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染,苏寒儿子你好像是反派[穿书]-短片小说阅读

儿子你好像是反派[穿书]

儿子你好像是反派[穿书]

作者:9.1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45:2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穿书了 第2章遇熟人 第3章金手指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鬼才音乐人苏染猝死家中,再次醒来的她竟然穿进了一本小说里。此时的小说剧情早已经完结了,而她,作为一个已经领了盒饭的恶毒女配,不仅要接棒原主穷困潦倒、惨不忍睹的生活现状,还无端多了个叛逆期的儿砸。十几年后,这个儿子还会成为番外里变态扭曲、无恶不作、专门和男女主一家作对的大反派。
节选

“那个,我不去了……”站在车门边,苏染停了下来,对着前面的女人说道。

“什么!不去了?你没开玩笑吧?那边客户都等着了,你这时候说不去了?”听到苏染的话,对方显得很惊讶。

“我没开玩笑,就是、呃,我突然肚子疼,实在没办法……”苏染一边装作痛苦地说道、一边将手腕从对方手里抽了出来。

“真的?”对方看向苏染的眼神当中充满的怀疑,“今天的客人可是住东山的,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可是个机会。而且,说好的事情,你不去了,你今天的坐台费也别想拿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想多挣点啊,不过,这不是条件不允许,红姐你……”

“得了得了,随便你吧。”对方不客气地打断了苏染的话,面色不虞都地带着一旁几个女人上了车。

嘭……

“给脸不要脸。”

车门关上的一瞬,苏染听到了红姐的一声低骂。

这声低骂让苏染面露难堪,却并没有因此而愤怒。

相比起丢掉小命,区区被骂一句算得了什么?

虽然,苏染并不知道此刻跟着红姐去了那个所谓的客户那里会是怎么个死法,不过,她却很清楚地知道,她会死,而且就在今天、就在一会儿,毕竟原小说里就是这么写的。

在现实世界里,苏染是个搞音乐的,最近她正在写一首曲子,如果这首曲子写成了,或许会成为惊世之作、也是她的巅峰之作,可惜,曲子写了一半,她却因为长时间不睡觉,猝死在了钢琴旁边。

等到苏染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小助理推荐她看的言情小说里。

她现在穿过来的时间点,其实是原小说已经完结之后了。

原小说的结局部分,有颜有钱的男主和出身平凡、精明能干的女主性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婚后还生了一对龙凤胎。

而其中,与她同名同姓的头号恶毒女配、这个为了嫁给男主不择手段的富家千金苏染,则因为曾经的种种恶行暴露,落得被众人厌弃、被逐出家门的下场,同时还连累了一双父母。最后的“苏染”,虽然没死,结局却比死还惨,不仅失身毁容、还自甘堕落地成了红灯区的陪酒女。

小说的最后,还有一篇关于男女主的一双儿女长大后的番外,某个变态大反派,没事去招惹女主的女儿、最后却被女主的儿子摁在地上摩擦。这个反派名叫苏寒、而他的母亲,就叫苏染。

毕竟是番外,小说里对于苏寒的描述并不多。

只有一句:10年前,苏寒被社会上的朋友忽悠去了某个富豪办的特殊酒会,在酒会上,只有12岁的苏寒,亲眼目睹了自己那个所谓的母亲,被屈辱致死的全过程,这成了苏寒变态、扭曲的开始。

而苏染,穿进小说里,就是在这个时间点上。

不论苏染之后还会不会回到原先的世界,无论造成小说番外里的大反派性格扭曲的原因是否还有其他,就现在,为了自己的小命,苏染也是千万不能踏上这一步的。

至于改变了这个重要转折点之后会面临怎样的结果,谁都不知道……

看着逐渐驶离视线的面包车,苏染的目光变得茫然。

一阵风吹过,让苏染打了个寒颤。

北市已经进入4月,即使是晚上也有十来度,不过,现在的苏染身上还穿着原主的“工作服”:一件半透明的紧身吊带、一条皮裙,实在没什么保温作用。

抱着双臂搓了搓,苏染转身朝着街道的另一头走去。

这不是回出租屋的方向,不过,在原主留下的记忆里,那里有个步行街。

现实世界里,苏染的生活起居一直是助理在打理,衣服也大多是专门定制的,所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苏染对于服装的品牌、档次还有价位都不算了解。

看了眼其中一家店门牌上“出血大甩卖”的标语,衡量了一下原主银行卡里的余额,苏染没有犹豫地走了进去。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进店里,很容易就吸引了店员的目光。

然而,当看见苏染那身“职业套装”的一瞬,店员立马换上了鄙夷的神情:虽然都是打工的,可这种特殊职业的女人,就是让人看不起。

忽略掉店员的鄙视,苏染走到那堆“大甩卖”的一堆衣服前,很快挑了一套正常的衣服换上。而身上原本的衣服,则被苏染毫不犹豫地扔进了垃圾桶里。

“请问这里有洗手间吗?”付了钱,苏染问道。

“我们的洗手间不对外,要找洗手间你去对面商场里找。”

