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阴晷哭丧婆小说-王婆,阴晷小说叫什么名字

哭丧婆

哭丧婆

作者:冉小狐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42:0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哭丧婆 第二章活人墓 第三章鸠占鹊巢 第四章油纸伞 第五章白骨索命 第六章阴晷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囡囡的书名叫《哭丧婆》,是作者冉小狐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人活一世,幸福千篇一律,不幸各有不同。我是个弃婴,从小怪病缠身,为了治病只能足不出户夜宿黑棺。终于熬到能踏出家门的一天,我始料未及,诡异事情就此层出不穷,平静生活再也不复存在。养大我的婆婆为了我自断轮回之路,玩伴虎子因为我异化成犬赔了性命,为了不被饿死为了报仇,我小小年纪就做了哭丧婆整日里跟死尸打交道。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的脸也渐渐扭曲变形丑到极致。我熬的辛苦活的艰难,本以为鬼怪最为可怕,却没想到,人心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存在。我是凄月,我的故事,要从我十二岁那年讲起……...
节选

王婆的反应,让我如坠冰窟。

母子鬼魂都身着苗族服饰,母亲是位三十多岁的美艳女人,儿子是个畸形儿。

他身高不足一米,光秃秃的大脑袋上满是褶皱,眼睛几乎占了半张脸其中一只只有眼白,鼻子嘴巴挤成一团,下巴尖的像枚锥子。

我如何都不想嫁只鬼且还是只丑鬼,但我更无法眼睁睁看着王婆死在我面前。

“婆婆,我愿意嫁给他。”事关王婆生死,我再顾不上有多余情绪,攥紧绿纸伞,就此冲出堂屋冲到王婆身边。

“囡囡……”王婆微颤了双唇,蹲下身体作势要将我紧紧拥入怀中时刻,从我手中抽出绿纸伞同时,撑开绿纸伞将伞柄对准美艳女人口中念起晦涩难懂口诀。

母子鬼魂齐齐变了脸色即时转身欲逃,但身体都不受控制离地并朝着伞中缓缓而来同时,体内涌出浓重黑气顿散空中。

地上的七具没有脑袋的人形白骨,随之化为齑粉。

突**况,让我怔愣下,再连忙拾起地上的砍刀间,美艳女人大吼一声身形暴涨将畸形儿挡在身后。

随着她身形暴涨,她体内的黑气瞬间泄空身形瞬间淡薄到消散。

也就是这瞬间,畸形儿逃遁无影,绿纸伞自燃起来快速成灰只剩下伞柄。

王婆随之瘫坐地面,汗水沿着发梢不断滴落。

“婆婆!”我扔了砍刀跪坐在王婆身边,泪水涌出眼眶。

“囡囡不用担心,婆婆只是人老不中用了。”王婆缓缓摆手,可惜绿纸伞毁的被毁。

她没料到,墓主竟是双鬼魂,墓主竟是苗族人且会控尸术。

她在母子鬼魂现身后的故意反应,赌的是我会随之过去她身边,她可以在母子鬼魂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用绿纸伞灭了母子鬼魂。

“逃走的那只,鬼力大损,今晚肯定不敢再来触霉头。”王婆用双手撑着地面想要起来,但气力不够索性躺在了地上。

“婆婆,我背您回屋。”我连忙抹一把眼泪,背对着她扎好马步。

“就你那小胳膊小腿,怎么背得动婆婆?”王婆虚弱笑起,让我把摇椅搬到她身边。

我低头看下自己的胳膊和腿,就此放弃背王婆回屋的打算,把摇椅搬到她身边后,先助她艰难爬上摇椅,再跑回屋拿来薄被盖在她身上。

“婆婆待会睡着后会睡的很沉,囡囡不用管婆婆也不用管地上的僵尸,只管回屋休息就行。”王婆闭着双眼,声音越来越低。

她话语讲完,已陷入沉睡状态。

接下来直到第二天中午王婆自己醒转,我手持伞柄和砍刀,持续守在她身边。

我很怕院内的僵尸会突然再站起来,所幸的是,他们并没异动,且在朝阳升起后,身体渐渐融化成为一滩黑水。

“囡囡,你不会是一直都守着婆婆吧?”醒转的王婆精神很好,她从摇椅上坐起来后替我搓揉着酸痛的双臂。

“是啊。不过我一点都不累。”我扬起大大笑容。

“傻不傻?婆婆不是已经告诉过你,逃跑的那只鬼短时间内不敢再来么?”王婆满眼心疼。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我让王婆再躺会儿,自己先舒活下筋骨洗漱下再去厨房做饭。

