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戚映,俞濯穿成大佬的小仙女章节试读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作者:9.2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36:4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01 02 03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戚映上一世被将军从土匪窝里救出来,成了将军的小妾将军百战百胜英名远扬,最后战死沙场小妾悬梁自尽,追随将军而去醒来后,成了十七岁的聋哑少女戚映少女听不见声音,不会说话,可眼睛美得如月色,性子软得不像话有一天,她遇到了被所有人忌惮的冷漠少年那是她的将军……
节选

八月末,海城迎来了最后一场暴风雨,黑云压顶,天色都比往日暗得早。

次卧的房门被推开,舅妈吴英华一边拿着毛巾擦水一边大声抱怨:“下这么大雨也不知道去楼顶把被子收了!一天到晚把自己关在房里,也不怕发霉!”

戚映一动不动坐在窗前,连姿势都没变。

半躺在沙发上的俞濯懒洋洋开口:“她又听不见,你吼她有什么用。”

吴英华走过去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她聋了你也聋了吗?就知道打游戏,你马上高一了,还跟初中一样可劲玩儿呢?”

俞濯被拍得一脸不高兴,蹭得一下起身跑回自己房间摔上门。

吴英华气结,回头看戚映还保持原姿势坐在窗前,纤弱背影衬着窗外大雨,突兀生出一种冷清清的落寞。想到这外甥女的遭遇,心里那股子气顿时散了大半。

她走过去敲了敲桌面。

戚映这才回头,看见是舅妈,清澈柔软的瞳孔闪了一下,薄唇微微抿住,露出一个小心翼翼的笑来。

吴英华被她这个笑刺得心脏一阵发麻,内心默默叹了声气,拿出手机打字,打完了又递给她看。

戚映的目光落在发光的屏幕上:下暴雨,你舅舅今晚不回来了,早点睡。

以前的戚映是不识字的。

接受这具身体的记忆后,那些她曾经触不可及的知识像是无师自通,让她对这个世界都有了全新的认知。

只是每次看到手机还是觉得新奇。这么小的东西,不仅会发光,还有栩栩如生的画面,真是太神奇了。

戚映朝舅妈乖巧地点了点头。

吴英华这才掩门离开。

戚映继续将目光投向窗外。风雨渐大,街边的大树被吹得东倒西歪,冒雨行驶的车辆频繁闪烁着车灯,行驶缓慢。

外面一定很吵,可她什么也听不见。

只有偶尔的嗡鸣。

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月有余。

起初戚映只以为是梦。明明在得知将军战死沙场的那日,她一条白绫悬于房梁,追随将军而去了。

她还记得死前的窒息和痛苦,甚至记得夕阳洒在院中那颗合欢树上时,金色的光。可再次醒来,她就成了这个十七岁的聋哑少女,重新活了过来。

陌生的记忆像潮水将她席卷。

少女也叫戚映,半年前失去了父母,绝望之余吞服安眠药。被抢救回来后,芯子便换了人。

大概是因为这具身体的本能,每当她去回想有关这对父母的记忆,心脏就像被针扎一样疼,迫使她中断回忆。

戚映想,那个少女一定过得很悲伤。

因为记忆本能,这个对她而言本来陌生的世界,又处处透露出熟悉。

第一次看到电视时她竟然一点也不惊讶,只是最后上床睡觉,才后知后觉感到神奇。

她就像天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唯一还不能适应的,是意外造成的耳聋和失声,而这起意外,就是导致原主父母身亡的罪魁祸首。

原主的爸爸是一名缉毒警察,在破获一起贩毒案件后被犯罪团伙报复,绑架了原主和她妈妈。解救过程中,丧心病狂的罪犯引爆了炸弹,犯罪团伙虽然全部伏诛,可原主的父母也重伤而亡,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

处理完身后事,原主被舅舅俞程接来了海城,可无法接受父母死亡的少女最终选择了离开。

戚映刚醒来的那段时间,舅舅和舅妈几乎二十四小时守着她,生怕她又做傻事。直到最近心理医生给她做的测试都显示心理状况良好,戚映才被舅舅从疗养院接回家。

舅舅对她很好,舅妈虽然脾气火爆,也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就连那个叛逆的弟弟俞濯,每隔一小时都会敲门进来看看她的情况。

这是戚映从来没感受过的亲情。

她是乱世中的孤儿,在兵荒马乱中胆战心惊地长大,十四岁那年逃难时,被山中强盗劫上山寨,本想一头撞死以保清白,将军却如天上神祇降临,将她救了出来。

将军穿一身玄色盔甲,端坐于黑鬃马背,淡声问她:“可有去处?”

她含泪摇头,将军便俯身伸手,揽过她腰侧,将她打横抱上了马。从此,将军府成了她的家。

将军尚未娶妻,偌大的将军府只有她一人。将军收她为妾,虽常年征战鲜少回来,却交代府中上下要好生待她。

她将整颗心整个人都给了那个叱咤风云的威武将军,她听到天下百姓是如何称颂敬仰她心中的战神,却不想,战神也有战死沙场的那一天。

将军有没有爱过她?

