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女配锦绣荣华-女配锦绣荣华在哪里看

女配锦绣荣华

女配锦绣荣华

作者:8.4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26: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重生归来真千金1 重生归来真千金2 重生归来真千金3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小说里,主角总有千奇百怪的金手指,他们顺风顺水,还要踩着女配走上人生巅峰?只可惜主角们有多大主角光环,在宁蓁蓁面前都是浮云。谁让她是天道的宠儿,就是气运爆表呢?^
节选

宁蓁蓁身子缩了缩,浑身都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睁开眼一看,她整个人都浸泡在温泉里,水汽氤氲,蒸腾得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宁蓁蓁刚刚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块儿青色的大石头,足尖点在池子底,借助了温泉水的浮力,就这样懒洋洋地往那边飘荡而去。

一双玉臂搭在青石上,青石因为被温泉水常年泡着,一丁点都不冷,又不至于太热,恰到好处。

急急脚步声忽然响起,然后是推拉门的声音。

“嘉嘉。”女孩子的声音有些焦急,“你泡完了吗?”

宁蓁蓁原本是闭着眼的,听到了女孩子的声音,纤长睫毛颤了颤,睁开了一双清澈瞳眸,转过身子,抬头看着说话的那人。

恩……

是原身的好友赵姝啊。

为什么说是原身?

因为这个身体叫做谢韵嘉,里面的灵魂却是宁蓁蓁,宁蓁蓁是愿力系统的绑定人,替人完成心愿。

这次是宁蓁蓁的第一个任务:平息谢韵嘉的怨气。

谢韵嘉为什么会有滔天怨气?因为这是真千金重生归来的故事,可惜谢韵嘉不是女主,不是重生归来的真千金,而是被被真千金恨上的假千金。

女主利用重生的先知先觉,使劲儿糟蹋的女配。

女主叫做云儿,上辈子的时候是在商户人家中长大,等到十五岁及笄礼的时候,发现云儿很像兵部侍郎谢平还有他的妻子王夫人。

经过调查之后,真相大白,是抱错了孩子。

云儿被带回到了谢家,韵嘉也回了亲生父母的家中,双方各自归位。

谢云儿在林家的时候,不喜诗书,喜欢舞刀弄枪,而韵嘉从小就喜欢读书,在京都里颇有才名。

不喜读书又是小地方长大的谢云儿,在贵女圈子里总是被人嘲笑,被人说还不如那个假千金韵嘉。

这让谢云儿心中总是不平,恨上了韵嘉,觉得如果不是她替代了自己,也不会让自己被嘲笑不学无术。

后来谢云儿嫁人了,嫁的是将军长子,那位长子嫌弃谢云儿粗鲁,纳了妾,那小妾也是温温柔柔读过书的那种。

小妾得宠,发现了谢云儿的心事,想办法挑拨,就是老说韵嘉的事,故意让谢云儿生气。

韵嘉因为才名高,性情娴雅,就算是离开了谢家,回到了商户人家。却被侯夫人看重,嫁给侯爷的小儿子,这桩婚事让人津津乐道,算是京都里的一桩雅事。

谢云儿过得不好,而韵嘉前半生享尽富贵,后半生还嫁入侯门,让谢云儿想到了韵嘉就恨得很。

谢云儿上辈子过得不好,得了伤寒去世,死之后却发现自己重生了。

重生的时机距离及笄还有一年,云儿就想办法提前认祖归宗。

谢云儿认祖归宗之后,韵嘉依然是准备离开,但是这一次谢云儿死死不肯让韵嘉走。

谢云儿流着眼泪,挽住韵嘉的手臂,“发生这样的事,都不想这样的,韵嘉,我一见你便觉得有缘,你留下和我做姐妹。”

“嘉嘉,那些人我都不认识,我心里怕得慌,你带我多认识几个人好不好?”

