那热力散得极快来得极猛,只是片刻的功夫,她清韵婵婵的杏眸前便染上了一层薄轻纱。

那酒……

酒有问题!

这种灼热到浑身每一处的感觉一经弥漫便酿成燎原大火,沉闷的气氛里,君王久久不叫起,陈鸾实在受不住,身子一软,滑在冰凉的凳脚下,温热的茶水泼了一地。

这样的变故出乎所有人意料,纪焕目光一凝,修长的手掌微微地朝外扫了扫,殿中伺候的人便都低着头弓着身退了出去。

纪焕缓步走到陈鸾的跟前,然后蹲下了身子,明黄色的衣角垂到地面上,渗着凛然的光,他深深皱眉,问:“风寒还未好?”

他们明明靠得那样近,可分明又隔着四年的时光,陈鸾忍着眼泪摇头,抬起头又只能看见他一个模糊的坚毅侧脸轮廓。

“送来的酒……热……”她低低呓语,缩成小小的一团,纪焕瞧着她这幅模样,不动声色皱眉,默了片刻后开口,冷声簌簌:“不愿见朕便不见,无需这般。”

她生来酒量浅,几口就醉。

唯一一次见她喝酒,还是四年前庆祝他得了军功,小小的姑娘脸上酡红,轻轻扯着他的衣袖,醉得不轻,追问他到底喜不喜欢她。

他第一回将那份喜欢袒露在她面前。

可她醉得彻底,半个字也没听见。

半个月后,金銮殿上,年迈的皇帝笑着昭告百官,将镇国公府嫡女许给太子纪萧做太子正妃,朝臣心思各异,揣度其中含义。

那日风寒戚戚,纪焕回到王府便病了一场,病重时常想着,是否她被逼无奈有着不为人知的种种情非得已。

可陈鸾亲口对他说,纪萧位高权重,稳坐储君之位,嫁给他她心甘情愿得很。

最可笑不过,明明是她先来撩拨,日日缠着他,最后却能一笑泯然,恍若什么也没发生过,轻轻松松脱身而去。

反倒是他,耿耿于怀了那样久。

旁人说不得,念不得,自己也想不得,触不得。

陈鸾这时除了摇头,已说不出半句话来,身子里的火烧得极旺,她咬着下唇,隐隐猜出了那酒中放的药。

纪焕步步逼近,近到可以清楚瞧到她鼻翼上沁出的一排细密汗珠,十分淡的茉莉味儿一缕缕勾人,他终于伸手抬了美人儿的下巴,对上她那双迷蒙中带着水雾的湿漉漉大眼。

无端端的,男人的眼神更冷几分,许久,他慢条斯理地松开了手,缓缓吐出一个字:“查!”

生在皇家,长于宫廷隐私之中,这种情形他仅是看上一眼,心中就有了判断。

偏殿外依旧是黑黝黝的一片,纪焕居高临下地望着缩成一小团的女人,心底烦躁,他敛眉冷声道:“朕命人去请太医。”

小姑娘却早没了理智可言,细嫩的小手蹭在他干燥的掌心,酥酥麻麻勾人至极。

她细细地哼着难受,又糯又柔,全然不同于这几年里的冷淡意味,叫人心软得一塌糊涂。

便是连生杀予夺的帝王,也愣怔片刻,旋即眼底燃起惊天焰火。

其实有很多话想问她,这些话落在心里积成了灰却曾一度叫他觉着如鲠在喉,可她傻里傻气地冲着他笑,他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小姑娘仍是当年的模样,青涩有余全然不似嫁了人,这会失了神智便开始说起胡话来,海棠色的小袄衬得人越发唇红齿白,笑起来傻气得惹人怜爱。

她歪坐在软垫上吐气如兰,含了水的清眸润着朦胧,什么也不做便是一副韵致极佳的美人醉酒图。

纪焕神色阴鸷,起身几步将人捞起来,她便软软地靠在他身上,温热的脸颊在龙袍上蹭了又蹭,只是那么一瞬间,他便被女人身上独有的山茶香逼得手背隐隐冒出青筋。

而后明知不可为,却仍是选择做了错事。

攻城略地之时,男人高大的身子一顿,僵硬得如同塞北的寒雕,一双狭长剑目中情绪纷杂,最后缓缓沉浸,沁出丝缕难以察觉的笑意来。

小姑娘发髻松散,一只玉簪松松垮垮斜挽,而后滚了几圈掉到地面上,发出脆生生的轻响。

乌发蜿蜒在雪白的肌肤上,白与黑的交织叫人挪不开眼,间或几声低音呢喃,叫这夜都有了几分活色。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到了后半夜,又无端端下了起阵雨,打得小庭院中的枯叶腊梅落了一地。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