戚映不知道。

可她爱将军。

她这条命是将军给的,将军死了,她在这世上再无挂念。但愿死后有幸随葬,死若同穴,便是她最大的荣幸。

怎么也没想到,老天不仅没有让她死,还将她送来了一个没有战乱,和平美好的世界。这里什么都好,只是没有将军。

……

暴风雨持续了好几天,彻底晴朗下来时,距离开学只有两天了。

前段时间,舅舅俞程已经给戚映办好了转学手续,将这学期就要上高二的她转来了海城一中,也就是俞濯刚刚升上来的高中。

戚映并不知道该怎么去过接下来的生活。面对这个全新又陌生的世界,她迟疑且彷徨。

但她不想辜负这一份亲情,她愿意听舅舅的话,去做令他们安心的事。

按常规讲,现在的戚映并不适合去正常的高中上课。

她既听不见又不能说话,聋哑学校更适合她。但心理医生建议,正常的环境更适合戚映的恢复和治愈。她需要接触人群,更需要同龄人的友谊。

她的耳聋是由爆炸造成的外伤,再治疗几次就会痊愈。但失语却是因受到惊吓导致的心理创伤,医疗手段帮助不大,只能慢慢疏导恢复。

意外发生后,戚映爸爸被评为烈士,戚映也就成了烈士子女。有警方的介入,戚映入学手续走得很容易,校长还接到了市局领导的特意叮嘱,希望烈士子女在这里能感受到尊重与友爱,欺凌冷暴力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校长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将高二的班主任来回挑选了个遍,最后选择了高二二班。成绩好氛围好,刺头学生少,连续两年的优秀班级体和先进班主任,选二班准没错!

班主任刘庆华被校长叫到办公室促膝长谈了一个小时,最后握拳保证:一定让戚映同学在这里感受到家人一般的温暖!

开学当天,俞程开车将俞濯和戚映送到校门口。

俞程已经喋喋不休地交代了俞濯好几天,在学校一定要保护好姐姐,下课就是不上厕所也要去二班看看姐姐有没有受欺负。

父子俩知道戚映听不见,说起话来也不顾及。

俞程说:“你姐长得好看,又不会说话,性子又内向,那些男生就喜欢欺负这种乖乖女,你不能怂,不然让你学几年的跆拳道是干嘛的?”

俞濯:“合着我学跆拳道就是为了打架呗?那我上次打架叫家长,你还当着老师的面揍我?”

俞程:“为了你姐打架,可以。其他的,不行。”

俞濯:“?”

到校门口,俞程把车门拉开。戚映背着书包,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黑发扎在脑后,脸颊巴掌大,清澈明丽的一双眸子,薄唇抿着浅浅的弧度,下颌俏丽,美得像含苞待放的蔷薇。

俞程拿出手机打字:如果有人欺负你,先找老师,然后让老师给我打电话。记得我的电话号码吗?

戚映点点头。

俞程又打:小濯在高一七班,就在一楼拐角那间教室,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

戚映继续点头。

俞程还要打字,俞濯不耐烦地拽住戚映的书包带,“走了走了,要迟到了。爸你回去吧,跟个老母鸡似的。”

戚映被俞濯拽着走了几步,回头朝俞程乖巧地挥了挥手。

俞程一脸担忧地站在原地,看着外甥女那张漂亮面孔,又想到自己的姐姐,连叹好几声气,直到戚映走没影了,才终于回到车上。

刚关上车门,一阵刺耳的轰鸣声由远及近,然后一个急刹停在了校门前。

刹车声太激烈,路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纷纷看过来,连学校保安都被惊动匆匆跑来。

黑红色的山地摩托车上跳下来一个少年,穿黑T恤,个子很高,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他把校服搭在肩上,嘴里嚼着口香糖,偏头朝保安吹了个口哨。

满脸不羁,一身痞气。

保安像是认识他是谁,没敢拦,又退回去了。

少年拎着校服若无其事走进校门。

俞程皱了皱眉。

一中怎么会有这种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不良少年?

几个女生从车边经过,叽叽喳喳地尖叫。

“大佬和大佬的摩托车都好帅啊!嘤,想摸。”

“摸人还是摸车?”

“……都想。”

“闭嘴吧你,让薛蔓青听见打不死你。”

“嘁,季让又不喜欢她。我看年级匿名群里说,暑假的时候薛蔓青给季让办了个声势浩大的生日party,结果季让都没到场。”

“匿名群还说季让跟一群摩托赛车手飙车被抓了呢。他现在不也好好的,还敢把车骑到学校来,证明匿名群不可靠!”

“那可不一定,大佬家有钱,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什么事解决不了啊。”

……

几个女生渐行渐远,俞程的眉头皱得都快能夹住铅笔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现在的孩子是来搞学习还是搞对象的啊?

得让俞濯多注意一下,别让戚映被这些坏同学盯上!

戚映他倒是不担心。

映映那么乖,肯定会离这些不良少年远远儿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