“嘉嘉……”

谢云儿反复周旋后,最后韵嘉被留下,她依然是姓谢,作为谢家的另一个女儿。

这个举动让谢家名声一时极盛,觉得谢家是个厚道人。

这一次由谢韵嘉领路,加上有上辈子的记忆,谢云儿在贵女圈里站稳了脚步。

谢云儿又拿到了谢韵嘉的诗词,诗会上声名鹊起,偶遇了三皇子。

把谢韵嘉的人脉和才学利用得干干净净,然后谢云儿就撺掇父母,把谢韵嘉打包给谢侍郎的上峰做妾室。

谢韵嘉一生如花凋零,女主全家升官发财,谢云儿也嫁给了三皇子。

最后三皇子在夺嫡战里取胜,谢云儿也做了皇后。

重生是谢云儿的光环,奏响了谢云儿的凯歌,但是作为女配的谢韵嘉死不瞑目。

谢韵嘉只有谢云儿重生之后的记忆,等到被人送为妾,恍然谢云儿处处谋划针对她,她心中泣血,等到死了,恨那谢云儿,却也不晓得谢云儿是重生之人,素手翻云覆雨,颠倒乾坤,让她的命运悲惨。

而宁蓁蓁作为系统的任务人,知道了前生今世这一纠葛。

刚刚闭着眼的时候,宁蓁蓁已经读取了韵嘉的记忆,所以认出了眼前的人,是京都里的同样有才名的赵姝。

赵姝没见过这样的好友,因为要浸泡温泉,乌压压长发都盘了起来,白皙面颊因为温泉热度,染上了红。

原本因为气血不足淡色的唇瓣成了鲜浓颜色。

因为害羞,泡温泉也没有脱去全部的衣衫,里面是一件粉色的菡萏小衣,外面穿着的是一层白色纱衣。

宁蓁蓁这会儿站了起来,纱衣贴着身体,白皙肌肤隐隐约约,初显少女的曲线。

赵姝忍不住红了脸,别开眼不敢去看好友。

“你不泡,那我擦干身子和你说话。”宁蓁蓁对着丫鬟伸出手。

到了里间,在青葙服侍下擦干身体,宁蓁蓁注意到胸口的一道疤痕。

当年的谢韵嘉因为救人,身上留了疤。

因为受伤失血过多,谢韵嘉的身体不是很好,每年都会到别院里泡温泉,让手脚暖和起来。

这一次,谢韵嘉是和赵姝一起泡的,赵姝已经泡够了提前换好了衣裳,谢韵嘉因为身体原因,多泡了一刻钟。

换了一身衣服,沾了湿气的长发直接披散在身后,谢韵嘉和赵姝是很好的手帕交,就算是披头散发也不会失礼。

到了里间,宁蓁蓁喝了一杯茶水,润了润泡得太久,有些干的口舌,才看着赵姝,“怎么了?”

“我刚刚知道了一个消息。”赵姝说道,“你听了之后,不许着急,万事有我。”

宁蓁蓁点点头。

赵姝说得含含糊糊又吞吞吐吐,生怕让好友伤心。宁蓁蓁在温泉池里灌输了记忆,知道这是想要说谢云儿的事。

宁蓁蓁放下了白瓷盏,对着赵姝一笑,“好啦,我知你万事是为我好的。”

少女的声音清甜不说,更是有点撒娇意味,宁蓁蓁接着说道,“姝姝,你直接说就是了。”

赵姝眼睛一闭,心一横,直接说道,“那云娘已经被王家人接回去了,现在听说是要送过来。”

“我知道了。”宁蓁蓁点点头。

赵姝有些着急,“你知不知道,林家是做药材生意的,原本祖上出过一位神医,但是突发疾病,尚未把一身的本事传承下去,那生意越做越小,现在不过是两三个铺子,听说这次又卖了……”

不等着赵姝说完,宁蓁蓁小声说道,“可是,那才是我真正的家不是吗?”

赵姝的眼里有了一层淡淡雾气,看着宁蓁蓁。

宁蓁蓁抓着赵姝手,眸光一转,流露出些复杂来,声音也带着低沉,“其实,这事来了,我心中并不奇怪,我一直没有同你说,娘亲待表姐与表妹要好与我,总是待我十分苛刻。现在想来,是因为我们原本就没有母女缘分。”

这些话,是以前的谢韵嘉不会说出口的,但是现在宁蓁蓁做了她,便把过去的事抖露了出来。

原本的谢韵嘉为什么会有才情?写下的诗词真情实感?

那是因为她与母亲并不亲昵,母亲对哥哥好也就罢了,毕竟是男子,要继承家业,但是母亲待表亲都比谢韵嘉要好。

小小年龄,心中就装着这件事,谢韵嘉所以对人的情绪很敏感,寄情于诗词之间,对手帕交也是贴心得好,像是溺水之人抓着了浮木。

赵姝听到了这话,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摇摇头,“怎么会?”