午饭后,王婆再带我去往死者所住的村子。

到达目的地后,王婆先向人打听到,死者的父亲已死在他去我们家求黄符的当晚后,再带我去找村长。

我们见到村长时候,他正跟几个男的聚在一起商量,要不要请个道士回来瞅瞅死者家的邪门事。

对于我和王婆的到来,村长难掩讶然。

简单寒暄后,王婆开门见山的告诉他,她这次过来,是为了死者家事情。

死者家的人陆续都死掉,是因为死者的鬼魂在作祟。

随着死者家的人全部死掉,三日之后,死者的鬼魂将更难对付还会再来扰人。

除非灭掉死者的鬼魂,否则,只要是本村的人,无论逃到哪里,都逃不掉死亡。

王婆的话,让在场的人们都慌乱了眼神。

村长咂舌死者家的事情的确邪门的很,提到活人墓的塌陷,求王婆给支支招。

“挖坟烧棺,把坟土挖出来暴晒一日。“王婆再告诉村长,她会主动管闲事,一是因为乡里乡亲都是熟人;二是因为想为自己积点阴德。

她这次管闲事,不收一分辛苦费。

“王婆,您真是大善人。”村长连声感谢,立刻安排人召集村里的劳动力跟着王婆上山挖坟。

去往坟地的路上,我低声问询王婆,她为什么要跟村长撒谎。

“子母鬼魂同时出现,坟地最初埋的应该是子母棺。坟地是鬼魂恢复鬼力最快的地方,逃走的鬼魂鬼力大损,十有八九是逃入了坟地。”王婆告诉我,她的目的是找人帮我们挖坟。

坟里没有棺材,两只鬼魂依旧滞留坟地,平日里肯定是附着到了坟里的某个物件下面。

只要挖开坟找到那物件,就算是逃走的鬼魂没在坟里,我们也能轻松处理掉鬼力大损的鬼魂。

“婆婆,如果他们知道我们撒谎了,会翻脸的。”我瞟一眼随行的村民们,更压低了声音。

王婆唇角带起清浅弧度,揉揉我的头顶没再多讲什么。

到达坟地后,王婆先围着坟地将桃木钉钉出八卦图案,再用染了黑狗血的红绳环起桃木钉。

红绳与桃木钉相交处,都被王婆打了死结。

王婆忙完这些,再用染了黑狗血的红绳,分别系在扛着铁锹的村民们的手腕处,才开始让村民们开始挖坟。

人多力量大一点都不假,坟地很快就被挖出十几米的深坑,但坟地里除了装死者的破损棺材,并没多余存在。

王婆疑惑了眼神,带我就此下到深坑,再立在深坑中心位置,催促村民继续挖。

村民们没再挖多久,终于有所发现。

我还没看到那物件,已被王婆捂住了眼睛。

“囡囡,我不让你睁眼,你千万别睁眼。”王婆附耳低语,声音有些颤抖。

王婆的反应让我吃惊,我连忙点点头紧闭了双眼后,王婆紧接着让人把我送出深坑同时,让村民们立刻埋了那东西。

待在深坑外面,我闭着双眼听到人们议论,挖到的是个很大的石盘。

石盘看起来像是日晷,但没有指针。

石盘虽然没有指针,但上面的纹理,看起来让人恍惚有指针正在上面快速转圈。

“把土埋进去一半,其余的暴晒一日。你们要记住,不要再动这里的任何东西。你们如果没听我的话,出了事跟我无关。“王婆没多久也离开深坑来到我身边,牵起我的手。

她的手,很凉。

直到村民们把土埋进去一半王婆带我下山,王婆才让我睁开眼睛。

下山后,王婆谢绝了村长的设宴款待,带我径直回家。

“婆婆,从坟里挖出的到底是什么?”出了村子,我急急问询。

我的问询让王婆颓然了模样,她沉默良久后跟我提及阴晷。

晷分日晷和阴晷。

日晷可以用来计算阳间的时间,阴晷计算的是阴间的时间。

时间这东西没有善恶之分,可是当阴晷现世,它就会带来死亡。

日晷的指针是一根铜质的指针,阴晷的指针是人命。

阴晷的纹理看起来让人恍惚有指针正在上面快速转圈,其实那是真的在转,一圈一条人命,阴晷转了多少圈,接下来就要死多少人。

阴晷带走多少生命,无可更改。

她如何都没料到,母子鬼魂日常所附着的物件竟然是阴晷。

她虽然看到逃走的鬼魂就附在阴晷上面,但因为要急于埋了阴晷,她并没机会灭了鬼魂。

不过,她有在阴晷四周设下阵法,将鬼魂困在阵法之中。

她没让我看阴晷,是期望籍此能保住我的命。

但期望只是期望,能不能保住还是要看天意。

“接下来,在场的要死十八个人。或许,也包括我们。”王婆讲到这里,停住脚步望着前方微眯了双眼间,气势突变。

我忍不住哆嗦下,只感眼前的王婆很是陌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