“我知道了,谢谢。”

现在的苏染还画着大浓妆、喷着浓烈的香水。

本来她应该回家去洗个澡,不过,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好在原主现在已经穷得只能用些劣质化妆品了,完全没有那种“不脱妆、不晕染”的效果,挤了点商场卫生间里的洗手液,苏染很容易就洗掉了脸上的浓妆。

擦掉脸上的水,看着镜子里那张和现实世界里的自己有六分相似,五官却更加明媚的脸,苏染叹了口气。

总算没那么违和了。

额头上那条4厘米的疤,是当年原主“领盒饭”时留下的,放在这张美到让人惊艳的脸上,的确跟毁容差不多了。

不过,好早苏染现实世界里一个靠实力吃饭的独居女人,对容貌没有原主那种近乎偏执的在乎。

看了眼时间,苏染快步走出了洗手间。

从商场出来,苏染抬手招了辆出租车,“麻烦去东山苑。”

“东山苑?你是说朝海公园旁边的那个?”听了苏染说的地方,出租车司机明显不太相信地又问了一遍。

在北市跑了十几年的车,司机师傅也算见多识广了。东山苑,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看这个乘客的样子、气质虽不差、一身行头却不像是能和那里沾上边的。

“小姑娘,你要去的那里一般人可不好进啊,而且大晚上的,你一个小姑娘到处跑可不安全。”司机劝说着,心道:这姑娘怕不是打了什么歪主意吧。

“谢谢提醒,我只是去接孩子。”苏染淡淡地说道。

孩子,自然是指的苏寒。

苏染的确拒绝了红姐、不用去那个让她送命的宴会上“工作”,她改变了原主的选择,却左右不了其他人。

便宜儿砸苏寒还是会出现在那个宴会上。

无论是苏染自己、还是之前的“苏染”,对这个儿子其实都谈不上熟悉,只是,既然自己接手了原主的身体,还知道了之后会发生的事情,视若无睹、放任一个一颗祖国的花朵就此走向黑化,这种事,苏染实在做不出来的。

苏染不去,不会在有原文里“目睹亲生母亲屈辱而死”的情节发生,可宴会依旧在进行,不是“苏染”悲剧,还会有另外的工作者接受这个“重头戏”,如果让苏寒目睹了这些,保不齐还是会在心里埋下变态的种子。

苏染想赶在宴会的“特别节目”开始之前将便宜儿子领走。

虽然,依照小说的惯性,10年之后,作为大反派的苏寒依旧可能因为其他某种原因黑化……

这边,苏染的话让出租车司机有些惊讶。

这姑娘看着年纪和她家那闺女差不多,都有孩子啦,而且听这话,那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转念一想,司机又觉得这姑娘没准是有钱人家的家教或者保姆之类的。

越想,司机觉得越是真相了,于是,之后的一路上,也没再对苏染说什么。

“姑娘,到了,这里进不去,就只能在这停了。”司机将车停在了东山苑的大门外。

“好的,就在这里吧。”

下了车,苏染直接朝着大门旁的岗亭走去。

“这里是私人住宅区,你有什么事?”

门口的保安毫不意外地拦住了苏染。

“回家。”苏染故意挂出十分不高兴地样子,扔出了两个字。

然后,不等对方再说什么,苏染直接在一旁的屏幕上输入了一串字符。

“嘀……欢迎回家。”

铁门自动打开了。

见此,那保安哪能再说什么。

他不瞎,刚才那位女士输的那串字符可是这里重要住户的预留密码,而且还是住户本人才知道的密码,就是重要客人或是亲朋好友都不一定会知道。

他就觉得这人看着眼熟,不会是哪家的小姐晚上出去遇上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吧……

咳咳,作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保安,他是不会深八住户的私事的。

……

另一边,苏染已经按照原主的记忆,走向了中心别墅区。

北市近六成的豪门都住在东山苑,苏家,自然也不例外,这里是“苏染”从小到大居住的地方,当然不会陌生。

原主被赶出苏家的前两年,还会死乞白赖地跑来这里求原谅,可惜每次都被拒之门外。

如果不是原主消失了快十年,这里的保安都换了几轮了,苏染这会儿说不定连大门都进不来。

好在,苏染只有原主的记忆,没有原主的情绪。

看了眼中心区最高的几栋别墅其中之一,苏染无悲无喜地收回了视线,左拐朝着另外一栋别墅走去。

顾家,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苏染不想踏足的地方之一啊。

再想想现在可能已经身处其中的便宜儿砸,苏染揉了揉发疼的脑袋、低头快步向前,自然没有注意到身后某道透过车窗射过来的视线。

……

最新书籍
更多