就算是到了现在,仍然是觉得抱错了孩子这件事荒谬绝伦,像是话本里的事一样,甚至在想是不是有可能弄错了。

宁蓁蓁看着赵姝。

“你可记得同你一起选了一批金沙色的云纱,最后在我表妹的身上,你当时还说,我表妹的肤色不如我,这身衣裳不够好看,替我觉得可惜。”

“雨过天青色的套杯,你送与我的,但是你到我家中的时候,我总是没办法拿茶盏出来招待你,还同你说,我珍藏了起来,不肯用,你当时还笑话我,难道要藏一辈子?其实那套杯,被母亲送给了表姐。”

“还有我身上的疤痕,当时你们家送来了玉容膏,我只用了几回,最后那药膏就没有了,应该是这样说,味道有些变化,像是被人挖空了之后,随便用了一些相似的膏子放在里面,没有祛疤的作用。”

赵姝抓着宁蓁蓁的手,眼泪落得厉害。

尤其是想到好友身上的疤痕,明明是因为救了自己的自己,母亲因为感激谢韵嘉,特地寻来了玉容膏,没想到居然不翼而飞,没用几回,难怪留下了疤痕。

宁蓁蓁看着赵姝,叹了一口气,“以前我总是诚惶诚恐,不太懂为什么,只能够拼命委屈自己,对表姐好,对表妹好。现在我知道啦……”

声音里带着点释然,“这是因为,我与娘本来就没母女缘分。”

赵姝原本眼底是雾蒙蒙的,现在已经流泪,“你怎不与我说。”

“我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又或者母亲对我更严格。”宁蓁蓁拿出了手帕,擦着赵姝的眼泪,一边小声说道,“我同你说,又有什么用?要没有云娘这事,我说出来,恐怕只会得一句:你是不是想多了,哪儿有母亲不爱自己孩子的?”

原本的谢韵嘉被养得骨子里有点自卑,所以处处卑微想要讨好别人,她所有的傲骨都揉在了诗词里。

现在的宁蓁蓁知道赵姝是个很大的助力,所以就尽数和赵姝说得清楚。

赵姝一想,要是以前谢韵嘉对自己这样说,她肯定是不信的。

“先睡吧,跑完温泉身上乏乏的,”宁蓁蓁对着赵姝说道,“走一步算一步,所以现在这样也好。那云娘本就是谢家的女儿,我要是回到自己家中,许是更好?”说起来最后的话,带着一股天真的憧憬,显然是希望林家很好。

赵姝心里头有些慌乱,听到了走一步算一步,眼皮子就是一跳。

尤其是看到了宁蓁蓁的笑容,更怕好友吃亏,心里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偏偏这个关键时候,母亲也不在京都里。

父亲接到了调令已经离开了京都,母亲也过去一段时间,等到帮父亲操持完后宅之事,再返回京都。

真假千金的事,是兄长传来的消息,意思是让她好生劝慰谢韵嘉,这件事先给嘉嘉说了,让她有心理准备,然后这段时间多陪陪她。

现在赵姝想着王夫人不疼好友,又有了亲生女儿,又不知道林家是个什么模样?贝齿咬着下唇,就算是有点不妥,但是除了求助哥哥,她也不知道要和谁说!“我回去告诉哥哥,让他想办法。”

宁蓁蓁的声音里流露出来不确定,“姝姝,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宁蓁蓁的话,反而让赵姝下定了决心,以前好友已经过得不好了,委屈只能往肚子里吞,现在这么大的事,母亲不在京都里,不告诉哥哥,告诉谁?!

“不会。”赵姝说道,“我哥哥什么都不会往外说,他毕竟在外走动,读的书多,见识也广。再说了,我手里也没人,就算是要回林家,也要想办法让我哥哥打听一下林家是个什么情况。”

赵姝的兄长是被连中三元的状元郎,师从名家,如今在翰林院里,走得是正统入阁的路数。

宁蓁蓁握住了赵姝的手,小声说道,“这样也好,我身边就只有一个青葙得用,我对回林家心里也有些怕怕的,要是你哥哥肯帮忙打听一下,那就再好不过了。”

赵姝听得心酸不已,更是打定了主意要护着好友。

要不是现在赶回去已经过了宵禁时辰,她恨不得现在立即就把好友给带回家。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